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6 VOL: 171
2016-11-14 10:11:01

現實比怪獸更可怕 Colin Farrell

Colin Farrell﹙哥連費路﹚不是Colin Firth﹙哥連費夫﹚,一字之差,天壤之別。哥連費路擅演一些輕佻賤格的角色,不時出現於荷里活大小電影,包括《未來報告》、《亞歷山大帝》、《邁阿密風暴》、《邊個波士唔抵死?》等,總是乞人憎到爆。偏偏,他今年好像轉運了,先來一齣《單身動物園》,至少讓我刮目相看,今月更現身於《哈利波特》作者J.K.羅琳的大片《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帶領大家進入二十年代的紐約魔法世界與群獸共舞,暫且逃離一下光怪陸離的現實。

Text : Nic Wong


從霍格華茲飛到紐約
J.K.羅琳不是M.K.羅霖,同樣是一字之差,天壤之別。J.K.羅琳的出品有所保證,今次更首次擔任編劇,為電影親自編寫劇本,劇本啟發自她筆下角色斯卡曼德的著作、霍格華茲一年級生必讀的課本《怪獸與牠們的產地》。故事背景為1926年的紐約,魔法世界風起雲湧,多個神秘物體在城中大肆破壞,令魔法界陷入危機,誓要剷除魔法師,但剛完成環球之旅的主角斯卡曼德(Eddie Redmayne飾演)並未察覺到危機,旅途上研究並拯救魔法動物,有部分更被收進他看似平平無奇的皮箱內,保護在隱藏其中的空間。只可惜,身為美國魔法國會魔法安全總監葛雷夫(哥連費路飾演)對主角來到紐約市的動機起疑,擔心他會違反美國魔法界最重要的法律——國際巫師聯合會保密法……

此片早已說明至少有五部曲,當然還有更多複雜劇情和冗長的魔法術語名稱,想一窺電影的來龍去脈,主角Eddie Redmayne神秘得很,未有公開受訪,相反另一要角哥連費路則現身說法大談他亦正亦邪的角色。「我的角色是美國魔法國會裡一位非常高級的官員——魔法安全總監,類似現時FBI的領導人,工作本質上與保護北美洲的巫師人數有關,亦花費不少時間監督魔法團體,以及調查任何在魔法世界裡犯罪的人。」想不到雙眉濃密、眼神詭詐的哥連費路,竟然是紐約巫師界最高級和最受尊敬的官員?不過,他深得羅琳及本片導演、曾執導《哈利波特》最後四集的David Yates之青睞,相信他的角色一定「有陰謀」。

老實說,總覺得哥連費路與魔法世界格格不入,他也笑言自己沒有看過《哈利波特》的書本。「不過,我已經看過所有《哈利波特》系列的電影,並且深愛著每一齣。我欣賞電影對世界帶來重要影響,具有社會良知或意識,至少我感謝它能夠讓我們真正逃離現實。」說的也對,現實很可怕,地球很危險,唯有逃避一下,才可喘息一會兒。「《哈利波特》系列想說的是,當中囊括了友誼、成長,以及從男孩女孩的生活,如何成長為成年人的重要性,而這種逃避主義極具連貫性,不論電影抑或書籍的基本組成部分,都讓我第一次感受到這些年來前所未有的那份熱衷。當我聽到J.K.羅琳正籌備這一個作品時,而且由她親自編寫劇本,我便深感興奮了。」對於哥連費路對女性的稱讚,我不感陌生,但從他的言語中不難看出他的絲絲興奮,原來大男人也有柔情童真的一面。

 

忘記哈利波特
現實世界愈來愈可怕,除了想逃離現實之外,或許更希望世上有魔法存在,將那些壞人趕盡殺絕。至於羅琳筆下的世界,又是否我們心中的烏托邦?「她筆下的世界是紐約,雖然是一個1926年的紐約,我不熟悉,但我慶幸能夠在電影中熟悉那個世界。羅琳通過人物所使用這種魔法,編寫出美國魔法國會這個巫師聯盟,以及那些與魔法有關的東西。某程度上,這個魔法世界很貼近現實,似乎可以與現今世界共存,並隱藏在我們的陰影之中。」還以為逃離現實世界有轉機,怎料結果可能更差呢。

現實魔法一樣殘酷,再沒有哥連費路當初所享受的逃避主義,但他回想拍攝的時候十分興奮,與導演David Yates合作得十分愉快。「他富有情感表達,以及重視細節,希望將電影世界與現實世界接軌。他一次又一次叫我們,忘記自己是巫師的身分,並忘記所有關於哈利波特的東西,務求與觀看電影的觀眾有所互動,否則電影內所有的鐘聲和口哨聲,將不能夠讓觀眾代入呢。」換句話說,今回觀看《怪獸與牠們的產地》,定必要留意當中的鐘聲和口哨聲了,更重要是,它並非《哈利波特》系列的倒模作品呢。

 

《怪獸與牠們的產地》(Fantastic Beasts and Where to Find Them)
上映日期:11月17日

issue NOV 2016 VOL: 171
2016-11-12 11:04:01
值得被期待 趙學而

沒想到來到四十四歲,趙學而才首次舉辦個人演唱會,坊間更是反應熱烈,加場過後依然一票難求,以為聽眾大多是從小聽她唱歌長大的,等了二十年終於等到今日,實情是原來有部分觀眾是因《皆大歡喜》才認識她的,好奇趙學而唱歌到底是怎樣的。時代巨輪轉動得太快,或是歌手或是演員,她都值得被期待。

 

Text : Ernus
PHOTO : TPK
wardrobe : Matt Hui (jacket)
location : Lab Eat Restaurant & Bar

 

九十年代,香港樂壇如日方中,趙學而簽約飛圖,成為一年芸芸幾十個新人之一,得到〈每隔兩秒〉、〈我恨我是女人〉、〈尋開心〉等炙手可熱的歌曲,令她有幸在歌手人潮中不被忘掉,甚至獲得不錯的成績,但距離開個唱的門檻,還是有點距離,不像現今出一張EP便能踏上紅館舞台。趙學而回憶當年說:「當年競爭十分激烈,有四大天王又有其他很有分量的歌手,到九十年代尾他們依然站穩陣腳,像我這些半浮半沉的歌手是很難有機會開個人演唱會的,而且這也不是歌手一個人的事,需要多方面的配合。那時候的確很渴望有自己的演唱會,腦海裡會幻想出很多畫面來,可是一直沒有機會。」近年趙學而一直與不同單位洽談舉辦演唱會,今年年初剛好簽約新經理人,對方很著力幫她跟進細節,結果終於在十一月達成願望。

事隔二十年,廣東樂壇進入吊鹽水狀態,趙學而的天時地利人和卻在在這個時候臨到,不過人生階段早已截然不同,心態也完全迥異。「做了這麼多年人,現在開個唱的心情反而沒有很緊張,可能是最期待的時間已經過去了,我覺得反而能夠好好享受,因為以放鬆的態度去做一件事的效果,肯定比緊張地做更加好。」2003年學而開始演出電視劇,自始就很少在公開場合唱歌,新觀眾以為她本身是演員(她的確也是TVB藝員訓練班出身)也無可厚非,但對於資深歌迷來說,卻是渴望已久的一次演出。「因為電視劇才認識我的朋友,會想這個女人做林玉露這麼好笑,不知道唱歌會是怎樣的;而對資深一點的聽眾來說,我的歌曲滿載著他們的回憶,和他們一起生活、戀愛,現在來看我的個唱,就像有個人替他們找回青春似的。」

2001年,學而沒再與唱片公司簽約,卻背負著一間1997年樓價高企時買下的單位,幸好不久之後接拍了長壽處境劇《皆大歡喜》,成為了她的救星。「《皆大歡喜》幫了我很多,爆show、搵錢、入屋,雖然那四年完全失去了私人時間,一星期七日每日朝九晚七拍劇,連去銀行的時間也沒有。沒有了生活,但膊頭的擔子放低了,令我可以舒舒服服地迎接後來的一切。」《皆大歡喜》之後,負擔沒了,卻滋長了情緒病:「結束四年密集的生活之後,忽然沒有了方向,就得了情緒病,還好我察覺自己出了問題就去看醫生、吃藥,整個過程發現生活無論開心、不開心還是要過,我就選擇放鬆、快樂的去面對。」遇上丈夫Alan So,也改變了她一貫的搏拼態度,一凹一凸互補不足。「一直以來我是個性急的人,丈夫的節奏則是緩慢的,漸漸影響了我,他也是個樂天的人,認為玩樂是最重要的,教我在工作之中享受過程而不是結果。」

2007年,她參與舞台劇《一期一會》的演出,認識了劇中的台前幕後,將她心態改變過來,她形容為人生的希望,其中認識林一峰,更成為她日後自資出唱片的一大動力。「過往不斷有和不同唱片公司傾,可是我份人奄尖,對做音樂的要求和市場不太能共鳴,我不想他朝回望自己的作品會覺得是肉酸的,既然我喜歡唱歌,一日唔死一日都有得唱吧。但說到自資出唱片,我毫無經驗,多得林一峰教了我很多技巧,也鼓勵我,常常說『你得嘅』,給我很大信心。花了幾年時間,終於製作到第一張唱片,之後就慢慢上手。」自資出唱片不單是落手落腳,還需要資金,趙學而見過負資產怕再買樓,就的起心肝將積蓄花在唱片身上。「有些女人會花錢買手袋,我喜歡音樂,就將金錢用來出碟,至少自己過癮過,有人買的話我又更開心。」聰明地攻進較細小的發燒唱片市場,沒想到不用蝕錢,還賺到錢籌備下一張唱片,為她打下一支強心針。

向來心直口快,年初因捍衞廣東話而叫梁錦松投胎一事,至今仍為人津津樂道。趙學而無意成為另一個何韻詩,自言只不過是說出個人感受:「我不是一個使命感很強的人,但對於我的生活十分在意,對於牽涉到生活的事情,我必須表達自己的感受。今日香港仍然有言論自由,我認為不同立場的聲音都有必要存在,只要沒有犯法、不影響到別人就無問題。」顯淺的道理,在香港娛樂圈卻已成為禁忌,一旦被標籤成為敢言藝人,後患無窮,因此圈內大部分人都選擇沉默,或只敢選擇性敬禮。「我不知道自己現在會被歸類為哪一類人,更不明白為何要歸邊,我發現年紀愈大,心中的問號愈大,為何我們要生活在一個不開心的社會,每個人都冤口冤面,生活確實是迫人。我不是用鬧人來發洩,也不是撕裂或撥火,只是分析事實,如果這樣也不可以,我們的生活也太空白了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