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22 VOL: 239
2022-06-27 17:29:19

武俠片殺入鮮浪潮 葉鵬海、冼康正

text. Nic Wong
photo. Oiyan Chan

《獨臂刀》王羽月前撒手塵寰,沒想到在今年鮮浪潮國際短片節,卻以另一形式延續大俠情懷。 《金刀女俠》預告片以戲仿邵氏古裝武俠片的姿態登場,原來電影由「九十後」導演葉鵬海(Victor)執導,率領同為九十年代出生的演員冼康正(Christopher)主演,以及演員陳湛文及岑樂怡一同演出。 《獨臂刀》化身《單臂刀》,王羽易名為王載,2022年拍出七十年代武俠片元素的電影,江湖再度風起雲湧,從此多事。

獨臂刀王羽

鮮浪潮突然殺出一部「邵氏武俠片」,自然成為焦點。故事講述武打明星王載紅極一時,膽大心雄的他籌劃自編自導,起用妻子拍攝實景拍攝、新穎破格的《金刀女俠》,可惜這個決定令他抱憾終生。多年後,年邁失智的王載被老人院拒收,與他交惡的兒子不情願地把他接回,但年老的王載還以為自己活在黃金歲月,滿口都是《金刀女俠》的豪言壯語。短短三十分鐘的電影,戲仿七十年代邵氏武俠片的視覺風格,最後帶出的卻是一個解開兩父子嫌隙的溫情故事。

導演Victor小時候很喜歡看外國的類型片,看盡占士邦、史泰龍主演的動作片等等,長大後則迷上港式武俠片、江湖片等,於是很想拍一些有動作場面的類型片。 「寫劇本時,發現成本有限,要完整地拍一部動作類型片,暫時未有可能,所以只能夠寫一個含動作元素的現代人物故事。」

此時,Victor憶述自己看過大導演昆頓塔倫天奴寫過關於王羽的影評。 「塔倫天奴除了拍戲了得外,就是醉心寫影評,其中一篇他大讚王羽,題為『WANG YU:SUPERSTAR! SUPER DIRECTOR!屍』,自此我對王羽這個人很好奇,原來他很好勝,隨時擺出一副準備打架的姿態,慢慢就想知道到底他是甚麼人,拍戲以外的生活又是如何。」我們沒可能得知王羽的真實生活,他唯有憑空推測大俠所遇到的生活煩惱,從而推斷出演員背後的家庭背景,映襯出《金刀女俠》的戲中戲。

 

第一代亞洲超級英雄

有了這個想法,就要找到台前幕後的共同努力。 Christopher得知自己有機會演出主角「單臂刀」王載,深感文戲及動作上各有發揮,尤其他過去與邵氏片有緣,外公更曾經在邵氏工作。 「之前我在美國洛杉磯讀書,那時學校經常舉辦很多武術節或功夫節,主辦方常常邀請很多移居當地的香港武術片傳奇人物出席座談會分享及教拳,例如經常在成龍電影中出現的反派Benny The Jet,亦有演過《皇家師姐》的羅芙洛等。有時更會邀得邵氏演員現身,例如羅莽、鹿峰等等。」起初Christopher只是在台下旁聽,卻遇上翻譯員無法準確翻譯到螳螂拳等字眼,他便幫忙解說。 「之後鹿峰師傅叫我上台幫他翻譯,期間聽到他們的不少故事、秘技、拍攝趣事、訓練方法,對邵氏加深了不少認識。」

Christopher直指,當年邵氏片對海外華人甚至亞洲人的影響甚廣。 「很多亞洲人來到功夫節,直指當年初到美國找不到身份認同,身邊全部都是白人,感覺自己難以投入。當時他們每個週末都會去唐人街一起看邵氏片,深感亞洲人都可以做到英雄。而今次《金刀女俠》特別加入很多邵氏元素做彩蛋,例如國語配音不對嘴、香港男子娶台灣女子等,相信令不少觀眾帶來很多回憶。」譬如說,片中的「張導」其實代表著張徹導演;「仁哥」就是邵仁枚監製,字裡行間滲有昔日邵氏片的元素。 「所以一出預告片後,很多海外華人都問我LA何時有得看,可見他們非常期待。」

重回七十年代

今時今日要重現七十年代的拍攝氣氛,本身難度不小,Victor說那個年代的演員很有霸氣,很有巨星風範。 「我帶Chris做了很多練習,希望他換上七十年代的造型後,加上全身的『行頭』,多少有著王羽的那份霸氣。」Christopher記得導演曾經給他一大疊錢放在身上,又要他戴上從二手古玩店借來的大量金銀珠寶首飾。 「要飾演一個傳奇人物,幻想空間很大,拍古裝的reference有很多,但片中還要講述角色在七十年代的私人生活,那部分與家庭的關係,就留待我們自己幻想及發揮了。」

拍攝《金刀女俠》,還要多方面的協助,包括場景及對白的調較。 Victor說:「幸好我們成功借到一間古老大宅,屋主自八十年代搬走後,室內一直保留著當年的設定,櫃桶裡還有許冠傑的卡式錄音帶。我們發現,美術上不去處理,似乎比處理更好。」他又認為,以前人們說話總是字正腔圓,電影配音尤其重視咬字。 「劇本中一早已寫著很多俚語,例如『以前』說成『舊底』,或者『幫幫手』說成『拍硬檔』,那些正正是當年的潮語。」

武俠片當然要過招,Victor選角時講明男主角沒有替身,要親自上陣,Christopher可謂適合不過。 「我自小學習詠春、雙截棍、跆拳道、boxing等,也接受過特技人訓練,懂得如何遷就電影鏡頭,卻從未試過在電影中拍攝這麼多動作。尤其在健身室多番練習後,最難是拍攝現場環境有限制。今次《金刀女俠》最難的是,在海邊石頭上做動作,又斜又跣,加上要扮演『單臂刀』收起單手,最擔心會跌傷,幸好最後成功克服。」

 

不自然的美學

《金刀女俠》有著一份不自然的感覺,例如預告片只有古裝片段,電影字幕一開始更是由右至左,加上國語配音,看起來少許突兀,這些卻是導演希望做到的東西。 「觀眾看到的視點,其實是片中兒子陳湛文的那一個,不斷看到Chris飾演的王載自說自話,難以理解他的話,不斷重重複複,這樣觀眾才能感受到那份代溝及溝通失靈,不知道他究竟想怎樣。」就連畫面美學,他都希望帶來一絲絲不自然。 「現在流行追求和諧工整的美學標準,但我覺得不自然才可以做到少許分心,希望觀眾抽離一下看整件事:到底故事說甚麼?不要忘記視點如何。所以看預告可能以為是古裝片,但入場後卻發現原來不是那回事,這樣才夠好玩又過癮。」

共同完成這部富有濃厚七十年代元素的電影,兩人最懷緬的是昔日的美學。 Victor說:「以前懂得享受的人很少,很多美學上的東西都會花更多時間去做,做得更精緻仔細,因此能夠留下來的美學都是經典,但現在大多只是即食,充斥大量工廠式生產。」Christopher更認為,《金刀女俠》正正帶大家回到香港的七十年代,東西方的美術混合體。 「過去常說香港是中西文化合璧之地,那時候的大宅,建築西洋卻又帶點中式裝潢設計,例如有來自西方的黑膠唱片,旁邊卻有一把中式金刀,後面更掛著一幅萬馬奔騰圖……」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

說到底,2022年再拍武俠片,江湖依然存在嗎? Victor說:「江湖片通常講述在一個距離首都或中央地區很遠的地方,法律秩序已經沒用,那兒的人要出來捍衛自己的權利。現在的確已不太適用,但賈樟柯導演在《江湖兒女》說過:『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江湖可能只是大小的問題,不再打打殺殺,但人與人之間的交流,總會有些道義,遵守某些交往之間規矩及道德標準。」他舉例指,七十年代邵氏片講述江湖,九十年代《古惑仔》又是江湖,當中也有共通點。 「就算壞人如何十惡不赦,恩怨情仇都有把尺,而現實中的人即使不是大壞蛋,卻不是100%好人,始終都有私心,而現實中的那把尺,千萬不能過界,否則就會出聲。《John Wick》、《和平飯店》也是一樣。」

「現在不少人翻看八九十年代的港產片,但很少人留意七十年代。只不過,正如翻看美國電影離不開西部片,香港華語片也離不開看武俠片。當西部片奠定了美國電影的格局,香港也是一樣,就算沒看過武俠片都會聽過,或許大家未必有耐性看得完,但當中卻留低不少重要的電影風格。」現在就先看《金刀女俠》作為前哨,7月16日高先電影院尚有場次,然後回家去慢慢咀嚼那份昔日武俠情懷。 ■

 

issue JUL 2022 VOL: 239
2022-06-27 17:27:00
當老靈魂女孩遇上倜儻男生 陳健安 X III

text. Leon Lee
photo. Oiyan Chan
Iris. Hair & Make up. MUA @joshifumakeup
styling. Topsy Yu
wardrobe. lapeewee 安仔.
hair. Zanki @ BH
make up. Maggie Lee
wardrobe. Harvey Nichols

 

 

生命是場充滿起伏的旅程,既要學懂接納關係﹑也要面對感情分離,正如「同床同夢」雖然是情人關係中最理想的狀態,但人們每每遇上的卻都並非如此。今次唱作女歌手III(Iris Liu)找來陳健安(安仔)合作演繹新歌〈雷公〉,便希望藉由安仔瀟灑不羈的奔放玩味與輕快的Bossa Nova曲風,一改人們以往面對離別時的離愁別緒:「即使陷入『異床同夢』的困境,也『不要一語道破 盡情就算』,因為別離有時很戲劇性的,不一定每次都很煽情很
悲慘。 」

 

「最初的創作靈感來自椎名林檎一首名為〈狹窄的野獸小道〉的合唱曲,內容像是一對男女正在吵架,我一直很想創作這樣的廣東歌,但對於男聲的選擇沉思了很久,直至腦海想起安仔玩味十足的聲線,才終於雕琢出第二人聲的具體形象。」III說,《雷公》本來是「晝夜三部曲」的一部分,但基於她很喜歡爵士樂的緣故,當摸著鋼琴時其實經已有些Bossa Nova的構想浮現。至於歌詞部分,填詞人陳尖認為「離別」是很多人都會遇到的一種感情狀態,用男女對唱的形式或許更加適合,才因此促成合唱念頭出現:「安仔有種瀟灑不羈的感覺,我認為很適合這次的曲風和內容,便膽粗粗在社交平台上邀請他合唱。在交流的過程中,安仔常以錄音形式向我答話,我充份感受到他對於〈雷公〉的熱情和真誠,便決定靜待佳音,沒有考慮其他男聲人選。」

 

 

 

原來,去年安仔由於忙著C AllStar的《人類世》項目而暫時擱置了這次合作,一直到了今年才有空閒時間答允,但早於上年暑假收到邀約和歌曲試聽帶時便經已為之感動,並期待著二人合作的機會:「雖然之前未曾碰面,但其實我們一直都是『網友』關係,後來《告別式》推出時,我更私下跟她說十分喜歡她的作品;現時相處久了,我才最終發現,原來III除了散發著一股古典韻味外,更有著一種『老靈魂』底蘊,就像體內寄居著一位400多歲老人的小女孩一樣。」他指,III並不像出生於這個時代的人,舉手投足之間雖然有著一股優雅的氣質,但卻並非「老土」,而是年紀輕輕卻不帶半點孩子氣,充滿著人生歷練的感覺。 「仔細看其作品,你會發現優美之餘其實有著一股怪異感覺,那不是毛骨悚然的可怕,而是有著難以洞悉和看透的一面,會讓你在細味欣賞時不自覺地起雞皮疙瘩。」

 

在安仔眼中,今次新歌〈雷公〉的編曲風格十分戲劇,這種淡化負面情感的做法既大膽又新鮮,在本地樂壇中十分少見。而提到這次創作的取材和參考,Iirs表示,她之所以用「III」自居,全因希望以名字中間的三個「i」代表自己與「雙眼」的意思,用自身視角去切入故事,即使不是完全投放個人看法,她也很喜歡把別人的故事放進自己作品裡頭:「我相信大家所思念的都與生活息息相關,正如這次新歌就像一通不願掛斷的電話,是一種不願放手的堅持。我認為〈雷公〉是一次很好的嘗試,去平衡流行與古典,有點雅俗共賞的氛圍與感覺。」III續說,以往發佈新作都很擔心普通觀眾會否很難吸收當中的思想和理念,但這次收到的回響都十分正面,正如安仔對於今次新歌也首肯心折,表示整體框架與思路都十分明確清晰,只需在家中想想演繹方法即可。

 

因此在前期準備功夫做足之下,二人到了錄音當日比想像中更有火花,不但在第一輪嘗試中互相監製彼此聲音,更在試聲過後有了更多全新構想,令III決定把最初的想法統統拋棄並重來一遍:「我記得第一次錄音後,我們對於演繹方式都有了新的概念,因為大家的表現和力度跟DEMO有很大出入,而編曲亦願意配合我們作出改動,讓末段副歌的節奏感提升並減輕力度。」而安仔也身同感受,因為許多時錄音環節都先於編曲,很常出現與心中「貨不對辦」的情況,「現時變得老練了,便懂得嘗試最少兩個版本,去讓編曲遷就唱法而不是被編曲局促表現。就像這次說的是要珍惜相會一刻,是探討人對關係的重視。我認為我們真的是在互相信任下唱出『盡情就算』的主旨。」

 

 

至於說到MV拍攝的趣事,兩位都表示今次合作相當有趣,因為彼此造型都十分像真新穎,甚至令他們有了身為二十世紀歐洲人的自覺,而安仔更是首次以「撲克臉」演戲:「今次MV參考了二十世紀歐洲的古典風格,我不希望因自己有所保留而令事情失真,所以向化妝師提議畫上更浮誇的眼妝,幸好最終效果比預期的好。」而19世紀浪漫主義的服裝風格亦令III十分意外,因為一直沒有機會嘗試這種華麗裝扮,而最終MV成品亦顯著地反映了她堅持戒糖與運動的成果,令這次合作能完美 告一段落。或許當老靈魂女孩遇上一位倜儻男生時,這種相互說不出的熟悉感覺,才真正讓III這種超齡的成熟和韻味,與安仔一貫無所顧忌的氛圍產生共鳴吧。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