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5-05 06:00:00

林敏聰 — 昏睡三十年喪人漸已醒
約在三年前,仍在半昏睡狀態的林敏驄,拿著手機向人展示一條名為《狗向西奔走》的MV短片,都是大概關於街上幾頭流浪狗互相交配的情景,那時候,感覺他開始有點甦醒跡象,亦大概因為這條短片,感動了郭子健。

八十年代,林敏驄入行填詞,處男作〈這是愛〉被泰迪羅賓唱至街知巷聞。兩年後,他才二十五歲,已經填過〈假如〉、〈幻影〉、〈霧之戀〉、〈深愛著你〉,然後他認為前面的大山鄭國江、黃霑、盧國沾,一座座消失了,眼前雲霞仙景一望無際同時亦舉目無親,少年人竟然太年輕便嚐過高處不勝寒的滋味。

少年得志例必語無倫次。他自己承認當年在行內恃才傲物口沒遮攔。1986年,他寫了自己的巔峰極限作〈無心睡眠〉,再有人向他要詞,他這麼一句「沒有十萬不會寫了!」,跟蔡楓華「一剎那光輝不是永恆!」同樣咒力無邊,從此一個癡呆一個癲喪。除了偶爾出現曾志偉《超級無敵掌門人》示範驚人口技,林敏驄形容自己大部分時間都在昏睡狀態,一睡接近三十年,身邊睡過的有李美鳳有陳伶俐。

遇上郭子健,一條動物交配紀錄片牽引兩代才子互相傾慕,林敏驄說是時候稍稍收歛傷人口技,正正經經脫下褲子拍好《全力扣殺》,要讓世人知道他既不是流,心中更有一團火。二十多歲人好端端睡了一大覺,一睡三十年喪人漸已醒。他形容這條命格,可叫衰格!

J:《JET》林:林敏驄
J :1986年你填罷張國榮〈無心睡眠〉,陳淑芬要求你填詞,你要求十萬元才填一首,是真的嗎?當年十萬元大約等如現在多少錢?
:是真的,我值吖嘛。1986年十萬元等如現在幾多錢,咪一樣等如十萬元喇!你以為十萬元很多錢?能夠買起一條街?買起一條仆街都未必夠啦!不過,如果當年用來買樓來說,可能已經夠付首期,把握時機轉幾手,翻幾番之後,到現在大概值一千萬啦!

J:你曾說過:「填詞五年好像已經寫了別人一生的作品。」之後開始減產,是因為無法突破自己? 你憑甚麼認為自己已經到了巔峰?
:我1981年入行替泰迪羅賓填了首〈這是愛〉一炮而紅,然後再寫了五年歌詞,覺得自己可以死了,因為寫完〈忘不了您〉,已有作品可以流傳後世,給別人抄功課。每個人的不同時代做不同事情,在每一個時期都要做到最好,寫得最好是應份的,再沒有挑戰性了要做到沒有對手,才算very good,那時候我已經achieve了。起初入行,前面有黃霑、鄭國江、盧國沾那幾座大山,但一年半載過去,我發覺那些大山已在我的後面,前面都是一望無際,就無謂再浪費時間。正如秦始皇贏了世界,就想長生不老,正如我洗廁所已經洗到立立令,閃閃生輝,難道我還要洗到爛為止?我還要去洗其他東西,但不代表我不懂得洗廁所。現在我隨時可以回去洗廁所,肯定叻過你!

J:以前的填詞人很厲害,但好像功勞都歸於歌手,甚至瑯瑯上口的〈假如〉、〈幻影〉、〈霧之戀〉、〈深愛著你〉,當年聽歌,好像沒有想起填詞的你。不像現在,填詞人的地位深入民心得多。
:冇咁衰呀,很多心水清的人都會記得。又可以說,以前的歌曲,三十年後都能夠繼續唸出來,與現在的歌曲大大不同。歌手呢,一定不會說是填詞人幫了他們,當年阿倫都不肯認,多謝都沒半句,當時覺得找我填詞,可能只是因為覺得我「老黎」(幸運),或者就手叫我。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

text - Nic Wong、金成
photo - Kit Chan / wardrobe - Hackett London / location - The Metroplex星影匯
issue MAY 2015 VOL: 153
2015-05-04 06:00:00
電影成就音樂夢 王菀之
頒獎禮前訪問那些大熱門得獎者,一般都會很客套又很公式的答「提名已經當得了獎」之類,問王菀之,她的答案總算坦白一點。「有點受寵若驚,也會覺得好像很威水的,想像金像獎頒獎禮當晚自己的名字會被多次提及,是令我很興奮的。」其中的最佳新演員獲得三項提名(《金雞sss》、《分手100次》及《Delete愛人》),佔去五分之三,可說前所未見,不知是因為王菀之剛好夠勤力夠鋒芒畢露,還是影圈實在無新意得交關。「最佳新演員的機會的確是最大,但世事無絕對,之前的亞洲電影大獎也沒得獎,所以我的心情真的不是很老定那種。我的緊張感覺反而來自難得可以出席一個如此盛大的頒獎禮,也有不少注意力會落在自己身上。」

三套提名新演員的電影之中,又以《金雞sss》呼聲最高,畢竟吳璐這個角色,本身設定得太突出。「我是很幸運的,《金雞》是經典港產片,也是賀歲片,是吳君如的招牌作品,三管齊下,在那個檔期大家幾乎衝著去看,於是更多觀眾可以看到我的演出。其實很多演員都很出色,但如果電影票房不高,看到的人不夠多,被人認識的機會就相對低一點。」初次踏進影圈,就接演一個浮誇之餘身世又有點可憐的妓女角色,而且容貌不討好,當初接拍,沒半點猶豫嗎?「《金雞》系列是吳君如團隊的信心保證,我一聽到就覺得是個很值得珍惜的機會,竟然即時就答應了。我說『竟然』,是因為我對其他工作一向有很多心理包袱,常常會不夠膽、怕自己做不來,或者擔心自己的歌手身分令人不能投入看我演戲,又或是以為我不專心做音樂等等。」

王菀之說,若有機會上台領獎,最怕忘了道謝重要的人,其中她形容為又是伯樂又是天使的,是吳君如。「其實去年的三套電影都給我很深刻的回憶,三個團隊都很不同,整體都是美好的。不過君如是當中最特別的,在《金雞sss》一直加我的戲份,又帶著我四處去宣傳,感覺就好像她拖著我的手介紹給大眾認識一樣,令我的電影生涯好像走了捷徑。」據她了解,吳君如之所以找她當吳璐,是因為之前看了她的舞台劇,對她的演出留下印象,心裡記下這個人,到《金雞sss》選角,鄒凱光提起王菀之,君如也就一口同意。對於這次在《金雞sss》的精采表現,王菀之還要感謝她的演戲老師邵美君。「幾年前我跟風車草劇團合作演舞台劇,就已經跟邵美君認識,一知道要演《金雞sss》,我就很踏實地找她上課,她為我打開了很多道門,令我開竅。我第一日走進片場的時候心情其實很驚慌,我是新人,又不熟電影拍攝的程序,好在之前預備時有邵美君和我一起面對。」

全文請參閱153期《JET》。

text  |  Ernus
photo  |  師曾
location  |  The East
hair  |  Kate Shek@Hair Culture  |  makeup  |  Ling Chan@Zing the makeup
wardrobe  |  Lanvin  |  jewelry  |  Piag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