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6 VOL: 165
2016-05-04 17:30

愛情劇,本該如此 南方舞廳

 

Text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DoubleMWorkshop


ViuTV開播,幾乎全城都有矛盾,不只長毛曾鈺成,或者蔣麗芸林日曦,就連瑪嘉烈與大衛也是一樣。《瑪嘉烈與大衛》本來是網絡小說,後來演變成ViuTV幾分鐘網絡短劇,到現在成了開台後的首部自製劇集。南方舞廳身為原著小說的作者,如今擔任此劇的監製、策劃、編劇等多重身分,她﹙沒錯,南方舞廳是「她」不是「他」﹚深深認為愛情故事,不一定是「我愛你但你不愛我,而最後我又會愛你」那一種,能成為密友大概總帶著愛,情侶之間總帶著人生智慧、相處矛盾,愛情劇,本該如此。

林保怡與劉青雲

不瞞讀者,筆者不是網絡動物,要不是ViuTV開台,其實不大曉得《瑪嘉烈與大衛》,更遑論作者南方舞廳是何方神聖。她說若干年前需要一個網名來寫小說,誤打誤撞「挪用」了達明一派的歌曲名字。「當時我在看《盜墓筆記》(內地著名網絡小說),作者名叫南派三叔,覺得這個名字不錯。適逢其會,我也喜歡達明一派的〈南方舞廳〉,不如拿來用吧!」她之前做過的訪問寥寥無幾,直言不大喜歡拋頭露面,但要做電視,沒法子吧。

縱使不大喜歡sell自己,多少也要sell她的嬰兒,尤其電視劇版的《瑪嘉烈與大衛系列 綠豆》(下稱:《綠豆》)。想當初她的筆下幻想:大衛是劉青雲,瑪嘉烈是湯唯或舒淇,但來到電視劇版本,難以邀得這些巨星登場拍公仔箱,於是找來林保怡與周家怡。「選角是我負責的,以林保怡的演技,我真覺得他就是大衛,他沉默內歛,卻像思考著很多事情,只是不表達而已,所以他純粹坐在這裡,已是那個角色了。至於周家怡,她是觀眾喜歡看她演出的新一代演員,某些性格很爽直,很像瑪嘉烈,雖然,她欠缺了一份媚態。」

林保怡,確實時刻都像是「做乜諗嘢」,而他演過的律師醫生警察角色太過深入民心了,一下子讓他飾演的士佬,卻保持著一貫的品味,太難想像了吧,難怪網民們觀眾們大嘆離地。「首先,大家對『的士佬』已經stereotype啦,總覺得一定是阿叔,或穿牛記笠記,但小說和劇集第二集也解釋了,大衛打工多年卻不愉快,如今想做自己最喜歡的駕駛,不算離地和不寫實吧。況且他那間屋真的很細,就像studio flat一樣,只是傢俬骨子精緻,但大衛真是一個有品味的人呀,為何『的士佬』不能夠有品味呢?」

也許,這是小說與電視的分別吧。小說世界之內,的士佬有品味,是浪漫;但影像上拍出來,卻是離地,只怕香港觀眾卻未開放到接受得住。「我們拍攝的手法也夠新鮮,但沒甚麼人批判喎。」始終由小說轉至影像,觀眾要求有所不同,就連南方舞廳也想把握機會,藉著電視劇呈現一些訊息。「其實愛情故事未必是,我愛你但你不愛我,而最後我又會愛你。情侶之間,兩人也有著很多相處的智慧、人生的哲學,這統統是我最想化成影像的想法,難得這次有更多空間和篇幅,就想帶出這些訊息。」她補充,將故事限定為三十分鐘,就要描寫更多人物性格和關係,這是難度之一。「書中有很多留白的地方,讓讀者自行思考為甚麼和故事發展,但電視劇卻不能這樣,既要講得清楚一點,同時又不可太過畫出腸,有點困難。」

全文請參閱165期《JET》。

issue MAY 2016 VOL: 165
2016-05-02 07:25
揼石仔之路 鄧小巧



Text : Ernus / PHOTO : 師曾

make up : Matt Li
location : FFG Martial Arts & Fitness Center

細心計,原來坤哥比鄧小巧遲一年才參加《超級巨聲》,去年坤哥終於吐氣揚眉眼鏡起霧,五年的等待換來一次「我最喜愛的男歌手」傳奇,人人戥他高興。「師姐」鄧小巧等到今年,出碟機會終於來了,她沒奢望像坤哥般忽然攀上高峰,只望靠著揼石仔的努力,開創一條小路,為這個枯萎中的樂壇,提供一點養份。

鄧小巧遇上伯樂馮穎琪,只能說是緣份。話說小巧某次獲朋友邀請到馮穎琪開設的Live Restaurant Backstage唱歌,又在偶然之下選了〈弱水三千〉,有位女士忽然上台跟她合唱,那時,小巧還未知她就是馮穎琪。小巧說:「回到台下,朋友問我知道〈弱水三千〉作曲是誰,我說是馮穎琪嘛,她說,這個和你合唱的就是馮穎琪!我心想,好彩我說得出她是作曲人呢!」後來小巧逢星期三都到Backstage唱歌,有天馮穎琪提出邀請她加盟其唱片公司,並希望她不要介意公司太細,小巧的反應,自然是一口答應。「那時我剛完成了TVB的五年合約,心裡只想繼續唱歌,馮穎琪是老闆又是我欣賞的音樂人,這個完美的抉擇,我找不到理由say no。」這次一拍即合,結束了小巧過去多份兼職的生活,正式以歌手身分踏入樂壇。「那段日子長期都感到很飄泊,家人一直忍住不給我壓力,但有時也會忍不住,哥哥更會問,一個月一千蚊都儲不到嗎?我汗顏呀,真的儲不到,夠錢用已經好好。現在正式簽了唱片公司,收入也不是立即變得穩定,但飄泊的背後有人住你,告訴你不要緊,我們慢慢試,已經很不同。」小巧認同電視台資源豐富,慣性收視也是入屋的好機會,但她沒有站到電視幕前去當藝人。「我不想做一件事是自己不高興的、不認同的。由始至終我很清楚我太喜歡唱歌,只想當個歌手。」

雖然結束了接近七年的等待,但過程之中累積了不少負面情緒,令小巧對自己產生否認與懷疑。「一直覺得自己唱得不太差,為何連一個機會都無呢?我有給自己設期限,如果與TVB完約之後兩年內我還未有著落,就出來教書啦。這個過程灰心的感覺來自等待,但沒甚麼發生,我又要和自己講不要放棄,其實這矛盾感覺最難受,令我的自我價值相對很低。」馮穎琪與Frenzi Music另一創辦人謝國維,既有份參與音樂創作,也是小巧的mentor,給她很多引導和啟發。「公司規模的確不大,資金有限,我們要睇餸食飯,但它的強項遠遠大於弱項。其中一個強項是彈性大,例如我們每次錄一首歌,都沒有為時間設限,要唱到大家都覺得最好才收貨,因為出一首歌太難能可貴,更加不可以隨便。聽說有些公司是給你特定的時間,總之夠鐘唱得好不好也要完成。我能夠在這樣的團隊下做音樂,是我最大的幸運。」

去年底推出〈雅俗〉一曲,groovy的感覺叫人耳目一新,在電台排行榜亦獲得佳績,完全超出小巧預期。「第一次在電台聽到有人播自己的歌,非常興奮,因為真的怕無人播,我們自己做歌固然樂在其中,但你不知道市場想要的是否跟你站在同一平面,人家有權不播你的歌嘛。或者是我傾向作最壞打算,不想自己過分期望,或驕傲,我永遠告訴自己不一定每個人都欣賞你的作品,如果人家欣賞只不過是sync到,但你不能強迫別人和你有連繫。」

 全文請參閱16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