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5 VOL: 158
2015-10-03 15:50:00

想個女跟佢學跳舞 王仁曼
我沒有女兒,如果有,我一定會從小帶她去王仁曼的芭蕾舞學校,跟隨她學習跳舞之餘,更重要是學做一個有修養的女人,補救現今港女所缺乏的儀態氣質,好讓她長大過後,就算一時想不開去參選港姐,至少有才藝表演令人刮目相看,同時揀老公的時候,也能夠多一點自信。

建構出如此想法,大抵是因為當天親身感受到王仁曼從辦公室步出來時的那份氣派。等了好一陣子後,終於看見王仁曼校長(人人都尊稱她為校長)的真身。與其說校長,我眼中的她更是一位舞后,身上穿起那條俐落的jumpsuit,腕間戴上高貴的蛇形手鐲、珠寶及鑽石手表,絕非同齡女士能夠散發出那份自信美,充分證明她的說話:「當女生學習芭蕾舞之後,看上去有修養一點,儀態好一點,氣質好一點。」

在王仁曼身上,除了充滿著一份高貴的自信美、一陣淡淡的香氛味外,還有一股校長般的威嚴霸氣。無論走到學校哪一處,學生們的嘈雜聲一下子變得靜謐,有學生趕不及收起手上的玩具,即時被校長罵得無地自容。細看之下,原來它不是一件普通玩具,而是訓練腦筋的益智扭計骰,接著她不忘向我強調:「你要替我澄清一下,我絕對不是惡,只是嚴(厲)。中國人有句說話:『嚴師出高徒。』我不嚴(厲)的話,又怎會有高徒出來呢?」她的高徒包括伍宇烈、張天愛、鄭佩佩等人,還有很多名人之後都在其學校受訓,所以說王仁曼是香港舞后,當之無愧。

學芭蕾學修養
請恕筆者是男兒身,實在不大熟悉芭蕾舞是怎麼樣的一回事,自小只認識《天鵝湖》、《胡核夾子》等劇目,而以舞者來說,僅僅聽過翩娜包殊(Pina Bausch)、毛妹和王仁曼的大名。王仁曼試圖開解我:「一般來說,學生來到我學校報名之前,看過芭蕾舞的人數比例很低,很多家長一樣沒看過,只是看到這裡有芭蕾舞班,才送子女來學習。通常家長們對芭蕾舞有一種嚮往,小時候沒有經濟能力,現在環境好一點,就讓子女接觸這項藝術。」她指出,香港芭蕾舞團成立至今約有三十六年,相比法國國家芭蕾舞團長達三百多年的歷史,彼此文化相距甚遠,所以情況值得理解。

為證書跳不好
近年孩子們學芭蕾舞的現象如何,不用多提吧,沒上過幾項興趣班在手的話休想入學,當中鋼琴小提琴功夫班幾乎是必備,學芭蕾舞更是升級版訓練,相信不少怪獸家長不無想過,要讓子女贏在起跑線上,就報王仁曼芭蕾舞學校啦!不過,王仁曼說學芭蕾舞必須要有熱情,為證書的跳不好。「如果小孩子不喜歡芭蕾舞,進展自然會差一點;只是為了證書的,他們更會學得枯燥。幸好我們每年都有大型演出,他們可以穿著漂亮的戲服上台表演,大多都很喜歡,覺得這是個很特別的機會。

「我們很注重演出的,好像今年八月在文化中心舉行的『明日之星大匯演』,就有近一千位學生的演出。子女有份表演,家長一定會買票吧,從而讓他們了解原來芭蕾舞不只考試,不只課室練習,還是一項表演藝術。又例如,每年新春花車大巡遊都有八十多個小朋友出席表演,之前的排練很辛苦,大年初一要去尖沙咀表演,又不能去拜年,有時天氣還很寒冷,但他們心中卻有著一種刻苦精神,學習芭蕾舞往往令他們更專注。每個孩子的每一天都只有二十四小時,但他們卻能夠應付功課之餘,又能應付跳舞,亦即是他們懂得如何有紀律地安排時間。」

全文請參閱158期《JET》。
issue OCT 2015 VOL: 158
2015-10-01 14:00:00
今天(正式)開始 ─ 李治廷
對於李治廷﹙Aarif﹚,是有種既熟悉又生疏的感覺,明明早就認知這個名字,但似乎又有一段時間對他零消息。2009年出道,第二年便遇上話題之作《歲月神偷》,憑此奪得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繼而初嘗男一。人氣到來,換轉其他人,肯定轉乘火箭,以人氣急升做燃料,直奔太空登陸太陽做個宇宙級歌手或演員。不過這位香港仔選擇轉坐電車,寧願沿途欣賞風景,總好過快得滯飛站都懵然不知。

電車都可以快過火箭,如果火箭停低的話。同一道理,Aarif上年就連電車都唔坐,轉乘《武則天》台轎,結果皇上李治一角一樣可以把他抬到上月球。然後工作節奏來個180度轉變,一星期飛足7日飛到每朝醒來都要想想自己在哪個城市,每日工作排到密密麻麻,慣嗎?「無得唔慣,況且原來我都幾鍾意這種生活節奏。」或許你都可以忘記了,Aarif是歌手出身,他第一張專輯名字叫《今天開始》。經過好幾年的慢活享受,似乎真正的娛樂圈生活,由今天﹙正式﹚開始。

抬轎快過搭電車
好幾年前,《JET》曾經做過一個專題,叫「被低估的一群」,意即一群很有潛質的人,因種種關係未能大放異彩,得不到應有的光芒,當中包括DJ阮小儀、插畫師楊學德等,其中演藝界代表有李治廷。「我記得做過《JET》訪問的,是這個題目嗎?」當年一套《歲月神偷》,Aarif成為演藝界的新彗星,按照慣例,他應該戲接戲,日以繼夜再夜以繼日拍過不停。不過眼見的剛好相反,遲遲未有新作,就算有都是客串或配角,正所謂李治唔急,《JET》也替他肉緊,於是安排他在這專題出現。

「其實我不覺得之前行得慢,甚至我從沒有這樣想過,你既然已經有一條好好的路行,沒理由還去要求條路的節奏和性質是否適合自己,要知道自己已經好幸福,何不用一種感恩,或者自豪的態度走下去。要嫌慢?大把人慢過我,幾時到我去怨。」就是見得太多具潛質的朋友,未有好好把握剎那的光輝,結果就是永恆地等下去,別人可以低估你,但你也要先為自己爭取。「每位演員條命都不同,好記得初初拍《歲月神偷》,都冇想過會大收。當時自己甚麼都不曉,工作人員叫我行便行,完全不知自己在做甚麼。」到Aarif開始緊張,主動去問問身邊人自己演出如何時,卻得出一盤冷水。「好記得有位朋友說︰『OK啦,第一部戲算係咁,不過講真,唔好抱太大期望,尤其個戲名好唔得囉,《歲月神偷》!都唔明講乜?』當時聽完的確有少少失落。後來套戲爆出,你問我點解會爆?爆到甚麼程度?我都不懂原因。」人成長了,懂得形容這叫際遇,一種不可控制的力量,它不會待你準備好才蒞臨,偏偏,Aarif就有這種優待。「我有想過,如果當時速度快一點,自己是否可應付?拍出來的東西又是否我想要的?所以我永遠覺得自己是幸運兒。現在加速的生活,又帶給我很充實的感覺,每日起身工作排到滿滿,每樣工作又嘗試看看怎樣做得好一點,我頗喜歡這種生活節奏。」

角色中活明白
際遇話嚟就嚟是事實,但你有否伸手去成就也是關鍵。接到李治這個角色後,中學時不太好歷史的他,也拿起本書細閱一次唐朝盛世。「了解背後歷史,對演戲總有幫助。」這是小準備,更大的準備是咬字。Aarif自問國語也講得標準,但再標準,對於演一部古裝劇,還要演皇帝,確是兩回事。「正如我的mother tongue是英文,但若要我去演古代英語Drama,都要時間去練習。」為免令唐高宗會中英夾集講「同朕check下」,單是咬字訓練,每日便長達8至10小時。用回中史術語,這位皇上堪稱勵精圖治。

全文請參閱158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