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8-09-04 19:18:05

夠地先最得人驚! 精選香港恐怖電影

以往這個時候,總會有很多恐怖電影上映「應節,不過近年真的少之又少,看看以下這些經典本土電影,不禁想知道幾時會再出現一套真香港鬼片出現?

《陰陽路》系列

《陰陽路》可以稱得上是朋史上集數最多的香港恐怖電影系列,一共有二十多部,前期由古天樂、蔡少芬、雷宇揚、麥家琪、羅蘭等主演。古天樂的招牌揮手動作與「龍婆」這個角色都是來自這個系列。電影吸引人的地方是雖然戲中血腥場面不多,但因為內容多針對人性及各行各業的描述,所以頗有諷刺意味。從第二集起,這系列每集都會用一首舊歌呼應主題,可以成為串燒恐怖歌曲集。

《七月十三之龍婆》

羅蘭絕首度是香港恐怖電影的時中堅人物,這她所飾演的「龍婆」表情陰森,總在你猜不到的時候突然嚇人。她經典的恐怖角色曾經為她帶來金像獎最佳女配角提名。特別待是「龍婆」一角在不同港產恐怖片中反覆出現,絕對是深入民心的代表角色。

《凶榜》

由秦祥林、余綺霞、鄭則仕及岳華等人主演的《凶榜》,是一個關於夜更護衛員的故事。在老婆懷孕時失業,見工又碰巧有人跳樓,極度倒霉的主角為了為持生計到商廈當保安也被猛鬼紅衫仔看上。這套電影結合了靈異、喪屍、茅山等元素,雖然沒有驚嚇的特技,但當中是主角從黑暗中獨自巡樓及妻子躲在雪櫃前偷食內臟等畫面都足夠讓人感到詭異心寒。

《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

香港在六十年代已經流傳大頭怪嬰的都市傳說,傳聞大頭怪嬰出生在西區的國家醫院,本來只是順利的接生過程,突然聽到產婦連環尖叫,原來是嬰兒的頭部比常人大三倍和長滿眼睛,把自己媽媽的內臟都全吃掉。本來消息被封鎖,但因為有聽眾在電台節目爆料而再引起討論,2000年被改編成同名電影《恐怖熱線之大頭怪嬰》,由何超儀、吳鎮宇、周麗淇主演,整個故事便是依照整個大頭怪嬰歷史故事拍攝。

《山村老屍》

一群年輕人喝屍油玩「招魂遊戲」,招來女鬼纏身相繼離奇死亡。戲中飾演記者的黎姿為了獲得獨家新聞與吳鎮宇一起到村內調查事件,掀發女鬼的身世,最後卻被附身,但因為音效和劇情夠恐佈,所以成為很多人的心水鬼片。

《見鬼》

是少有被翻拍成外國電影的土產恐怖片。由彭氏兄弟執導,主角李心潔憑此片奪得第39屆金馬獎最佳女主角。李心潔飾演的汶自幼失明,因為性格樂觀又有家人的照料和支持,所以能用自己的眼睛看到這個世界一直都是她和家人的最大願望。不過她接受了角膜移植後便出現一連串恐怖事件⋯⋯

圖片來源:互聯網

2018-08-29 15:08:53
從紀錄片到真實人生 甘國亮 X 楊紫燁

Text: CY

電影節MOViE MOViE「Life is Art盛夏藝術祭」又再來臨 ,今年特別找來甘國亮擔任Life is Art榮譽導賞大師,並與曾獲得過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的導演楊紫燁對談,提到她近年從美國回流香港,現時更與香港大學合作,向有志拍紀錄片的人傳授拍攝心得。今回,兩位大師從紀錄片製作談到鏡頭後的人生。

甘:甘國亮 - MOViE MOViE Life is Art盛夏藝術祭榮譽導賞大師
楊:楊紫燁 - 2007年奧斯卡金像獎最佳紀錄短片獎導演

 

紀錄片忠於真實

甘:我眼中的你是一位很忠實的紀錄片導演,你的紀錄片沒有任何修飾。

楊:其實為亞洲人拍紀錄片很困難,因為亞洲人有很多東西不願意公開,而我所追求的是真實,只反映現實,這就有難度了,因為有些人說著說著,就不想再透露下去,而我是不會創造虛構的事。

甘:我覺得你過去的幾部作品都能不着痕跡捕捉人物真實一面,讓他們不自覺地將所有真相告訴你。

楊:製作紀錄片需要互信,而且很多時候你是知道問甚麼問題才能捕捉到他們內心的想法,繼而再發揮下去。尤其是我的紀錄片沒有旁白,更需要清楚表達他們的內心感受。

甘:為甚麼你不喜歡旁白?

楊:我不喜歡旁白,因為旁白就好像新聞報導。紀錄片像電影,好像一個很好的故事,分別只是它是真實的,這需要很用心剪接。拍攝時,相處時,可以發現到他們的心結,然後將心結表露出來。

甘:我的電影亦不喜歡有旁白,我從小到大都不喜歡劇中人在看信,然後那封信會自己發聲。

 

 

拍紀錄片的困難 

甘:《潁州的孩子》(獲得2007年奧斯卡最佳紀錄短片獎)是你的轉捩點嗎?

楊:其實《風雨故園》(1999)才是我的轉捩點,這是我的第一部長片,關於香港的,因為這裡是我的出生及長大的地方,當時從美國回來,令我重新認識香港,已經是21年前的事。

甘:21年前的香港人與現在非常不同,你可以說一下21年前你回到香港的情形嗎?

楊:當年主要拍攝回歸,因為對我這一代人來說,97年就是一個cut off point。所有人都在想該留下?到美國?還是移民?

甘:你拍這部作品時,有預計到二十幾年後的香港,會是現在的模樣嗎?

楊:預計不到,當時是一個新的開始。我最近因為做字幕而重溫這部作品,發覺有很多的內容現在都不能拍了。

甘:你可以的,你相信我吧。很多人現在有太多顧忌,但對你來說,你問心無愧,你覺得值得說的東西你都會說。

楊:現在拍紀錄片有很多手續要辦,這就是香港改變最大的地方。以前我到哪裡拍都可以,純粹寫一封信給校長說就行,現在就沒那麼容易。2013年拍《爭氣》時,我好幸運,校長容許我到學校內拍。

現在用手機拍很容易,每人都可以,問題在於你怎樣去說故事。我很鼓勵人去為香港拍紀錄片,因為現在不拍的話,十年、二十年後你才醒覺,那就已經太遲了,我回來就是希望啟發更多人去做這件事。

紀錄片的價值不是用錢或票房來衡量,是用影響力來衡量。以《潁州的孩子》為例,獎項的確令人聚焦到愛滋病及患者身上,對他們的關懷多了。

甘:紀錄片最無敵的地方是,感染觀眾看完電影後身體力行去做一些事。其他電影很賺錢又如何?我無意得罪,但都是看了就算,沒有啟蒙、沒有使命、沒有豐富知識。你的紀錄片能推動觀眾身體力行去做事,與電影人物相像,這就是你的紀錄片的影響力。

楊:這其實是我一直堅持拍紀錄片的原因。一部好的紀錄片,它的影響力很大。

 

西藏人打籃球

甘:你能分享一下,你今次在MOViE MOViE Life is Art 上映的作品《仁多瑪》(RITOMA)嗎?

楊:Life is Art閉幕禮電影《仁多瑪》是我拍的,關於一個美國人到藏區教藏人打籃球。這次拍攝並不容易,全賴藏人的信任,最後才順利完成。我認識他們時是2012年,當地是世外桃源,不過最近6、7年前變化很大,不少事物已慢慢地改變。

甘:你估計5年後當地會演變到甚麼地步?

楊:可能會變成一個旅遊區。

甘:你認為這是好還是壞?

楊:好的就是他們的生活方式會愈來愈好;壞的就是帶來了很多外地文化。他們說10年前要用一整天的時間騎馬去最靠近的城市;我去的時候,只用1個小時;最近只需要20分鐘便可到達鄰近城市。

 

暢談Life is Art

甘:除此以外,Life is Art 電影節中,你還想看甚麼電影?

楊:我想看《雲妮侯斯頓:永恆的天后》。Whitney Houston 的 legacy 是她的歌無人不曉,但她的人生坎坷。我也想知道她為甚麼要帶着女兒去巡迴演唱--這是她其中一個秘密。

甘:我不是想跟你爭論,但其實我覺得她做的事並不值得原諒。

楊:我覺得她的人生悲慘,叫人心酸。

甘:但我就覺得她不值得同情,我覺得上天給了她一份這麼好的禮物,遠遠優勝過其他歌手,她偏偏讓毒品令到自己一錯再錯,破壞了自己的歌唱事業,還害了自己的女兒。

楊:我是另一種看法,我在美國生活多年,清楚當年黑人所面對的種族歧視情況。當年黑人家庭都比較複雜,黑人更要面對種族歧視、家暴問題,因而有時會影響他們對人生的看法。

甘:看電影就是這樣,如果我們經常同意對方的看法,就沒有意思了。還有哪一部戲你想看?

楊:我想看《梵高帶你油麥田》。

甘:假如你有得回去當年,然後遇見梵高,你會去拍他的紀錄片嗎?

楊:當然會,尤其是有精神病就更加想拍。這不是stereotype,而是他受制於自己心中的devil,需要用畫畫去表達自己的壓逼......他其實很慘。

甘:其實不能靠近他,那怎麼辦?如果他經常拒絕和迴避你,那你會不會更加想拍?

楊:可以用不同的方法拍,可以用他的畫,用animation,再重組他的思路。現代有很多方法可以做。

 

MOViE MOViE Life is Art盛夏藝術祭

戲院:MOViE MOVIE Cityplaza

購票網站: https://goo.gl/86dQ4c  / https://goo.gl/Sh2jRG

網址:www.moviemovie.com.hk

FB:https://www.facebook.com/moviemoviebybc/