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01 07:00

最孩子臉的世界冠軍 曹星如

不知不覺,曹星如今年29歲了。像往日一樣,Rex依舊孩子臉,只不過,他整個人成長了。每次與Rex訪問,沒有大改變,只有小轉變,2012年出道不久時稚氣未消,翌年見面有感其大將冒起之勢,幾個月前再見明顯熟成,到今次他更主動談及30歲前要爭奪世界冠軍,如何延續自己的拳擊生涯、分析本土拳擊的發展趨勢云云。雖則還未正式成為世界冠軍,卻已有世界冠軍的大將之風了。

過往我們不時看到很多孩子臉的世界冠軍,尤以中國特別多,但童顏的金牌背後,大多登上頒獎台前已被馴養得一乾二淨,彷彿人肉錄音機式般感謝國家感謝黨,難怪當我們聽到出盡洪荒之力的人話,好像是震撼七百萬人的難能可貴。將目光放回Rex身上,他幾乎未得到過政府任何資助或培訓,卻不時被高官們有意無意的抽水,他卻只管專注訓練和比賽,將麻煩事一一拋諸腦後,保持一臉童真之餘,亦盡情享受比賽,踏上這無盡﹙的世界冠軍﹚旅途。

訪問前夕,他從容不迫地說著如何挑戰來自日本的WBA﹙世界拳擊協會﹚世界冠軍拳王河野公平,卻不忘提醒我拳擊世界有多變幻莫測。「你問我,我當然想挑戰世界冠軍,然後衛冕啦!不過,拳擊實在太多變數了,就算整場比賽很壓倒性,拳手A全場壓住拳手B來打,但後者可能只有一拳lucky punch,就足以KO對手了,所以不能肯定說誰人必勝。」訪問後,Rex隨即出發到日本觀看河野公平的比賽,怎料他一語成真,河野居然落敗,本來長期巔峰的世界冠軍,現已不成冠軍了,猶幸他還有Plan B,但世事多變,他還是繼續專注10月8日在港舉行的比賽,孩子氣地說句:「打完這場,再說吧。」


Text : Nic Wong / styling : Noel So assisted by Lisa / photo : Pazu@萬象鏡社
Hair : Lawrence Wong@Luri Hair Dressing / makeup : Circle Chong@Annie G. Chan Make-up Centre
Watches : Bulgari
Wardrobe : I.T / Shoes : COS, Valentino / Eyewear : The Warehouse Optical

 

曾經說過,Rex的拳手生活很悶蛋,有種說不出的孤獨。問他早前有否看奧運,他笑說只看過一兩場羽毛球賽,那麼拳擊呢?「那些比賽太夜啦,我睡了,沒看到。」他的運動員生涯極富紀律性,就算四年一度的奧運,也無法令他破戒,但同為香港運動員,有人在地球另一端爭逐奧運獎牌,偏偏職業拳手卻無法參賽,有否寂寞?「如果自己有機會出戰奧運,當然都想為港增光,只可惜奧運拳擊只限業餘選手參加,禁止職業運動員參賽。」

奧運拳擊淪為業餘賽事,聽來真荒謬,但Rex不以為然,一切還是專注自己的運動員生活。「我每日都有訓練,朝早練跑,練一小時體能,下午則練兩小時打拳,日日如是,星期六休息。」更想知道,他看拳賽時,到底會留意甚麼?「我主要看他們的技術,如何運用一些攻勢令對手露出破綻,然後針對那些破綻來進攻,又或者看看他們的移動步法,如何以細微動作,避開對手的進攻。」他特別提到,幾個月前看過烏克蘭拳王洛馬琴科KO對手,令他大為深刻,但深信大多香港人不知洛馬琴科是誰呢。

本來問過Rex如何看河野公平的優點缺點,他仔細分析之後,只可惜對賽被逼取消,暫且作罷,繼而Plan B是挑戰IBO(國際拳擊組織)世界冠軍、南非拳手Gideon Buthelezi,但Rex還是認為,先應付好最近一戰10月8日的對手、日本拳手前川龍斗,特別是他與Rex一樣過往未逢敵手,出道年資相近,但對手年僅20歲,Rex卻是29歲。「原來我已經這樣老,比他大了差不多十年,時間真的不知不覺地過去。很多人說拳怕少壯,要面對一個20歲的拳手,我當然要在體能方面做得更加好。同時,我看過他以前比賽的片段,得知他總能夠保持自己的距離來打比賽,步法方面很靈活,加上出拳速度和突擊時間很快,所以我要在防守方面做好一點,避免對方突擊。」他直言兩人都未曾輸過,比賽肯定會非常刺激,就算大家遭遇痛擊,都不會輕易放棄。「我有心理準備,這一定是場硬仗。」

 

不知不覺,Rex老了。即使天生一副孩子臉,但過去19場勝仗累積經驗之餘,也同時累積了傷患。「很多方面,我都想提升,但最想提升的是自己的防守,我希望將自己的傷勢盡量減低,才可以對我的拳擊生涯延長一點。」不只一次,他比賽時都被打過口腫面腫,但他說傷害更大的是訓練時候。「訓練時、實戰時試過傷及肋骨,但未算是很大的傷勢,卻是小小的痛楚,慢慢纏繞著,要不斷做物理治療和看醫生來調理傷勢。

「過去最辛苦的傷勢,我想傷及手指骨是很辛苦的,試過比賽時受傷腫痛,但一兩個月後又再比賽,所以要捱住痛楚訓練打沙包,每一拳都很痛,很辛苦的。此外,以往試過跑到小腿發炎,亦是另一種辛苦,跑步也跑不到,很擔心自己因此缺乏體能來比賽,當普通走路都痛,打拳卻要走來走去,跳來跳去,非常影響訓練時的移動,還未計發力由腳步開始……」

 

知己知彼,既然知道問題所在,如何避重就輕?「其實沒法避免,盡量小心一點吧,訓練前多做熱身,訓練後調理身體。有時傷患不是一時弄傷,而是一次又一次的累積,累積到某一個量才爆發出來,所以每次都要減低那個累積量,才沒有這麼大機會受傷。」歲月催人,Rex即將步入三十而立的大關,他坦言心態不變,但體能上頗大分別。「出道時好像有無限能源,雖然會累,但很快就能回復,現在心理上感覺沒以往這麼好,不算很差,卻沒有當初用之不盡的感覺。其實,比賽時沒有太大分別,因為之前做足準備,但訓練時就很明顯。打沙包時,以往可以打足8個回合、10個回合,但現在打6個回合,已經感到疲態了。」相對來說,Rex覺得現時力量增強了很多,肌肉基礎更加穩固,就算訓練時被攻擊,亦感到防守方面更加穩陣,承受重力拳時也沒問題。這,就是跟以往的分別。

有見及此,近年Rex聘請了一名體能教練,自言幫助很大。「以往拳擊所站的『樁』,一前一後,肌肉慢慢變得左右不平衡,一邊強一邊弱,而體能教練就協助我平衡兩邊肌肉,當平衡以後,發力效果就相對容易,被人重擊時所能承受的力量變得更強。因為平衡好了,馬步穩了,也能穩定地發力反擊,威力更大。」說著說著,我們都在笑,這些錢,真的不能慳。

 

19連勝,是名望也是壓力,尤其不少香港人是勝利粉絲(Glory Hunter),永遠見高就拜,見低就算不去踩,也一定走人,只看賽果,不太欣賞過程。Rex認為,如果將自己的連勝紀錄套在一場比賽之上,對於對手不大公平。「當晚比賽只是我和對手的一對一較量,其實與之前這麼多位對手的對戰成績,是沒有關係的,反而要看大家的準備充足與否、當晚發揮如何。」所以,Rex對每一場比賽只有一個想法,集中那個晚上如何與對方較量,而不想過往雙方的紀錄如何。「當我認真對待那場比賽,全情投入,就會很享受比賽了。」

童顏背後,Rex真的成長了,今趟他竟然跟我提及香港拳擊現況,要努力造大個餅。「大家除了入場支持我外,現在更多人參與職業拳擊,亦是另一種支持,畢竟多人參與的話,才能夠令香港拳擊發展得愈來愈大。如果每次比賽只能邀請外來拳手,很難將這件事令更多香港人認識。老實說,每日我只有兩段時間在拳館,但真的看見更多人來學拳,有些學生說自己想做職業拳手,心態與之前不同。以往他們只是來學習,玩玩就算,將拳擊當成一種遊戲或運動,但現在他們更投入,更有要求,希望實戰甚至報名參加比賽,絕對是好事。」

 

至於他自己的未來發展,他不諱言想得很遠,但拳擊的變數太大,有時只能幻想,卻不可放得太重。「有時不只是自己打比賽的勝負影響,而是你想挑戰那位拳手的勝負,也可能影響之後我所走的道路,所以還是要做好最近一場的比賽吧。」距離世界冠軍的路,只差一步?「你問我,我當然想挑戰世界冠軍,然後衛冕啦!不過,拳擊實在太多變化了,就算整場比賽很壓倒性,拳手A全場壓住拳手B,但後者可能只有一拳lucky punch,就足以KO對手吧,所以不能很肯定說誰人必勝,實在有太多變數。」

來到最後一個回合,我決定嘗試將他推到圍繩邊,觸及他的底線,談談他去世不久的父親曹樹仁。眾所周知,他倆父子感情非常要好,父親是七屆香港業餘拳擊冠軍,亦奠定Rex走上拳王之路。「當然不開心,但尚算平復了,盡量吧。」時至今日,他依然牢記父親對他的教誨。「很記得他教我打拳的一些動作,最記得要時刻保持自己的心態,這項運動不是追求暴力,並不要想傷害對方,要尊重運動、尊重體育精神,盡自己的努力去打好比賽,卻不是為打死對方的心態。」相信Rex亡父在天有靈,對兒子愈來愈成熟深感安慰,亦相信其子的世界冠軍拳王之路,不遠矣。

issue OCT 2016 VOL: 170
2016-10-01 07:00
花明時 孫慧雪

二零零六年加入無線第二十期藝員訓練班,從茄喱啡、《美女廚房》與《超級無敵獎門人》的助手,走到今日成為網絡女神及劇集的重要角色;入行十年,欣賞她那像新人一般的滿腔熱情,佩服她那如戲痴一樣的純粹投入。為這位有心人終迎來花明柳媚的時間而感到高興,她是阿雪,孫慧雪。

Text:Sum Chan
Photo:TPK Assisted by Joe
Makeup & Hair:Walter Ma
Wardrobe:MM6, Alice Mccall

 

簡單正能量
大學讀中文系出身的阿雪,不施脂粉是一臉清秀,一身親民的穿著,挽著大袋工作用品,見面的第一印象是:爾雅、平和、可親。要她選一個最能代表自己的詞語:「『正能量』!這是很多人都曾跟我說的。」從來沒有想過靠色相討機會,謝絕應酬,被前輩看扁過吃不了苦,結果事實證明默默耕耘的阿雪,好捱得。「別的女孩子遇到會忍不住哭的情況,我都忍得住。再難受的事情我都能夠讓自己忘記,認識我的人就知道我硬淨。」阿雪對工作百分百投入:「我可以無愧的說自己是個很勤力的人,別人覺得我走的路迂迴不順,認為我太與世無爭不夠進取,但我壓根兒就是沒有要趕上位的想法,倒認為自己算是頗幸運了,起碼我一直都在做自己喜歡的事嘛,做戲、舞台表演、開店、手作等等……而近年我在電視與電影上也真的遇到不少個人喜歡的角色啊!」

 

從屍體、妓女開始
阿雪其實沒有很大的野心,只是因為坐不定,想著讀中文的出路不外乎教師或文書工作,喜歡東奔西走的她因而投身演藝圈。本來只想給自己一、兩年時間,結果做下來就不想放棄,回頭已是十個寒暑。入行以來有多重身分,對於大眾的一些綽號,她笑道:「別人給我的綽號?『茄喱啡』囉!這是早年走在街上常聽到的;還有『傻大姐』,很多人都覺得我有種天真傻氣,其實我倒認為自己是蠻聰明的!」出道時除了在綜藝節目當禮品小姐之外,竟然還有……「那段時期最常扮演的就是死屍!別小覷這角色的專業,化妝需時,在鏡頭前不能動,就連被潑水也不能眨眼啊。結果我在扮演一系列的死屍後,同事就索性幫我改了個花名,叫『屍雪』,哈哈。還有妓女!這是訓練班畢業後逃不掉的角色。」更有路人、售貨員、記者、秘書等等數之不盡的甲乙丙角色。今天,告別閒角的阿雪,期望可以塑造更多活靈活現的角色,每一次都能為觀眾帶來不一樣的感染力。

 

女神、理想女朋友?
說起女神,當然不得不提阿雪今年大賣的寫真集。怕被誤會或定型轉行性感的她,出寫真實不為名利:「這次我是分毫沒有落袋,只因個人欣賞日本文化,希望趁踏入真女人的時期,透過點點性感的相片將自己真實的一面與觀眾分享,亦留作紀念。」寫真推出後,阿雪的確接到不少大膽的工作機會,但專注演技的她其實無心大賣性感,惟有一一婉拒。對於「女神」稱號,更是自覺名過其實:「個人真的不認為自己擔得起女神之名,其實我只是個很普通的女生,甚至有點粗魯。人們看照片所產生的遐想,在接觸過我真人後大概會消失得無影無蹤吧!」而對於「理想女朋友」之說,阿雪就透露個人對待愛情認真,每次戀愛都是全心全意地去愛對方。沒有若即若離的女神氣場,眼前的阿雪是個大明大放,直來直往的坦白女人,這倒是有種理想女朋友的吸引力。至於她的個人想法是:「我始終希望大家定義我為一個演員。」

 

初心與堅持
外表看似柔弱,事事無所謂,其實阿雪做人是有她自己一套原則。那套原則可能是不合時、不實際、不明智、不能殺出一條血路,但她始終堅守,走一條忠於自己的路。我覺得阿雪可貴的地方,就是她這份初心與堅持。對接job的執著、對演戲的入迷、對工作的敬樂,都是十年如一,不曾改變。做自己,做自己認為對的事,這淡淡的滿足絕對比萬紫千紅來得恆久、絢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