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3 VOL: 133
2013-09-09 10:00:00

莫文蔚 國民身分認同
訪問的戲肉,是由這個問題開始的:你會以「香港歌手」自居嗎?
快人快語的莫小姐出現鮮有遲疑,「嗯……我會話我是香港來的、香港長大………」
拒絕歸類為香港歌手?「其實都幾奇怪。朋友去卡拉OK點歌,成日都問究竟我是under台灣定香港。有時under香港是搵唔到我,好好笑,哈哈哈……」幾聲乾笑,聽起來,倒有幾分無奈。
第一位香港人贏得台灣金曲獎、第一位華人在英國爵士樂聖殿「Ronnie Scott's」演出、第一位參演百老匯歌舞劇《RENT》的亞洲明星,在微博有貼近三千萬位粉絲。
但廿年前出道時,她在香港只賣出四百多隻唱片。即使後來紅遍大中華,回歸故鄉開演唱會,反應依舊冷淡。
香港人,從來沒有愛過莫文蔚。
回歸十六年,我們終於明白「國民身分認同」和客觀條件無關。你是「香港人」抑或「中國人」關乎歸屬感。
所以,莫文蔚是不是「香港歌手」,就看君是否政治正確了。

完美孤獨
風水命理相信,有些人注定離鄉發展,死守家鄉只會一事無成。我想,以後大可以在課本加上莫文蔚一例。
 
1992年,莫文蔚在英國讀大學。返港期間認識雷頌德,輾轉出道。九十年代已是玉女風潮的水尾,不過莫文蔚還是被迫跟大隊,「初初公司仲監我用好多錢整條圓檯裙……唉,唔知點講,好慘……係噩夢!出了一隻single,叫《原來沒可能》。離晒大譜,一個新人出第一首歌叫〈原來沒可能〉?」香港人用的YouTube找不到,大陸人愛用的YouKu卻找得到廿年前的MV。一頭微攣及膊長髮,一條公主長裙,驟眼睇幾分似周慧敏,加上天使造型的馬德鐘做男主角……Well,有名你叫——原來沒可能。
 
「第一張碟賣得好嚇人,好似四百幾張!」那還是人人手執discman的年代,雙白金是十萬隻,不是今時今日六萬隻。而莫文蔚,造出破紀錄的三位數字成績。理應大受打擊,從此絕跡娛樂圈吧?「賣得少唔代表你唱得渣,好多天時地利嘛。」
 
心理質素好是自信的表現,而莫文蔚自信得起。3歲在電視看到舞蹈藝員跳舞已經下定決心投身演藝事業。不是無知少女發明星夢,是腳踏實地裝備自己,學古箏學彈琴學雙簧管學聲樂學話劇學中國舞學爵士舞。夢想雖遠,卻不是遙不可及。
 
他不愛我
「 呢度門閂?,實會有第二度門開!」完成大學課程後,她回歸香港,拍下大堆電影,如《西遊記》、《食神》等,又因《墮落天使》獲得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滾石唱片簽了她,投下第一次當家作主的炸彈《做自己》,轟動一時。幕後班底份量十足:李宗盛、劉以達、盧冠廷,唱片迷幻妖冶,前衛偏鋒,業內好評如潮。可惜大眾焦點只是落在封套那個光頭裸體造型,當成是博上位的eye candy。
 
埋單,賣了三千多張......全文請參閱《JET133
 
text  |  陳嘉露  |  photo  |  Neville Lee
wardrobe  |  Patrizia Pepe, Giuseppe Zanotti 
makeup  |  Chris Chau@ZING the make up school
hair styling  |  Carr Cheng@pop8
issue SEP 2013 VOL: 133
2013-09-09 10:00:00
伊坂幸太郎 可以笑著逃出去
這是遲來的訪問。他已紅了十年,在日本推理小說界,東野圭吾是今日主流文學和影視大佬倌,東野老師固然厲害,但伊?幸太郎,是那種更潮更青春,更具現代文筆魅力的代表,後2000年日本青春文學的旗手。
 
奉島田莊司為偶像,但,從不寫密室殺人或刁鑽兇器,也沒典型解謎套路,多寫日本(多在現居地仙台)街頭特色平凡人物,在令人無能為力的權力制度或無形機制下,不知如何自處,然後,透過他只此一家的天花亂墜、名為「理想型」的無定向寫法,到最後,主角似成功從制度枷鎖約束中逃逸出來。而其責任編輯新井久幸便解釋過其角色的喋喋不休:「透過無休止的言談,去把內心的困乏抑鬱宣洩出來。」
 
未拿過「文學叱咤」直木獎,更曾推掉提名。重要嗎?台灣推理推手詹宏志說過,如果推理小說已經走到山窮水盡,伊?幸太郎一定是那位使日本推理小說命運柳暗花明的人物;《模仿犯》推理大師宮部美幸更誇,說他是天才,背負日本文學今後命運云云,還有,小說改編如《一首PUNK歌救地球》在香港電影節被小眾熱捧,剛推出日版續集長篇的《甜言蜜雨》(又名《死神的精確度》)由金城武演死神,又征服了兩地,想說他像九把刀,又,好像還多犀利一點點。
 
上月初,在日本也甚少出席公開場合,且很少出國受訪的伊?老師,終於接受剛剛替他推出「出道十周年紀念作」《SOS之猿》的台灣獨步文化邀請,出席台北南中一連三場不准拍照的小型讀者見面會,這之前的下午,就在台北市內咖啡小店,難得首肯見見《JET》兩位專誠為他訪台的書迷。除卻那點點敏感害羞,訪問後,竟秒速拉著合照,說要告知孩子「來自Jackie Chan那裡的人來了找我」。果然,真人跟作品同樣傻氣幽默;他,也一如寫懂通靈家電店員替幻想中有個孫悟空的宅男驅魔、警察查案時撞著《西遊記》妖怪等異想的個人最滿意作《SOS之猿》,想說的,或想找的答案,都在筆下的故事內,正是「說故事能拯救一個人」,SOS,Save Our Souls!
 
說說故事搞搞笑話,比一切強權官警法律金錢更值得相信。至少在座三人如是。

—— 談談你的童年。
我是在東京千葉縣長大的,後來才到仙台居住。童年在千葉的時候,都外出踢足球。很多人也會認識其他的人,四處走走,嘗試一下各種不同的事情,可是很奇怪,我都不會,都只會一直踢足球呀。(有看小說嗎?)很喜歡。(喜歡甚麼作家?)大江健三郎、莫言的小說,我都喜歡。
 
—— 談談你小說的主要場景,也即你現在居住的地方仙台。
很適合居住,有很美的風景和大自然環境,有山有水。東京很熱,但仙台涼涼的,冬天也不太冷。我常想:「為甚麼人們不來這裡居住呢?」但又想到,如果人人都來這裡,便不再像現在適合居住了。(笑)
 
—— 讀法律的時候,你開始明白到法律並不是協助弱者,反而可能是幫助強者的規則,於是才開始創作小說之路。
唸法律的時候,我已在一邊創作小說,當時是,自己在想的東西,法律都無法解決,便寫進小說去看看,是很單純的一個想法......全文請參閱《JET133


text  |  伍月  |  interview  |  伍月、Noel
photo  |  Ming Chan  |  special thanks  |  獨步文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