*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2 VOL: 235
2022-03-28 17:34:14

等待也是場修煉 泳兒

 

text.Wingchi Chan
photo.Bowy Chan assisted by Stef
makeup.Cyrus Lee
hair.ZivYeungHair@leonardo3
wardrobe.Harvey Nichols HK、Alexander Wang、LVIR venue.flow float

近年樂壇百花齊放,不再局限於甜美浪漫、或令人慘情的情歌,不少樂迷期望從歌曲之中找到共鳴。對比起近年風格鮮明的歌手,一眾出道於以情歌為主的00年代唱得之人,都要從以往機械式音樂製作重新找回自己。泳兒與不少人一樣近幾年也經歷艱難時刻,現在的她有消化痛楚的能力。九年後再推出《Dark Light of Soul》廣東大碟,正如大碟中〈溝渠暢泳〉的歌曲意思:我們都在陰溝裏,但有些人在仰望星空。

Spoon-feed成長

對大家來說出道15年的泳兒並不陌生,從參加新秀歌唱比賽入行,被外界公認為實力唱將,有點可惜的是前幾年的歌曲沒有如以往般廣為人知,直至近年外界才好像重新認識她。 成長在小康之家的泳兒,一直擔當「長女」的角色,家中規規矩矩沒有太多社交聚會,數數手指入行前好友亦只有一兩個。自認性格內斂甚至有「社交障礙」的她,或是成長環境軀使她不懂得怎樣表達自己,她慢慢地開始依賴身邊團隊去度製音樂方向,被動地收錄音demo,然後交給填詞人把音符填滿,再機械式找監製替音樂作最後把關,過程之中很少度身訂造,所有東西彷彿早已好好安排。

大家好像早已默認她走輕柔情歌路線,但她謂自己在愛情經歷偏偏不多:「我在愛情方面是很簡單,沒有很多刻骨銘心的經歷,所以我唱情歌都覺得自己是在唱別人的歌,未必很感受得到。」當別人提起泳兒二字時,只是會聯想起〈感應〉、〈花無雪〉、〈我的回憶不是我的〉,就連她自己也覺得存在感很低,旁人總是會問她到哪裡去了:「我會很懷疑自己仍在樂壇中的價值在哪裏,我做得開不開心呢,好像變成一個機械人很努力去完成大家給我的東西,事業裡面好像沒有進步。」而同一時間面對家人患病和工作壓力,她身體終於出現毛病,失聲更令她一度站在情緒病邊緣。 從迷惘中醒過來是三年前推出Hi-Fi專輯《Fever》之後,是曾為她過不少情歌填詞、她口中「輝哥」的周耀輝把她拉回來,原來緣起於她先傳送電郵向他訴苦:「內在那個泳兒就是另一樣東西,我會在那些email去表露出來,所以他寫的時候會寫得中我想要的東西。」她笑說現在開一個新計劃都好像寫了「一輩子」的事情給他。如果說〈明日花〉是她改變的小小起點,那麼周耀輝為她度身而寫的〈野木蘭〉就是令她堅定走下去的轉捩位。

吸引力法則

要解釋為甚麼兩人在合作上充滿默契,根據她所相信的「吸引力法則」所言:一些具有相似想法的人都會彼此吸引而走在一起,更吸引到分別負責監製及編曲的Vicky馮穎琪和CM,以及MV導演Sheng;譬如馮穎琪與周耀輝本身合作無間;泳兒主動找Sheng,而Sheng私下又跟馮穎琪很熟稔,大家緊密關係打破原本工廠式的音樂製作。從以往被動的音樂製作。

在她眼中這班團隊要求高、執著,甚至乎彼此之間坦誠到令她覺得有種赤裸:「你不可以用技巧來掩蓋所有東西,總之你要毫無修飾地演唱,這是難的,你給我一隻很難唱的歌我可以用很多技巧,當你去到變成很基本的時候,就變成很赤裸。」周耀輝總是一眼看出她的猶豫及顧慮,鼓勵她放開學習信任團隊。

看見與接受

這些年的歷練讓她重新發現用人生經歷去演繹反而更加豐富,不少人亦終於「看得到」她。不過今次她看得很開,在她眼中被看見與否都只是時機,因為她相信人生不外乎高低起跌:「我這首歌也不是因為疫情,也就是我人生面臨一些掙扎,所以碰上時機,我說出很多現實、事實,每個人都會代入去自己這個故事,而碰巧大家都在渡過難受時刻。」

猶記得在去年叱咤頒獎禮泳兒領獎一刻哭成淚人地鼓勵大家逆境中堅持那一幕。相隔15年後再踏叱咤頒獎禮台上領獎,回望那些在台下靜候的日子,她說等待當然是焦急難受,但她心底清楚自己未準備好:「與其大家都覺得未值得的時候拿取獎項,不如去等待一個好的時候,這一個等待也是修煉,你要付出才會有修煉。當你做一些最真實的事情,連你自己都會感到你把身上的肉都割出去時,我覺得是這一個心態。」

現今世代更喜愛真誠的音樂,有新歌迷之餘,更有人開始在YouTube分析她的歌。那麼今次又如何才可以讓記住她呢?「你先要別人記住你,你先要記住自己在做甚麼。」■

issue MAR 2022 VOL: 235
2022-03-28 16:59:09
帶你回家剪髮 李偉忠 Joe Li

 

text.Leon Lee photo.Bowy Chan

 香港人很奇怪,既愛說情懷不老,但又怕老土守舊,正如以往愛把慢工細活掛在嘴邊,如今卻追求手起刀落。香港理髮店要求生,便要真正做到與時並進,從精緻服務的上海理髮﹑款式多樣的沙龍服務﹑十分鐘煥然一新的速剪潮流,到近日為了應付港府鐵腕清零而回家中剪髮的操作,能做到「周身刀,張張利」的,或許只有這間藏匿在藍田舊樓內的50年老店。 「只要開到口,不論是傳統還是流行的都可以給你做。」奧莉花髮廊師傅李偉忠(Joe Li)說,髮廊自開業以來都是兼容上海理髮與沙龍的模式,實行「有老有嫩」順潮而動的做法,即使如今獨自堅守,也會好好守護這份情懷。

 是家 也是理髮店

在啟田商場的對面,有著一座正在維修外牆的舊樓,從地下穿過鐵閘來到狹窄小巷,抬頭一看望到俗稱花柱的紅白藍旋轉光柱,便知啟田大廈內有著傳統的舊式「飛髮舖頭」。雖然是家用住宅,但隨著電梯門口打開,一道白光映入眼簾,在昏暗的樓層內印有「奧莉花」牌匾的燈箱格外亮眼,除了已經褪色的造型範圖外,上面還貼著服務收費早已「不合時宜」的價目表。「我們多年來明碼實價沒有太大變動,不像現時的髮型屋總愛強硬推銷。」Joe說:「我們髮廊相對特別,不止是包含上海理髮和美髮設計,同時也是家居與『樓上舖』的結合。因此客人要洗頭,其實會在店內經過我們起居飲食的地方,是實際意義的『回家』剪髮。」 問到當初為何會有這樣的構想,Joe說其實一家人包括雙親及兩位哥哥都是髮型師,爸爸雖然出身自傳統上海理髮店,但他也知道單一形式會流失各種客人,在那個年代要養家便要「乜都做」,而理髮又是長時間工作,因此為了方便家人團聚及節省成本,便決定合拼住宅和髮廊,讓大家能在工餘時間「回家休息」。 縱然店內的老闆多達4位,但營運上卻是絲毫沒有爭執,Joe憶述當年的生意很好,每個人客源都十分穩定,大家各自負責屬於自己的部分:「通常都按年紀分配,一些較年輕的客人由兄弟三人處理,而年紀老邁的或是特意指名的才由爸爸負責。許多時候客人都是一家大細舉家出動,便自然會分攤各自適合的客人。」

 

理髮精髓在於細心

時至今日,一家人齊整時光不再,舊式髮廊亦已經寡寡無幾,但這裡的顧客始終絡繹不絕,皆因髮廊並不只講求感情更看重技藝:「現時年輕人常說的『Barber頭』,說到底也是上海頭的一種,只不過稱呼和包裝上有分別。但這類新式理髮店普遍都用電鏟操作,因此出品的髮型「青位」會顯得十分工整,若然客人頭角處較方正,用電鏟便難以修飾頭形,真的不是每個人都適合這種剪法。」Joe又指,以前上海理髮所謂男士專用,不只是一種賣點和情懷,更多的是因為專注而起的耐心和細緻:「一些上了年紀的客人有時並不喜歡電子產品,亦可能會因為電鏟附帶的震動而感到不適,考慮到他們身體較後生脆弱,便會用傳統的鏟青剃刀來修剪;當然年輕人的喜好我們也重視,你看坐位旁邊有著各式各樣的髮蠟、捲髮棒和直髮夾等造型工具亦隨時待命,不論是梳整復古油頭還是現代髮型都沒有問題。剪髮要針對的不是性別,而是了解需要,這麼多年內我們都刻意維持著這種新舊式髮廊與家居混合的感覺,便是方便與客人叙舊,我認為這是一種理髮店的文化,也是我們為了延續上世紀港人生活態度所下的苦工。」

不要小看老古董

像早前疫情十分嚴重的時候,儘管還沒下令關閉,但許多人已經不敢出門剪髮。Joe雖然也怕遭受感染,不過顧念到一些客人的急切需要亦會帶他們回家剪髮:「不久前有位熟客帶了他的後輩過來,因為他們都是公務員必須定期整理髮型。起初他看到店內的風格和用具也不敢讓我修剪,不過後來他傳訊息給我,說不太相信能在這樣的老店剪出如此精細的髮型,甚至收費只有他以往光顧的一半,是自己有眼不識泰山。」 客人的說話,讓Joe意識到店舖門面的確有點陳舊:「我明白每個年代的後生仔總會追求最新最潮的事物,不是說港人貪新忘舊,我們曾經也時髦過,自然理解的。」不過他認為「舊」也有舊的必要,質感和價值並非用時間來衡量。「有人偏好新穎,自然有人鍾情懷舊,如果真的沒用的話早就被淘汰了。舉例說,店內的舊式理髮椅保留至今已經50多年,不止是散發著上世紀的復古韻味,更要有它在才能進行剃鬚服務;沿用舊時的器材亦非為了『念舊』,一個真正『高質的髮型』,剪裁固然要緊,但要為客人整理油頭,最理想的做法是用柔和微熱暖風慢慢吹捲,舊式風筒的風力和風嘴設計便最為適合。」至於風潮的轉變:「希望他們給予老店和小店更多的關注,不是快就代表好,也不能『照板煮碗』把髮型複製貼上,像下巴容易破損便得慢慢刮掉鬍子,不能草草了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