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6-02 19:15:48

胡智同 (Lynus Woo)藝術與健身的平衡

提到新晉藝術家胡智同 (Lynus Woo)的名字,相信很多人也對他比較陌生,但提到是吳婉芳的兒子,或者會對他有幾分熟識。出身自富裕家庭,頂著星二代光環,同時遺傳了母親優良基因的Lynus,被問到會否入行時立刻說不,為的只是想大家更專注在他的藝術上。

text.Caridee Chung 

photo.Oiyan Chan 

hair.Vivian Ng @Salon Nova 

Hair.Nail 

venue.REP.

Lynus在香港出生和長大,2017年畢業於牛津大學拉斯金藝術學院,回流香港後一邊從事私人健身教練工作,一邊繼續追求藝術創作。今次就在健身中心內舉辦了首次個人畫展《胡智同:色彩的巡禮》,展出30件回流香港後創作的作品。除了有他的自畫像外,更畫了多位對他有深厚影響的人,如母親胡吳婉芳、董建華、何厚鏵、李國能、胡寶星、胡方雪芬、何超瓊、許晉亨等人,「每個人的樣貌、特色都不一樣,畫肖像畫除了可以畫他們的樣子,更可以畫到他們的情緒及性格。」好像一面鏡子一樣,把Lynus心目中的樣子畫出來。

因為疫情持續,Lynus也坦言籌辦這個展覽一點也不容易,「雖然我們沒有像其他地方一樣要lockdown,但對於我們來說,可以跟朋友出街食一餐晚飯也變得好像是一件很奢侈的事,所以今次有一些畫作也特別將這種感覺放在作品之中,當中有六幅畫,雖然是自畫像,但都是表達了香港人好多事情都做不到,想逃離的感覺。」讓人不禁反思日常中一些看似理所當然的事,在疫情期間也來得珍貴。

然而,今次的展覽空間,是一個充滿鏡面的健身中心,Lynus坦言這是別有用心,「我認為藝術是沒有規限的,在健身室開展覽也不應該被規限。而今次的畫作全部都掛在充滿鏡面的健身房中,來參觀的人都可以在欣賞作品的同時,成為作品的一部份,這種交流我是最喜歡的。」而這個空間,Lynus也不想界定它是一個gym或是一個藝術空間,「我不想這個空間只可以用來做gym,或是只用來參觀展覽,而是人們可以做自己喜歡的事,可以在外面salad bar chill,也可以邊欣賞作品邊做gym,放鬆一下。」

關於藝術,Lynus認為是自己生活中重要的一部份,「藝術對我來說,是一本日記簿,記錄每天發生的事,也是一個屬於我的旅程。」他直言每一幅畫作,也代表了當時的心情和看法,所以要重新再畫過的話,可以說是一件不可能的事。而作品中也滿載了他要說的話,要認識Lynus的話,看他的作品就可以略知一二。在多種作品中,最能夠吸引他的一定是人像畫,「畫人像畫很有挑戰性,如果畫一個熟識的人,即使畫錯了一點點也很容易發現,例如眼距闊了一點,還是窄了一點也可以輕易看到。」然而,當問到要畫一個陌生人又如何?Lynus希望先了解那個人後才作畫,至少那樣可以畫得真實一點。

雖然自小已經喜歡畫畫,但Lynus直言小時候的志願其實是當建築師,直至升上中學後才發現自己喜歡的不是建築,而是藝術,「小時候,我覺得藝術是一門興趣,想畫甚麼就畫甚麼,甚至有一段時間只在畫布掃上紅色,因為這是我喜歡的顏色。一直到大學時,我才思考創作的真正意義,我會去想為甚麼要用這一筆這一畫,把筆畫都賦予它真正的用途和意義。」雖然Lynus喜歡畫畫,但也直言在創作時會遇上樽頸位,「我不想畫的時候,不會強迫自己一定要坐著十二個小時去畫一幅畫,反而會去做自己想做的事,例如去陪家人、做gym,待自己有靈感的時候才用一天、甚至是一星期去完成一幅畫。」

身為藝術家的Lynus,同時是一位私人健身教練,他直言兩種工作都是他的興趣,也是生活中不可或缺的一部份,「很多時,我作畫的靈感都來自過往的經驗,甚至是其他人的經歷,教人健身時,我可以接觸到不同的人,給予我創作的靈感。而且,健身除了可以讓身體更健康外,某程度上也是一種藝術,塑造出讓人滿意的線條。另外,畫畫和健身都可以幫我舒緩到壓力,是我現階段最想兼顧的事。」

遺傳了母親優良基因的Lynus,又有一身健美的身型,被問得最多的可能就是會否入行做藝人,Lynus立刻說不,「真的沒有想過,我想專心做私人健身教練和藝術方面的工作,未來也想一心做好這方面的工作。」日後要看到Lynus身影的話,相信就要在健身室或者展覽上了。

 

2022-06-02 17:47:10
陳慧敏(慧敏哥) 緣於渺小的勇氣

來自澳門,有「慧敏哥」之稱的陳慧敏(Vivan)近日以一首《泰姬》為各位獻上了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雖然情節與其本人戀情並不相干,但這次帶有「鐵味」的腔調,卻讓人不禁在意這位看似柔弱的女生,聲線裡頭到底隱藏著甚麼力量。慧敏哥嘴角帶笑的話:「溫柔只是一種表面,其實我不是一個全天候溫柔的人,反而內心十分倔強的。」今年作為她澳門出道的第十周年,即使世道無常,即使音色比較柔弱,但這種緣於渺小的勇氣,卻依舊是她對於人生課題的執著。


Text:Leon Lee
Photo:Bowy Chan


「一份扭曲的愛,會衍生出許多因悲傷而致的偏激之事。看著這座建築,你會不由自主地猜想這種為愛瘋狂的感情,是否只是一份執迷呢?」世界七大奇蹟之一的泰姬陵的出現,源於一段淒美的愛情故事,沙賈漢國王為了實現愛妻瑪哈的遺言,不惜淘空國庫以及調動全國的一切資源,甚至殺光設計師的妻子,只為了讓他們一同體會喪妻之痛,傾力打造這所最美的建築。這種不顧一切的愛,不但觸動了當時正為建築技藝感嘆的慧敏哥,更啟發了她對於追求情感與承擔甜蜜的體會,寫下了《泰姬》這首作品,為這個故事添上一番己見。


慧敏哥深諳,許多人窮一生所追求的,或許是童話故事般的浪漫以及致死不渝的愛情,但這種伴隨情深而來的壓力,加上近年疫情下的生離死別,卻會帶來諸多需要渠道宣洩的負面情緒。「《泰姬》是我用作宣洩情感的出口,因此你會發現這首歌雖然是描述一個深情故事,但我的出發點其實在於國王的視角。我認為該表達的不只是傳達愛意,而是去傳達你為了思念﹑為了愛慕所花的功夫以及那股力量。」她認為,該如何消化離別是人生的一大課題,因此歌詞除了涉及愛情,同時亦希望延伸至探討人對死亡的糾結:「消化情感是一個需要歷時很久的過程,雖然當日一早記下腦海浮現的旋律,但實際上歌詞內容才最讓我最舉棋不定。現在回想起來,幸好第一份以愛情視角為主的國語歌詞有『斬掉重練』,才有了現時表達更為細膩的粵語版本。」慧敏哥又指,這次作品沒有很直白地訴說國王對妻子的傾慕,因為一個身份地位高高在上的人,並不會如此赤裸地向世人剖白,反而用最原始狂茫的方式去傾瀉情感才合情合理,這對於她自身去演繹和創作也是一種相輔相成的概念。


從出道到開設「木船音樂創作室」,慧敏哥近年除了獨立歌手的身份,還要身兼經營和支援的角色,但儘管工作量來得比以往要多,她卻十分慶幸能夠獨力完成這種多工作業,因為這才是一種真正的「職場學習」。「我不認為『擔大旗』是件苦差事,因為人生就是要不斷學習,能夠處理複雜的文件工作也是一個開闊眼界的大好機會。在創作上亦如是,即使不能單憑一人之力完成作品,但亦會參與各種籌組事項與商討環節,這種親力親為的感覺才最實在。」談到今次的MV拍攝工作,她表示實情由於疫情所限,其實整個製作都是在「遙控」之下完成;幸好最終派台作品不但表現專業,更相當符合作品本身的意象:「拍攝團隊所選擇的元素,包括場地以及舞蹈員等,對我來說都是一份沒有負擔的『厚禮』,他們就像是把國王腦海裡的泰姬畫面完美活現於大屏幕前。皇后山印度廟不只完全符合故事設定,這次在香港找到的印度服飾亦與當地無異,整件事情的巧合令我嘖嘖稱奇,只能說偶然也是一種緣份。」


不過,緣份雖然是種不期而遇的機會,但也並非坐以待斃就能等到,慧敏哥早年選擇「出走百日」,便正是為了出外走走與靈感邂逅:「歷史趣聞雖然可以慢慢發掘,但我走訪印度本來也只抱著旅遊心態,沒想到能有如此豐富的收獲。在恆河之上我寫了《浪》,而《泰姬》也是當日『打卡』的一種延伸,可能當上天希望你去訴說一件事時,我們便應該隨遇而安。」可惜隨著全球疫情惡化,「無法出走」成了一種既定事實。從出國到逗留,慧敏哥認為最深刻的得著其實是心態上的轉變。因為在昔日旅遊之時,她湊巧經過一些落後村莊,當地人就算僅剩一顆蘋果,也會為外來賓客獻上。他們即使生活條件不高,也不會因物資匱乏而內心空虛,反而十分滿足於他們所擁有的東西。


但回顧城市生活,人們大多只在乎薪金高低與便利生活,直到疫情出現才切身感受自由原來並非必然。「要面對生離死別就要好好考慮生活狀態,有沒有在物質與情感之間取得平衡,去承托這個密閉空間的壓力。」正如即將於6月推出的專輯《浪》,便是她近年對於體驗世界後的一種消化,是她用音樂為自己找到的一片歇息之地。她續說,正因為自身接二連三地反思與應付外界衝擊,才造就出一把充滿感情的聲線;人是一種立體的存在,要讀懂更多,才能感悟和展示更多元的面貌,這個道理不應只局限於創作人的定位,同樣亦適用於普羅大眾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