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5-30 16:53:39

李一丁、鄧東成 聲音欲望是原始本能

 

Text:陳菁

Photo:Oiyan Chan

Whisky:The Balvenie Single Malt Scotch Whisky

Wardrobe:Carhartt

 

因為對聲音很敏感,音樂製作人李一丁和鄧東成平日都有佩戴耳機的習慣,除了把雜音阻隔,也好讓在需要用耳朵收集聲音時,聽覺能更敏感、更精準。二人的背景、年齡都不同,但因為對音樂的偏執,近年在音樂創作上多次合作,也在對方身上發掘到獨有個性和視野。合作夥伴這次以The Balvenie單一麥芽威士忌的手工工藝為靈感,將這五大傳統工藝的代表性聲音結合富未來感的Synth-Pop,以嶄新的曲風用音樂呈現酒液帶來的衝擊。

一丁和東成的組合有種趣味氣質,都貪玩,對音樂又同樣有主見,於是兩個擁抱著不同音樂品味的人,碰撞在一起,不斷滋長出新的成果,包括〈係咁先啦〉、〈跌嘢唔好搵〉、〈婦女新知2021〉等。作為入行數年的新音樂人,東成在這行業裡也漸漸找到立腳的空間。回想在就學時,他在學校裡被視為問題學生,自言有別於其餘八成的同學,他總是喜歡那些被大眾視為不可能發生的事:「例如我想做音樂,在別人眼中就如研究時光機,完全是個笑話,我像是個只懂幻想的人。」尚未入行時,應用程式GarageBand就是他的音樂實驗室,內置預設的樂器、結他及人聲,新手也可以輕鬆做到作曲和混音的效果。但當要正式入行當音樂人,這種遊戲模式便要告一段落,他回想當時無論對行業或自身都存在一定的迷茫:「是沒方向的,該用甚麼代表自己?創作時有何標準?我所創作的,人家會覺得新奇,還是不過是讀完大學都會懂的程度?」直至遇上有豐富經驗的一丁,對方便為他解開了許多個結,想要甚麼、不想要甚麼,以前貌似不正確的,他都獲得更肯定的答案了。

鏡頭後他們的對話中夾雜大量的嬉笑怒罵,但說到對方的好,又不帶半點高帽成份,顯得非常坦率真誠。東成的出現,讓一丁聯想起外界對他的評價,總是說他很有創意,而他深知這些創意多是來自意外。他笑說東成牽引著大量驚喜和意外,二人對同一項創作的想法,往往是完全無關的,卻能產生出更有趣味的化學作用:「這是我獨自一個人做不到的。東成年輕,我很需要他的無懼和勇敢,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算,我年輕時也是這樣的,後來當然不同了。我希望他可以繼續保持下去,而最後是成功的。」經驗豐富的一丁,創作前他習慣先尋找相關的有趣元素,攤出來再拼湊,拼湊的過程裡就長出了故事,當中會有起承轉合,在各樣因素配合下,就有機會成為精彩的作品:「放鬆有助創作,放鬆下會更容易做到自己喜歡的作品,而不是單單為別人而做的,個人的感受和見解能和作品連繫得更緊。」

這次為品牌所創作的樂曲,二人花了約兩星期,東成形容過百年品牌The Balvenie單一麥芽威士忌歷史悠久,故此想使用較懷舊的製作方式,搭配五大元素的聲效,注入流行的打鼓風格,把本來違和的個性混合。一丁補充,例如木桶適合當bass drum,但用硬物敲打時又會發出「啪」的俐落效果,就像是drum pattern的kick and snare,再疊加上敲擊不同金屬的聲音,令整體效果更有層次。

這種樂器的使用,配合那種律動的節奏,一丁說不時都會被問及作品的類型,假如得到個名字,似乎就很容易地歸納了:「其實我做作品前沒想到要做一隻Jazz和Funk的fusion再混點South Side甚麼的,我覺得流行曲是不需要了解的,是初生嬰兒也聽得懂,音樂應該是純官能的享受。」既然近年香港樂壇如此豐盛,那就張開雙手和耳朵去享受吧。東成以超級市場形容近年所見,本來如香港超市的樂壇,現在像是美國那種廣闊如貨倉的超市,琳瑯滿目,應有盡有:「甚麼都可能選擇是最好的。同時舊物仍保留著,和好酒一樣,無論放多少年也不會覺得被淘汰。」

The Balvenie創立於1892年,至今已有130年歷史,是蘇格蘭少數仍堅持使⽤獨特五⼤⼿⼯⼯藝釀造威⼠忌的酒廠,包括:⾃種⼤麥⽥、⼿⼯翻麥、專屬銅匠技藝、專屬桶匠技藝及⾸席調酒師。始終忠於品牌手工精神,致力於手工工藝的這項承諾,透過盡心盡力的工匠之手,將無價的技術、知識、經驗和熱情帶入製造威士忌流程的每個階段。品牌全新推出「故事系列」的由來,正正透過匠人代代相傳的故事及知識,為品牌的基調再創出新的點子。「故事系列」收錄兩款深具代表性故事的單一麥芽威士忌酒款,包括「The Balvenie 12年糖心橡木單一麥芽威士忌」以及「The Balvenie 14年泥煤週單一麥芽威士忌」,前者是年輕的第六代首席調酒師傳人Kelsey McKechnie的得意之作。她為了製作更具果香、口感香甜的威士忌,靈感啟發下想出絕妙點子,從肯塔基州運來全新處女橡木桶,經過深度烘烤之後,再將於波本桶陳年12年的原酒裝入其中進行過桶。酒液帶有蜜餞、椰香和雲呢拿味,風味美妙而且充滿層次。後者則是酒廠經理 Ian Millar以他在艾雷島 (Islay) 旅行中的所見所聞,啟發他復刻品牌的泥煤風味。現在酒廠每年固定有一週用斯貝賽 (Speyside) 泥煤來烘乾麥芽,並蒸餾出一批泥煤味威士忌,這讓酒液更富含蜂蜜、雲呢拿和柑橘等氣味,帶一抹細緻的煙燻味。

 

 

銷售點:
特定屈臣氏酒窖門市及 www.watsonswine.com

issue MAY 2022 VOL: 237
2022-05-27 15:48:10
王丹妮 Fast Forward, Look Forward

 

text.陳菁

styling.Sum Chan

photo.Olivia Tsang

hair.Kolen But@kolen128

makeup.Pinky Ku@pinkyku

jewelry.HARRY WINSTON

wardrobe.ALEXANDER McQUEEN(black jacket set and white skirt)/ LOUIS VUITTON(print body suit and black top)/ MIU MIU(navy knit top and white mini skirt)

special thanks.CONRAD HONG KONG

 

 

《梅艷芳》上映至今約半年,有觀眾認得那輪廓深邃的演員曾演過梅艷芳,有人記得她叫王丹妮(Louise),略有了解的,會知道她第一次演出就擔正。過往這段時間,觀眾大多從王丹妮口中聽著她理解和消化的梅艷芳,卻甚少說自己的事。

填補著外界對她的大量空白:尚未成年就夾著模特兒比賽總冠軍之名往歐洲工作,後來有了孩子,再遇上現任丈夫,在打算退居幕後時卻被選上了演出這備受注目的電影,甚至手捧金像獎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兩項提名。人生像以快鏡播放著、濃縮著,事實上,她今年不過三十出頭。「早投身社會,思想很早熟,我目前更想慢下來,年紀再大一點希望能歸隱田園,我相信上天早就替我安排好適合的未來。」

 

齊人吃飯就是飽足

王丹妮想歸隱的田園到底長甚麼樣?毋需五秒考慮,她立馬能攤開藍圖:有個放著衣車的角落,能在花園裡種牛油果,那麼她就可以做牛油果多士自給自足,邊說她邊眉飛色舞地比劃著:「這陣子常買牛油果,我丈夫是澳洲人嘛。手掌般大不過十幾塊錢,我可以分著吃兩餐,好抵食。」王丹妮顯然地很愛吃,就連訪問前咬著漢堡薯條也能散發感染力,讓同場的人也餓起來。她儘量規管自己晚上七時要完成晚餐,但睡前還是會餓,於是長年與杯麵維持著說不清的愛恨糾纏。

食,佔了她消費版圖裡的一大塊。當了多年模特兒,撇除必須的衣物和妝物,她自稱對自己往往是吝嗇的。要數暫時最捨得的支出,是花了一萬七千元買入的B字頭品牌窩釘長方型手抽袋。用了一段時間儲錢,加上廣告試鏡成功,才捨得掏腰包,那個袋她背了十年,直至兩、三年前發霉才不得不扔掉。「我是個追崇簡單、平安是福的人,希望一切從簡,不會有太多奢侈的渴望。家人一起食飯,一起spend time,這是我最簡單的幸福。我以前由婆婆照顧長大,她最恆常的提點,是做人要知足常樂。」家人身上的花費她毫不手軟,早幾年就兌現了小時說要照顧母親的承諾,叫她安心退休,這是她心目中對孝順的表達方式。

 

 

職場老鬼 由派傳單開始

社會,這個要花畢生去摸清底蘊的對手,王丹妮已對峙了好些年頭。賺來第一份薪水之時,不過12歲,她悄悄地去派傳單,錢少又常被管理員趕走。下一個記憶是在旺角商場做推銷員,早上11時做到晚上11時,連吃飯也是站著的,麥當勞和蝴蝶餅店她同樣做過。打工以外,她還要學煮飯兼照顧弟弟,開初時那碟雞翼炒飯,她由心地覺得好難食。「單親的母親是當護士的,一天打兩份工。12歲就工作除了想幫輕負擔,自己也想了解社會是怎樣的,想變得強大。」16、17歲左右,她終於向母親遞上第一份家用。

若是現在,12歲的孩子去打工,該當會被大肆炒作,節目為她打滿格仔,再作個聲音經過特別處理的獨家訪問,細說童工之苦吧。儘管要迫著長大,也和家人聚少離多,但Louise並不視此為吃苦:「有一個略為刻苦的童年,能讓你更珍惜所擁有的事,同時對進步有種渴求,希望為自己的人生多填上點顏色。」當上模特兒本來非她意願,她本來想做時裝設計師,四、五歲時畫畫,就有意識要一併畫四條裙子才能停筆。後來自己儲錢唸時裝設計,被師姐邀請當模特兒,倒過來成了穿衣拍照的人。17歲那年,隨著模特兒比賽,她第一次成為飛機的乘客,先是上海和摩洛哥,勝出後再在米蘭和巴黎各待了半年,正式打開截然不同的天地。

 

 

異類的赤子哲學

無論是模特兒還是演員,都需要大量裝身和交際的支出,這「田園型」的個性是否確實能運行呢?外國時裝表演完成後,模特兒們通常都會吃飯、上酒吧,Louise笑言自己總是稍稍喝個一、兩杯,就在十一時神不知鬼不覺下離場:「在這行業裡我像是個異類,不外向也不social。我常憑感覺而行,努力保持赤子之心一直走來,過程裡可能被騙、被欺負,但我寧可是這樣。」

提到被騙,她似乎可以分享整個夜晚。某次在巴黎的工作裡,因為尚未成年,一群模特兒就住在同一宿舍裡,她形容就如America's Next Top Model的畫面。其中有一星期要飛往倫敦,無法帶上太多厚衣服,於是都留在宿舍裡。同屋模特兒問她可否借用大褸,一周後她回到宿舍,發覺衣櫃空空如也,室友們要不回國,要不一致否認拿去衣物。當時巴黎快要下雪,她冷得患了重感冒。幾個星期後,她取回其中一件大衣,歸還時大衣全濕,被扔在大膠袋裡頭。

體驗過許多光怪陸離,不時在外國獨自過著大時大節,這些年頭Louise找到了必勝的真理:「地球是圓的,只要堅強走下去,一定會到達目的地。」聽起來很老生常談,但如斯道理卻曾具體地發生過。二十歲在米蘭試鏡,試鏡地點在河的對岸,花了近三小時她都無法找到過河的方法,問路又雞同鴨講,最後無助地哭起來。一直兜圈,她才發覺有條半透明的橋,某些角度看不見,只夠單人通過,幸好最後能趕上試鏡。靠自己,一切都可行。

 

 

從不安中解放

走遍時尚重地並回到小城,目前無論腳踏在濕滑的泳池邊,還是室內的硬照,她都自在有餘,輕輕看過螢幕,就知道怎樣調整,在照片中顯得更自信亮眼。「但我在每個年紀都會有段迷失期,鏡頭下我沒有太大自信,甚至有點自卑。」Louise嘗試追溯,體格在小時早就又高又瘦,像根筆直的竹子,加上健康膚色,不時被欺負和嘲笑。儘管不直視,她也能感受到路人由趾尖往上移的目光,有次坐地鐵,她還聽見旁邊有人突然哼唱幾句〈高妹〉,莫名奇妙至極。直至十多歲,她還是常低頭做人,頭髮散落蓋著半張臉。

入了行,她的世界來了個天翻地覆。原來高、瘦和獨特五官才是賣點,也是她自信心的來源。但諷刺地,在那個追求美的圈子,沒有制定一套劃一的標準,每個人只能選擇化為麵粉公仔,按工作而變形:「有段時間我想讓身邊人滿意和認同,想得過了火。這個國家的工作團隊嫌我太瘦,於是我要在一個月狂吃雪糕,那個地區的又說我肥,於是我只吃生菜。有些晚上要餓著睡覺,深夜會忍不住一個人在哭,甚至直奔便利店買下一大堆零食,邊吃邊哭。」無法找到獲得認同的處方,也難以適應市場,她形容那是像黑洞般的時期。

早些年,Louise曾感受到國際模特兒市場對亞洲面孔仍有保留,近年情況明顯地改善,甚至對不同膚色、體型的女性都願意接受。她嚮往的女性模樣,除了身兼DJ、模特兒、設計師和造型師的Sita Abellán,也同樣抑望著Tilda Swinton:愛好古怪之物、能駕馭沒有明確性別界線的衣飾、演出的角色定位特別,過了六十之齡,仍然閃閃發亮。「以往人家說女人十多、二十歲最輝煌,之後要結婚、留在家裡湊仔,現在女性發展的期間延長了、被接受了,有更多時間追求自己喜歡的生活。」

目前,她清晰地喜歡演戲,那是比模特兒更深層次的寶藏。早前Louise本來打算埋首製作公司的工作,怎料受邀前往《梅艷芳》的試鏡。今屆的金像獎,她就憑首作獲得最佳女主角和最佳新演員提名。演藝工作被動,她雖想演到八十歲,還是要靜候再靜候:「野心其實我從來都沒有!沒想到要去荷里活,想太遠沒實際用途,現在希望令自己的容器更豐富,腳踏實地過就好。」香港一年沒很多電影,她的等待和鑽研正雙線前行,下次再演時,目標是洗走觀眾定型,自己同時忘記王丹妮的身份:「不過現在說是沒用的,要大家進戲院看才記得,慢慢來吧!」王丹妮的第二部曲,不日上映,敬請期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