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22 VOL: 239
2022-06-27 16:32:00

搖滾有限期 陳蕾

text.Nic Wong
styling.Calvin Wong
photo.Kiu Ka Yee
hair.Cliff Chan
makeup.Angel Mok
styling Assistant.Hommiee
bag & Suitcase.RIMOWA
wardrobe.Max Mara, Sportmax, Weekend Max Mara

陳蕾的外號有很多,豹哥、仙女、黛西公主、女漢子等等等等,近來更成為人所共知的「織女」,沉迷打機及紡織,她甚至一度豪氣地說出:「我今年好似賺夠了,差不多可以退休。」

三十出頭準備退休?只因陳蕾太慳太低要求太腐女,昔日努力拼搏,曾經為凍飲要加兩蚊而掙扎,為得不到消費券而失望,眼見世界不公事情太多,改變不了不如活在當下,近日突然被一句話當頭棒喝:

「搖滾是有年齡的。」

本想踏入收成期的陳蕾,最終決定先從「織女」身份退下來暫且掛針,調整好心態重拾音樂,把握青春及珍惜樂迷的期望,繼續搖滾下去,用作品說話。

 

無窮地放大心裡那束絢麗熒光

今年已是陳蕾來港十三年,近年音樂成績愈來愈好,她直言是疫症下的心態改變。從前依靠坐飛機坐長途車的旅行時光作為靈感,如今只能看書看電影看新聞來創作。 「疫症初起時,我在家中坐不定,自覺經常在同一個城市面對差不多的事物,好似沒有靈感,偏偏這兩年寫了不同題材的作品,某程度上是我找到一些新方法,不用親身去外面世界,都可以在日常生活的城市,以及一些細微的事情上,發掘到讓我繼續創作的靈感。」

三年前與華納簽約,她回想加盟初期的歌曲與現今不同,反映出她的不同心態,甚至生活水平。 「之前有段時間迷茫,所以加入華納前期,例如2019年尾聽到的〈熒光〉、〈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等歌曲,都是為自己打氣。後來與公司合作多時,與同事的相處舒服及自然,令我的生活愈來愈平穩。」

身處香港,陳蕾這兩三年當然沒有獨善其身,也有不少情緒波動、焦慮不安的時候,卻學會看書及網上片段,教她如何整理煩燥的心態。 「結果,整個人愈來愈平常心,或者愈來愈佛系。好大段時間找不到寫歌的意義,就不如做自己喜歡的東西,例如打機、織東西,所以作完〈世界與你無關〉之後,隔了一大段時間都沒有作品。」

 

不必蹉跎 要愛就愛吧

躺平有很多原因,當時陳蕾不知道為何還要寫歌,日後是否還有機會演出,倒不如好好珍惜當下,做自己喜歡的事。 「經歷以前艱難日子,這兩年隨著多了人認識,收入愈來愈好愈穩定,今年我甚至覺得自己『賺夠了』,搵夠錢可以退休了。我還有一個小目標,想開自己一間手作店聯合cafe的實體店,看到自己的積蓄夠錢開舖了,所以我便不斷織東西……」

身邊人說陳蕾太易滿足,她亦想得太簡單,正當她心態上處於「半退休」狀態,突然聽到一句話,讓她狠狠地放下冷線與鈎針。 「那個人說:『搖滾是有年齡的。』某程度上我明白的,搖滾就是要捉著那個少許反叛的心,少許對抗的心,必先有那份熱血、那團火。每個人隨著年齡增長,背負不同責任,包括照顧父母,不可能長期做一些賺不到錢的事,不能為那團火向前衝不理收入,於是那份搖滾變得沒那麼純粹,所以搖滾是有年齡的。」

她笑言,除非五六十歲非常手震,否則到時做「織女」還算及時,於是再次燃起搖滾音樂的心。 「難得慢慢在這幾年間,爬到現在有很多忠實聽眾的位置,每每令喜歡陳蕾的人,期待我下首歌曲想講甚麼,這個吸引力就令我想做更多作品。」

 

世界與你無關 讓我為你分擔

問題是,如何在佛係人生當中找到靈感寫歌?這些年來,陳蕾靠著看新聞,特別是看其他地方的新聞,留意自己身邊的事物等等。 「我一向覺得自己的歌詞寫得不特別好,但我寫得很真誠,確實沒有太多修飾、比喻,真是一直用作品說話,但這樣說好似借用了別人的金句。」她用作品說話,今年特別想寫世界。 「為何我愈來愈想寫自己如何看世界?因為內心愈來愈平靜,整個人無論感情工作生活上都沒煩惱,自然寫不出情歌,勵志歌也難了。本身自己都正能量,又沒有人際關係的煩惱,反而有閒暇去留意世界發生甚麼事。」以往她看過很多心靈雞湯,到現在再遇到困難都懂得平靜地解決。 「當我不用再照顧自己的心態時,就有更多心胸及時間留意身邊事,轉變就是這樣從何而來。」

「譬如即將推出的新歌叫〈下流社會〉,我知道日本有本書是這個名字,也是日本未來的趨勢。所謂的下流社會,人口向下流,所有慾念都是往下流,現在日本人追求低物質的生活方式,但為何日本的自殺率又這樣高?慢慢探討之後,發現日本韓國都是上對下的關係,稱呼不同之餘,職場有社畜文化,加班亦很嚴重。大多香港人喜歡日本的美好及規矩,但規矩的背後暗藏很大的精神壓力,從而令日本自殺率很高,慢慢得知『下流社會』的名詞,然後便上網看更多新聞、書籍,就算沒時間看完整本書,都會聽書或一些導讀等等。然後衍生到我想創作〈下流社會〉這首歌。」

陳蕾大概出過廿多首歌,歌詞中出現「世界」的頻率甚高,世界很大但與你無關,世界冷清但大同。 「我相信是自己不同階段,對世界有不同看法。我現在看世界,心態真的好像那句歌詞『無論多麼壞,好心態』(林宥嘉〈壞與更壞〉)。世界發生甚麼事,我們都要知道,幾壞都好,心態必須好,身心健康的話,才有閒瑕用作品說話。我希望在我的作品或無聊IG post,為大家帶來少許歡樂或輕鬆感覺,以生命影響生命。」

要相信一切是最好的安排

愛打機、愛紡織,但陳蕾始終最愛音樂,甚至為了音樂而放棄其他不少機會。眼前的陳蕾好像不拍戲不拍劇,她說一直有人找她拍戲拍劇,亦有不斷參與casting。 「試過好幾次被揀中後,我會問導演到底拍攝要花多少時間,如果花上很多時間,或者角色與我現在音樂上所呈現的形像很不同,我始終都是音樂行先。我覺得自己未必是一個稱職的演員,因為我真是一個歌手,永遠將音樂擺第一。」試過有導演問她,拍攝時撞正音樂會的二擇其一,她毫不猶豫地說:「當然是音樂會啦!」音樂與電影之間,她不想分心,專心一意投向音樂的世界。

那麼,身份認同之間,廣州與香港的比較呢?陳蕾與大多香港歌手不同,她從廣州而來,從一個城市到另一個城市,世界觀自然不同,可惜至今她仍未拿到香港永久性居民身份證。 「之前我拿消費券來說,其實不是在意那些錢,我只是覺得來了這裡十三年,很喜歡這裡,很熟悉這裡的生活節奏,也認識了很多真心朋友,距離我家鄉亦近,我很希望在這裡長期生活及定居,為這個地方作一些貢獻,可惜依然未能成為這裡的永久居民,少了一份歸屬感。」由於之前工作期間的斷斷續續及證件類別,她知道可能再花多點時間,也未必成功得到,所以有點失落。 「我希望大家有份同理心,才會明白大家在這個城市因甚麼而開心,因甚麼而不開心,希望從我的作品中為大家帶到更多安慰或貢獻。」搖滾有限期,歸屬感又會否有限期呢?香港樂壇真的要留住陳蕾! ■

 

 

 

issue JUN 2022 VOL: 238
2022-06-07 19:34:25
愛美姿百搭屋改衣店 多變手藝與萬變社區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撥打同一組八位數字的電話號碼,無論是八十年代,還是2022年,你還是能撥通愛美姿百搭屋改衣店的電話,長情度尤勝台灣藝人的愛情故事。「我們的號碼從沒改變,我們寧願每月繼續付固網電話費用,因為確是有客人會隔了廿年致電,說女兒、孫女要來學造衣。」店主周姑娘在1986年落腳龍珠商場,經歷由啟德機場帶挈的熱鬧,到翻版碟猖獗的提心吊膽,到現在和學生兼助手蘇小姐分工處理教班、造衣和改衣的工作,在靜中有動的商場裡忙著喜歡的手藝,未曾嚐過苦悶的滋味。

 

 

樂得專注的小班教學
門口細窄的龍珠商場並不起眼,地下的店舖尚算有人氣,但樓上的店舖有點疏落,有些似是久未營業。故此走到頂樓,兜了半個圈就能看到愛美姿,正門掛滿金色鈕扣,隔著玻璃展示著各種縫紉材料和成品,也許是裡頭的人不斷工作,於是在縫隙裡洩漏了點流動著的能量,在商場裡顯得耀眼非常。周姑娘年輕時在工廠打工,穿著自己縫製的摩登衣衫,同事嚷著要她開班教學,於是她在74年買下聯合道的單位作教學用途,高峰時由早上九時教到晚上十時,成了愛美姿的雛形。

唯單位非商業用途而被投訴,於是她搬到太子道的混合式大廈,買下兩個單位,上面作住宅、下面作教學。她不定期會辦畢業展,同學們要穿著自製的衣衫盛裝出席,在大紅背景前留影,好不華麗。直至八十年代,本來在龍珠商場經營「百搭屋改衣店」的學生要移民,於是周姑娘決定接手經營,並加上「愛美姿」之名。

那時商場裡不止一間改衣店,但只有她這間也造衣,有的改衣要求聽起來有點天方夜譚,她也一一盡力辦妥:羽絨衣、皮靴會改,腰圍差五吋也改,商場內的改衣店甚至會轉介客人。每天總有衣衫改著,連疫情期間也全年無休,周姑娘指如果遇上要求特別高的客人,像是那些要求一吋只能有三針的客人,她總是會請她另謀高就:「會揀客的!就像我以前女學生多,我不教男人,現在一對一教學雖說沒所謂,但我也睇樣,樣衰衰的我會說考慮一下,後來自然不了了之。」她的學生年齡層廣,年幼至九歲,年長至七十三歲,後者源於有位太太帶女兒來報班,後來跟母親分享後,才知母親在年輕時已對縫紉好奇,但礙於要照顧家庭才沒機會了解。難得有一對一的課堂,毋需在十幾人裡和年輕人追趕,決定要一圓夢想,在精神好、沒風濕的日子拾級上課,慢慢縫,學得安樂,和家中的「師姐」也建立共同興趣。

 


有人只愛訂造
來愛美姿學造衣,先要打穩基本功。始於度身,再到繪圖,後到縫紉,最重要是明白衣服是立體,但剪裁的過程裡,布料是攤開的。一步步做,學到某個程度要縫製裇衫企領,合格才可學造褲,切忌未學行先學走。為了保持學生對縫紉的火熱,她鼓勵他們帶上自己想穿的衣服圖樣,學費也在完成初班後遞減,由$3,800減至最高班的$1,800,在經濟市場裡絕對罕有。憑著實惠價錢,店舖吸引了一定的忠實客人,當中包括朱茵的母親。那時朱茵剛出道來愛美姿試身引起一場小騷動,後來周姑娘都特別上門,2012年一月,黃貫中在叱吒頒獎禮捧走十大獎項時所穿的虎紋大衣,便出自這間龍珠商場的小店。

在眾多來改衣的人裡,有人拿來的是從二手店購入的五元上衣。以往衣服貴,有技術的人自製很理所當然,但現在於連鎖店內幾十元也有件全新的上衣,到底學習縫紉的意義何在呢?穿著牛仔外套和牛仔褲的周姑娘表示,自己現在也會在外頭買衣服,因為實在太便宜了,買布、買材料又累,面對fast fashion,她是完全理解的:「但買衣和造衣是兩回事,學造衣像是興奮劑,而且很多店舖賣的衣服手工的確差。造衣這種技術學了比拿著現金還要好,技術是搶不走的,比身份證更重要。」而且總有那麼一群人抗拒買衣,獨愛訂造,一件Uniqlo的純白上衣,和訂造的在材質和獨特性一眼就能分高下。她甚至認為人們特別珍視訂造的衣服,同樣穿上一年,訂造的往往光潔亮麗。一件衣服之好壞,在二人眼裡絕非單單考慮是否合身,學會縫紉之術,自然會留意邊沿有否爆線,所謂的oversized要怎樣才適合個人身型,技術以外,也是眼光的學習。

 



來來去去 始終不死
這小商場臥虎藏龍,1984年開業,蘇小姐形容龍珠曾經是個人頭湧湧的旺地,尤其是城寨和啟德機場仍在的那些光景,店外會出現人龍,直至晚上九時才散去。以前有段時間遊戲機店帶旺龍珠,後來有一陣子充斥著翻版碟,又有一陣補習社進駐,最近又多了按摩店。她認為這裡不完全能稱得上是「死場」,總是有店舖來來去去,月租不過四千元左右,適合當作創業的起步點,她笑說在家每天開八小時冷氣也不是小數目,這裡花低廉租金就能享受中央冷氣。在九龍城待著的數十年,喜歡懷舊事物的她總是有點情緒複雜:「步出商場,現在的九龍城很新,卻又很陌生。以前的獅子石道是棚仔,像女人街,現在沒了;某個轉角以前坐著位老伯,現在卻成了新大廈,但我想還是要接受的。」

二人的關係卻是以不變應萬變,在1976年成為老師和學生,數年後開始成為工作伙伴至今。看到說話七情上面的蘇小姐,以及連頭髮也是自己修剪、法式指甲也是自己畫的周姑娘,想必沒有人能猜到前者快獲得兩元乘車優惠,後者更是七十有五:「想必是因為做喜歡的事吧,我跟另一個七十多歲的學生說要教到九十九歲,說好了要跟她鬥長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