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8-26 18:35:01

吳炫輝 明日之先行者

Text: Nic Wong
Photo: Oiyan Chan

《明日戰記》強勢上映,幾乎人人都知這是古天樂多年來的心血,但他堅持只擔任總監製及主演,導演之位交由「新導演」吳炫輝擔任。這位三奪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風雲II》、《投名狀》、《鬼域》)、人稱「高輝」的導演,真人的確很高大,想法也夠遠大,他坦言今次要讓觀眾看到香港人如何做一部科幻片,到底我們世界的機械人是怎樣的?

 

眾所周知,《明日戰記》籌備經年,高輝透露《明日戰記》的起點,源於2008年他與古天樂的一次晚飯。「記得當時我們暢談科幻電影,那時候古生已疑問到底香港能否拍到?那是第一次提及這件事,大家都好有興趣。直到2014、15年,他便正式提出不如實踐一下。」實踐的第一步是做測試,高輝先在天台拍一些類似YouTube片的片段,後來在香港城市環境下加些效果,古生看後覺得過癮,於是進入埋首題材及劇本等等,2016年決定開拍。

 

正如坊間流傳的消息,過程有不少劇本,不少人亦曾經參與過,最後由擁有資深視覺特效經驗的高輝首度執導,拍攝模式也與香港慣常拍戲的不同。「香港拍電影通常很趕急,現場很多改動,好多時要執生,但這種電影不可能這樣,畫好鬼腳就一定要跟足,所以我們首先將劇本拍成一部前期動畫,拍了九個月,不算很仔細,但將所有發生的事件包括其中,方便現場工作人員知道,牽涉多少場景,鏡頭如何運行,動作要真打、拉威也還是後期配合,所以那條動畫非常重要,清清楚楚。」

 

或許觀眾以為現場跟足拍攝就行,但現場拍攝卻是一大難題。有別於大家幻想的室內綠幕拍攝,《明日戰記》大多場景卻是在室外搭綠幕,因此備受天氣影響,包括下雨、高溫,尤其不少機器都因為過熱而出現問題。「由於片中有裝甲車行駛的鏡頭,途經的地方似香港街道,終點是到達荒廢商場及停車場,這些統統都需要大面積的環境。我們決定搭建一個小區,起碼有馬路、交通燈,車輛可以真實行駛,否則就算兩個最大的室內廠都拍不到。」難怪古天樂曾經笑說,買綠幕買到人家無貨,原來是這個原因。

 

現場拍攝大約三個多月,高輝坦言當時只是完成了故事部分,中間好多畫面卻未有。「我們的rough cut將早前動畫的部分片段加插在其中,讓我們知道大概流程,片長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經過多重討論,一方面進入修剪過程,另一方面將那些動畫部分,再用電腦重新拍攝成精剪版本,直到2018年末,終於真正開始後期階段。「如果計CG特效,後期大約只是兩年半,所以沒有坊間所說那樣長。」

 

看過《明日戰記》,發現它不只是機械人大戰,還有戰機空戰、外星生物、冧樓、車戰等等,高輝說以整個場口計,最難處理是車戰。訪問期間,高輝多番強調要符合物理要求。「有人經常說科幻片的動作不似,原因是現今科技要模擬到真實質感不難,靜態沒問題,但一活動就不似了,多數更不符合物理。」他舉例說,如果裝甲車的車速是80公里,重達4噸,他特別考慮行駛時車輛的左搖右擺傾側多少;另外,機械人約4米高,追逐一架80公里的車,到底它的步伐要幾急?腳步要幾密?「如果不理會這些細節,看起來就會很假了。」

 

「這部電影中,我與古生特別希望保留一份真實感,不想演員穿著裝甲就能任意飛行。雖然裝甲上真的有個噴射器,飛上十幾樓都可以,或者好像荷里活片,主角一拳打穿牆也可,但我們傾向在科幻片上要有合理性的物理,貼近我們生活的世界。所以,電影中的人物,有點像武俠片中武功高強的人,懂得輕功,能多跳幾層樓,卻不是萬能,而是有危機的,有好多缺陷的。」

 

終於成功打造香港第一部科幻片,電影多達1,800個特技鏡頭,他坦言香港從事視覺特效的人,向來都有眼光想做這件事。「當中牽涉一種毅力及使命,我們本身不敢開始這類型的電影,因為門檻很高,要做好所有心理準備。真的要感謝古生對這件事情的鍾愛,如此渴望在香港電影中出現,有人走出第一步。」他強調,當古生踏出第一步後,未來科幻片的資金不一定要這麼大。「譬如說,科幻片都可以談親情,有科學家將離世的人移植在機械人身上,一樣可以拍一些成本相對小一點但講創意的科幻片。」

 

 

2022-08-12 16:42:11
首次結合多元音樂與藝術 — Mira Place Gimme LiVe 音樂節暨NFT數碼畫展

 

熱情的盛夏,是享受音樂的好時節。一直致力推動香港音樂的Mira Place,於 8 月起再度舉辦年度盛事「Gimme LiVe 音樂節」!今年踏入音樂節10周年,召集眾多人氣歌手、樂隊及本地 Buskers,齊齊於舞台上圍繞「五音十色」的主題,揮灑熱血地高歌。同時,亦首次結合音樂與藝術創作Mira Place x DAIV「Colour My LiVe」數碼藝術畫展,聯乘Pop Art藝術家DAIV(陳偉豪)、數碼藝術團 MetaArtz 攜手創作音樂藝術畫作,賦予文藝愛好者連場視聽兼融的饗宴,為生活注入無限色彩,帶來全新的音樂體驗。部分作品更會推出NFT並於8月25日起進行慈善義賣,所有收益更將會全數捐贈至『音樂兒童基金會』,幫助基層兒童追逐音樂夢想。

Photo : Oiyan Chan、新

「五音十色」的多元舞台

「我好喜歡Gimme LiVe 音樂節的主題『五音十色』,因為於舞台上綻放光彩,為觀眾帶來目不暇給的表演,正是每位歌手及音樂人的目標!」有份參與首場演出的唱作人J.Arie(雷深如)雀躍表示,難得可於Mira Place這個鼓勵多元音樂,又親近群眾的場地分享音樂正能量,是珍貴的時光。尤其今次Mira Place應「五音十色」的主題,悉心構思了五種多元化的音樂體驗,包括「Chill Pop Rock」、「All That Jazz」、「New Voice」、「Canto Pop」及「Acoustic」,更令其為之期待。

「雖然外界或會覺得『廣東歌』似有創作方程式,但我們作為歌手總會渴望發掘音樂的可能性。感謝Mira Place提供表演平台及資源,連結各個單位去合作推動本地音樂。」J.Arie直言久未跟眾多歌手聯乘演出,故於首場演出中,遇上泳兒、吳浩康、劉威煌及樂隊Zpecial等同業,頗為感動及開心。

「大家希望做到不分主流或獨立、資深或新晉,而是共享舞台地做好表演,達至真正的Crossover。譬如我跟威煌就多番溝通,思考以怎樣的交接與演唱方式,讓現場觀眾感受到這不是獨立單位在演出,而是一班想為本地樂壇努力的歌手,正在用心為大家去表演。」J.Arie說。「大家希望做到不分主流或獨立、資深或新晉,而是共享舞台地做好表演,達至真正的Crossover。譬如我跟威煌就多番溝通,思考以怎樣的交接與演唱方式,讓現場觀眾感受到這不是獨立單位在演出,而是一班想為本地樂壇努力的歌手,正在用心為大家去表演。」J.Arie說。

完成8月6日的「Chill Pop Rock」表演後,J.Arie不忘提醒樂迷,接下來三個星期六尚有幾場音樂演出,屆時將有其他人氣歌手,包括衛蘭、鄭融、林奕匡及炎明熹等帶來不同類型的歌曲及演出。另外,8月12日起一連三個星期五,多位本地Buskers亦將於「Busking Night」舞台上表演,以音樂跟忙碌的都市人放鬆心情、療癒心靈,為美好的週末揭開序幕。

Mira Place x DAIV數碼藝術畫展    全港首個音樂X藝術NFT推動慈善

「更好玩的是,現今世代的音樂呈現絕不單一化,除了聽覺元素以外,還可以融合視覺及藝術手法,讓人享受視聽之餘更能做善事。」J.Arie說 「Gimme LiVe 音樂節」首次加入藝術元素,聯乘Pop Art藝術家DAIV及數碼藝術團 MetaArtz 打造「Colour My LiVe」數碼藝術畫展,將她本人、胡琳、林奕匡、鄭融、連詩雅、Gin Lee、AGA及Hanjin等歌手的歌聲,轉化及創作成一系列藝術作品,部分更以NFT形式推出作慈善用途。

今次J.Arie精選了代表作〈判官之印〉參與畫展,「這首歌我花了很多時間和心血去創作,所以自己亦好奇藝術家DAIV會怎樣運用其第三身的觀點,解構歌曲中的旋律及意思,再發揮想像力。另外,每一幅畫作上都會有歌手的歌聲所轉換成之聲頻,非常得意。相信樂迷都會喜歡這些獨一無二的音樂藝術作品吧。」

到底〈判官之印〉化成的藝術畫作有何驚喜?J.Arie笑說,她的畫作有地球的圖案,至於細節則先賣個關子。「你想知道答案?最好親身到場參與及觀賞。部分作品更會推出NFT並於8月25日起進行慈善義賣,可以收藏畫作之餘幫助基層兒童追逐音樂夢想。希望愛音樂、愛藝術的你,一同身體力行來共襄善舉。」

 

Gimme LiVe 2022「五音十色」表演詳情

演出日期:8月13、20及27日(逢星期六)

時間:下午4時至6時

地點:Mira Place中庭

Mira Place網頁同步直播:https://www.miraplace.com.hk/tc/gimmelive2022_livestream/

 

「Colour My LiVe」數碼藝術畫展詳情

展覽日期:即日起至8月27日

NFT開賣日期:8月25日

 

詳情請參考Mira Place網頁:https://bit.ly/MPGL20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