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4-29 16:03:00

王智德 Alton  為未來做好熱身 

 

面對昔日網民的一句負面留言,MIRROR成員王智德(Alton)曾在演唱會中以一句霸氣的感激話語多謝粉絲支持並作出回應。這股氣勢和努力,不但令這隊香港天團博得港人歡心,同時亦讓他們有了各自的發展路向。在Alton眼中,擁有高企名氣的背後其實也承受了同等的重擔,只有拿捏好尺度收放,做好熱身準備,才能在接下來的日子中為粉絲獻上真正屬於「自己」的作品,彰顯其心中的「騎士精神」。 

Text:Leon Lee

Photo:Bowy Chan

Hair : Harris.L @CHIC Private I Salon

Make up : Giann Cheung @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Wardrobe:Brunello Cucinelli, Lane Crawford

Jewelry:Messika

Styling:PIPA Creative

 

 

 

「以前很渴望獲得名氣,以為有了名氣一切發展都會變得順利。但這段感情營運咗一段時間後,我發現原來只是一種一廂情願,現在只想否定一下當時的自己。」對於入行前抱持的這種想法,Alton認為舊時的自己確實有點誤會,要時刻注意自身的言行舉止並非易事,要做到收放自如,於公眾和朋友間來回切換,當中的尺度拿捏始終需要一段時間學習。

Alton坦言,「十二子」其實自出道以來都十分乖巧,但在這個差不多人人都喜歡MIRROR的年代,「謙虛學習」只會變得無聊,觀眾沒有心情再去慢慢等你「大個」。正如今次他與AK江熚生合作的作品之所以把「自大」一面呈現出來,便是希望給予觀眾一點新意和趣味。「有時很慶幸自己有頭有腦,雖然也會擔心弄巧反拙引起觀眾不快,但『鬼馬』總比官腔有趣;學懂如何運用這個束縛,在限制中『放肆』才算得上是個高手。」在他看來,自己在成為藝人過後,或多或少都忘記了原來偶像也可以有風趣幽默的一面,因為這種「無拒無束」才是最為吸引觀眾的地方。

回顧入行前後,Alton很慶幸自己擁有跳舞底子,雖然以往跳舞只是一個後備的角色,但總會有部分人的目光停留在一群伴舞身上:「舞蹈員的身份就像是一段很長的熱身時間讓我適應被別人凝視,即使當時並不需要吸納觀眾完整的眼球,依然是習慣面對曝光的一個大好機會。」直至近期,他獨自主持了一檔全新節目《鐵騎26》,以「外行人」的身份與觀眾分享鐵騎士的故事體驗「二轆文化」。在節目裡頭,Alton縱使與普通人一樣有著許多疑問與不解,但在拍攝的過程中,他也發現了許多新鮮的玩法,例如一些路段或者不同時份下的香港面貌,這些「彩蛋」平日並不一定有時間逐一發現。「我想這也是節目組安排這個主題的原因之一,希望觀眾可以了解一些自己並不熟悉﹑卻又帶著偏見或錯誤理解的文化。」

問到今年的發展有否變得順利,Alton認為這一種「順利」的到來,某程度上來說是以往刻苦所散播的種子,終於在發芽過後迎來收成階段。在這段等待的過程中,沒有人知到底這顆「種子」最終的生長極限如何,也不會知道能夠收成幾遍,所以只能在這條路上繼續耕作,慢慢發掘出屬於自己的『心頭所好』。」即使面前擺放著十台精品電單車難以挑選,也要跟隨自己的內心作出選擇,因為當經歷過一番折騰後,方會學懂欣賞別人的用心,這種心態即使放眼音樂也十分重要。「你的很好但我也不差,這樣才能有著良性競爭。正如一首快歌與慢歌不能相提並論,是取決於聆聽者的個人口味,只有對自己問心無愧,才可以放心讓大眾去感受你的作品和內心。」

Alton又指,今次的全新節目由他「手執大旗」獨自主持,雖然起初壓力頗大,但隨著拍攝時光的流淌反而大感盡興,因為電單車這種自我面向的題材對他來說並不陌生,加上有了獻唱節目主題曲的機會,因此意外地符合了心中「擁有自己作品」的定義。「在我角度,一切事物都是『藤掕瓜瓜掕藤』,就像《勁騎26》雖然不是音樂作品,但早在接拍之前其實心裡經已有了一種想法,希望自行找朋友為節目製作主題曲,而節目組與經理人也答應了我這個冒昧的請求並表示支持,我想這正是建基於踏出『主動』一步所得的成果。」

至於說到心目中的「騎士精神」,Alton笑言希望能夠成為像「DeadPool」一樣的人物,給人感覺實在之餘亦是一個能夠貼近社區的「話癆角色」:「我認為MIRROR十二子當中,有一個像這樣能與觀眾距離很近的存在著實不錯,大家看得輕鬆我也更像自己。」因為作為一個rapper,或是演場會上負責Talk Show的部分,其實經常要把自己的創意投放進表演之內,而一些生活趣事便是靈感來源,例如街邊爭執的情侶﹑鬧別扭的小孩等。當生活足夠精彩時,好好整理這些零碎片段,日後不論寫歌作詞﹑還是投身表演都可以派上用場。「與AK合作的『Rebound』雖然算得上是半首自己的歌,但離心中真正代表自己的作品仍然有點距離,希望這些積累下來的東西能令觀眾率先了解和接觸自己,並與我一起期待真正成品的誕生。」■

2022-04-16 23:29:07
來走一趟紳寶之旅 香港也有架Drive My Car?黃色紳寶900 Turbo曾用來拍《逃學威龍》!

濱口龍介在奧斯卡頒獎禮憑《Drive My Car》大熱奪「最佳國際電影」,戲中男主角西島秀俊坐上一輛紅色紳寶900 Turbo,走過被妻子背叛與喪妻之痛,當中不少令人印象深刻的對話都是在汽車中發生。在香港原來也有部「Drive My Car」,更同樣借來拍過港產片,來一起坐上這架黃色紳寶來一趟香港之旅吧。

Interview and Text: Wingchi Chan
Photo: Bowy Chan

這部紳寶900 Turbo 1992年在瑞典出產,廠商稱之特別版為「Monte Carlo Yellow」,當年全球只有800零幾部,香港售價最高為50萬元,亦同時被稱為是「優皮一族」的代步車輪。現今在全港只餘下不多於六部,除了黃色之外,在香港街頭或亦可曾見過紅色、淺藍色、黑色等。

在《Drive My Car》劇中,紳寶900 Turbo穿上吸睛的紅色外衣,不過原來在原著村上春樹《沒有女人的男人們》中是描寫男主角駕駛黃色特別版。當年香港電影、電視劇組也看中黃色特別版,用來拍過不少電影、電視劇等,當中包括1993年黎明夏日傾情演唱會宣傳海報等、《逃學威龍2》中周星馳在馬路上攔截細龜飛車經典一幕。

車主Miles自小喜愛在圖書館看一堆過期的汽車雜誌,從而慢慢認識不同車款、不同汽車牌子。在中學時他與朋友下課後窩在一起看周星馳電影,翻看又翻看早已把對白記得混瓜爛熟,劇中黃色紳寶短短幾分鐘出場也因此深深留在他腦海之中。或是這一切童年回憶令他特別鐘情復古車,復古車佔他現時所擁有的汽車大部分。

不過原來這黃色車並不是他第一架紳寶900 Turbo,他原先擁有同型號黑色版本,直至後來遇上黃色版的車主朋友才購入這架車。在他眼中復古車「買一架少一架」,所以在買的過程並沒有多加考慮,是直至後來購買後才發現原來就是兒時在戲中常常相遇那輛車:「即使它沒有用來拍戲也是一架這樣的車,拍戲都只是令我與人介紹時候多了話題,我也會繼續養他。」

《Drive My Car》有一句對白是這樣:「加速、減速都感受不到重力,有時候都忘了自己在車上,甚至也忘了你在車上。」Miles形容黃色紳寶是他的陪伴者,一起走過心情煩躁和鬱悶日子。有時候早下班會開著蓬駛往青山公路沿海一段,當手握軚盤專心致志開車,車的穩定令他將所有煩惱拋諸腦後:「開車時就只會集中眼前道路,集中附近有沒有其他車輛,這時便可令到自己思想靜下來,當車輛停下便可以平靜地好好思考問題。」

雖然滿足心靈上的慾望,但復古車的維修保養又是另一難題。從購入汽車至今他逐步逐步更換車輛零件,目前已花費一萬多元,接下來挑戰就是要維修已出現裂痕真皮座椅:「我知道去維修舊車的車行放下一萬幾千,就可以做一套全新的座椅,但會令到復古車味道改變,始終坐下與觸摸感覺都有所不同。始終都是想它盡量回復當時年代有的東西。」可幸的是復古車主要都是機械操作,不像新款汽車電腦零件一壞便難以維修,他與父親也因為會為找尋零件而增加交流。

如果再有一次機會選擇,Miles會希望紳寶是甚麼色呢?「如果不是黃色,我還是會選擇黃色。」他肯定地回答。就如他所言,喜歡一架車並不需要理由。在香港養車已不簡單,如果有機會養車,倒不如隨心選擇,不用考慮太多養一架自己喜歡的Dream C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