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DEC 2014 VOL: 148
2014-12-05 10:00:00

警。界線 劉達強
警戒線,意指偵察敵人行動而佈置的步哨線。如果跨越了那條界線,後果不堪設想,正如示威者可能會被警察噴射胡椒噴霧或受一記警棍。其實,一眾為民請命的警察,心裡那條界線又是如何設定?
 
當差三十六年的劉達強一直是警方眼中英雄人物,去年退休前官至警司一職,捉賊無數破案不絕,更是熱心助人的談判專家,經他的唇舌之下,超過二百名自殺者無不放棄自殺念頭,未曾失手。偏偏在退休前休假期間,因林老師事件站台撐警,衝擊了不少市民心中對英勇警察政治中立的界線,惹來近千宗投訴,但他毫不後悔,縱然因而失業至今。直至最近雨傘運動,警民衝突不斷,甚至關係崩潰,他再次站到台前,以退役警司身分及其三寸不爛之舌,奮勇斥責異見人士,就連一眾學生和被打者也不放過,聲言背後擁有邪惡勢力,挑戰市民對社會核心價值的種種界線,霸氣口技咄咄逼人。
 
就在警民關係挑戰新低點之時,我們聽過不少學生和支持學生的市民對真實普選的訴求,一方面也該明白警方作為執法者的進退兩難。如果聽膩了許sir每日下午四時的讀書報告,我們還有在now TV節目《時事全方位》一次過舌戰並KO邵家臻和半睡眠狀態長毛的劉sir劉達強。「唔好叫我阿sir,我退了休,不是那些高官退休後還掠油水的賤種!」好的好的,就有請我們的退休前警司、現職普通市民的劉達強先生。

英勇半生
每個人心目中都有一條界線,對很多人來說,劉達強大半生都是一名盡忠職守的好警察。時光倒流到五十年代,劉達強出身於草根家庭,父母打住家工養大四兄弟姊妹,他排名最小,自言是讀書最差的一個。「小學時候是不名譽畢業,老竇過世後,在基督教學校得不到caring,於是發奮圖強,考到私立中學威靈頓英文書院。中學頭四年都玩得很開心,所有戶外運動都會玩,包括爬石、獨木舟、柔道,但中四升中五後就崩潰了,成績表出現了一個要查字典的生字──repeat,即是要重讀中四。」他說重讀有個好處,增加了人脈,笑說當時張國榮就坐在他的鄰座,其後順利升讀中六,卻又考得不好,自知並非讀書材料便考入警隊,時為1977年。
 
全文請參閱148期《JET》。
issue DEC 2014 VOL: 148
2014-12-03 10:00:00
不矜的自在 張孝全
娛樂圈出道,藝人即被打上各式標籤,分級歸類對準特定客群。有些人由始至終一成不變,有些人的標籤種類繁多,襟撈就是這種。06年的《盛夏光年》令張孝全走紅,獲得同志情人的外號。09年的《淚王子》驚豔影后林青霞,在散文集《窗裏窗外》以「一顆鑽石」比喻他的迷人。剛上映的《深夜前的五分鐘》,日本導演行定勳用的形容詞是「溫柔」。而張艾嘉則定義他為「獸性」,新片《念念》中的拳手一角不作他人選。面對如此多牌面,叫張孝全講自己,四個字:「自由自在」。

靠同性戀角色打出名堂,「其實只演了三部。」,張孝全鄭重地說道。唉,招牌菜才是賣點,姑勿論其他小菜如何出色。憑《女朋友。男朋友》拿下第14屆台北電影獎最佳男演員獎,又得到第49屆金馬獎的影帝提名,這種咸,抵得渴。作為一個名副其實的直男,當初的心路歷程是「從排斥到了解,進而接受。」拍《孽子》之前,導演找來同志友人作思想教育,甚至到基吧實地觀察,這堂課上得好。「同性戀其實不難理解,無論男男、男女、女女,愛就是愛,是很純粹、很簡單的。」但講到埋身肉搏的男男床事,「那是一種全新的體驗。記得在《盛夏光年》跟張睿家拍完那場激烈的床戲,我們倆坐著默不出聲了很久很久。結束後,我駕車回家,停下等紅燈時,思緒仍然是一片空白,不知等了多久,才回過神來。」感覺委曲嗎?「不是。」回答得不假思索。

《深夜前的五分鐘》做男主角,是選角確定的第一人,全因八年前《盛夏光年》的蝴蝶效應。導演對他當年的演出印象深刻,讚道「他的眼神和目光非常溫柔,好像隱藏了一種特有的氣質,不用刻意表現,也能做得很好。」張艾嘉執導的《念念》,第一個人選也是張孝全,看中的不是溫柔,而是「獸性」,更說他是最接近角色的人。「戲中飾演一個後備拳擊手,碰巧自己本身已練拳10年,所以接到的時候非常開心。」這部戲講述三個關於「念」的故事,分別是「一念之差」、「想念」和「念念不忘」,三種「念」互相影響,組成人生。與久休復出的梁洛施合作,張孝全對她讚不絕口。「她是燃燒生命地去演戲。」拍親密床戲,沒有例行地事先講解撫摸路線,開拍即埋牙,自然得好有說服力。梁洛施的首部復出電影已確保話題性,再加上張孝全的騷肌養眼,票房不用擔心吧。

全文請參閱148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