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4 VOL: 144
2014-08-11 10:00:00

平地一聲雷之後 麥曦茵
那些年的麥曦茵是平地一聲雷的。以二十三歲之齡執導長篇電影創香港紀錄,之後憑《志明與春嬌》獲金像獎最佳編劇,再為天后容祖兒度身開拍《DIVA華麗之后》。然後呢?然後她消聲匿跡。整整兩年時間消失於電影圈。兩年來她試過憂鬱症發作,體重暴跌至八十七磅;輾轉挺過來,成立一間以愚蠢為賣點的製作公司,青春熱血是本錢,改變世界是夢想。走過黑暗發放正能量,是她當下的目標。

訪問約在七月中旬某個星期一的早上。才開始訪問,麥曦茵的電話便響起,是某個舞台演出的合作邀請。只見她熟練地為製作公司Dumb Youth的旗下藝人談工作安排,爭取出騷酬勞。語氣客氣也誠懇,就是個專業經理人。兩小時訪問完了,她趕往城大創意媒體學院當畢業展座談嘉賓,傍晚還有另一家雜誌社訪問。晚上再為新片《曖昧不明關係研究學會 》趕工。「沒法子,沒有人嘛。」當事人輕描淡寫說。幾個月前有個助理打點事務,但營運不穩定,也就離開了。現在麥曦茵一個人身兼公司的創作大腦、行政人員、公關和打雜。

Dumb Youth是製作公司,也是藝人管理公司。細看名單,王敏奕、林耀聲、岑珈其……不少都是麥曦茵第一套電影《烈日當空》的班底。「這五、六年,不時會見面交流近況。我發現他們每一個人都很迷惘,不知道自己在做甚麼,不知道未來的路要怎樣走。」有人放棄過演藝夢,做了廿多份工作,試過做跟車送貨地產sales,輾轉還是對當演員有團火。有人拍過戲,去過法國影展,回歸香港還是寂寂無名。是一個夢,不過是個無從入手的演藝夢。「你會很想幫他們,希望他們重拾energy,帶來改變,也希望他們所做的表演可以改變到其他人。」

公司介紹是這樣的,「我們被喚作愚蠢﹙Dumb﹚,因為我們不願意妥協……我們知道,在主流市場,更需要堅守獨立思考和爭取創作自由,以及時常反思自身與社會的關係……在這個嘲笑夢想、鄙視熱血的時代,更需要連結這份被喚作愚蠢(Dumb)的勇氣,去做我們想做的,和堅決拒絕有違良心的事。」

這兩年他們做了很多有趣怪異的企劃。例如四人男子組合Playtime,專門做一個叫《大空想家》的多媒體演出,唱歌跳舞戲劇魔術玩遊戲,以自身經歷帶出永不放棄、堅持夢想,這些看似老生常談但卻漸漸被時代遺棄的正能量。他們和UNICEF合作在學校搞巡迴展出,有時也應大學邀請表演。酬勞僅夠成本,但麥曦茵說不為錢,只是想為這個城市多添一分愛,影響更多人的生命……全文請參閱144期JET
issue AUG 2014 VOL: 144
2014-08-04 10:00:00
黑色以外 周柏豪
無計,天生俊臉配合一副好骨架,加上幾分驕子姿態,難免惹人葡萄,葡萄得一個稍為矯情的facebook status,也可以被無限惡搞,連Ikea都不忘抽水。可愛的是,周柏豪似乎都習慣了,習慣被挪揄,緋聞纏身,不當一回事,才可更專心做好音樂。

造大碟才爽快
今年,周柏豪音樂上的進展非常積極,三月才推出了《同行》EP,八月尾又將發行大碟,前後不足半年,「《同行》是一張整體性很高的EP,它代表了我入行以來的一些轉化,過往的周柏豪很自負,總認為成功和失敗只是自己一個人的事,這幾年走過來了,才意會到個人的成績其實是一個團隊的成果,〈同行〉一曲正正是整張EP的核心理念。」

然而EP有幾完美,都不及一張大碟來得完整,「我很滿意年初推出的《同行》,但只有五首歌,完全不夠喉,所以八月底會推出大碟。現在很多人會質疑做大碟的意義,一來做十首歌需要的時間長,二來亦要考慮預算,同樣的十元攤分在十首歌,每首歌只有一元的預算,若要集中資源在派台歌的話,其餘的side track就更緊拙了。這樣算來,豈不是EP更合乎效益?反正歌手只需要一兩首hit song就夠。而我始終相信大碟比EP能帶來更多訊息和音樂內容。在《同行》感謝一路伙伴之後,這張大碟我希望回到周柏豪本身的生活。」

主題是生活,可以很包羅萬象,「回到自己的個人生活,講我的感受。」所以first plug正是〈現在已夜深〉,純粹講他深夜中的情緒崩潰,「這首歌簡單地講述自己工作過後,回到家裡,有時會一個人躲在角落裡哭的狀況。即使突然有電話打來,只能裝作平常無恙地接聽,掛線後又回到原來的情緒,獨個兒憂鬱,不敢表露弱點,是一首大男人的歌。」當然,承接一貫周柏豪式的勵志系列,second plug則是〈Keep Going〉,「靈感來自一個日本廣告,它表示人生不是一場馬拉松,沒有統一的終點,不用跟人比快慢,重要是跟自己的意向走就可以了。我多少有感觸啟發,其實一切不能評論高低,不用比較,總之我想鼓勵大家繼續向前走下去,過程才是重要,有沒有終點是其次。」

周氏成長系列
上年度在禮獎禮得到男歌手獎,更獲得唱作人獎,音樂路上逐漸步入收成期,「我也自覺幸運,能夠平均每年推出兩張專輯,加上獎項的認可,公司給我造專輯的預算比以前更多,自由度亦高。大碟可以包含如比較hardcore、funky、非主流類型的曲風。周柏豪沒有一種特定的形象,亦不是一個品牌,不需要做商業作品,我會做能表達自己的音樂。這亦是今次大碟的概念,雖然推出時間跟演唱會很近,不代表大碟特意為演唱會寫歌造勢,總之就是講我的生活。」

話雖如此,努力避免既定形象,偏偏這幾年Pakho跟陳詠謙已悄悄地打造標誌性的周氏個人風格曲調——勵志加上愛情苦戀系列,〈Smiley Face〉、〈只有一事不成全你〉、〈Imperfect〉、〈傳聞〉到新歌〈現在已夜深〉,上年更炮製了指定求婚歌〈我的宣言〉……全文請參閱144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