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22 VOL: 238
2022-06-07 19:34:25

愛美姿百搭屋改衣店 多變手藝與萬變社區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撥打同一組八位數字的電話號碼,無論是八十年代,還是2022年,你還是能撥通愛美姿百搭屋改衣店的電話,長情度尤勝台灣藝人的愛情故事。「我們的號碼從沒改變,我們寧願每月繼續付固網電話費用,因為確是有客人會隔了廿年致電,說女兒、孫女要來學造衣。」店主周姑娘在1986年落腳龍珠商場,經歷由啟德機場帶挈的熱鬧,到翻版碟猖獗的提心吊膽,到現在和學生兼助手蘇小姐分工處理教班、造衣和改衣的工作,在靜中有動的商場裡忙著喜歡的手藝,未曾嚐過苦悶的滋味。

 

 

樂得專注的小班教學
門口細窄的龍珠商場並不起眼,地下的店舖尚算有人氣,但樓上的店舖有點疏落,有些似是久未營業。故此走到頂樓,兜了半個圈就能看到愛美姿,正門掛滿金色鈕扣,隔著玻璃展示著各種縫紉材料和成品,也許是裡頭的人不斷工作,於是在縫隙裡洩漏了點流動著的能量,在商場裡顯得耀眼非常。周姑娘年輕時在工廠打工,穿著自己縫製的摩登衣衫,同事嚷著要她開班教學,於是她在74年買下聯合道的單位作教學用途,高峰時由早上九時教到晚上十時,成了愛美姿的雛形。

唯單位非商業用途而被投訴,於是她搬到太子道的混合式大廈,買下兩個單位,上面作住宅、下面作教學。她不定期會辦畢業展,同學們要穿著自製的衣衫盛裝出席,在大紅背景前留影,好不華麗。直至八十年代,本來在龍珠商場經營「百搭屋改衣店」的學生要移民,於是周姑娘決定接手經營,並加上「愛美姿」之名。

那時商場裡不止一間改衣店,但只有她這間也造衣,有的改衣要求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她也一一盡力辦妥:羽絨衣、皮靴會改,腰圍差五吋也改,商場內的改衣店甚至會轉介客人。每天總有衣衫改著,連疫情期間也全年無休,周姑娘指如果遇上要求特別高的客人,像是那些要求一吋只能有三針的客人,她總是會請她另謀高就:「會揀客的!就像我以前女學生多,我不教男人,現在一對一教學雖說沒所謂,但我也睇樣,樣衰衰的我會說考慮一下,後來自然不了了之。」她的學生年齡層廣,年幼至九歲,年長至七十三歲,後者源於有位太太帶女兒來報班,後來跟母親分享後,才知母親在年輕時已對縫紉好奇,但礙於要照顧家庭才沒機會了解。難得有一對一的課堂,毋需在十幾人裡和年輕人追趕,決定要一圓夢想,在精神好、沒風濕的日子拾級上課,慢慢縫,學得安樂,和家中的「師姐」也建立共同興趣。

 


有人只愛訂造
來愛美姿學造衣,先要打穩基本功。始於度身,再到繪圖,後到縫紉,最重要是明白衣服是立體,但剪裁的過程裡,布料是攤開的。一步步做,學到某個程度要縫製裇衫企領,合格才可學造褲,切忌未學行先學走。為了保持學生對縫紉的火熱,她鼓勵他們帶上自己想穿的衣服圖樣,學費也在完成初班後遞減,由$3,800減至最高班的$1,800,在經濟市場裡絕對罕有。憑著實惠價錢,店舖吸引了一定的忠實客人,當中包括朱茵的母親。那時朱茵剛出道來愛美姿試身引起一場小騷動,後來周姑娘都特別上門,2012年一月,黃貫中在叱吒頒獎禮捧走十大獎項時所穿的虎紋大衣,便出自這間龍珠商場的小店。

在眾多來改衣的人裡,有人拿來的是從二手店購入的五元上衣。以往衣服貴,有技術的人自製很理所當然,但現在於連鎖店內幾十元也有件全新的上衣,到底學習縫紉的意義何在呢?穿著牛仔外套和牛仔褲的周姑娘表示,自己現在也會在外頭買衣服,因為實在太便宜了,買布、買材料又累,面對fast fashion,她是完全理解的:「但買衣和造衣是兩回事,學造衣像是興奮劑,而且很多店舖賣的衣服手工的確差。造衣這種技術學了比拿著現金還要好,技術是搶不走的,比身份證更重要。」而且總有那麼一群人抗拒買衣,獨愛訂造,一件Uniqlo的純白上衣,和訂造的在材質和獨特性一眼就能分高下。她甚至認為人們特別珍視訂造的衣服,同樣穿上一年,訂造的往往光潔亮麗。一件衣服之好壞,在二人眼裡絕非單單考慮是否合身,學會縫紉之術,自然會留意邊沿有否爆線,所謂的oversized要怎樣才適合個人身型,技術以外,也是眼光的學習。

 



來來去去 始終不死
這小商場臥虎藏龍,1984年開業,蘇小姐形容龍珠曾經是個人頭湧湧的旺地,尤其是城寨和啟德機場仍在的那些光景,店外會出現人龍,直至晚上九時才散去。以前有段時間遊戲機店帶旺龍珠,後來有一陣子充斥著翻版碟,又有一陣補習社進駐,最近又多了按摩店。她認為這裡不完全能稱得上是「死場」,總是有店舖來來去去,月租不過四千元左右,適合當作創業的起步點,她笑說在家每天開八小時冷氣也不是小數目,這裡花低廉租金就能享受中央冷氣。在九龍城待著的數十年,喜歡懷舊事物的她總是有點情緒複雜:「步出商場,現在的九龍城很新,卻又很陌生。以前的獅子石道是棚仔,像女人街,現在沒了;某個轉角以前坐著位老伯,現在卻成了新大廈,但我想還是要接受的。」

二人的關係卻是以不變應萬變,在1976年成為老師和學生,數年後開始成為工作伙伴至今。看到說話七情上面的蘇小姐,以及連頭髮也是自己修剪、法式指甲也是自己畫的周姑娘,想必沒有人能猜到前者快獲得兩元乘車優惠,後者更是七十有五:「想必是因為做喜歡的事吧,我跟另一個七十多歲的學生說要教到九十九歲,說好了要跟她鬥長命!」

 

issue JUN 2022 VOL: 238
2022-06-07 19:27:21
好時沙嗲 四十年的娘惹菜保育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如果問十個曾到訪尖東好時中心的人,大概有九個都會提起那角落位置的沙嗲店。早於還沒有日航酒店、文華東方還在裝修的年頭,好時沙嗲就已經落戶尖東,到了今年的聖誕,就迎來第四十個年頭。現在由張氏叔侄合作營運,推卻了外頭不少合作邀約,只希望做好傳統新加坡風味:「我們對味道是執著的,不堅持的話食客一吃就知道,店既然要做,就當是古董般來做。」


沙嗲店的艱難前身
「娘惹」(Nyonya),是指華人移民與馬來西亞人通婚而生的女性。在新加坡、馬來西亞、印尼和泰國都很受歡迎的娘惹菜,常帶有「家庭菜」的風味,是妻子所烹調的味道。張師傅用母語解釋著娘惹來源,顯得特別從容,他在1983年1月從中國到港,從筲箕灣走到中環求職,當時不諳廣東話的他只要一開口對方就說已請了人。直至寫信到開業不久的好時沙嗲(當時名為「沙嗲屋」),老闆是從新加坡回流、本來住在香港半山的大戶小姐,因為大家都懂閩南語,於是就聘請了當師傅。他指,當時的好時中心由信和集團和怡和集團共同管理,老闆因為新加坡背景,透過介紹下選址該商場。

大展拳腳的想法未能在初期如願,張師傅回想,1982年的麼地道是掘頭路,海邊也尚未開放,現在商場對出的空地是軍營,有鐵線網圍著,只可從麼地道才可進入商場。那時好時中心和現在的模樣相差不大,店舖多是賣衣物鑽石,還集中了數間銀行,商業電台不時在樓下舉辦活動。那時除了太古城,尖東也聚集大量有玻璃外牆的商場,可算是時麾的打卡地,但行人在飲食的消費不多,開初數年老闆要倒貼才能支薪。「那時林雲大師帶著弟子們到訪,大師說我們繼續做下去就會變好了,當然也贈了數句,包括把部分窗戶改為鏡子,這些建議我們至今都採納著。」

 

隨時勢而起落
尖東的轉捩點要數到1985年,噴水池開始運作、聖誕燈飾亮了燈,地就旺起來,而沙嗲店生意也隨之帶動,人們點菜也非常豪氣。政界人物包括鄧蓮如、李鵬飛、董建華都是座上客,他還記得劉鑾雄特別愛點辣椒蟹、羅文喜歡炸豬肉,而只要劉德華光顧,也總會有些歌迷在外頭守候。「後來鄧小平的改革開放也再帶旺了尖沙咀,但旺的是廣東道。九十年代尖中和尖東拉扯得很厲害,海港城做名牌、有主題,一直旺到現在。尖東不好的地方是業權多數賣斷,也不集中,幾十年都沒主題,勉強只能說是夜總會。」往時飲食業一年有兩個高峰,暑假和聖誕,尖東在千禧年起因為港鐵工程動工而漸漸靜下來,甚至冬日和炎夏的人流也不復當年勇,好時中心的寂靜,幸好有好時沙嗲在角落打破著:「這商場已經不是一個商場了,雖然玻璃外牆高檔,但裡面就不夠高檔。我們對商場沒特別關心、沒特別寄托,客人是自己儲來的,連商場法團也說幸好還有我們。」老闆七十歲退休回新加坡,張師傅以打工心態把店子接手,由烹飪學校畢業的侄子主理,繼續家庭式地送上家庭菜。

 

 

新鮮就是唯一的祕訣
食客來好時,不少都是為了那碟海南雞飯。偏棕色的油飯配去骨的雞,三色的醬料中,甜醬油有八角的辛香、薑蔥混成青綠薑蓉,連辣醬也切合香港人的口味。以上,就是張師傅所定義的新加坡風味。「外面的海南雞飯,有的雞髀下些湯水就算,我們放在汁醬的本錢分分鐘比雞還要貴,單說甜醬油已用上起碼十種材料製作。」新鮮就是重點,開業時不少香料都由新加坡送來,到了八十年代末香港興起泰國菜,而兩個地區所用的香料接近,於是和供應商合作就更方便。同一時間,自從出現搞拌機,工作也輕鬆多了,毋需再用石臼處理。對於食材和烹煮的堅持,他笑說是不堅持不行,因為熟客一吃就知道:「他們連換了師傅也吃得出!同行所用的醬料很多是現成購入的,要經過高壓,但一高壓味道就變了。和我們慢慢炒數小時的不同,不能用猛火,就如同買新鮮豬肉和罐頭豬肉的差異。」因為成本貴,過往有集團邀請張師傅開分店,甚至接受食品質素打八折,都遭到婉拒,他目前只想專注地做好食品味道,關於發展的事,是另一項大學問。

提到整個飲食業,他承認是走下坡了。根據他多年的觀察,經濟和環境好的時候,很多食客是口傳而來的。廿年前要吃新加坡菜,選擇不離一二。而最近幾年,他覺得若非要求高,人們很少特意去找東西吃,因為食店選擇多,要吃某道菜,基本上附近略略搜尋也吃得到,整個飲食生態早已大變。仍然站立於市場中,他以士多形容沙嗲店:「三、四十年前滿街都是士多,後來才有超市,現在士多愈來愈少,我們就像士多,而集團就是超市。我常問一個問題,如果剩下最後一間士多也要倒閉了,到底是厲害還是不厲害呢?」我想,只要去好時中心的人,記得有好時沙嗲,已算功德圓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