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3 VOL: 126
2013-02-08 11:00:00

如果我是羅力威 朱千雪
今屆港姐,本想創先河,以一人一票方式去選出三甲,結果一句機件故障,全民普選重回小圈子選舉,呼應香港的政治環境。
now電視不信委任制,數日後自行發起「一人一留言,普選真港姐」。結果朱千雪(Tracy)獨佔7成選票,由季軍變成「民間港姐冠軍」。冠軍的張名雅慘變季軍,至於亞軍黃心穎,依然做其阿二。
問Tracy,她只說多謝大家支持。戥她不值?其實已經算好。還看今年《勁歌總選》,羅力威本已拿著男新人金獎,兩行眼淚蓄勢待發以配合感人的致謝辭,結果一句不好意思,金獎即場當面被褫奪,跟銅獎胡鴻鈞對調。這一刻,既難受,但更考反應,因為還要說得獎感受。如果我是羅力威,會不知點算好。還是羅力威厲害,淚腺頓然收起,嘴吧還能吐出一句︰「多謝TVB,我拿到銅獎已經好開心,是真的!」下年如果仲有《勁歌總選》,強烈要求增設演技大獎,讓羅力威關心妍等人的演技得到嘉許。

不 標青美
畢業回港工作年多,上年5月,Tracy辭掉工作,專心等待9月重回校園修讀碩士課程。剛好當時港姐正進行招募,同事鼓勵一試。有見總決賽在8月尾舉行,完了剛好開學,於是以見識一下的心態面試。能夠贏盡民心,這是特首都想向妳請教的事項。不過在最初面試階段,Tracy從不是傳媒眼中大熱,甚至曾被編往騎呢組別。「我不算瘦,這個高度有130磅,知道要面試,刻意減丟10磅,但這個比例對於一眾做足準備的參實者而言並不足夠,加上我向來不化妝......全文請參閱《JET》126期
 
Text_Patrick Hui / Photo_師曾 / Styling_Joanne / Make up_Reghan Wong /
Hair_Terrence@HAiR / Wardrobe No.21, rdm
issue FEB 2013 VOL: 126
2013-01-31 11:00:00
RubberBand BAND佬傳
借一句非RubberBand(簡作Rb)的詞作為引子:
「夢如人生 試問誰能料 石頭他朝成翡翠」──盧國沾〈每當變幻時〉
04年成軍,08年正式出道時平均年齡已過三十,人稱「band佬」而非「band仔」。今日,在《JET》八年來首個拍攝樂隊封面的好日子,四名本身平凡又普通得要緊的香港仔,竟如發光石頭。試問誰能料。
 
Rb成軍前的故事,跟千萬港仔幾乎如出一轍。較年長的泥鯭和阿偉在屋邨長大,小時候泥鯭在樓下踢足球,經歷被自稱黑社會的人欺凌趕走,而澳門出生,八歲來港定居住在深水埗的6號,也是弄球為樂一類。基本上除了阿正家境較好,及後讀不上便留學英國,其餘三人都是打打機、目及目及女、說說爛笑話(當然也有粗口啦)的普通七十後。
 
本來,正、偉、泥鯭和藝琛(2010年退隊)自組樂隊「過日辰」,年來一直想找主音(考慮過女的呀),後來透過「窮飛龍」(改編詞組織)首腦陳歷恆介紹,便聽了在01年中大「全港大學生歌唱比賽」冠軍6號,jam過一次便念念不忘,邀他加盟。
 
06年,阿正駕車在紅隧口撞見雷頌德(Mark Lui),多次致電換來一次在黃柏高面前表演,成功簽進金牌大風。
 
Rb就是這樣,出道時其中兩人已有家室、一位更有仔女、其餘三人有固定女友穩定正職還要供養父母,但當時五人豁了出去,更不介意自資出版當「一碟樂隊」。本來預期06年夏天出碟,改期多次,結果08年9月才正式出道。足足待了兩年,接近苦無收入(阿正做廣告配樂、阿偉教結他、泥鯭寫電腦程式、藝琛做幕後音樂製作),07後半年剛辭去港台副導一職的6號,更有家人患病,陷入經濟困境,更曾與家人鬧翻,有著一念放棄。但Rb卻說,正是因為各人已有社會經驗,年近三十才發開口夢,所以,他們比較踏實和down to earth,知道他們只是為了做音樂出唱片而已,並非要當明星或A貨林海峰——泥鯭被指跟林相像,有好些工作訂單要扮作他呢。
 
說到經濟層面,如果大家還有印象,Rb出道的年頭,其實根本沒有半隊主流樂隊在市面(後來緊接出現Mr.)。是Mark Lui的「大膽」嘗試,選定了Rb衝擊當時氣若游絲,但同時興起唱作人如王菀之、方大同、側田等的Canto-pop市道。是故Rb最初奪得新組合金獎,其實人人也看死是「沒樂隊可頒便惟有頒給他們」。但如果又引用主流媒體作為指標,Rb之後便奇蹟地先後取得年度十大(〈阿波羅〉)、兩台至尊金曲(〈SimpleLoveSong〉),兼同年捧走「我最喜愛的組合」、組合金獎以及最佳大碟(《Easy》)。流行樂壇的頂峰都被攀上了,樂隊兼在去年舉辦首個紅館個唱,可是,「戰勝」了藝琛離隊以及沒錢開飯的Rb,仍然跟四、五年前的草根組合般沒有明顯分別,甚至乎,不介意在傳媒面前「互窒」、說話略帶鹽花,還有回答訪問時都一派謙厚,用最老套的形容,正是鄰家男孩住在幾名麻甩佬之內。
 
去年,向來由6號當MV導演的他們,甚至跑進街市即場錄製〈豬籠墟事變〉的現場MV(Heison Ng合導),這隊自認「平凡中的平凡,(成長)平淡中的平淡」的平民樂隊,究竟給了樂壇以至這個城市甚麼啟示?
 
J 當年「我的志願」是?
6 : 想過做消防員或軍人,高中時想做城市規劃員,大學時正要報讀地理,但原來要完成碩士才能做到,家人等著我出身便放棄了。我想社會好一點,我住深水?,看電視耳濡目染感覺周圍也比較好,加上喜歡砌模型。小時候,由深水埗走到長沙灣上學,總有些「地雷」(狗糞)被不經意踩到。後來才知道泥鯭家姐是城市規劃員。
記得有次寫「我的志願」,是回應當時「六四」。我說想做「吳爾開希」,起名「唔要開機」,被鬧到PK。總之是想搞學生運動的人,但心底裡其實想做足球員。
的士司機。因為鍾意車,但我不會載客的。長大一點,想做滑雪教練(已考獲教練牌)、天文學家那些,從沒想過要做結他手。
或者因為家境,父母日出而作日入而息,認定做哪一行也是賺錢養家維持生活......全文請參閱《JET》126期

text : 伍月
photo : pluckPAZU assisted by Ho
styling : Noel
hair : Mad Ho@IL COLPO Tsim Sha Tsui
make up : Maggie Lee
wardrobe : TOUGH Jeansmith, 80/20, Superdry
sunglasses : bauhaus, Visual Cultu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