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22 VOL: 239
2022-07-05 12:56:06

Eggshellsea 蛋殼海 當動畫化為一首詩

 

一望無際草地、櫻花樹下、林立大樓、佈滿花瓣的湖邊,每一幀充滿詩意的風景都是藝術品。自稱視覺效果製作人的Rocky,將風景化為畫,再將一幅畫化為動態甚至是短篇動畫,美得就如同進入詩境,故事的主人翁可能是你——以第一視角不知不覺進入如繪本般的國度。本地流行文化的新浪潮,代表原創作品可以更多元,亦讓一些與主流動畫風格截然不同的動畫師不再孤獨地創作。讓想過離開的動畫師,有原因地留下繼續創作。

 

Text: Wingchi Chan

Photo: Oiyan Chan

llustration:Rocky@Eggshellsea

「那時覺得一些靈感是從雞蛋殼打出來,是有生命的,要有衝擊打破才有新的靈感。創作就是無數雞蛋出生,小雞出生的過程會留下很下蛋殼,這些蛋殼就是創作的印證。過程從來都是最重要,破殼是創作過程最難忘的一部分。無數的蛋穀打破就是成為海。」Rocky從多媒體學系畢業之後,加入電視台工作兩年,負責做一些圖像修飾和調整,之後自立門戶成立了一人樂隊「Eggshellsea蛋殼意象」工作室。

 

藝術與動畫的中間地帶

Rocky說以往的工作都是演唱會、MV、廣告等為主,所謂創作一直都是以客人的角度為主,去配合他們需要的。直至兩年前疫情開始工作減少,社會氛圍較低氣壓,他開始了自己創作:「不如畫一下自己想畫的東西,很久沒畫過了。純粹讓我可以有個空間可以投入,使可以抒發情緒。因為創作是由社會和自身出發。」當時的他畫一幅動態畫,一個漁夫坐住木船越過落滿荷花河流,令人不自覺地給治癒。

他形容自己的創作既不是動畫又不是單純藝術品,沒有突出的主角,反而是遠距離的視角,從大環境細緻描繪,在他作品中可以看到有森林、草原、甚至是城市風景,表達疫情、移民等議題,簡單將風景事物不斷重複,予人感覺是置身在環境當中。訪問當天我們正在工廈天台,開得繁盛的花草樹木包圍住我們,他說也喜歡大自然帶給他的感覺,不時到互外拍照,然後把當刻感覺化為作品:「在大自然中會放空,而我的作品純粹營造出一個空間,加上音樂,想看的人就是那個角色,在環境之中成為主角,是以感覺為先。所以音樂很重要,好像一個領航員導賞似的,可以加強感官。因為作品有時沒有角色很難捱,能做到意景上起承轉合。」

 

 

定義自我風格

設計是服務和解決問題,藝術就是提出問題。建立自己風格後,現時的工作多了點自由度,Rocky可以加入原創內容:「以前工作都是為客人服務,與現在有分別,因為發展出自己風格,目前有一半客人是服務他們,他們想要甚麼就替他們完成想表達的東西,有一半是客人指定要我的風格。在這時主導權大很多,因為他們沒理由會改變你風格。」例如林家謙的《某種老朋友》中一塊葉子在河上漂流的情節主要都是他的構思:「原來我的風格都很有位置,在不用人物情況下都呈現出故事。」

說到底都是要做出令自己感動的作品:「整件事要是服務自己,才會有自己風格,如果要做自己風格,一定要做自己有感覺的東西,自然會找到定位,別人會開始認到你。」那麼找到個人風格,要如何才可以讓人發現?他強調社交平台例如Instagram等是一個很重要的平台,不少動畫師經社交平台多了表達自己,不同種類的作品集中一起,現在香港動畫界作品看來有如百花齊放。

 

 

走出一人之境

近年流行文化再度掀起熱潮,開始追棒新的明星、電影、音樂、甚至YouTube頻道,背後代表多元與價值,讓更多創作人更勇於發表自己作品。「以前是單一文化,看一個電視台看一樣東西,現在觀眾不在框架內,新生代接收能力亦較大,可以創造一些人們未必喜歡的作品,正如Serrini一句說話 『我就是要令你看得不舒服』,這樣才可以突破框架有新的創作。我很開心以往演唱會由我一人完成,雖然滿足感很大很寂寞,現在又不同人一起參與,不同風格亦可以走在一起。」唯有商業社會的包融性增加,個人風格就可以浮面,Rocky強調現時是有不少有特色的個人創作,但未有機會浮面。

從開初成立工作室,Rocky一直以來都是身處「一人境界」,不少動畫師與他一樣都喜歡宅在自己世界創作,未必會花時間與其他動畫師合作與磨合。近年有本地動畫師開設「洋蔥鬼 Onion Ghost」Instagram專頁,抓著不同本地動畫師介紹自己及,強逼他們不要再宅下去孤獨畫畫:「大家可以支持下大家,例如這單工作沒有空,亦可以讓給你去做。做動畫感覺本來好像埋頭苦幹,但有一班人仍在行業中默默耕耘,可以連結到,是兩件事來的。之前知有這班人和真的有交流是兩件事來。」如是者爐火大點,可以讓曾萌生出離開圈內想法的人,因著這一點暖有更大原因留下,讓本地動畫得以走下去。

 

2022-07-05 11:57:34
Tommy Ng 吳啟忠 並肩而行的小船

上月MIRROR成員江熚生(Anson Kong)推出新歌〈信之卷〉,MV大膽用上日系動漫向童年致敬,青春熱血令單曲甫推出便大受歡迎,在YouTube上至今已有過百萬點擊率。隨之而來動畫界亦翻起一鼓浪潮:一向作為幕後製作人員的動畫師置身在鎂光燈之下、過去本地動畫作品再度重溫......等等,眾人恍然發覺原來香港也有一班出色本地動畫師,而他們亦早已默默建立自己的動畫聯網,成就更多動人的本地作品。

 

Text: Wingchi Chan
Photo & Illustration: Tommy Ng

 

 

〈信之卷〉MV幕後功臣,就是動畫師Tommy Ng吳啟忠和「奶茶通俗學」的崔氏兄弟。Tommy的名字在動畫行業並不陌生,除了早前和張小踏合作短片《極夜》入圍台灣金馬獎最佳動畫外,亦曾參與不少海內外的MV製作,例如〈相擁萬歲〉、〈Lie For You〉,以及電影《今晚打喪屍》動畫部分等不同範疇。今次的作品大受歡迎,Tommy笑言有點受寵若驚:「民間對動畫很有愛,我非常開心,尤其香港還未有大型動畫競賽獎項之時。即使是最殘忍連登討論區都稱讚〈信之卷〉時候,看到大家真是愛錫(香港)動畫,MV上架後亦幫忙護航。」

 

 

「周身刀」的美學

Tommy 大約10年前畢業加入動畫行業,與行內動畫師一樣開初主要都是以製作CG為主,當時並未有原創內容的作品。從商業、娛樂到原創項目都曾經接觸過,因此對於不同製作過程都很熟悉,知道自己手上的工作會放到甚麼媒介,多年來不同的訓練,令他成為全能的製作人。

不論是廣告、樂隊MV、或是電影動畫,Tommy一、兩套作品也帶有《阿基拉》、《藍色恐懼》等日本奇幻動畫的風格,正如他所言日本動畫大師對他影響猶深,而他投入動畫創作或多或少都是與兒時回憶《龍珠》、《數碼暴龍》有關,雖然他早期臨摹都是較貼近自己審美觀的日系風格,不過在他心目中原來所謂視覺風格其實不太重要:「我盡量不想重複用同一種視角效果。曾創作《螢火蟲之墓》的高畑勳永遠是我學習對象,就算他出自吉卜力工作室都有嘗試不同風格,反而希望像他純粹因為故事而創作風格,而非把故事套進某種風格。」

 

 

動畫電影的魅力

近期他的新作《世外》原創動畫電影發佈首張電影海報,碰巧遇上正值香港動畫熱潮好時機,不少人都倍感期待。其實這一套作品醞釀多年,早在2018年故事編劇和監製Polly已有故事大鋼,但難以找真人飾演。直至她遇上Tommy,二人一拍即合,加入Point Five Creations共同以動畫形式製作《世外》。試驗版13分鐘短片在去年更獲得DigiCon6 ASIA「全場大賞」,目前完整電影版本正製作中,目標將會2024年上映。

即使是3分鐘的原創2D動畫,亦需要花上以月份計算時間,尤其對比海外成熟的技術,本地動畫電影固然要花更多人力物力,那麼為甚麼要花時間製作一套電影?「電影是我創作暫時最好的載體。廣告很容易變成快餐,雖然也很美味但不像喝紅酒,繞樑三日的餘韻。電影困你在黑房兩小時,之後當你回想起電影橋段,角色所帶出來的經歷參考不止那兩小時。而電影合作集合很多說故事很厲害的人,是最極致的一個藝術。」

 

 

摸石頭過河

「香港現況正是有很多小船在並肩而行,一起期待著一個大製作誕生,但暫時大家都是「開荒牛」的身份,因為香港以往沒有前輩嘗試過我們這種製作電影的方式,我們只能仰賴製作短片的經驗來擴充。」前人種樹後人乘涼,香港動畫市場未如日本動畫市場般成熟,沒有與生俱來的「光環」,要引起海外動畫市場的注意亦是未來這班動畫師的挑戰。

香港的動畫市場較小,但畢業於動畫學系的學生有增無減,現時每年至少有30、40套個人作品,當「憎多粥少」時行內飽和,人才便會慢慢流失。Tommy也說本地動畫師最急切需要的,或者是要「做大個餅」,製作一些動畫劇集或者外國節目代工,包含不同範疇人手擴充和拓展這個行業的需求度。

幸好,香港與海外每年亦有大大小小影展,得以讓互相認識本地動畫圈內的人才,即使身處同一行業亦毋須「同行如敵國」。而這一班動畫製作人悄悄起動連結,便是一種共識去帶動這件事情發展。「因為香港動畫師都是一班希望說故事的人。」故事最終是否動聽,都是取決於行業內的資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