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AN 2016 VOL: 161
2016-01-07 13:00

難為了家寶 葉家寶

一年前就應該訪問葉家寶,種種原因留待了今天,成就了最佳時機。畢竟,亞視不時經歷巨變,近兩年更是「歷史也瘋狂」,每星期均有新進展,難怪網絡媒體「毛記電視」不斷播放惡搞歌〈亞視永恆〉﹙改編自〈愛是永恆〉﹚,經常會響起「亞視會永遠都存在 / 葉家寶 / 仲會有排撈」。2015年末,竟然,葉家寶竟然辭職,更是裸辭,主動離開亞視這個英雄塚,實行「再見艷陽天」,比網絡23條更快通過,即時生效。

外人常說葉家寶是亞視「家嫂」,仆心仆命地為亞視﹙員工﹚撲水,延續所謂亞洲良心,家嫂含辛茹苦的背後,卻成了代罪羔羊,100張欠薪傳票罪名成立,被判罰款15萬港元,但他卻說:「那段時間,我真的多了許多無形的朋友,大多人都認同我的忠誠、負責任,對公司的熱愛、對同事的關懷等,讓我加分。如果沒有這件事,其他人可能看不到我這些優點。」

半世紀前,南紅譚炳文羅蘭上演了電影《難為了家嫂》;五十年後,葉家寶獨力支撐,左右做人難,於亞視台歌〈大俠霍元甲〉「萬里長城永不倒 / 千里黃河水滔滔」的歌聲下,苦苦上演了一幕幕「難為了家寶」。

【感動香港…的忠臣】

由衷問句,你們有多久沒看亞視?偏偏〈亞視永恆〉這首改編歌,我們每個星期都在聽。截稿前,歌曲的最新版本是「亞視會永遠都存在/葉家寶/唔係卦唔撈」。「亞視家嫂」葉家寶真的辭職了?「對呀,無官一身輕,早前已宣佈辭任執董,考慮過後,都是適當時間讓自己休息一下,所以在十二月底辭任高級副總裁職位,我剩下很多假,可以即時離開,然後真的享受悠長假期,哈哈。」

前後服務廿多年,上任執董四百多日,身邊人陸續跳船,自己亦有多次跳船機會,但身為爛船船長的他不忍告別亞視,每月為員工成功爭取欠薪。要不是欠薪罪名成立,相信他定必繼續留守。「很多人支持我這個決定,更說我早該辭職。過往為同事、為公司太多了,今次真的要為自己打算一下。」

經此一役,任你如何深愛亞視、討厭亞視、漠視亞視,都不得不佩服葉家寶對亞視的忠誠,雖然我們或許覺得他是愚忠。在亞視日做夜做,其實他沒有野心,只想生活平淡。「如果要我日日夜夜廢寢忘餐來爭取一個位置,經常要出去應酬、加入乜乜會,認識乜乜人的話,我一定不會做,多謝喇。我寧願去看文化演出、修讀一些課程,找一些喜歡的朋友聊天吃飯。」

正是這種性格,就連現在自己是否需要留案底,他也不大理會。「留案底?我問過,但最後我也不太肯定。大狀說,通常留案底要打手指模,但我沒有。而且,我每張傳票的罰款低於三千元,應該只是留有傳票案底,而不是刑事案底。」那麼,事件經已告一段落,不去上訴?「算吧,我希望這個人生經驗告一段落。同時,我相信很多人認同欠薪並非我的問題,我經常覺得,雖然地上有法院,但最後審判卻屬於天父,自有衪的判決,所以有沒有案底,我不大care,不想再澄清,處之泰然就好。」

【百萬富翁…虛榮感】

訪問葉家寶前夕,特地打開已塵封的電視,按下「3」字的歲月留聲台,原來近日正重播《我來自潮州》,一齣被譽為前亞視老闆林百欣自傳的作品,但葉家寶卻是客家人,不來自潮州;本以為他出身於亞視,根正苗紅,原來他第一份工卻是無。「78年打第一份工,入無擔任《歡樂今宵》資料搜集員。想當初從事演藝事業,多少有點虛榮感。演藝圈內能夠做到很多事,看到很多人,又能引來別人羨慕。當然做了幾十年,現已沒有那種感覺。」

兩年前答應擔任亞視執行董事,最初臨危受命,亦帶點虛榮心作祟。「當時我口頭應承了另一份工作,只是未正式向亞視遞辭職信,但亞視時任執董雷競斌突然要離開,我又有一些虛榮感,執董喎,做了這麼多年還未試過。加上自己真的想做一些好節目,希望當上執董後幫到公司。」人無完美,早已說過不了解財務、法律方面,極需要旁人輔助,可惜所謂幫手一個個離開,只餘家嫂一人「打理頭家」。「我的強項是人際關係,至於如何運用財技將錢搬來搬去,真不是我的範疇,更是自己的弱項。」

當初想撥亂反正,擔大旗任白武士拯救亞視,卻換來如此下場,後悔嗎?「後悔甚麼?我對自己做過的事從不後悔,一切都是自己的選擇,沒有人拿槍指住我逼我這樣做或不可跳船。不過,將來做任何事都會很小心,現在有人給我文件,我也不會胡亂簽名。以前敏感度不高,但原來簽一份文件、做一個職位,要承擔很多責任和後果,必須想清楚才去做。」

如他所言,亞視如今應該沒有人願意接任他的位置吧。「公司穩陣時,擔任執董是沒有問題的,正如我當初也沒想過(被人控告)。我在公司實際工作21年,連帶在富才製作與亞視合作的時間,年資差不多有26年,前前後後經歷了七個朝代、七位老闆,已不計埋更多的CEO、總經理等。之前每次改朝換代,錢銀沒有問題,總是順利過渡,怎也想不到今次不出糧,每個老闆都不肯付錢,亦沒甚麼實質方向指示董事會如何走下去……」

常言道「巧婦難為無米炊」,葉家寶本以為做執董救亞視,是他人生的第二個高峰(第一個高峰是,當年他與周梁淑怡和陳家瑛搞徐小鳳演唱會),今日他驀然回首,深感欠薪事件為他帶來正面影響。「三十多年來,我的工作一帆風順,去年風波延續到今年,我不覺得是挫敗,亦不算是不開心的回憶,我感恩自己的遭遇。」感恩?何事值得感恩?「這些經驗多少讓更多人認識我,了解我的性格為人,而大多人都認同我的忠誠、負責任,對公司的熱愛、對同事的關懷等,讓我加分。如果沒有這件事,其他人可能看不到我這些優點。」聽到這裡,不得不欣賞他的豁達樂觀,又或者,要不是這樣的性格,很難在積弱多年的亞視生存吧。

【我和王征有個約會】

無官一身輕,斗膽直問他如何看王征本人,究竟是否如大眾所言,王征是亞視走向末路的源頭?擅於公關的葉家寶依然圓滑,不置可否之餘,幾乎都以「先生」來尊稱任何一位亞視投資者。「到底亞視為何走向末路呢?我覺得不能歸咎於一個人或一件事,都是累積而成。我做了亞視二十多年,卻經歷了七位老闆,不斷換不斷做,到了王征先生的時代,剛剛好不發牌,到底是否他的全部責任?我不敢說,我只能夠說,那時大家不能夠將亞視做到最好。至於是否王征一個人就能影響到呢?未必。

「我欣賞王征先生早期入主亞視的時候,你看看那時有多少人擁護他為王,高呼亞視有得救;在北京開記者招待會的時候,有多少人大政協撐場,然後慢慢離棄而不支持。我看到他一開始想做好件事,只是到中間……究竟是他決定的問題?執行的問題?還是整個社會的免費電視生態問題?導致亞視最後命運,的確有很多錯綜複雜的因素。」

全文請參閱161期《JET》。

畢業於香港培正中學,同屆同學有著名導演王晶、藝人黃杏秀和現任無電視董事局主席陳國強,後考入香港浸會學院傳理系。1978年加入香港TVB任資料撰稿員;1980年過檔香港電台電視部;其後於「富才製作」工作,策劃了第一屆「亞洲小姐競選」至今仍然具體策劃,故有「亞洲小姐之父」之稱,亦曾製作演唱會,首創管弦樂團配搭流行歌手之演唱會。1989年加入亞洲電視,至1999年在封小平入主後被炒,離巢六年後再回歸,一做十年,2005年擔任亞洲電視副總裁,2010年晉升為高級副總裁(製作),2014年2月獲委任為執行董事,至去年底先後辭去執行董事及高級副總裁職位。2014至15年亞洲電視欠薪事件中,被指縱容或疏忽,導致亞視拖欠24名員工薪金超過113萬元,遭以102項傳票檢控,後來被裁定其中100張傳票罪成,被判每項傳票罰款1,500港元,合共15萬港元。

Text : Nic Wong
PHOTO : RRAAY LAI
協力 : 金成
special thanks : J Plus Hotel By YOO

issue JAN 2016 VOL: 161
2016-01-06 14:00
我要做Model 林鈺洧

當你發現,那些年的偶像的下一代都已宛然是個俊俏的美少年,或是亭亭玉立的可人兒,更被冠上星二代之名現身,就發覺原來十年又過去。

星二代藉著上一輩的名氣襲來,屬先天優勢還是後天重負?觀乎往績,劉愷威、謝霆鋒算是出青於藍,近期的如欣宜、林德信、黃愷傑、曾國祥、岑寧兒、竇靖童等,都從上一代秉承了良好基因,導、演、唱皆有,都大有潛質。唯獨走模特兒路線的星二代特別稀有,早年貝安琪出道叫人眼前一亮,眼前的林鈺洧﹙Denice﹚,身高近米八,身形修長,臉蛋帶一股冷的感覺。這妮子做model,冇揀錯路。


Denice為林俊賢與前妻的大女,性格內向的她,一直拒抗拋頭露臉,幾個月前卻離奇地向模特兒的事業進發。「媽媽是stylist,細細個已經常在影樓裡看靚人靚衫,但我從來不感興趣,因為我不喜歡面對鏡頭,兼且有點肥。即使親友和媽媽多次鼓勵我入行,說別浪費自己的身高,我每次都是耍手擰頭,甚至有點反感。直至八個月前,又有親戚說,『不如你入行啦!』我心裡只是想,『哎,好煩,就試下吧。』於是開始接觸模特兒公司,繼而入行。」

一個偶然決定,將她的外形性格都翻了一翻,二十年養尊處優,似乎都用在這時。「以前做過秘書、保險,都是商業和辦公室工作,因此對模特兒工作並未有足夠準備。怕鏡頭、唔識笑、喜歡吃,現在每星期定時運動、減少亂吃、戒飯、克服鏡頭,一步步地改變自己。還記得第一次出騷,我緊張得不敢吃東西,只吃了幾條菜,怎料出騷的時候覺得身體很冷,好像完全感受不到自己的雙腿,不過卻行得意外地淡定。」她自言,半年時間已迎來質的改變,並立心把模特兒視作個人事業去看待。「要做很多自己可能不擅長的事,我常跟自己說,『總之要做到!』然後每次工作後見到硬照和作品,就有種成功感,覺得自己的努力絕對是值得。」身邊親友有沒有說你改變很多?「他們說我靚了和瘦了。」說罷腼腆地笑,完全感受得到那種少女的喜悅。

全文請參閱161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