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UG 2016 VOL: 168
2016-07-30 23:07:43

含笑半步驚 陳志發

這個八月,你必要認識一個新名字,遊走於電影電視兩媒介,這邊廂加盟ViuTV,拍攝新劇《三一如三》,為香港觀眾度身訂造;那邊廂是大熱青春棒球電影《點半步》的導演,電影叫好叫座,即使有雨傘運動的元素,就連財爺曾俊華也讚好。他名叫阿發,不是大內密探零零發,而是身為「八十後」的陳志發,透過一部電影來告誡香港人,輸贏就在這半步,含笑含淚抑或飽吃驚風散,誓要踏出勇氣這半步。
 

text : Nic Wong
photo : TPK

location : 牧羊少年咖啡.慢遞館


【含笑】
《點五步》,意指踏出去的半步,偏偏還未踏步之前,陳志發坦言步伐沉重,踏不出去。「讀大學時,最初想拍一個關於屋邨兄弟情的遺憾故事,卻一直想不通如何串連這對兄弟,擱置了好幾年後,直至有天看報紙看到城門河上『沙燕橋』的起源,原來關乎一段八十年代的棒球歷史,當年得到時任沙田民政專員曾蔭權的支持下,沙田的沙燕隊打敗了日本隊。我覺得非常神奇,莫非棒球就是我一直尋找的東西?」看到「沙燕隊」這三個字,他立時想到:「原來香港有棒球?」他直言,成長是電影探討的命題,想過融合音樂、足球和籃球等元素,但統統不是味兒,直到沙燕隊有很強的歷史背景,與香港精神相符,後來更發現隊中很多隊員都是屋邨仔,草根出身,正正與他當初想探討的不謀而合,似乎冥冥中有主宰,於是他寫成劇本後參與「第一屆首部劇情電影計劃」,最終獲電影發展基金撥款二百萬港元拍攝。

八十年代的棒球,與2016年的香港有何關係?碰巧今年初《樹大招風》也探討差不多時候的香江歲月,陳志發深信,愈來愈多創作人不滿現今社會,懷念以往的香港,希望將兩者作個對照。「我對那段期間很有憧憬的,香港電影最輝煌的年代就是八十年代,當年有個公平競爭的環境,卻不像現今香港。我自己在屋邨長大,至今亦然,最直接是感到領展霸權,令小店難以繼續,現在所有東西都是公式化,單憑自己努力也沒用,難以出頭。」含淚之際,《點五步》試片反應良好,他終於含笑起來。「不知是否鋤強扶弱,但我真心覺得,原來我們的努力和堅持,終歸真的有人會看見,香港人會看見的,所以要繼續努力。」

【半步】
點半步,也許是一句粗口,也可能是一句人生真諦。輸贏就在這半步,陳志發憶起自己那半步就在中學時候。「我以往讀Band 3學校,它經已被殺校了。成長過程中,很多東西也沒有,正如其他親戚開冷氣睡覺,我們家卻沒有,皆因經濟環境比較差,而我的小學中學成績亦很差,當時連you is也說得出來,早已認定自己會考只得零分,畢業後便當sales、跟車。直到中三時遇到一位補習老師,教識我甚麼是讀書、甚麼是未來、甚麼是大學,還帶我到大學參觀,才知道那裡如此自由,可以踢拖、拍拖、走堂,讓我萌生讀大學的願望。她說我浪費了太多時間,就在那一秒開始,踏出勇氣那半步,追回之前的所有。」當時他深信這是mission impossible,只好努力下去,經過兩年地獄式的追趕,由最初認定的零分,結果拿到11分,而且全部合格,其後更因為他的努力和堅持,入讀到浸會大學,達成昔日願望。時至今日,他將自己的經歷,多少放進電影裡面,就像片中性格懦弱的「阿龍」,正是他自己的寫照;至於另一角色「細威」,則參照他成長中的一位死黨好友,就連對方搞大女友個肚的情節,一樣毫不掩飾地展現出來。

【驚】
回頭看那人生的半步和電影《點五步》,他不諱言,驚都未驚過。首先是採用運動題材,更是冷門的棒球項目,他早已預期電影沒多人留意。「由Day 1開始,到我參加『首部劇情電影計劃』,直至贏了之後,很多人冷言冷語,覺得我浪費時間,所以我早有心理準備,到現在很多人談論這部電影,以及上映很多優先場,對我來說已是一大勝利。」雖說有心理準備,他老是記起當日記者會,記者們圍著另一部得獎電影的演員如Stephy與曾志偉,卻沒有人理會他們的一幕,深深覺得這就是現實的香港,直至後來電影節反應良好,在他來說,一切都是意料之外。

題材冷門不怕,那麼政治意味呢?故事還牽涉近年涉貪的曾蔭權,而電影首尾更拍攝於雨傘運動期間的金鐘,陳志發卻是勇者無懼。「一些顧慮也沒有,由於一早覺得沒人會留意這部電影,因此所有事情都放膽去做到最盡,視作自己的最後一部。」有趣是,拍攝《點五步》的過程碰巧與雨傘運動同步開始和結束,所以他特別希望在電影裡記錄這件香港大事。「如果電影中沒有雨傘運動的元素,我們年輕人可能覺得,八十年代與我們有何關係?現在,雨傘運動卻是一個串連,八十年代的年輕人,亦即是我們現在的父母,當年所面對的問題,與當下香港的年輕人一樣,有兩代的對照。所以說,我覺得監製比我更大膽呢。」

他說唯一的害怕,可能是與《KANO》、《羅斯福遊戲》等棒球作品撞橋。「我創作時還未有《KANO》,而後期才有日劇《羅斯福遊戲》,但我一定要參考它們,知己知彼,害怕有些部分會撞橋,幸好看過之後,我發現沒有與《KANO》相撞太多,而《KANO》拍得很好看,我自己看了五次。至於《羅斯福遊戲》,同樣沒有太大相撞,而它的剪接很好看,某些拍棒球的節奏剪得很凌厲,於是我們也參考過的。」說到底,疑似選特首的財爺,連讚好雨傘運動元素的電影也不驚怕,香港人含笑踏出點五步,何解要驚?■

issue AUG 2016 VOL: 168
2016-07-30 22:44:11
不是怪醫 梁家騮

手塚治虫名作《怪醫秦博士》中的秦博士,之所以被冠上「怪醫」之名,是因為他為人不像一般醫生正經八板,從來只按著自己信念行事,行動難以被世人預測。剛卸任立法會醫學界議員的梁家騮,素來也被傳媒稱為「怪醫」,八年立法會議員生涯,大多數時間並非大眾焦點,但在一些重要議案中,建制及泛民議員總會歸邊之時,梁家騮的投票意向往往嚇人一跳,每每成為關鍵一票。總結今屆任期,被傳媒頒發出席率包尾議員,於內務委員會、財務委員會及工務小組的出席率不夠四成,財委會出席率更只有一成。本來表現不足掛齒,議員生涯完結之際,卻遇上具爭議性的《2016年醫生註冊﹙修訂﹚條例草案》﹙下面簡稱「草案」﹚,一個從不拉布的議員忽然力排眾議狂點人數,終於把草案拉倒。當他背起公事包手拿文件離開會議廳的一刻,忽然瀟灑得像秦博士。

梁家騮自言不介意「怪醫」稱號,但他澄清「怪」不是毫無章法,相反醫學訓練出身的他凡事經理性判斷,每次投票均是深思熟慮之後的決定,從不盲目跟隨建制或泛民。他在訪問中多次提及「邏輯」、「風險評估」一詞,就連拉布都校定鬧鐘。他怪,只因你們太沒邏輯!

 

Text : Ernus / photo : Ming Chan @ DoubleMWorkshop

 

政府心急不尋常
醫委會改革一事,自今年初就有不同組織在各大媒體發表評論,可是香港人太忙碌,半年間發生的大小政事多不勝數,告急之事無日無之,針未拮到肉,草案還是未能成為公眾焦點。直至今屆立法會任期最後兩三星期,草案終於要進行表決,梁家騮與郭家麒、陳志全寥寥數人拉布,得不到泛民支持之餘還被非議,梁家騮信念仍然不動如山。到二讀時「關鍵一席」楊岳橋投下贊成票引來網民洗版「#多謝楊岳橋為中國醫生爭取就業機會」,如此直接影響大眾健康的草案,才開始受到應有的重視。梁家騮從不是拉布大軍一員,今次意志堅定,全因為公眾利益四個字:「如果只單純牽涉個人或業界利益,都不足以令我有這樣的動力,也因為公眾利益這個原因,有些議員才肯幫手,因為他們都要面對公眾。」但是大部分泛民議員這次都沒有站在他這邊,梁家騮思索片刻:「泛民黨派各自有立場,或者因為他們接觸不同層面的人有不同意見,但我覺得有些泛民議員很古怪,他們的決定不太合邏輯。」例如公民黨在二讀時買圍骰,六名黨員竟出現四票贊成、一票反對及一票棄權的結果,被罵得最慘烈的立法會新丁楊岳橋事後在社交平台解釋,若不在二讀時投贊成票,就不可能在三讀時提出郭家麒的修正方案。「我有跟他們溝通過,若他們的意向是反對政府提出的草案,但又認為醫委會需要改革,早應該在第4條修改醫委會委員的組成和第11條修改紀律研訊的法定人數組成納入時提出反對,若這兩條納入不到,三讀就可以投下贊成票,既可以改善醫委會處理投訴效率的問題,同時擱置有爭議的地方。」

醫委會改革,其一原因緣於投訴個案積壓九百多宗,張崇德劉美娟長子夭折一事申訴時間長達九年,聲淚俱下的威力,令人有種醫委會醫醫相衞的印象。根據《香港醫學會會訊》的資訊,現時病人由投訴至醫委會進行紀律聆訊,平均需時58個月,但其中的30個月為行政程序,並由政府提供的秘書處與律政人員負責。即使病人組織認為,增加醫委會人數有助加快聆訊過程,政府提出的「4+2-2」方案(非醫生加4人、醫專醫生2人、直選醫生減2人)也不應只是唯一選擇。醫學界提出的「4+4」(直選醫生 / 非醫生)方案,或梁家騮提出的「6+6」方案,政府完全沒妥協餘地:「我們提出的折衷方案合情合理,一方面增加公眾參與度,另一方面增加人手處理投訴,維持業界與非業界人士一比一的比例,避免政府過度干預。起初我們和病人組織已有共識,他們都不反對,但政府和他們溝通後又突然轉軚。」最令梁家騮摸不著頭腦的,是政府急於通過草案的態度。「看到政府真的很心急,是不尋常、不合邏輯的心急,法案委員會在三月初組成,總共有31名委員,比健康事務委員會還要多,開會也開得頻密,連續十星期沒有停過,不知背後有甚麼原因要如此趕急。」近年政府民心盡失,施政毫不服眾,往往急於通過具爭議性的議案,難免令人聯想到背後的政治動機。

 

大陸都有好醫生
醫委會的職責除了處理投訴,還包括發牌、考核、立法及一般查詢四個範疇,政府提出的草案,想要觸及的還有考核一項,也是反對者最擔心的地方。現時海外醫生執業試由中大及港大醫學院籌備,難度與本地醫科生畢業試差不多,政府提出的草案,擺明車馬要醫委會降低執業試要求,美其名是引入多些海外醫生紓緩公立醫院人手短缺問題,實際上要遷就合格率只有16%的內地醫生(英美醫生合格率為50%)。梁家騮將醫委會的組成比喻為大腦:「紀律聆訊會議和註冊制度則是重要的一雙手,大腦決定紀律聆訊會議的組成,決定醫務法庭是否合乎司法公義,對醫患關係有重要影響;大腦也主宰著審批非本地註冊醫生來港能否維持水準,過去運作問題不大,因為一半政府委任一半業界選舉產生的比例維持著平衡,為有限度註冊機制好好把關。但當這個比例失衡,把關就會出現問題。」

有限度註冊機制的存在,是醫學界堅持醫委會中需要有一半業界人士的原因。因為在所謂人手不足的情況下,醫委會有權力讓某些醫生繞過執業試,以有限度註冊的方式在香港執業,本來註冊年期只有一年,政府近來還建議增加至三年。梁家騮說:「很明顯,最重要不是醫生來自甚麼國家,而是我們必須維繫一個嚴謹的審批機制。現在的程序是醫委會接到申請後,會將申請人的履歷交給委員傳閱,若沒有人反對,毋須開會就可批准,遇著有不同意見時才會開會討論,開會也沒共識的話就投票決定,但投的可以是不記名暗票。即使我身為醫生,我沒見過那位申請人,只看履歷其實很難決定他是否適合來港執業,行外人更加難吧,他們怎樣知道應該按甚麼準則衝量批還是不批呢?以我所知過往醫委會的非業界委員是從無反對過申請的。」

梁家騮解釋他決心阻止草案通過的原因,是制度改變會帶來深遠的影響,產生的蝴蝶效應或會引致人命傷亡,數年後一旦發生任何意外,大眾只會認為是個別事件,未必記得是由制度影響。「平心而論,大陸都有好醫生,我察覺到有問題的地方,是當公眾對這件事有顧慮時,政府的回應給人此地無銀的感覺。政府說沒有內地醫生用這方法來香港執業,但我知道事實上是有的,有的由大學聘請他們在公立醫院服務,有些私人執業。如果把關方面出現問題,不用輸入很多不合水準的醫生,只要兩三個已經會引致病人傷亡,可以看到整個醫委會改革的嚴重性。」

 

梁班子太霸道
草案終於在梁家騮任期內被拉倒,總算為八年議員任期畫上圓滿句號,但明年今日,會再次推上立法會,梁家騮對於下次的投票結果,未敢太樂觀,信心只是一半半。「我個人意見是紀律聆訊委員應該把註冊委員分開出來,不分拆出來的話,始終會給人醫醫相衞的感覺。像醫委會初級偵訊小組主席張德康醫生是一個很正直的人,但在初期審訊階段無可避免地會有六、七成投訴遭駁回,投訴人既然選擇投訴當然是覺得有問題,一駁回就一定覺得自己人幫自己人,張醫生的形象無論幾正直都無用。」雖然決定不再競逐連任,梁家騮仍會與醫學界繼續提出改革方案。「我只是怕這件事可能轉眼間就離開公眾的焦點,但無論如何,總好過在今屆盲目通過,希望未來公眾和議員可以再認真了解。將來草案會怎樣發展,很視乎各個持份者怎樣處理,有些病人組織甚至表明不會再參與討論,好像要杯葛的樣子,我當然希望盡量收窄大家的分歧。政府亦承諾過無論草案是否通過都會提供額外資源給醫委會,不過要看看他們是否信守承諾。」

醫委會改革的建議於2002年萌芽,經歷過政府幾次改朝換代,落在梁振英管治下的今年才正式審議,有人說若非在這個政府誠信奇低的年代,草案早就順利通過。梁家騮認為,若非梁振英任特首,事情會有兩個可能性:「可能政府一早就接受我們提出的4+4或6+6方案,但梁振英及他的班底行事方式幾霸道,有些改善方案在法案委員會連討論都不肯!另一個可能性,是公眾沒那麼不信任政府,草案通過得順利一點!」

 

全文請參閱168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