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7-25 18:20:33

司徒劍僑 俠義小甜甜

司徒劍僑(劍僑)自有一個「武俠宇宙」,創作過《超神Z》少林寺的故事後,這次以峨眉派為背景創作出《超音鳳凰》。以全女班角色主導,女性視角譜出另一段科幻武俠格鬥的故事,反思人類的進步發展,到底是打造美好未來抑或自取滅亡。, 

text . Yui Choi
photo.Oiyan Chan
illustration.司徒劍僑

不只有陽剛味

甫進劍僑的工作室,環顧無不是漫畫的痕跡。在他作畫的空間旁邊有個吸頂展示櫃,放滿了日漫人物手辦。由運動、格鬥、少女、奇幻等,絕不「偏食」。劍僑笑稱,自己是初代的宅男,俗語說「男人愛高達,女人唔明白」,可是他也不獨愛《高達》,也愛《美少女戰士》、《小甜甜》等女性面向的漫畫。惟當年怕被別的男生笑「乸型」,他都很少談及。再加上當年打打殺殺、追求陽剛味的港漫是主流,即便他的漫畫中中多多少少也有女角,但都不能成為主角。所以他形容這次《超音鳳凰》讓他毫無壓力就「夢想成真」,不用過於在意市場反應,把心力全放在作品上。

此外,這次也是劍僑由人物建構、角色造型、勾線造型等一手包辦的作品,過往少女漫畫中吸收到的人物畫法、造型元素通通能派上用場。女性畫法不固步自封,隨著時代審美劍僑一直吸收不同新事物,不論是由瓜子臉到圓臉,還是像他形容「整個銀河都在裡面」的眼睛,到現在顏色漸變的眼睛,畫法、主題、美感唯變所適。角色設定亦然,比起柔弱的人物形象,他把《超音鳳凰》的主角凰音畫成一位內冷外熱的女弟子。惟有「鉛墨繪」的創作模式的不變,鉛筆起稿、落墨勾勒,手起刀落。「可能我很old school,我還是喜歡用手畫的東西。電腦作畫可以很複雜很華麗,但用手畫,看的是感覺和靈氣。」寫實主義的風格是他的底線,「臘腸般手指絕對不會出現在我的作品」,劍僑哈哈大笑。

港漫市場的死胡同

在一眾港漫迷心中,劍僑是一個成功例子。由九十年代尾開始,港漫市場不斷萎縮,實體香港漫畫書銷量大減 ,但《超神Z》卻「逆市」製作成OVA動畫。「科幻武俠」題材與日漫色彩融合,在當年港漫界成功殺出重圍,當年作品《超神Z》序章推出之時,大量漫迷為搶購作品而撞爆售票處玻璃,人氣可謂一時無兩。手執滿分成績單,他卻謙稱自己是業界「生還者」。

他描述那時漫畫行業像走進死胡同:「這是個惡性循環來的。八十年代港漫以出品量對決,因為大家都發現這樣搵錢快,很方便,而那時這樣的做法還真的塑造到一個熱潮。但不久後市場萎縮,書數跌了,隨之製作人的成本變大,只好以發行大量漫畫去應對。可是『書海』意味著質素不再紮實,讀者的興趣亦因而大減。同時因為題材變得單一,新生代也對港漫興致缺缺,在加上當時日本30多年的漫畫一次過流入香港,如何比得過?再後來互聯網興起,就變成這樣了。」

 獨愛紙張實感

大數據時代,創作者轉戰互聯網世界。漫畫創作者亦不例外,不需再依靠出版社、印刷商,只需一個社交媒體帳戶以及偉大的作品,萬事俱備只欠讀者。惟劍僑更信仰於實物的觸感,如果沒有任何工作需要,他一天裡滑手機的時間不到半小時。如有時間,他寧願多畫兩篇稿,故社交專頁都是由朋友代理。「市場健康的時候,自然會有許多富實力的出版商去揀選作品,羅致人才畫漫畫。社交媒體也會有人成功,但就是不知甚麼時候會被相中。如果能夠建立一個漫畫網站,找到值得投資的漫畫人去做,並提供一個合理報酬,相信人才會比現在更多,但香港市場實在太窄,創作者能力亦都參差,很大可能最後只能以一兩個漫畫去留住一班讀者。」

即便位列大師,對待漫畫,劍僑依然恰似門派弟子。在他心中武功要每天練:「畫漫畫是要操練的,並不是說你有天份就能夠做到一本成功的漫畫出來。漫畫觸覺都是依靠練習經驗的,能力到位了,從一百幾十個對手脫穎而出後,對上的就是與一眾靠漫畫維生的人,那之後的就不是只鬥質素了。」少林有木人巷,港漫亦有木人巷,真正的好手未必個個騰雲駕霧,但那份毅力,肯定都是滴水穿石。

2022-07-25 18:19:44
Man僧 不能只做滿足自己的漫畫

擅長繪畫人像的曾偉文(Man僧),他的新作《0課特工》講述兩名特工奉命執行任務,發現事件牽涉黑幫柳葉組的千金小姐,兩名特工要在陰謀與背叛之間,合力找出真相完成任務。他期望透過這一本充滿以往港漫武俠動作特色的非傳統港漫,再次讓年輕讀者重新愛上香港漫畫,讓漫畫市場走得更遠。

Text/ Wingchi Chan
Photo/ Oiyan Chan
Illustration/ Man僧

打開Man僧的社交平台,你會發現在他的筆下的人像,不論是香港運動員、男團MIRROR、還是MARVEL角色;黑白毛筆畫抑或水彩畫都唯肖唯妙,讓不少人不禁留言「好神似啊」。他在不少訪問提過,自己4歲已經喜愛繪畫,就如其他小朋友一樣起初都是不會起稿,一動筆,顏料墨水落到白紙,從此抹不掉。他鍛鍊到不需要起稿,甚至有「港版金政基」之名,可以掌握構圖,精準下筆。

港漫木人巷

Man僧在1997年加入漫畫界,在經典港漫《風雲》主筆馬榮成的公司工作過一年,然後再到出版過《海虎》的溫日良公司工作。雖然當時工作只是訓練他貼對白、送件、最多用毛筆鋼筆練習畫最簡單的直線,但那種訓練令他打好基本功:「有些人問為甚麼你拿毛筆可以那麼定,畫人像為甚麼那麼容易,那半年特訓是一生受用,當時年輕是覺得沒有用。」

他說當年本土漫畫其實已經是屬於夕陽行業:「我做的時候已經感受到港漫沒以前般受歡迎。因為日本漫畫很容易攻佔市場,全部(港漫銷量)一直下跌,跌到快死亡。」在他眼中,港漫行業逐漸息微綜合很多原因,包括投資者眼光、設計風格、主題:「『薄漫』感覺有點老土,設計上不會思考色調配合,不像美國漫畫。在香港漫畫黃金年代沒有人思考如何延續漫畫生命。」他打個比喻,年輕人在這個年代手持一本港漫會給取笑,笑言現在購買《龍虎門》的人,買來儲存紀念的比看的人還要多,內容對於年輕一代來說已不吸引。

走出舒適圈

今次以「特工」作為主題,他觀乎古今中外受歡迎的漫畫的主題,從香港傳統漫畫創作、到外國「超級英雄」,不外乎都是武俠東西,「特工」正正就是現代版的武俠小說,今次選擇了走大眾路線。除了題材有別他自己過往創作之外,繪畫風格上亦刻意模仿日本漫畫家安彥良和的筆觸,過程之中亦找來不同界別的人來幫忙,例如《火鳳燎原》美術馮展鵬:「我會想香港電影也衰落那麼久,為什麼仍產出佳作,因為跟不同人合作會有一個新機,譬如杜琪峰會搵韋家輝編劇,王家衛會找張叔平作美術指導,因為有些作用。雖然香港漫畫未用過這一套,我就找欣賞的人合作去做。」


歷久不衰之王道

Man僧以《龍珠》為例,主角在尋找龍珠的過程認識很多朋友,然後朋友出事他就要為朋友出頭,劇情顯淺。這些在他人眼中也許很商業,但他解釋商業也很重要,如MIRROR興起樂壇商業路向,同時帶起樂壇未有人留意的文青歌手,所以商業題材在這個時代是有價值的:「我們為甚麼長大後會覺得(題材)庸俗,因為我們經歷過。也許有很多人不喜歡王道的東西。如果市道蓬勃,你不做王道東西是沒有問題,但如果市道已經一潭死水,那就需要做大眾喜歡的東西。」

即使商業產品也要用心做,他說經過時間流逝,作品的文化價值才會顯現。Man僧說自己也很喜歡文學作品,亦希望可以說一些更深入的故事,但今次他捨棄自己喜歡的題材,是為了港漫可以走得更遠:「老一輩買漫畫較多是純粹為了買情意結,有童年回憶。但我想做是小孩和年輕人都可以欣賞的漫畫,不想只是做滿足自己的漫畫。我想商業市場有生機,就已經是第一步成功,因為現在買漫畫的都是45歲以上。」

走出舒適圈不容易,如果試過不可行,Man僧甘心回到以前世界,甚至可以更專心做自己想滿足的作品。不過其實他只是想知道,港漫仍有可能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