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6 VOL: 167
2016-06-28 17:24:31

最貼地男神 王宗堯

從Catania機場落機,我們即長驅直入西西里島著名的度假勝地Taormina,沿途公路兩旁的夾竹桃正開到荼蘼,王宗堯忽然一句「CNN都有跟進林榮基的訪問啊!」將我們從欣賞窗外美景的情緒拉回殘酷的香港現實之中,心頭不禁一陣唏噓,同時疑問他關心時事的程度竟然如此不疲?

受品牌邀請參加當地的電影節,逗留不足四十小時,除了一連串的公開活動之外,還要拍攝我們今期的封面,時間表被排得密密麻麻。為捕捉當地靚景,我們帶他上山下海影足半日也毫無怨言,整個旅程他理應累壞了,但原來也一直在關心銅鑼灣書店事件的走向,於個人臉書上不斷發聲。

回程的候機時間,撞正何韻詩的普慶坊音樂會,他一邊睇著臉書的現場直播,一邊掃機場手信,生怕錯過甚麼。回到香港等行李時,他剛獲知梁振英將會開記者會回應銅鑼灣書店事件,即提醒我們要多加留意。旅程種種揭視著男神的貼地程度比我想像之中更為驚人,如果每個人的心態都是如此,香港一定有救!

Text & Styling : Clarence Lau
Photo : Ming Chan @ DoubleMWorkshop
Make Up : Aster Phang
Wardrobe : Agnes b, Bottega Veneta, Club Monaco, COS, Giorgio Armani
WaTCH : BAUME & MERCIER

 

電影版《導火新聞線》將於八月上映,當中會探討一連串的社會問題,例如網絡的生態改變間接令紙媒進入寒冬期,另外又會講hit rate以及新聞的真確性,希望引起觀眾的反思。「大家都知道香港新聞自由同言論自由都好重要,是一定要悍衞的核心價值。」

在娛樂圈生存,最好提供一些人冇我有的東西作為賣點,問王宗堯他的是甚麼?答案是「硬頸。當然,香港都有好多其他硬頸的人,如杜汶澤、何韻詩。大家硬頸在不死心,眼見以前的核心價值以及香港精神不再存在,各人因為對飯碗的恐懼而產生了很多白色恐怖,對比香港人以前的勇敢和團結,依家散得好緊要。」

尤其是前年的雨傘運動,社會進一步撕裂,不同人士的司馬昭之心更加顯現,我有我的北上掘金,你有你的本地抗爭。「沒錯,上面的市場的確好大,但這個擁有七百萬人如周博賢所講的『difficult market』是否不值得我們繼續做呢?老豆細個成日話,我回家只是睡覺,日頭就出去玩,當那裡是屋企還是酒店?香港是我的家,我想盡最大的努力去改變,希望最後不會做到絕望而離開,其實我是可以走的。」

 

為不同的社會議題發聲,頻密的程度好容易令人誤會有抽水之嫌,對此,王宗堯的回應是「當抽囉,關心社會不是一件錯事。起碼我抽完之後能引起關注,減少港豬,公眾人物就是咁用。雖然自己好渺小,但理念好巨大。」

眾人極力確保香港的前途不被污染,但未來仍然不是太樂觀,他也感到無奈,好在「這段時間見到更多希望,世界依然未放棄香港,我們仍能引起關注,實際上做到甚麼,我也不知道,但起碼有人開始覺醒。例如銅鑼灣書店事件,林榮基的說話令人不期然有一下眼濕濕。這個危機其實就在身邊,如果我們再不站出來悍衞的時候,你認為有其他人會幫手?最可悲的是未努力過就放棄。」這正如人生一樣,盡力爭取過,就算最後輸了也心甘命抵,否則後悔一世。

 

 

全文請參閱167期《JET》。

 

 

 

 

issue JUL 2016 VOL: 167
2016-06-27 15:07:43
我不原諒香港教育 鄭丹瑞

難以置信,原來鄭丹瑞寫報紙專欄至今18年,日日如是,寫生活軼事也寫社會政事,對教育議題尤其肉緊,多次狠批現屆教育局局長,文章在網上瘋傳,他卻很少回應,避免記者誤會或曲解他的意思。這一次,他難得地公開談論自己對教育的看法,清心直說毫不原諒香港教育,因為教育影響的不只是他,不只是他的兩位寶貝女兒,還是整個香港的下一代。梁啟超名言:「人生百年,立於幼學。」要是基礎教育不夠好,就如房屋根基不夠牢固便會倒塌,難怪阿旦笑說自己挺梁,是梁啟超的「梁」。

Text : Nic Wong / Interview : 金成 & Nic Wong
photo : Ming Chan @ DoubleMWorkshop
hair : Base Luk @ i.hair Beijing hair culture / makeup : Moon Ip
EYEWEAR : Optial, Hoya and MUST Eyewear / location : The Pawn

 

鄭丹瑞有寫《經濟日報》的「依然快樂」專欄,卻不知原來他早於98年開始日日寫,至今已累積多達五千篇。大多藝人有政治潔癖,擔心影響演藝前途,但鄭丹瑞勇於透過文章發聲。「我不是搞政治,只想寫某些社會議題,從而表達我的看法。」尤其教育,近年他經常一針見血,拳拳到肉。「教育方面,我是很肉緊的。其實我不算經常寫,只是過去有幾篇被人瘋傳而已。」兩名女兒經已畢業,何事牽動他的情緒?「並非我女兒接受教育的問題,而是我自己。我在香港長大,讀聖保羅書院,已是名校啦,但求學階段很多東西都不足夠,只是求分數,讀書只是為了應付考試。很記得當時每星期都有Monday Test,於是每個星期日都很無癮,因為不知道明日考甚麼,有時history,有時biology,根本不知考來做甚麼,壓力很大。

「我再看看香港教育,那種半桶水,neither here nor there,我是很肉緊的。當我做了父母後,認識很多其他父母,有的覺得子女一定要讀國際學校,卻又擔心中文不好;有的想子女讀本土學校,卻又擔心英文云云,於是最後可能像我一樣,中文不好,英文也不好,所以我很fair的,並非隨便罵人。」

 

他所罵的,每每是教育局局長,幾乎指名道姓地痛陳他缺乏教育理念及遠見。「我經常說,教育局局長是一個很不同的位置,要有教育理念才可接棒,而不是為了那三十萬月薪和局長職位!Come on,香港的教育未來真是看著他來走,而我的忟憎就是看不到香港的教育未來,教育政策朝令夕改:大學一時3年、一時4年;9年免費教育,有時大班,有時小班,有時粵語,有時國語,令學生老師無所適從。坦白講,我是否針對現任這位局長呢?我不知道,其實我是針對香港教育。內地有本書叫《我不原諒中國教育》,而我卻是不原諒香港教育。」看到孩子在哭,任何人都有惻隱之心,偏偏我們的教育局局長就繼續一副懶理態度,安坐車內玩手機,由這種人帶領香港的教育未來,只能慨嘆一句:「唔得掂!」

面對教育問題,鄭丹瑞深深希望要找方法讓學生享受讀書過程。「很多人說今日痛苦,十年後才會快樂,我不認同,現在只是成績上有得著,但靈性上、靈魂上沒有。」接著,他談到當年任職麗的電視的故事:「當時我們一大班後生仔,每日開會度橋,一組傾《天蠶變》,另一組傾《大地恩情》,夜晚7時放工便去九龍城打雀局吃飯,然後11時卻各自回到公司,不是約好的,但全部都回來了。本來你傾《天蠶變》,但我偷聽到卻覺得劇本不夠好,於是我們一起再度過,然後你又替我度下《大地恩情》,一邊隊酒一邊度橋……」故事還未完結,夜半眾人還到西貢玩war game、吃早餐,第二日又準時開工,日日如是。「現在的電視台,不說哪間啦,我敢說星期六回去時,由地下到八樓都是沒有人的!當年我們沉醉於那種氣氛,既快樂又享受,才能做到今時今日,所以do you enjoy learning才是最重要。」

 

 

全文請參閱167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