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7-06 18:25:54

HKDI畢業生譚偉民 讓夢想化成事業絕非空想

 

Text: Ko Cheung
Photo: Oiyan Chan

 

 

對於許多追夢者來說,若可將「興趣」與「職能」結合,就是最理想的發展狀態。可是基於教育環境、市場形勢或現實種種,要達到這一點卻又不容易。

「可幸,香港知專設計學院(HKDI)提供合適的學習土壤,讓我的攝影及藝術知識得以好好紮根,同時也獲得不少實戰及交流經驗,得以在未來好好拓展出屬於自己的理想。」超現實主義攝影師譚偉民由衷說。

 

夢想與現實的掙扎

「追夢」與「務實」之間該怎麼平衡,是無數年輕學子探索前途常遇的迷思之一。畢竟,香港的教育氣氛向來較為側重於學術成績,相對藝術、攝影或音樂等範疇則常被視作「課外興趣」般對待,這使得有志發展相關技藝的年輕人,常會萌生諸如「兩者是否只可二選一?」、「當下選擇會否不切實際?」、「畢業後會否難以維生?」等憂慮。 

「以上考慮無可避免。但我仍然選擇『興趣』先行,因為唯有做自己真正喜歡的事,才能驅動內在最大的好奇心與自發性,也更有動力去克服日後發展夢想時的重重挑戰。」譚偉民笑說自小就鍾情電影,尤其喜歡如「Marvel」之類的科幻題材,所以一直很想探索當中的創意知識及技法。如他所言,正因心底有足夠的喜愛度,也促使他更用心去搜索不同升學資訊,研究怎樣突破當下教育制度的框架,走上一道真正適合自己的學習之路。

「興趣」的多元可能

幾經尋找,譚偉民遇上了HKDI的課程。「求學的路上,只要願意主動一點,其實也不難找到相關的資源。像HKDI的網站及社交平台上,均羅列了超過20個設計相關課程的資訊,加上每年學校又設有不同類型的外展活動、升學講座或資訊日等,大家好容易獲取所需資料。像我當初也是經過深思熟慮的查閱後,決定報讀及主修電影電視及攝影文憑課程。」

這個合共約3年的課程,讓譚偉民逐漸認識影像創作的內涵,同時還認清楚本身的個性及喜好。他發現「興趣」無疑是所有創作的起點,可是在落實想像及與人合作過程中,又會慢慢看到了各種源於自身、或基於外在因素而出現的考驗。這時候怎樣將「興趣」轉化成更對應個人能力的技藝,以至將之發展成日後的事業基,則需要更深刻的思考及計劃。

譚偉民解說,「起步時,我是喜歡電影而報讀,所以未有專攻攝影的範疇,但課程卻於Sem 1的編排上涵蓋了編劇、電影攝影、後期製作及攝影四大領域,可說是文武兼有,也令我於上堂及做集作的過程中,逐漸發現比起安坐室外寫劇本,自己更喜歡到處走走看看;比起跟大夥兒於現場創作,自己更擅展獨立地處理拍攝;比起純聚焦寫實性的題材,自己更愛閱讀攝影和美術史、研究不同的概念及理論,再嘗試結合想像來拍攝照片等。」


從學術到商業的實踐

多得HKDI集理論與實踐、學術與商業的特色,「我終於認清了興趣和所長,繼而下定了轉攻攝影藝術的決心 。那幾年,學校亦提供了非常優良及彈性的學習空間,讓我可以不斷吸收專業的製作知識之外,也能夠通過活動及實踐式的學習經驗,靈活地掌握到各式創作、拍攝、後期製作等技術,培養出更宏觀、更全面的技能及視野,並有系統鍛煉了攝影攝像方面的職業技能,畢業後也順利地銜接到業界及市場之中。」

 

談及這一點,譚偉民翻出其中一個作品系列《海景》作分享。「由於我很喜歡藝術家杉本博司,對於他提出的人類記憶及時間觀念深感興趣,於是就想探究怎樣令影像跨越既有的時間和空間。當時做這份一組七張的街道系列《Two hours of memory》時,我就嘗試將課堂學到的技法、配合個人觀察及幻想,走到油尖旺一帶的街道上用了數天時間,捕捉不同時段的人流及風景畫面,再用後期重新組合成照片,從中探討規律、時間變化,人們之間看似沒交集但做着類似的事等狀況,回應社會現象。這可說是其中一項我得頗有滿足感、老師們也給予很高自由度的作品。」

師友的強大支援

課程以外,譚偉民直言良好的師生關係,也是幫助他追求夢想成真的路上,一股非常重要的推動力。「在學期間,HKDI非常鼓勵我們積極參加各類型的交流項目或比賽,所以我也很珍惜每個機會,不斷嘗試和探新,幸運地也在好些國際或本地比賽中,獲取了不錯的成績。但踏入攝影市場,真正開展個人的攝影師生涯,又是另一場更大的挑戰,始終我的閱歷尚淺,有時也需要一定的支援。」


譚偉民憶想,「像去年十首次參興博覽會的展覽,在策展期間遇上很多知識及技巧上的難題,例如從選取相片物料、怎樣打印到裝裱都滿是學問,加上展前又遇上十號風球來襲!實在很多變動,也略有壓力⋯⋯可幸的是,當我主動求問HKDI的老師時,大家都非常樂意提供意見及專業協助,最終令我做到想要的效果,既滿足到市場的需要,本身亦有所成長。」

帶着美好經驗迎向未來,譚偉民表示縱使疫情之下,暫時少了外遊機會去觀摩外地的攝影圈現象,「但我都會用心投入本地的各種交流機會,譬如繼續跟不同範疇的攝影師、藝術家和創作人溝通及分享創意經驗;也善用在學累積的基礎及知識,不設限地繼續自我探索,實踐更多類型的影像風格及作品;另外,亦希望回饋母校,日後多回來跟師弟師妹分享見聞,像從前師兄姐及老師們鼓勵自己般,幫助大家在HKDI中找到適合自己前進的方向。」

issue JUL 2022 VOL: 239
2022-07-05 12:56:06
Eggshellsea 蛋殼海 當動畫化為一首詩

 

一望無際草地、櫻花樹下、林立大樓、佈滿花瓣的湖邊,每一幀充滿詩意的風景都是藝術品。自稱視覺效果製作人的Rocky,將風景化為畫,再將一幅畫化為動態甚至是短篇動畫,美得就如同進入詩境,故事的主人翁可能是你——以第一視角不知不覺進入如繪本般的國度。本地流行文化的新浪潮,代表原創作品可以更多元,亦讓一些與主流動畫風格截然不同的動畫師不再孤獨地創作。讓想過離開的動畫師,有原因地留下繼續創作。

 

Text: Wingchi Chan

Photo: Oiyan Chan

llustration:Rocky@Eggshellsea

「那時覺得一些靈感是從雞蛋殼打出來,是有生命的,要有衝擊打破才有新的靈感。創作就是無數雞蛋出生,小雞出生的過程會留下很下蛋殼,這些蛋殼就是創作的印證。過程從來都是最重要,破殼是創作過程最難忘的一部分。無數的蛋穀打破就是成為海。」Rocky從多媒體學系畢業之後,加入電視台工作兩年,負責做一些圖像修飾和調整,之後自立門戶成立了一人樂隊「Eggshellsea蛋殼意象」工作室。

 

藝術與動畫的中間地帶

Rocky說以往的工作都是演唱會、MV、廣告等為主,所謂創作一直都是以客人的角度為主,去配合他們需要的。直至兩年前疫情開始工作減少,社會氛圍較低氣壓,他開始了自己創作:「不如畫一下自己想畫的東西,很久沒畫過了。純粹讓我可以有個空間可以投入,使可以抒發情緒。因為創作是由社會和自身出發。」當時的他畫一幅動態畫,一個漁夫坐住木船越過落滿荷花河流,令人不自覺地給治癒。

他形容自己的創作既不是動畫又不是單純藝術品,沒有突出的主角,反而是遠距離的視角,從大環境細緻描繪,在他作品中可以看到有森林、草原、甚至是城市風景,表達疫情、移民等議題,簡單將風景事物不斷重複,予人感覺是置身在環境當中。訪問當天我們正在工廈天台,開得繁盛的花草樹木包圍住我們,他說也喜歡大自然帶給他的感覺,不時到互外拍照,然後把當刻感覺化為作品:「在大自然中會放空,而我的作品純粹營造出一個空間,加上音樂,想看的人就是那個角色,在環境之中成為主角,是以感覺為先。所以音樂很重要,好像一個領航員導賞似的,可以加強感官。因為作品有時沒有角色很難捱,能做到意景上起承轉合。」

 

 

定義自我風格

設計是服務和解決問題,藝術就是提出問題。建立自己風格後,現時的工作多了點自由度,Rocky可以加入原創內容:「以前工作都是為客人服務,與現在有分別,因為發展出自己風格,目前有一半客人是服務他們,他們想要甚麼就替他們完成想表達的東西,有一半是客人指定要我的風格。在這時主導權大很多,因為他們沒理由會改變你風格。」例如林家謙的《某種老朋友》中一塊葉子在河上漂流的情節主要都是他的構思:「原來我的風格都很有位置,在不用人物情況下都呈現出故事。」

說到底都是要做出令自己感動的作品:「整件事要是服務自己,才會有自己風格,如果要做自己風格,一定要做自己有感覺的東西,自然會找到定位,別人會開始認到你。」那麼找到個人風格,要如何才可以讓人發現?他強調社交平台例如Instagram等是一個很重要的平台,不少動畫師經社交平台多了表達自己,不同種類的作品集中一起,現在香港動畫界作品看來有如百花齊放。

 

 

走出一人之境

近年流行文化再度掀起熱潮,開始追棒新的明星、電影、音樂、甚至YouTube頻道,背後代表多元與價值,讓更多創作人更勇於發表自己作品。「以前是單一文化,看一個電視台看一樣東西,現在觀眾不在框架內,新生代接收能力亦較大,可以創造一些人們未必喜歡的作品,正如Serrini一句說話 『我就是要令你看得不舒服』,這樣才可以突破框架有新的創作。我很開心以往演唱會由我一人完成,雖然滿足感很大很寂寞,現在又不同人一起參與,不同風格亦可以走在一起。」唯有商業社會的包融性增加,個人風格就可以浮面,Rocky強調現時是有不少有特色的個人創作,但未有機會浮面。

從開初成立工作室,Rocky一直以來都是身處「一人境界」,不少動畫師與他一樣都喜歡宅在自己世界創作,未必會花時間與其他動畫師合作與磨合。近年有本地動畫師開設「洋蔥鬼 Onion Ghost」Instagram專頁,抓著不同本地動畫師介紹自己及,強逼他們不要再宅下去孤獨畫畫:「大家可以支持下大家,例如這單工作沒有空,亦可以讓給你去做。做動畫感覺本來好像埋頭苦幹,但有一班人仍在行業中默默耕耘,可以連結到,是兩件事來的。之前知有這班人和真的有交流是兩件事來。」如是者爐火大點,可以讓曾萌生出離開圈內想法的人,因著這一點暖有更大原因留下,讓本地動畫得以走下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