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02 11:40:39

要新鮮,不要過冷河 劉心悠

劉心悠,心悠BB,芳名樣貌毫不陌生,這名字的背後,一直代表很多東西:女神啦、馬拉松啦、奇華啦、阿嫂啦,卻僅僅流於表面。2017年,劉心悠站起來要當個「新鮮士卒」,影視兩棲同樣想令觀眾重獲新鮮感。影壇方面,她參演陳果導演的動作片《九龍不敗》,雖則她沒演打戲只有被追打,卻有大膽的「裸露」演出;電視方面,曾經拍過《步步驚心》等大陸宮廷劇的她,首次走入TVB的公仔箱拍攝重頭劇《宮心計2:深宮計》,一嘗TVB拍劇的獨特辛酸經驗。

較早前,有位霸氣名人說過,意粉要過一過冷河,才能夠辟走那朕難得的「鹼水味」,或者這個說法既不適用於意粉,更不適合劉心悠。「當初我來港是抱住一個學習心態,沒想過能夠走出一個職業路,更沒想過幾年後的自己是怎樣怎樣,一心只想來學習廣東話和演戲,直到現在我入TVB拍劇或者拍《九龍不敗》,依然是想學習,希望在每一部戲中找到一些東西來挑戰自己。」在她眼中,根本不用辟走她過去那陣幸福的味道,不用過冷河,不用離開觀眾好一陣子,只渴望不斷加入新鮮感,希望觀眾接受不一樣的劉心悠,千萬不要忘記她,標籤她。

Text: Nic Wong
Styling: Noel So assisted by Lisa
Photo: Ming Chan@Double M Workshop
Makeup: Annie G.Chan@Annie G.Chan Make-up Centre
Hair: Eric Chow@Xenter
Wardrobe: Chloe, Fendi, Valentino
Watches: IWC
Shoes: Christian Louboutin, Giuseppe Zanotti
Location: Champagne Gallery, Hullett House



廣東話.步步驚心

將目光放到劉心悠身上,如果只是本土優先,大抵你未必記得她年前拍過《步步驚心》、《步步驚情》等大陸劇,反應好評如潮,相信亦是為她帶來TVB《深宮計》的女主角「玲瓏公主」的其中原因。「今次我演出一個原名為『元玥』的女子,卻好像《飢餓遊戲》這樣抽籤,被抽中要入宮作侍婢。家姐很錫我,決定代替我入宮,本來家姐入宮後,還會定期寫家書回來報平安,怎料有段時間沒寄家書回來,好像失蹤了一樣,於是我便要入宮找家姐,想盡辦法四出打聽,所以我這條線跟宮中很多重要人脈都有關係。」於是乎,心悠便施展她的「宮心計」、「深宮計」,又或者其實新劇改名為《宮心計2:步步宮心/深宮》可能更加貼切。

後宮佳麗三千人,宮中猶如汪洋大海,尋人如撈針,好不容易,就像這齣電視劇一樣女角甚多,有美魔女羅霖,身材玲瓏的周秀娜,視后胡定欣,還有米雪、謝雪心、陳煒、張文慈、張慧儀、黃心穎等人,心悠如何突圍?「這是個很有發揮的角色,想當初甚麼都不懂,入宮經歷很多事件後,慢慢學懂了待人處事,而且我的角色很樂觀,天跌下來也不怕,即使有難過和憤怒的時刻,但正能量很快便會走出來,好像太陽一樣照亮自己,照亮其他人,如此開心,就像我現實生活中會做的事。」Sorry,其實我有看過《宮心計》,心悠的元玥角色,豈不是佘詩曼所飾演的劉三好,做人要做好事、說好話、存
好心?


大台劇.邊睡邊演

如此好人,最後會否因時而變,由忠變奸?「忠與奸,只是一線之間,視乎你怎樣看,加上奸人永遠不會說自己是奸的,每個人都說自己有苦衷嘛!我會盡量跳出忠與奸的層面,總是相信世間沒有對與錯,在乎你用甚麼角度看事件。我角色所做的一切都是為了家姐,但劇本中暫時未看到最終會否因此而傷害其他人。」做奸角毫無所謂,畢竟挑戰最大的,還是心悠的廣東話,尤其這次對白中,有著TVB經典宮廷劇常見的押韻及四字詞語。「大家都很關心我的廣東話是否應付得來,我覺得一定要下苦功,但全香港的人大概都知道劉心悠講廣東話是怎樣的,我會用盡辦法將每一個字咬正一點吧。」

凡事都有第一次,今次是心悠獻出她與TVB合作的第一次,感到辛苦沒有?「拍攝過程是比較長的,要拍A、B兩組,每日只有廿四小時,如果我要將時間分給兩組拍攝,剩餘時間就要好好運用,有人立即睡進去,有人累得睡不著,有人把握時間敷面膜,至於我呢,依然努力唸劇本。我相信自己很快能夠適應,很多人都做到,沒理由我做不到,如果我能夠練成隨時睡覺的習慣,這絕對是一個好好的訓練班。」此時,她不忘大賣口乖,大陸拍劇可能會遇上寒冷環境,香港沒這麼寒冷的同時,TVB多數拍廠景,不會冷到顫抖,反而是一個優點。


第一次.性感路線?

今年心悠所帶來的另一新鮮感,是電影《九龍不敗》的演出,她揚言是破格的新嘗試,有幾新鮮先?「今次我飾演一個好似何超儀的角色,家裡非常有錢,爸爸很錫她,但她頗有性格,以往讀法律,後來又讀中醫,曾患乳癌但康復過來,後來有警察指定來找她,透過傳統中醫及心理學醫治患有強迫症的病人『九龍』,亦即是張晉飾演的角色。」原來九龍不是半島,而是一個人,但戲外心悠更欣賞另一位演員,他就是UFC世界級拳王Anderson Silva。「他很大隻呀,但拍戲很溫柔,當日導演要求他拿著真刀對著我,那是一把很長的水果刀,我看後『嘩」出聲來,但導演堅持,而拳王亦講明『I don't wanna hurt you.』,我覺得他很sweet呀。」

聽戲名大概知道,《九龍不敗》會是一齣動作片,但心悠笑說:「今次算是打戲,但打的部分都是男人戲,我不負責打架的,只有一些被追打的場面。」只不過,她心底裡一直想做打女,只可惜緣份未到。「很大原因是,我未嘗試過做打女。我覺得打戲很像跳舞,要與對方同步,有一定的節奏,很好玩。」看似柔弱,必須備受呵護的心悠,做打女不怕受傷嗎?「如果擔心受傷云云,做不來的,最多買保險吧。我知道要筋骨柔軟才做到,但平時我有做運動,接到打戲時參與特訓了,沒問題。」說來說去,都不像是有很新鮮的演出吧,她卻娓娓道來,原來戲中她有一幕除衫的大膽演出,但現階段不能多說。「放心,我不是全裸,後期會加些特技妝。」到底心悠有多性感,就要留待暫定年尾上映的《九龍不敗》了。

不經不覺.二十部

《九龍不敗》,大抵是心悠入行後的第二十部電影,她聽見後不禁嘩嘩聲。「嘩,我真的已拍了二十部電影,真的嗎?嘩,很開心啊。」回想處女作《阿嫂》到現今《九龍不敗》的演繹,她衷心希望自己的本質不變。「當初我來港是抱住一個學習心態,沒想過能夠走出一個職業路,沒想過幾年後的自己是怎樣怎樣。一心只想來學習廣東話和演戲,直到現在我入TVB拍劇或者拍《九龍不敗》,依然是想學習,希望在每一部戲中找到一些東西來挑戰自己。」

不只來到第二十部電影,心悠在2005年入行,十二年後是另一個雞年,慢慢地,劉心悠已代表著一些固有印象,她自己又怎樣看?「可能是廣告方面,包括奇華、FANCL等等,他們塑造了我一個很女仔的形象,包括乾淨、玩運動、馬拉松等等,全都是我自己喜歡的東西,而這些事情也拉近了我和觀眾的距離。」誰都知道,心悠年年都跑馬拉松,唯獨今年缺席,但過去多年的拉筋照片,足以讓她夠資格成為未來香港馬拉松的代言人之一。「試過有一次,我媽咪坐巴士時聽到前座的人說:『我女兒跑馬拉松快過劉心悠呀!』哈哈,開心架,讓我覺得自己親切一點。」

十二年又過去,心悠的舉止仍像少女,但畢竟娛樂圈的生涯,永不能停留於少女階段。近年轉換了公司,向來見報機會不多,女人味如何熟成?「雞年又來了,好像是另一round的開始,心情當然又不同。以往的學習階段沒有暫停掣,但拍了這麼多部後,到現在這一刻,大致上做事會慳力一點,懂得一些聰明的方法,不用每次都那麼累。」這些經歷,報道提及少之又少。「入行時確實很無助、很難過,擁有情緒是正常,但每個人都不知未來如何,很公平的,近年慢慢感受到,明白要一步一步來,必先完成當下這件事,下一件事情才有可能發生。當做到某些事情,才能夠到達我想要的某個平台。」

 

感情事沒想法,完!

平台還未到達,感情路上同樣看不到岸,說真的,心悠好像是緋聞絕緣體,果真太少了吧?「對於感情,我沒有特別的想法,你說得對,我的緋聞真的很少,說完了。」拍戲拍劇總有感情戲,情緒沒受牽動嗎?「前幾年拍戲時經常談到夫妻關係、睡房中發生的事,但從來不會影響我的,正如之前我也演過妓女,都不需要去嘗試真正做妓女的體驗吧。演員有不同方法,要投入不一定要用自身的經歷,或者聽到朋友的經歷,或者煲劇時都有些感受吧。」

心悠唔急,姊妹急,尤其她代言的宣傳口號,正正是:「給女人一個家,就是嫁。」真係唔急?「某些人在我身邊不斷提醒我,但我不會被人標籤的。我有班姊妹,個個都結了婚,有一兩個小孩,經常問我現在不去生BB,將來怎麼辦?他日我真的過了黃金時間卻想生BB的話,還有很多方法如領養、代母等等,所以不是過了年齡就不行呢。」心悠很口硬,唯一軟下來,就是想去旅行。「今年很幸運,接了這樣長的劇,好像上堂直到七月,其後再拍電影,看看時間許可吧。演出以外,我很想去旅行,夏天去旅行最正,馬爾代夫最好,不然的話,或者去去沖繩也不錯。」直到最後,想不到心悠真想做一做意粉,過一過冷河,在炎夏享受藍天碧海呢,哈哈。

issue MAR 2017 VOL: 175
2017-03-02 09:00
于逸堯 雲吞不是愈大愈好

飲食這回事,有人為果腹,有人為追潮流,有人為了細味食材,話題之深入與廣闊,足以成為一個學科。于逸堯最新推出第六本以飲食為主題的著作《不學無食》,探究香港五花八門飲食文化背後的根源,饒富趣味,對他來說飲食與音樂都是值得執著的事情,難怪一寫可以寫足六本書。

text | ernus

photo | TPK

 

大眾認識于逸堯,九成九都是因為他的音樂人身分,近年他在各大報章雜誌撰寫專欄,寫的卻與音樂無關,而是寫飲食知識與及背後趣事,誘發他對這事情產生興趣的,是我們日常吃到的廣東雲吞。于逸堯解釋道:「我們從小就吃廣東雲吞,到了八、九十年代我發現它們不同了,變得很大粒,但身邊的人竟然說這樣才正宗,於是我心裡便萌生一個疑問——難道我小時候吃的不正宗嗎?」于逸堯說,飲食對他而言是很重要的記憶媒介,一直以來他都透過飲食去記低生活中各種感覺:「無端端說我的記憶不對,我就要看看我是否真的記錯了,於是就這樣開始了查考食物歷史的習慣。」他的結論是曾經作為點心的廣東雲吞不應該是愈大愈好:「所有東西的既定尺寸都有其背後的原因,舉例說一張辦公室椅子,大一倍或小一倍都一定沒有現在的好,背後有它的實用原因。當然我說椅子一定無錯,但說到生活中的精細品味,或者祖先前輩留給我們一些生活智慧,對錯可能沒那麼明顯,不過這樣眼白白被人改變了我就很不忿氣,所以就寫了這本書。」

無論你是否特別愛吃,讀《不學無食》都會有所感受,因為于逸堯寫的不是甚麼山珍海錯,而是我們生活經常接觸的平常食物。例如茄汁英文名字何以會是「ketchup」、吃壽司時芥辣怎樣點才是正宗、薯條點茄汁是否唯一選擇等等,他寫這些寫得相當深入,卻謙稱自己只是消閒寫作:「我的文章談不上學術研究,資料是我從不同途徑搜集回來的,沒錯這書是和考證有關,但我認為所謂的真相未必只有一個。每一件事情有不同面向、多個角度,隨著時間流逝也有不同發展,人始終是活生生的,真相是如何當然重要,但很多時我們如何閱讀和理解這真相,同樣重要。」于逸堯對當下社會的觀察,是大家都習慣了被動地吸收資訊,樂於安逸地接收別人給你的真相。「這本書的資料未必是絕對真相,但那是我努力付出後所得到的功課,為甚麼你不可以也參與貢獻這真相呢,或者你做點功課都得到更真的真相呢。」

查考完歷史,于逸堯不是要求大家每吃一餐都尋根究底:「好像我們在香港吃魚生會點很多芥辣,也會將芥辣混進豉油中,與日本人的吃法不同。香港人也可以有自己的一套吃法,可能這裡的魚生腥一點,要靠芥辣味去掩蓋呢,這不是對錯的問題,而是你知不知道自己吃的是一種變奏,是否明白它出現的原因,這才是重點。」于逸堯自覺對食物有比較強烈的執著,跟他對音樂的敏感不相伯仲,但這種執著,都以不影響日常生活為原則。「飲食對我來說可以很功能性的,如果那一餐飯是為了見一個朋友,我吃甚麼都無所謂,忙碌工作的時候,只是為了吃飽,胡亂吃個飯盒也可以。但如果那天比較空閒,或者我想花一點錢的話,心情就很不同了,我會有點要求,想特別選一間餐廳或一種食物來試,吃不飽、花多少錢就不太重要了。」

 

全文刊登於175期《J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