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7-25 18:13:09

Pen So 和回憶見上一面

看到黑白、望見舊景,自然便會想到Pen So。這位仁兄多年來一直堅持畫黑白畫作,箇中原因說來不多,全因他私心戀舊。日漫是黑白色的,粵語長片也是黑白色的,看著這些由墨水線堆砌而成的英雄角色,年幼的他滿心歡喜,也有了用故事念舊的衝動。今次新作《回憶見》的故事,便主要講述網絡創作歌手李蜜兒不甘人氣急跌和父親責備而離家出走,誰料三年後她在街上拿著一本畫滿香港景物的畫簿暈倒,並發現醒來後的自己記憶盡失,只好重回畫簿內記錄過的地方,來尋找自己失去的時光。

Text:Leon Lee
Photo:Oiyan Chan
illustration:Pen So

雙冊記錄變樣

Pen So(蘇頌文)的戀舊情懷,一直都是個公開的秘密,不論是曾經訪問過他的人,還是他的一班忠實粉絲,只要看看他筆下的黑白建築有多細緻,就會了解他有多愛這片土地。他曾說過,打從有意識開始,他都慣性地拍下諸多合眼緣的建築,但不知從何時起,香港的變遷速度飛快異常,只一霎眼就經已變了個樣,等到大家發現真相時,也許這些集體回憶都早已成為過去。因此當自己已經把「舊」與「爛」都畫了一遍後,便決定好好聚焦於這段時間,為保育舊建築而提筆揮毫:「今次故事橫跨於2016至2019年之間,同時也是香港最動盪的一段日子。我認為我們與失去記憶的少女有點相似,正如她手上那本畫簿雖然畫滿香港景物,但並不屬於她;我們也正茫然著自己雙手到底還能捉緊甚麼。我很想讓大家脫離一頭霧水的狀態。」《回憶見》的故事,就是源於他四、五年前這樣一個構想而誕生。

Pen So說,當年的香港十分流行懷舊,甚麼也要「Vintage」,甚至到了眾人會起立鼓掌的嚴重程度。而這種「病態」吹捧的出現,也許與每況愈下的香港有關。「港人生活比以往壓抑,自然會懷緬昔日的生活與一些已經消失的事物,我很理解的。但永遠回望過去的話,又如何前行呢?正如漫威電影再好看再厲害,也只是重新包裝20、30年前的產物罷了。」一味重溫經典,既無法造就新靈感,也只會固步自封,他十分害怕這種局面出現,於是思前想後,總算想到一個兩全其美的辦法:「《回憶見》比較特別,因為我打算以雙冊形式推出,分別是Book A的劇情故事以及Book B少女手上的畫簿。我希望大家可以與主角一起尋求真相,所以結構上還特意設計成一本左翻書一本右翻書,讓大家能夠同時攤開閱讀。」

從互動中尋寶

除了與劇情同步之外,Pen So亦自認今次「諗頭」有點大,希望各位讀者能親自走一遍書中提及過的地點,與香港舊景物碰上一面。因為景物都是如實畫的,這些建築與場所不知何時會被清拆,不要等到回憶「只能追憶時」才來後悔。「這兩三年的香港變化是最大最急速最突然的。正如陶德大廈和上環那四棵百年老樹,都是我很強調的地方,都是保育界十分重要的事;至於時代廣場也是重點提及的部分,我希望女主角歌手身份的設定,能讓大家憶起當年禁止街頭演唱的事件,就像如今本土偶像堀起,也都是一種厚積薄發的表現。」當然,讀包裝設計出身的他明白,要讀者大熱天時走出室外閒逛,未免有點強人所難,所以漫畫在動漫節推出後,也會另設為期一年的實地AR互動體驗,讓各位在解謎之餘,還有驚喜彩蛋可以發掘,不至於白行一趟。

業餘者的頓悟

Pen So直言,今時今日在香港畫漫畫「有好有壞」,好的是本土漫畫行業式微,漫畫家不用考慮市場定位可以自由發揮,但同理上,香港也沒有穩定的出版模式,變相「畫漫畫」並非一種職業,而是一班擅長繪畫的人憑愛好說說故事。因此就算《回憶見》花款百出,但香港出實體漫畫始終都是不切實際:「這種長時間低收益的做法很不友善,要不是自己對紙本執著,其實寧可提供雙手去為客戶全職服務;不過只要牽涉到自己的作品,我也會很嚴謹地把關那道界線。」

原來,在漫畫家的世界中,他們與後生一輩斷層是常有現象。因為資訊科技的普及,令許多人以為畫畫的門檻很低,加上社會沒有倡導「尊重創作」的概念,自然出事了也不覺意外。「這個年代畫畫不用拿著紙筆擦膠,導致不少後輩看著原稿時,都總愛問能否『放大縮細』修修補補,你便知道他們真的不懂。」深諳這點的他說著說著,不知是否意識到無力感開始流露,便又端起了那專業認真的模樣,開玩笑的道:「其實這是手繪來的喔。」

2022-07-15 21:23:38
Phoebus 吳啟洋 不合比例的努力

Text: Yui Choi
Photo: Oiyan Chan

由三位《全民造星》參賽者吳啟洋(Phoebus)、歐鎮灝(George)及葉振弘(Marco)組成的男團P1X3L,團名充滿設計意味, PIXEL(像素)有融入大家生活的意思,而1X3 則寓意著三位一體。有人形容他們的團員結構有點像《老夫子》的角色設定,一個長得高大、一個長得顯眼、一個長得諧趣」,偶然搞笑抵死,偶然又親民貼地。 

「高大的」這位叫吳啟洋(Phoebus),早前先拔頭籌推出個人單曲《漸漸地》。經理人公司老闆魯庭暉亦都罕有在社交媒體出文撐場,形容他是「不合比例的勤力人」,指他的新歌「值得一個shot」。Phoebus回想,自己看到魯生的貼文時也是驚訝連連,刷新好幾遍網頁面,才確信自己得到認同,「也不會去多想努力成不成正比,但我覺得自己每件事都有盡力。很開心他(魯庭暉)有留意得到,因為我時常覺得自己許多事情都做得不夠好,也不是一個很懂得表達自己的人,尤其是在上節目的時候。」

事實上最了解他還是P1X3L的隊友,Marco曾經說Phoebus有「自我要求過高症」,因為要求過高而時常感到自卑。他不承認自已是完美主義者,比起力求完美,他會認為自己只是一個比較執著的人。Phoebus是不斷看Playback的那一類演員,他說之前拍攝《冥冥之中》時,他幾乎拍完每一個場口都去看重播,對自己說「啊,可以好一點,不如再試一個更加好的。」而導演也似乎被他的勤奮所折服,唯獨「偏心」放手讓他多試幾遍。音樂上情況也是大同小異,錄製新歌《漸漸地》時,他也抱著「能爭取多錄一天就好」的心態去完善作品。有時回家後他也不願休息,一有時間就會練習唱歌,「只要知道可以能夠再做好一點,就會想『好一點』。我明白­,有時可能太多擔憂,就令自信變少。但現在有慢慢去學習如何放大自己的自信。」 

因為出演選秀節目到與唱片公司簽約相隔一段時間,大部分觀眾都錯覺P1X3L已經出道一段時間,但實質上他們只是短短成軍17個月。還未以男團身份出道之前,三子早已搭檔拍攝實境綜藝節目《大海男兒》。剛入行的三個大男孩,一同頂著海員帽、披著海員服,征服香港各處最險的山谷浪尖。男團的模樣在海水慢慢孕育出雛形,團魂也由經歷慢慢磨礪出來。Phoebus説圈內最好的朋友就是Marco和George兩位,誠然不是官腔官調,只要與隊員一起行動他總是表現得更自在、游刃有餘。談起其他藝人朋友出文支持,他會表現出客套、感激的樣子;而談起隊友他則鬼鬼馬馬,恁意放輕鬆開對方玩笑。

也許因為曾出任港隊U16手球代表隊隊員,10年手球經驗讓Phoebus份外著重團隊精神。最近他在Viu TV熱播劇《I SWIM》飾演簡雲長(班長)一角,角色性格如同為他度身訂造一樣,是一個很老實、很務實的人,「雖然是班長,但他是班中成績最差的一個人。但為何他叫班長,是因為他在游泳上的紀律和心態是最好的一個人,同時他也是一個很注重整體的人,『犧牲小我完成大我』那些特點某些時候也和自己有點像。」

心想不能夠落後其他演員,拍攝《I SWIM》前他臨急抱佛腳找私人教練密密操練身材。因為身材偏瘦,他事前還需要進食一日六餐增肥。但增肥計劃最後還是徒勞無功,他甚至因為大量的運動量和游泳練習而消瘦。拍劇前馮志強導演安排所有演員到游泳學校練水,重新學習正確姿勢,「我的角色主要是游自由式與背泳。自由式姿勢都尚算過關,但背泳真的是我的死穴。最初練習我們還原基本步,由基本踢腳動作開始,結果我一直下沉,鼻子不斷進水。」他直言有一段時間很不開心,因為喝水喝到很暴躁,「導演不會直接提示,反而是用激將法,時不時就要跟我們比賽,讓我們知道自己的能耐還不夠。」

劇集拍過不少,音樂上亦有新嘗試,問Phoebus最近想要達到什麼目標?他思考好一陣子,最後還是以團隊為先,「希望能夠和P1X3L有屬於自己的音樂會,可以自己去計劃Rundown,唱些什麼歌,然後前來的人都是真心想要支持自己的人,那就已經很好了。而影視上的話就朝著電影進發,希望能夠接到一些好的角色。」經過不同的磨練,Phoebus漸漸探索得到該用怎樣的心態去做自己的事業,「我會覺得這是一個無止境的修煉。其實就是魯生的那一句吧,就是『不合比例的勤力』的心態。」有耕種就會有結果,至於結成怎麼樣的果子,Time will tel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