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4 VOL: 142
2014-06-09 10:00:00

影射土豪髮型 莊文強
莊文強說,在可見的未來,香港電影的前景只會愈來愈好。首先要多謝合拍片,合拍片先天性的被審查工序,讓電影工作者迫於無奈再度重視劇本和故事情節。因為劇本的地位提升,文人導演近年冒升很厲害,他們的腦袋中有文字,有劇情,也有靈魂。莊文強和彭浩翔可說是近年叫好叫座的表表者!

引述杜汶澤的說法,莊文強和彭浩翔的思考性同樣異於常人地複雜,但前者喜歡大規模後者偏好小玩意。即是說你給彭浩翔一個核彈,他會說一個關於蛋糕的故事;反過來你把一包煙遞到莊文強手上,他會想起宇宙浩瀚。即使他們最終拍的東西都很細緻,都是想拍人和人之間的關係,但彭浩翔愛給觀眾看到的,是一些很濕碎,被人忽略的事情;而莊文強傾向在觀眾面前把事情弄大,來到《竊聽風雲3》,矛頭直指連香港政府也不敢沾手的新界丁權問題,事情一發不可收拾的地步是連圍村代表梁福元也要走出來投訴:電影最好不要影射無辜的人。

說到底電影有自己的命數,生下來是要得罪人要犯眾怒無關規模大小。正如彭浩翔的《香港仔》,本來只是緬懷小漁港昔日情懷,也可以因為杜汶澤在另一個毫不相干場合說了幾句話,讓電影在內地變成另一塊厚多士,惹來口誅筆伐萬箭穿心。同樣《竊聽風雲3》最挑釁圍村土豪們意難平的,未必是電影揭露了甚麼驚天勾當,反而大有可能是飾演圍村土豪的劉青雲、方中信、林嘉華等人,他們的髮型委實太核突也太迫近現實。


上海仔髮型遍佈圍村
•當年《竊聽2》的起點,是麥兆輝莊文強二人想拍一個中環爆炸、鬧市追逐的場面。今次《竊聽3》離開中環鬧市,來到港產片少有提及的新界圍村黃土地上,還以像真度極高、近乎影射地讓主角等人以新界土豪造型登場,其實是逼不得已。「很多人覺得樓價貴只是香港的問題,但我們去世界各地拍戲宣傳,個個的士司機都告訴我們樓價很貴,原來M型社會、貧富懸殊等問題全世界都在發生。我們原先想拍的是市區收地,但因為《寒戰》票房好,得知打後將有八部同類型警匪片接踵而來,於是我們不想又拍一齣一群黑色西裝人、打黑色領帶、拿槍在中環追逐駕車撞來撞去的電影,所以我們至少要把畫面的感覺徹底改變。」

•於是,莊文強嘗試在從事地產的朋友中,所聽到的故事拍出來,背景全部設定在新界發生。於是《竊聽風雲3》更斗膽牽涉連香港政府亦視之為洪水猛獸的丁權問題,可以說是近年罕見有抱負有正義的電影。如此敏感的話題,肯定比《竊聽》頭兩集的金融、股票內容更具爭議性,難怪古天樂收到劇本時,直言被戲中對白嚇倒;連上水鄉紳侯志強也自覺被影射。惟莊文強說得輕鬆:「第一,故事全新創作,背景是未來仍未發生,不可以說我們影射;第二,沒有刻意影射任何人,就算大家說方中信的造型酷似上海仔,但我們做資料搜集時,認識不少圍村朋友,個個都是差不多這樣的髮型打扮,就連我們的『圍頭話』翻譯指導,也是這樣的頭髮造型。」提及髮型,莊文強笑說當年拍攝《無間道2》時,吳鎮宇曾經說過一個演員最重要的不是演技而是髮型,當年他還半信半疑。直至拍《竊聽3》,看到方中信劉青雲和林嘉華各人弄好自己的惡霸髮型時,立即土豪上身,他方完全認同吳鎮宇的說話。所以說,挑釁和影射其實都盡在髮型細節中。

十一個零的故事
•新界土地,究竟是怎麼樣的一回事?他認為,新界人掌握了閥門,手持很多丁地、熟地,但批出「丁」和「地」的權利,完全出自村長的手。「你如何證明阿爺在1893年已住這裡?族譜!村長說你不是就不是,很大權力的,上面還有鄉長。界限街以北,加上大嶼山,地方比香港島加九龍大很多倍!原則上,郊野公園也是他們的,隨時拿一張清朝地契出來跟政府打官司,也有可能贏的,所以政府不敢動他們!」大家對新界人有所誤解,他們不只是靠惡,很多交易都是合法的,包括買賣丁權。
•「操作上,我們不能夠直接購買丁權。方法是,我替你(丁)起屋,合約寫明當那間屋建成後,就永久屬於我的公司,譬如建屋要花六百萬,我給你六百三十萬,那就是以三十萬換取丁權。」
•《竊聽3》想探討的是:為甚麼新界有這些人操控了特權?他們掌握的數字很得人驚,難聽地說,每一個村長,都幾乎掌握著價值九個零(十億)的土地,香港共有百多條村,總數是十一個零(一千億)的大生意,目前所掌握的,還未計算將來的增長。他們擁有很多土地,很多都是綠化地,即是不能發展,但如果有政府官員簽字,就可以發展,就會變得值錢,可以賣地。問題是,為何政府官員會簽字?」

•到底土地有何價值?一幢樓,只是一舊磚頭在地上,製造了甚麼經濟效益?為何一幢樓如此值錢?「以地產來說,八十年代樓價升到砰砰聲,為何又沒有人出來嘈?因為那時人工也升得砰砰聲,我不相信有人希望樓價跌,但大家沒想過主因不是樓價不跌,而是人工不肯升。這問題發生在世界所有地方,所以有能力買樓的人繼續買,繼續累積財富,而沒能力買樓的人,就繼續留在下面,和樓價距離愈來愈遠。」在他的心中,我們每一個人都是幫兇,當大家努力不斷追求進步的背後,經已成為了病態想法。「甚麼叫不斷進步?背後所造成的效果是甚麼?講一件較近期的事:中移動,一年賺一千七百幾億,報道說『業績大倒退』,這是甚麼說話?匯豐銀行,一百五十九億美金純利,又話『遠低於預期』,這又是甚麼說話?原來我們說發展、發展、發展,經已去到我們希望發展到一個地步,就是超越了我們能力。」……全文請參閱142期《JET》
issue JUN 2014 VOL: 142
2014-06-01 10:00:00
詹瑞文︰「Isabella隨時可跳bungy jump! 」
有對比,才有趣。有黑才能令白突出,要有「車廂是大家的」才顯得「你厚多士」理虧,要韋達誠夠無賴才顯得tree根的辱罵有效果……詹瑞文早已慶祝舞台演出1,000場,這次的對比是梁洛施處女下海。詹Sir形容Isabella的對比極鮮明,她亦男亦女、亦美亦醜、亦善亦邪:「她是很微妙的中性。」

當然有膽量
「你有沒有膽量來演?」詹Sir以挑釁式口吻試探Isabella。
那是因為去年底詹瑞文去了加拿大,找了Isabella出來聚舊,覺得這個小徒弟整個人「厚」了,即是經歷過、已沉澱、豐富了,女人味也濃了,比十年前結識的15歲小妺妺,面貌多了。25歲,3子之母,詹Sir形容在這年代是碩果僅存:「演藝課程常說,學技巧是最基本層次,將來成功與否跟閱歷最有關。她經歷過感情巨大轉變,現處於人生最要表現自己的青春期,但同時間又背著媽媽的慈愛身分,對比很極端,這最適合做演員。」
「當然有。」Isabella沒猶豫的答案,成就了今天的舞台劇。

泥漿摔角一定贏
Isabella坦言:「答允,是因為要找尋新鮮,想發掘自己另一面,我清楚知道自己還有很多方面,相信舞台劇是好好的訓練。這次的大綱是『溝通』,我覺得題材很好呀。我飾演只活在自己世界的弱聽少女,跟很喜歡說話的語言治療師詹Sir是南轅北轍,但透過溝通,我們便擦出火花,也帶出歡樂。這跟現今的香港情況,其實有類近。」
詹Sir更坦言:「作為老師,我承認有偏心她。作為導演,發掘演員的潛質很重要,我很慶幸Bella(詹對Isabella的暱稱)肯被我發現。我察覺她蘊含著微妙的中性特質,她擁有亦男亦女、亦美亦醜、亦善亦邪的奇異。不過,我發現到是不夠的,重要是她肯否拿出來。」Isabella嘗試毫無保留,在一次訓練中,她被詹Sir要求講5分鐘爛gag引人發笑,結果她身體由感覺帶動,一個人由魔鬼做到天使,再由日本歌妓做到黑社會大佬,最後變成超過30分鐘的個人show……全文請參閱142期《JET》

《快樂勿語》
日期:即日起至6月8日
時間:7:30 pm
地點:香港文化中心大劇院
票價:$580 / $450 / $380 / $320 / $270 / $19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