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2-08-26 21:37:35

《祖宗膠戰外星人》導演崔東勳專訪:這是一場命中注定的時間旅程

Text: NW

《明日戰記》狂掃香港票房,同期上映的韓國電影《祖宗膠戰外星人》亦出現不少機械人及外星生物,另有道士、神仙、時空穿梭等元素。曾拍《盜賊門》、《復國者聯盟》的導演崔東勳,坦言自己自小受港產片影響,因此今次電影糅合了武俠及科幻元素,部分場口甚至向不少經典電影致敬。

崔東勳受訪時提到,《祖宗膠戰外星人》是關於時間旅程,深信人與人的相遇奇妙,偶遇再遇再三相遇的話,那就是命中注定。他又認為,電影中有外星人也有人類,而人類角色中有道士和神仙,但金泰梨飾演的角色,卻只是一個意志堅定、性格堅強的平凡人。換言之,簡單如一個普通的地球人,原來也有能力與祖宗及外星人一戰。

 

問:《祖宗膠戰外星人》電影有齊道士、機械人、神仙、外星人、時空穿梭……電影的起點是如何?

2009年,我曾拍過一部電影名為《田禹治:超時空爭霸》,故事講述田禹治是一名道術高強的年輕道士,他有一日取得了一支能牽動天地萬物的笛子,卻被神仙收入畫中,直到500年後到了現代首爾,神仙因為遇上妖怪,決定放田禹治出來收妖。那時我已覺得很好玩很有趣,想到如果將道士放進電影裡會是怎樣的一回事,於是《祖宗膠戰外星人》中不只有道士角色,還有反派外星人登場。其實我早在五年前已有這構思,希望刻劃道士的世界遇上外星人的世界,因此促成這部電影。

 

 

問:有這些天馬行空的創意,資料搜集及籌備時花了甚麼功夫,令它們能夠在現實時空中出現?

一般而言,開拍電影前當然會進行資料搜集,但這部電影卻不太需要,因我們不可能找道士和外星人交談及進行資料搜集,而拍攝這部電影最重要的始終還是想像力,讓電影變得有趣。

 

問:要實踐這麼多元素及大規模的製作,最大挑戰是甚麼?

要拍如此大規模的製作,經驗當然重要。拍攝這類電影需要的時間也很長,而在呈現片中的精彩奇幻世界的過程中,當然也不免感到壓力。我覺得這部電影就是送給觀眾的禮物,很享受拍攝過程,不過話說回來,始終今次拍攝的是一部大製作,所以也承受了不少壓力。

 

問:據說你一直受港產片影響,特別喜歡徐克導演的《蜀山》、周星馳及成龍電影,從中得到甚麼養份及想法?

高中時每逢周末我都會去戲院看電影,星期六看四部,星期日也看四部,每個星期如是從不間斷,當然我的父母是不知道的。那時的戲院會讓觀眾以一張戲票價錢觀看兩部電影,而香港電影在韓國大行其道,尤其愛情小品和動作電影很受歡迎。港產片中的世界十分有趣,讓我大開眼界,也為我帶來潛移默化的影響。正正因為我熱愛香港電影,所以當年已覺得將來拍戲時一定要去香港取景。香港電影對我的影響絕對不輸荷里活電影,為我帶來不少回憶。

 

 

問:作為香港觀眾,特別想了解這次電影中甚麼韓國元素,是你特別希望讓觀眾了解?

這部電影是關於時間旅程,今時今日和古代兩個時空並置,古代的部分中有道士和神仙登場,這些元素都是充滿著亞洲特色和概念的,香港觀眾觀看時會感到親切和有趣。神仙使用的那塊有法力的鏡子,也很有韓國特色。

 

問:《祖宗膠戰外星人》擁有龐大世界觀,最想輸出甚麼訊息?

這部電影刻劃的是有趣的歷險過程,希望觀眾在觀看時也會感受到當中的世界觀。當然,就算不理解當中的世界觀,也能看得開心。我常覺得人與人的相遇是很奇妙的,當你偶遇一個人一次、再遇,然後再三相遇,那就是命中注定。這部電影描述的正是這種關係,角色們偶然遇上,展開命定的關係。

 

問:當外星人在地球捉逃犯及大戰連場時,你覺得地球的人類其實可以做甚麼?

這部電影既有外星人也有人類,人類角色中有道士和神仙。這些角色都各有擅長和異乎常人的能力,但金泰梨飾演的伊安則是一個平凡人,意志堅定,性格堅強,而她代表的正正就是一個普通的地球人。

 

問:如果你身處《祖宗膠戰外星人》之中,你最想自己做甚麼角色?為甚麼?

我很想成為道士,但我只是一個普通人,或者我會更適合做「左喵右喵」其中一個。

 

2022-08-26 18:35:01
吳炫輝 明日之先行者

Text: Nic Wong
Photo: Oiyan Chan

《明日戰記》強勢上映,幾乎人人都知這是古天樂多年來的心血,但他堅持只擔任總監製及主演,導演之位交由「新導演」吳炫輝擔任。這位三奪金像獎最佳視覺效果(《風雲II》、《投名狀》、《鬼域》)、人稱「高輝」的導演,真人的確很高大,想法也夠遠大,他坦言今次要讓觀眾看到香港人如何做一部科幻片,到底我們世界的機械人是怎樣的?

 

眾所周知,《明日戰記》籌備經年,高輝透露《明日戰記》的起點,源於2008年他與古天樂的一次晚飯。「記得當時我們暢談科幻電影,那時候古生已疑問到底香港能否拍到?那是第一次提及這件事,大家都好有興趣。直到2014、15年,他便正式提出不如實踐一下。」實踐的第一步是做測試,高輝先在天台拍一些類似YouTube片的片段,後來在香港城市環境下加些效果,古生看後覺得過癮,於是進入埋首題材及劇本等等,2016年決定開拍。

 

正如坊間流傳的消息,過程有不少劇本,不少人亦曾經參與過,最後由擁有資深視覺特效經驗的高輝首度執導,拍攝模式也與香港慣常拍戲的不同。「香港拍電影通常很趕急,現場很多改動,好多時要執生,但這種電影不可能這樣,畫好鬼腳就一定要跟足,所以我們首先將劇本拍成一部前期動畫,拍了九個月,不算很仔細,但將所有發生的事件包括其中,方便現場工作人員知道,牽涉多少場景,鏡頭如何運行,動作要真打、拉威也還是後期配合,所以那條動畫非常重要,清清楚楚。」

 

或許觀眾以為現場跟足拍攝就行,但現場拍攝卻是一大難題。有別於大家幻想的室內綠幕拍攝,《明日戰記》大多場景卻是在室外搭綠幕,因此備受天氣影響,包括下雨、高溫,尤其不少機器都因為過熱而出現問題。「由於片中有裝甲車行駛的鏡頭,途經的地方似香港街道,終點是到達荒廢商場及停車場,這些統統都需要大面積的環境。我們決定搭建一個小區,起碼有馬路、交通燈,車輛可以真實行駛,否則就算兩個最大的室內廠都拍不到。」難怪古天樂曾經笑說,買綠幕買到人家無貨,原來是這個原因。

 

現場拍攝大約三個多月,高輝坦言當時只是完成了故事部分,中間好多畫面卻未有。「我們的rough cut將早前動畫的部分片段加插在其中,讓我們知道大概流程,片長差不多兩個多小時。」經過多重討論,一方面進入修剪過程,另一方面將那些動畫部分,再用電腦重新拍攝成精剪版本,直到2018年末,終於真正開始後期階段。「如果計CG特效,後期大約只是兩年半,所以沒有坊間所說那樣長。」

 

看過《明日戰記》,發現它不只是機械人大戰,還有戰機空戰、外星生物、冧樓、車戰等等,高輝說以整個場口計,最難處理是車戰。訪問期間,高輝多番強調要符合物理要求。「有人經常說科幻片的動作不似,原因是現今科技要模擬到真實質感不難,靜態沒問題,但一活動就不似了,多數更不符合物理。」他舉例說,如果裝甲車的車速是80公里,重達4噸,他特別考慮行駛時車輛的左搖右擺傾側多少;另外,機械人約4米高,追逐一架80公里的車,到底它的步伐要幾急?腳步要幾密?「如果不理會這些細節,看起來就會很假了。」

 

「這部電影中,我與古生特別希望保留一份真實感,不想演員穿著裝甲就能任意飛行。雖然裝甲上真的有個噴射器,飛上十幾樓都可以,或者好像荷里活片,主角一拳打穿牆也可,但我們傾向在科幻片上要有合理性的物理,貼近我們生活的世界。所以,電影中的人物,有點像武俠片中武功高強的人,懂得輕功,能多跳幾層樓,卻不是萬能,而是有危機的,有好多缺陷的。」

 

終於成功打造香港第一部科幻片,電影多達1,800個特技鏡頭,他坦言香港從事視覺特效的人,向來都有眼光想做這件事。「當中牽涉一種毅力及使命,我們本身不敢開始這類型的電影,因為門檻很高,要做好所有心理準備。真的要感謝古生對這件事情的鍾愛,如此渴望在香港電影中出現,有人走出第一步。」他強調,當古生踏出第一步後,未來科幻片的資金不一定要這麼大。「譬如說,科幻片都可以談親情,有科學家將離世的人移植在機械人身上,一樣可以拍一些成本相對小一點但講創意的科幻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