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12 12:28:19

放下雪白的那張臉 陳文剛× 魏綺珊

糊塗戲班即將上映本年度重頭劇《瑪麗皇后》,看到宣傳海報就被那日式美學攝住眼球,卻沒想到故事主角的真人西岡雪子並不是想像中的漂亮皇后,而是一個曾為慰安婦的日本妓女,透過張飛帆的創作,《瑪麗皇后》將呈現這位傳奇女子的一生。

TEXT : ERNUS PHOTO : BOWY(PORTRAIT)

在日本橫濱街頭,出現過一個塗上雪白脂粉的女人終日流連,人稱她作「橫濱瑪利」,當過多年妓女,在此之前,還是一個慰安婦,如此淒慘背景的背後,還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西岡雪子曾與一名美國軍人熱戀,後來愛人離開日本,信誓旦旦說會再回來,於是西岡小姐就一直在街上等候他,一等就是幾十年……陳文剛與魏綺珊早年在網上看過這個故事,覺得很戲劇性,於是找來編劇張飛帆寫下《瑪麗皇后》的劇本,陳文剛說:「關於西岡雪子的故事,網上的資料也是片段式的,張飛帆綜合了幾個事實,和參考紀錄片《橫濱瑪利》,再創作了對白及人物關係,成為了這個劇本。」日本橫濱街頭,出現過一個塗上雪白脂粉的女人終日流連,人稱她作「橫濱瑪利」,當過多年妓女,在此之前,還是一個慰安婦,如此淒慘背景的背後,還有一段可歌可泣的愛情故事——西岡雪子曾與一名美國軍人熱戀,後來愛人離開日本,信誓旦旦說會再回來,於是西岡小姐就一直在街上等候他,一等就是幾十年……陳文剛與魏綺珊早年在網上看過這個故事,覺得很戲劇性,於是找來編劇張飛帆寫下《瑪麗皇后》的劇本,陳文剛說:「關於西岡雪子的故事,網上的資料也是片段式的,張飛帆綜合了幾個事實,和參考紀錄片《橫濱瑪利》,再創作了對白及人物關係,成為了這個劇本。」


關於西岡雪子的事實,包括她是日本戰敗後,政府成立RAA協會(特殊慰安設施協會)為美軍提供性服務的慰安婦一員,後來因外交問題RAA協會解散了,這班被利用的婦女卻流離失所,唯有繼續當妓女。這個傳奇的角色,將由魏綺珊飾演,她笑說:「之前《和媽媽中國漫遊》的劇本也是張飛帆寫的,他覺得這次西岡雪子的角色很適合我,可能覺得我好啱做老人家吧。」魏綺珊對西岡雪子最深刻的感受,是報道中她晚年居住的地方,是一個大堂裡的一張椅子,「她堅持不受任何人接濟,即使她被周圍的人摒棄,我最好奇的是她憑甚麼在堅持,每天在等情人回來。」陳文剛則認為她當慰安婦的信念最值得探討:「她是怎樣從慰安婦的身分站起來,然後等足半生,情人的信誓又落了空,她的心情到底是如何。雖然流離失所,但她每天出門依然打扮得一絲不苟,並不是流浪漢的模樣,這也是令人驚訝的。」


至於陳文剛飾演的,是西岡雪子晚年的知心好友元次郎,他是個同性戀者同時是易服癖,母親是妓女,可能大家都是社會被歧視的一群,二人結識後成為莫逆之交。陳文剛:「這次演出的挑戰性是如何拿捏元次郎的內心世界,是甚麼令他變成易服癖,一個人知道自己媽媽是妓女的心態是如何。最近我也在看了不少書,嘗試了解同性戀者的想法。」元次郎的角色情緒起伏不少,當然也不及西岡雪子的濃烈情感。魏綺珊說:「最初拿著劇本讀,讀完已經筋疲力盡,一來我的角色是由頭帶到落尾,不斷在八十歲與二十歲之間跳來跳去。另外感情上也像過山車般大起大落,有些場口感情濃度去到100,要用盡力才去到那狀態,不可以輕輕力做到。」《瑪麗皇后》於七月舉辦過讀戲劇場,沒有視覺效果卻有不少觀眾淚如雨下,足以證明感情之澎湃。


網上翻查西岡雪子的相片,十居其九她面上都塗上如傳統藝妓的雪白妝容,這成為編劇心目中最重要的一個比喻。陳文剛說:「這塊白臉是很鮮明的標誌,雪白背後代表的是甚麼,是否因為人生受了創傷之後要純白掩飾,這課題值得我們鑽研。編劇透過《瑪麗皇后》強調我們臨死前是否還是繼續戴著面具、帶著秘密離開,還是面對自己,還是要對自己坦白,好好走最後一程。」如此宏大的題材,要靠觀眾用心去感受,但在舞台上,魏綺珊的確是會用面具去表達不同階段的角色:「因為不可能不斷轉妝,利用面具正好協助角色穿梭不同時代,也貫徹劇本的主題。面具是為我度身訂造的,很薄很貼。」雖然舞台表演向來不倚重面部表情,但戴上面具之後,演員更需要用聲線及形體將感情放大,陳文剛說:「演員每一個動作都代表著一個想法、一個態度,我們必須很清楚地表達。」


至於那輯令人震懾的宣傳相片,單是化妝已花了足足九小時,但對魏綺珊來說,是一個難忘的經驗。「香港沒有專化藝妓妝的化妝師,於是我們的化妝師在拍攝前花了不少時間鑽研化妝方法,也試了不同的化妝品。而髮型不是頭套來的,是在現場逐少逐化貼上我的頭髮上,所以搞足九小時。」不過效果如此出色,也就不枉。■

日期:11月30日至12月2日
地點:高山劇場新翼演藝廳
票價:$350

 

 

issue OCT 2018 VOL: 194
2018-10-08 15:53:44
除了碎掉自己的畫作,Banksy還做過甚麼顛覆藝術界的事?

神秘藝術家Banksy一向行蹤詭秘且行事不按常理出牌,被視為在主流藝術圈外「打游擊」的「反藝術分子」。日前他再度發功,在蘇富比拍賣會中把自己的著名作品《Girl with a Balloon (2006)》用暗藏畫框的碎紙機碎掉,把在場嘉賓和拍賣官都嚇得下巴掉在地上。他更在官方Instagram上以畢卡索的名句為這次「自毀」事件下註腳:「破壞的衝動也是創造的衝動。 (The urge to destroy is also a creative urge)」

Text TIMOTHY LO
Photo INTERNET

Banksy碎掉自家作品震驚全球,旋即引來廣泛報導,甚至連蘇富比是次負責拍賣的員工都忍不住說:「我們被banksy了。(We are being banksy-ed)」在(高達一百萬磅英鎊的)交易完成那一刻碎掉作品,不少人都說這是他抗拒資本主義和藝術商品化的行動,但也有人陰謀論地說「碎紙門」是Banksy與蘇富比合演的一齣好戲,為的是另碎掉一半的《Girl with a Balloon (2006)》以更高價格出售。但姑勿論哪種說法孰是孰非,這次Banksy再度借(塗鴉,甚至是行為?)藝術引得全球注意。

不得不說,Banksy不僅是一個很有才華的藝術家,更是一個非常懂得宣揚自己理念的理想家。他了解人們八卦的心態,懂得利用誇張出位的藝術企劃包裝、呈現自己的思想,顛覆了藝術、甚至政治層面的意識形態。除了今回的「碎紙門」,其實Banksy以往也有不少「佳作」,看完之後讓你會心微笑又細細思考,又忍不住笑這個藝術家的黑色幽默太賤。

 

戴安娜王妃偽鈔

Banksy在2004年「發行」大量偽造英鎊10元偽鈔,將英女王伊麗莎白二世的頭像換成戴安娜王妃的肖像,上面印上「我願意支付持有者要求的最高價錢(I promise to pay the bearer on demand the ultimate price)」,並將英倫銀行(Bank of England)換成「英倫Banksy(Banksy of England)」,對英國的帝國主義和資本主義作出深刻諷刺。

 

洞穴人去超市推車買餸?

2005年,Banksy潛入大英博物館將畫有洞穴人推超市手推車的偽造圖騰放置於真實的歷史石頭畫之中。展覽期間一直沒有任何人發現展品中混入了一顆「假石頭」,直到三日後他本人在網站上公布這個玩笑,館方才赫然發現。消息等於狠狠地摑了大英博物館策展人一巴掌;但最諷刺的是,今年年初博物館竟「迎回」這塊偽造圖騰,作為展覽「I Object」的展品之一。

 

暗黑版反烏托邦迪士尼

Dismaland是Banksy在英國小鎮Weston-super-Mare舉辦的「黑暗主題公園」,裡面的雕塑、遊戲和人物都是以迪士尼樂園中的卡通作為靈感並加以「黑化」,譬如諷刺海洋污染的扭曲版美人魚、模仿戴妃被記者追的撞車版灰姑娘,還有支離破碎的迪士尼城堡。而在Dismaland閉館之後,Banksy亦在網站上發佈消息,指所有建築材料都會回收,用作為無家可歸的難民建設庇護所,以Banksy式手法戳破社會上烏托邦的粉飾太平。

 

巴勒斯坦反戰酒店

2017年,Banksy在以巴衝突最嚴重的伯利恆城牆(Bethlehem wall)旁開了一家名為「The Walled Off Hotel」的酒店,擺明車馬諷刺以色列粗暴對嗲巴勒斯坦人的政策,以及封鎖伯利恆的手段。酒店內放滿不同有Banksy親自設計和創作的雕塑和壁畫,不少均帶有反戰意識,當中最吸引人的非房間中以巴士兵打「枕頭戰」的塗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