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22 VOL: 237
2022-05-18 17:43:46

李文曦 OSCAR 字由人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hair .@misukoo

makeup.@phoebelll @phoebeleung_makeup

Venue.@sycamore.academy

 

 

雖然所負責的並非電台夜間的驚慄節目,李文曦(Oscar)卻能嘴角帶笑地說出令人頭皮發麻的話:「我是填詞後才知道何謂個腦好實,頂著、很漲,於是前陣子去了做頭部放血,在頭頂下針,超級舒爽。」作為DJ兼新一代填詞人,他持續為時下觸目的歌手們帶來定制服務,無論節目或歌詞,貫穿的目的有二:帶來意念啟發、提供情緒出口,思想、休息,重複練習,就穿過艱難的掘頭巷。

有指成功人士都早起,而創作人都依戀黑夜。Oscar的節目《失眠藥》,星期一至五凌晨播放,去年推出的著作名為《夜間遊牧01:虛構夜誌》,想必是個夜型人。節目稱之為《失眠藥》,皆因有段時間完全無法入眠,最誇張的時期要吃10mg褪黑激素,躺在床上,腦內都是歌。他笑稱成功人士未必同為創作人,而自己在晚上的靈感的確較湧動。他早晚像兩個人,早上對世界萬事都批判,晚上卻會想起舊事。故此,早上的理性價值觀沉澱後,晚上混和感性,就成了創作的養份。

最近他寫了份詞,被監製評為不夠到肉、內容過於分析性。當有人覺得慘情歌才有人聽,可憐的事才能渲染人,這份理性偶然就成了弊病,可惜這世界有太多人享受浸淫在悲劇中。「我是很理性的人,不想自己超樂觀,也不喜歡別人鑽進可憐的情緒。我上一次哭是何時嗎?是昨天。」早一晚想寫網絡欺凌的內容,他重看《3年A班》,看到菅田將暉指著鏡頭,如同指著觀眾,問為何要網絡欺凌,於是因熱血而滴下眼淚。

 

 

他體內的設定分為三個階段,小時盲目樂觀,像是〈你們的幸福〉中那種將恩怨情慾變娛樂的人,到了大學和剛畢業的時期則成了憤青:「以前大家聽Twins,最不開心不過是咖啡杯都企不穩。能理解的是當時沒那麼多事值得不快樂,也有盲目快樂的空間,以為心態可以改變世界,慢慢才發現原來生活不會因此變好。」他的25到30歲那幾年過得比較迷茫,面對分離、疏遠感到無力,似是有很多選擇,事實是沒權力、沒選擇,於是他更覺得情緒出口之重要。作為動漫迷,他在《One Piece》中沒獲得太多共鳴感,反而清晰地想成為《銀魂》般的人,那是悲劇設定,說一群人在打敗仗後的生活,在沒夢想下如何掙扎求存。徘徊於腳下的艱難時代,他覺得大家多少都需要配備幾分《銀魂》精神:「不是每套也是小朋友卡通,得到終極寶藏就最開心。真正的人生,是你得到最後的寶藏也可以不開心,反之是得不到也可以滿足。」

 

 

無論是動漫還是現實,因為失落無助,人類就會靠在一起。有歌迷因歌詞而收聽他主持的電台節目,另一方面,電台聽眾也會發掘他的填詞作品。這群人會透過社交平台向Oscar表達感謝、分享個人故事,牆內的聽眾也會給他寄來手寫信。由他填詞、per se的〈孤獨之塔〉中所形容,站於任何崗位、角落都背負著同樣的無助感,便是從真實人群中收集而來的:「我們跟陌生人會比較多信任嗎?說心裡話似乎比較簡單。我覺得自己像順豐智能櫃,有寄來的情感抒發,也有托我把訊息轉達的。也許對比其他填詞人,我有地址比較易聯絡,廣播道3號嘛。」智能櫃以外,他同時可以演告解室裡的神父,或是社工皆可,先理解歌手的樂與苦,後作安撫,再寫成歌排解情緒,他笑說只要是有靈魂的人,都會這樣做。今年書展,他會推出兩本書,一本分享自己的大學回憶,好讓現在沒大學生活的大學生了解一下。另一本是歌詞散文集,一半是自己的作品,另一半是喜歡的歌,延伸出各種價值觀。

現在做生意也好、做創作也好,大家都在乎價值觀。價值觀與某個群體的吻合度,即可影響他的高度,寫詞也同樣:「我不會寫不屬於該歌手的價值觀,我不會硬套一個光環在人身上,或是用相反的意見去害一個人。」曾看過填詞界前輩指,幾十年前可以用十五分鐘寫起一首詞,但現在似乎再行不通。Oscar留意到,目前被關注的歌手都很niche,沒有討好全世界的意圖。他們各自以本性作賣點,也代表一個小群體,有的是孤獨派、有的關注LGBTQ、有的代表女權,各人都呈現不同質感。單純是唱歌者姿態的,或是以別人故事為賣點的,現在再行不通,他舉例,現在寫首很mass、類似〈好心分手〉的給陳凱詠唱,也未必適合,於是詞就要以小見大,要花時間做資料搜集:「市場喜歡微小,寫的詞就要微小。〈黑之呼吸〉不是AK唱就沒說服力,讓大家理解有情緒不是要被責怪的事,創作就這樣由窄巷延伸到河流。」

 

 

綜觀新一代填詞人,他觀察到只要過了開初數年,作品就會倍增,他自己也不例外。自覺幸運,近年飛機飛不了,本土意識濃烈,填詞需求大,團隊也很樂意邀請新名字合作,他的機會也愈來愈多。儘管好久沒睡得沉,也腦實,但開心就好。《去你的心靈大師》是他非常喜歡的著作,甚至裹了膠書套,書中講述一位不相信心靈雞湯型書籍的編輯,因為工作迫著寫了本心靈書,誰料大受歡迎,導致資本主義消失,人人回歸田園,於是編輯要出來拯救世界,告訴大家快樂的真實面貌。同時,裡面提到「物哀」的概念,意即萬事萬物背後都有種悲哀。在悲哀的人生裡,人就是要尋求短暫的快樂和慰藉,一點一點連起來,成為前行的支撐。相信這幾點之中,總有幾首廣東歌。

 

2022-05-11 13:42:45
兩餸飯新手 河國榮一試難忘

Text.Nic Wong
Photo.Bowy Chan

「鬼佬」都食兩餸飯?經常笑指自己是「鬼佬」的演員河國榮,近年較少出現在幕前,一年只有兩三部演出作品的他,最近原來忙於種菜。堅拒接種疫苗的河國榮,由於沒有疫苗通行證,他來港三十多年首次嚐到兩餸飯外賣,直言一試便愛上,僅僅三四十元,卻有大把選擇。既然如此,當然要找兩餸飯新手,以外國人的造型選購不同平價高質兩餸飯。

 

 

兩餸飯的第一次

提起「兩餸飯」,河國榮的第一印象,居然不是香港,也不是他的家鄉澳洲,而是台中。「1988年,我曾經到過台中生活好一陣子,那時候沒太多錢,只靠幫人補習英文所賺到的錢,用來購買兩餸飯或三餸飯,幾乎日日都食,真的沒有多餘錢到餐廳吃飯或茶室飲茶,這是我的兩餸飯經歷。事隔三十多年,我真的忘記了多少錢,只記得餸菜都是以雜菜為主,例如粟米、茄子、生菜,配上雞肉牛肉等等。」

隨後在香港三十多年的生活,河國榮坦言未曾食過兩餸飯。以前拍戲拍劇,都沒有兩餸飯?「當然沒有!以前我們拍外景,劇組貪快貪方便,通常無得揀,只會買四、五款飯盒回來,先到先得,但主要是燒味飯,例如叉燒飯、燒鴨飯,幸運的可能有隻鹹蛋。」演出多年,他見過有些演出經驗豐富的演員,自備罐頭焗豆,自製「兩餸飯」。「以飯盒來說,兩餸飯、三餸飯幾乎沒試過。」

疫情來襲,河國榮卻有新發現,就是首次嚐到兩餸飯。「來港多年,其實我沒買過兩餸飯,更不知道香港原來有這些抵食好味的飯盒。直到今年2月,我與老婆一同去紅磡找東西吃,意外地發現到兩餸飯,才知道有這件事。我發現,便宜不代表不美味,原來兩餸飯既方便又好吃。」別以為他很饞嘴,又或者只去英文餐牌的高級餐廳,他平時吃得最多的,就是茶餐廳。「我們通常都是叫碟頭飯,老婆喜歡加多一碟菜,希望有些綠色,我卻不需要,我吃一碟飯就是那一碟,次次都是獨沽一味。」

 

肉多菜少,豆腐更少

除了兩餸飯外,近月來他沒再吃堂食,但解決三餐絕無問題。「平日我只吃兩餐,最多夜晚口痕就吃些零食,但平日中午十二點左右就會煮飯,晚上就吃得簡單一點,有時偷懶的話,就吃些麵包或者公仔麵吧。我們吃得比較簡單,不像別人在家中都吃得執著,但我吃菜多過肉。」他直言外出駕車的費用不低,通常都是每隔幾日一次過外出購物,再買外賣回來。有時候,他會在這個家居附近的露天環境用餐,只須一張小小摺檯,一兩張櫈子,即可感受「野餐」風味。

試過第一次兩餸飯後,至今他去過全港好幾間兩餸飯外賣店,發現當中餸菜的選擇不少,比預期中多,不少店舖都有大約十個餸的選擇。「不過,我發現肉類比較多,瓜菜比較少,可能只有兩三款。更奇怪的是,豆腐選擇更少,香港人沒理由不喜歡吃豆腐吧?」總括而言,他覺得兩餸飯便宜得來也算健康,味道不錯。「起碼菜有菜味,肉有肉味,可能有些人覺得好奇怪,但其實現在很多食物都失去了它的原味,三十蚊卻吃到菜味及肉味,真的很好了。」

最後,問到疫情對河國榮有何得著,他說若想改善世界,就一定要建立自己的社區,與左鄰右里多點保持關係。「至少發生甚麼不幸事情,都可以伸手去幫忙。」正如他近月來忙於學習種菜,認識不少同好,希望做到自給自足。「現時我一年只有兩三次演出,真的不算很多,因為很多東西都不穩定,但現在對我而言,也是個理想世界,我仍然可以拍東西,拍攝以外,又有不少時間可以種菜,以及認識不少新事物呢。」結果,這次疫情讓河國榮嚐到香港的第一口兩餸飯,進一步認識香港文化!

  

街頭直擊 河國榮親身試食12道風味

難得「鬼佬」喜歡食兩餸飯,當然要帶河國榮遊走港九新界,試勻五間編輯部精選的人氣兩餸飯店,分別是位於荃灣的麗園、泰特色泰國菜、長沙灣D30有飯開、西貢岱民店,以及鰂魚涌的香港人兩餸飯,吃盡五間兩餸飯共12道菜。特別一提,由於河國榮覺得三餸比兩餸的價值更划算,加上貪心想吃多一點,所以最後變成12道風味。

 

豪華海鮮便當
麗園 - 荃灣路德圍69號R地舖

麗園在網上談論度相當高,是少數供應海鮮的兩餸飯店。本來是大排檔小炒的麗園,主力潮州打冷美食,但疫情關係,大排檔小炒變身兩餸海鮮,包括薑蔥炒蟹、長腳蟹、龍蝦等等,日日未開舖就大排長龍,甚至多人排隊到令附近街坊及店舖不滿。沒辦法,吃兩餸飯卻感受到豪華海鮮便當的風味,好吃得來又能打卡。

河國榮點評:「$40有海鮮!我在澳洲內陸長大,比較少吃海鮮,通常是炸魚薯條,而兩種餸能夠吃到海鮮,真的很少有。這款椒鹽海蝦不錯,超過十隻,而且椒鹽應該加了其他東西進去,好著數。另外豉汁粉絲蒸扇貝,扇貝味道都有鮮味不腥,我最怕腥,但可能時間放得長一點,粉絲有點乾。」

 

泰國兩餸餐盒
泰特色泰國菜 - 荃灣海霸街91-93號荃好景大廈1樓及地下F舖

同樣位於荃灣的泰特色泰國餐廳,一如名字主打特色泰菜,疫情來襲後,午市堂食,晚市都要加入兩餸飯行列做「泰式兩餸飯」,低至33元就有兩款泰國餸菜,加多10元還有冬陰功湯,精選泰菜包括泰式肉碎茄子、滷水豬手、燒雞扒、炒粉絲等。

河國榮點評:「無論泰式還是台式,我一樣喜歡肉碎,而這個泰式辣肉碎,當中有些蔥及配料,相信香港人會很喜歡,因為吃了兩口後才有辣味的後勁,慢慢出現,而且不是超辣那種,相當開胃;至於青咖哩雜菜雞,真的好正,好想將整個青咖喱汁倒進白飯,夏天吃非常舒服,真的好好味。兩餸只是33元,好抵又好食!」

 

西貢唯一兩餸飯
岱民西貢店 - 西貢海傍廣場2號西貢金寶閣地下

岱民是連鎖兩餸飯店,全港共有近三十間店舖,遍布全港九新界,就連西貢都有,可說是全港擁有最多分店的兩餸飯店。而且兩餸飯只是25元,足料大份,價錢親民。不過據網上資訊A顯示,岱民各分店質素和餸菜份量參差,以滷水雞翼最為出名,雞翼非常入味,但當日西貢店未有滷水雞翼,唯有一試滷水豬手。

河國榮點評:「我曾經住過西貢,都不知道原來現在有間兩餸飯店。我貪心地點了三款餸,分別是豬手、豆卜及經典的番茄滑蛋。豬手我很少吃,通常骨很多、肉不多,但這個很多肉,軟淋淋,有脂肪感覺,也有豬肉味。豆卜都是好食,外皮有少少硬,但裡面不硬;至於番茄滑蛋,我無論去酒樓抑或茶餐廳都會點菜,這個番茄好甜,真的無話可說。」

 

全港最平
D30有飯開 - 九龍長沙灣東沙島街167號B1鋪

位於長沙灣東沙島街的D30有飯開,號稱「全港最平兩餸飯」,兩餸飯曾經一度定價為17元,3月初才調整售價至$20元,持長者卡或樂悠卡者都是17元優惠價。難怪網民經常熱烈討論。據知,店內餸菜來自自家管理的製造工場,每日在營業時間內分3個時段製作,再由車隊運送至店內出售,因此每日供應的餸菜款式不一,而D30亦不定時派飯予低收入家庭及獨居長者,被指是窮人飯堂、良心店舖。

河國榮點評:「據說是全港最平,兩餸只是20元。這個椰菜花有點脆口,還未變淋,可能是剛剛開門,上面的粉紅色粒粒,我卻吃不出是甚麼;至於另一道菜,到底是生炒骨還是咕嚕肉?據我所知,咕嚕肉有甜醬,但這個沒有,不過當中也有青椒紅椒,味道不錯,略嫌咕嚕肉醬汁太少,不夠撈飯。不過以20元來說,真的好抵!」

 

 

編輯部私心推介
香港人兩餸飯 - 鰂魚涌芬尼街22-46號海暉大廈地下Q號舖

這間家庭式經營的兩餸飯店,絕對是鰂魚涌工作的編輯部私心推介,每逢午飯時間都會大排長龍,接近太古坊的地區,只須32元就有高質兩餸飯,而且每日都會更換餐牌,保證日日有得揀。據說這一家人中,母親有煮「大鑊飯」的經驗,並會因應當日份量而現場即煮即製,依然保留陣陣家庭味。

河國榮點評:「看到眾多餸菜款式,我又再貪心地揀了三餸飯。我本身很喜歡吃南瓜,平日都有煮開,希望口感適中,這個還有少許瓜皮,好味又有益,而且有少許辣味,相當開胃;另外我揀了雲耳蒸雞,總覺得南瓜配蒸雞的味道不錯,而這個雲耳都有雞味,估計兩者是一起煮的。最後加上翠肉瓜,有點綠色蔬菜,更加開心。」

 


結論:河國榮最喜愛的兩餸飯

「今日吃了超過十款餸菜,最難忘是荃灣『泰特色泰國菜』的青咖喱雜菜雞,超好味。來港多年,平時我很少去泰國餐廳,沒想到泰國菜都有兩餸飯,而且這個青咖哩真的很正,撈飯簡直一流。

另一道餸,周旋在鰂魚涌『香港人兩餸飯』的豉汁肉碎炆南瓜及雲耳蒸雞,兩款都好食,但我還是偏向炆南瓜。始終小時候家中有種瓜菜,經常都會吃到南瓜、薯仔等配肉食,能夠在香港吃到相似的風味,真的很開心。

總括來說,整體兩餸飯的感覺真的不錯,好似住家飯,一盤盤餸,味道感覺當然與酒樓不同,反而感覺似家中會煮的菜色,幾好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