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1 VOL: 102
2011-01-31 13:30:00

柳俊江 離開他愛的崗位之後
跟着柳俊江來回拍攝地點,暗地覺得身材高大的他,走路特別快。當然沒忘記現時是愛護動物協會(SPCA)中國及澳門外展事務總監的柳俊江,一個多月前還是深受觀眾歡迎的無綫新聞記者,第一時間勇闖汶川大地震,在北韓大膽地偷拍柳京飯店未動工的背面。那股幹勁,今日不止仍流露於步速中,更流露於最近一篇博文中。「我離開了我愛的崗位」引來行內行外不少迴響,自言仍很喜歡新聞界的柳俊江說:「將來不知有沒有人請了!」
 
這篇博文被某些傳媒以一貫的誇張作風,寫成「狂轟」、「數臭」、「爆大鑊」,柳俊江深感無奈。「自己做過傳媒,早該知道會被渲染,是我的政治智慧不夠,忽然成為焦點,壓力不少。我那篇文只是寫出我的觀察,希望引發理性討論,從而提高傳媒水平,不是針對誰。傳媒對一個社會影響很大,特別是TVB新聞,是香港很多大人細路接收資訊的渠道,我寫這文章是因為覺得傳媒業仍有希望,可以做得更好。」經他這麼一寫,的確引發不少回應文章,林天悟在《信報》寫「三篇文章看傳媒老中青想法」,又有林奕華在《蘋果》寫的「給柳俊江的一封感謝信」,對整個傳媒生態有甚麼影響還是未知之數,但至少已達到柳俊江「引發理性討論」的目的。
 
博文一事,令人以為柳俊江對傳媒業忿忿不平,跟他面對面傾談,感受到的卻是他對新聞工作的無盡留戀。「不捨得的太多,首先是觀眾,不要以為做主播只是照稿讀,其實我花了很多心機研究presentation方法,很享受跟觀眾溝通的過程。其次就是這八年的採訪經驗,我由一個一無所知的學生,到對新聞部運作、採訪技巧、如何跟被訪者溝通,樣樣識少少,要放低一定很不捨。還有就是工作機會,將來有大新聞時,見到同事去採訪,我知道我會很羨慕,第一時間到現場、跟別人鬥快採訪的刺激,不會再有了。」如果你親耳聽到柳俊江說這句「不會再有了」的語氣,你也會明白他有多熱愛記者工作,不禁惋惜堂堂一個年年有錢賺的電視台,竟然忍心就這樣流失這個熱血青年。
 
沒有人天生愛跑新聞,柳俊江的熱情,是任職無綫期間陪養出來的,雖然最後令他失望離開的,卻是同一個機構,你叫我最快樂你也叫我最心痛。柳俊江在屯門成長,自言鄉下仔一名......全文請參閱《JET》102期

text | ernus    photo | ming chan
issue FEB 2011 VOL: 102
2011-01-31 13:10:00
健吾 販賣點別的
曾以為健吾販賣的是日本,原來說得更白一點,除了假希望,他甚麼都賣。
 
電台主持、講師、評論人、作家,健吾活躍得幾近無處不在,日本議題只是其中一個戰地。這個人對香港悲觀得明目張膽,「你宏觀地看,便會覺得香港這個環境真的無藥可救」。日本是他的遊樂場,這次他為大阪寫下一個人的幽默之旅,挑戰市面上「販賣假希望」的閃卡式旅遊書。
 
健吾又寫日本,悶嗎?抱歉,這篇訪問解答不了這道題,只是肯定他寫日本不是使命感作祟。世上總有比使命感更重要的,那叫慾望。
 
香港能輕易把人榨乾淨盡,能長賣長有的創作人很可疑。訪問間,觸及香港的話題都能挑起健吾的評論人神經,他看不過眼,但改變世界的擔子太重,倒不如先滿足自己。「傻的,為甚麼要改善社會,關我甚麼事?為甚麼你假設我會想改變社會?我的態度是很強烈,但這些話不是為了改善世界而講的,我是為了滿足自己想講這些話的慾望。」
 
慾望,當一個人面對可笑的流行… …
坊間的旅遊書多得可以填海,對健吾來說,那些閃卡式旅遊書,等同販賣假希望的共犯。「這麼厚的一本書,寫的人不會每家餐廳都吃過,他們沒時間深入理解店的理念和歷史。出版社的編輯說,其實香港人不需要深入,只需要多。那些閃卡書的功用,就是讓情侶在Cafe裏面貼滿Post-it,營造旅行氣氛。當香港人去日本已經去到成精,我何必再出一本閃卡書?」所以,《大阪—一個人的幽默之旅》介紹的餐廳,健吾每家都至少吃過兩次......全文請參閱《JET》102期

text  |  Wing  |  photo  |  Kit Ch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