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5 17:56:40

米奇老鼠90周年紀念!看米奇與迪士尼的時尚演變

米奇老鼠陪伴不少人度過童年,不論是20歲的你、30歲的她還是40歲的他,小時候都一定看過迪士尼動畫中,米奇帶著高飛狗到處走、與米妮拍拖的故事。不知不覺,原來米奇老鼠今年已經誕生90年,他卻依舊沒有離開過我們,甚至開始在近年進攻時裝界!幫助米奇老鼠成為「時裝KOL」、打入亞太區創意市場的,是華特迪士尼公司亞太區創意及產品開發副總裁歐陽德東。讓我們與他談談米奇老鼠的「時尚之路」,以及迪士尼的現代化與全球化。

Text TIMOTHY LO
Photo BY COURTESY OF THE WALT DISNEY COMPANY, INTERNET

AY:歐陽德東
J:JET

 
華特迪士尼公司亞太區創意及產品開發副總裁歐陽德東。

J:在你未加入公司之前,你對迪士尼有什麼印象?

AY:我一直覺得迪士尼是一家非常正面的動畫公司,宣揚多元文化和夢想。他們在說故事和創作人物上尤其有趣,能為普通故事帶來嶄新和不一樣的感覺。由於我本身就是一個充滿好奇的人,所以能夠加入迪士尼是我的榮幸。

 

J:將迪士尼的品牌形象與現代接軌對你來講是一個重大挑戰嗎?你如何為一家擁有將近百年歷史的公司翻新形象?

AY:我視迪士尼為「timeless」的公司,全因他的重點全在「說故事」之上,加上後來Pixar、Marvel、Star Wars等加盟,更讓迪士尼這家公司更年輕有活力,讓追隨者的層面更廣。在塑造品牌形象上,我覺得真正的挑戰是要了解不同的本地市場,然後將適合的產品和體驗在不同文化的地區中推而廣之,譬如迪士尼在亞洲市場的曝光率一定沒有在歐美市場的多,所以我們才需要有更多的策略,把迪士尼的故事說得更精彩、更時尚,同時也更有趣。

 
Moschino設計師Jeremy Scott以迪士尼作為靈感的系列。

 
米奇和米妮現身紐約Opening Ceremony的時裝騷上。

J:你如何看迪士尼與時裝世界的關係?

AY:不論是時裝、玩具還是藝術,其實在Pixar、Marvel、Star Wars以至迪士尼的故事世界中,有很多角色都是設計師和創作者的靈感來源。這些年,奢華品牌如Marc Jacobs、Valentino、Moschino、Coach等,都曾經與迪士尼合作推出過很多限量設計系列,時裝愛好者也喜歡把經典的米奇老鼠T恤穿上身。米奇和米妮更曾經到米蘭、紐約、上海等地參加時裝周的活動呢!

 


迪士尼與SCAD學院師生合作設計「米老鼠街頭時尚系列」。

J:為什麼米奇老鼠能成為「時尚icon」?你覺得時裝是一個重塑品牌形象的好方向嗎?

AY:米奇的「粉絲基礎」遍佈各大年齡層,是超越時間的經典「人物」,代表著正面和開朗,也為品牌創造了很多第一次——他是第一個能夠打入荷李活「Walk of Fame」的卡通人物!跨時代的特質讓他的影響力無遠弗屆,當然能夠成為經典的「時尚icon」!他不僅是個普通的卡通人物,更是一個重要的文化、生活指標。在2018年秋冬季的上海時裝周,我們與十五個中國設計師合作推出了一系列由米奇啟發的服飾,來慶祝他的90歲生日。我們也與香港SCAD合作,讓設計學院的學生們來參與創作以米奇老鼠為靈感的街頭時尚系列。說起來,時裝也算是一種說故事的辦法呢。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5 14:37:43
主創談巡迴劇場迷與思 《舞.雷雨》

香港電影北上沸沸揚揚,香港表演藝術亦面臨類似考驗。受限於本地展演場所不足、市場欠蓬勃等問題,本地中小型劇團趁中國劇場高速發展,紛紛向北開拓「巡迴劇場」,爭取演練機會及維繫生計。由鄧樹榮、梅卓燕和邢亮共同創作的經典現代舞劇《舞.雷雨》,自2012年在港公演後,就跑遍新加坡、台灣及北京等地巡演,以延續劇目的生命。十月初,在香港藝術發展局「內地演出計劃 2018」的支持下,兩位編舞家邢亮和梅卓燕應於上海大寧劇院上演完該劇後,親身分享觀察與心聲。

TEXT : KO CHEUNG / PHOTO : COURTESY OF 榮軒攝影

與其株守窘境,令見聞限於一隅,身兼藝發局舞蹈組主席的梅卓燕,參考自身七十年代從內地赴港學中國舞,1985年赴紐約學舞,以及2000年為德國福克旺舞蹈團編排《花落知多少》及參與翩娜.包殊舞團的《春之祭》等經驗,鼓勵同業享受出走,「藝術上,每一項表演藝術,都不能做一次就藏起,它必須涉足不同場地、經歷多番演出、承受各類觀眾評賞,方能知所改進;製作上,單一作品演出場次愈多,成本損失才能降低,並求取更大回報率,應付營運。表演藝術的精髓,必須有一定『空間』與『時間』來
蘊釀。」


出走,為了建立歸來的力量
受實際地理和市場規模局限,即使一個作品在十八區多次巡演或重演,也難以企及更遠大層次,往外地或北上做巡迴劇場漸成新趨勢。藝發局有見及此,積極連結多個國際性藝術組織,繼2016年首度參加「澳亞藝術節」、連續兩年資助過百個本地中小型藝團及獨立創作人參與「首爾表演藝術博覽會」(PAMS)後,2018年,又夥同中國對外文化集團公司、中演演出院線發展有限責任公司,啟動「內地展演計劃」,預計每年邀請不同港澳藝團赴內地交流及巡演。《舞.雷雨》是本年度八個獲邀單位之一,參與「中國國際青年藝術周」其中一場演出。


基於中港矛盾,許多人聽到「北上」就卻步,但梅卓燕深信藝術無疆界,是藝團成長重要一環,「巡迴劇場的概念早於歐洲盛行。以一個德國劇目為例,它會先行勻當地劇院,累積一定市場和口碑,再往鄰近國家巡演,甚至闖進亞洲或全球,讓作品演出方式和內容持續進深。放諸香港表演藝術也可作參考,先於華語區如廣東省為起點,再前進上海或北京等文藝重鎮,繼而嘗試走向歐美市場。這不只為了開拓外地領域,也有助作品回歸原生地紮根。林懷民老師(雲門舞集創辦人)曾說,讓作品先於外地獲取聲譽,對於回到本地推廣可事半功倍。」

邢亮


趕急之間也得平衡質量
邢亮在旁微微點頭,也提出藝術家的顧慮,「我嚮往累積不同地域的演出經驗,可是亦關注文化水土的適應問題。畢竟多數中小型藝團跑場的資源有限,未必個個能像歐洲知名劇團如翩娜.包殊舞團等,可每次原班人馬前往新地區演出,或於展演前幾天先安裝器材、測試技術等。像我們今次在大寧劇院的表演,跟當地燈光和舞台師父是初次合作。演出前一日,因場地有別的表演單位在演出,我們要待對方退場後,才可以開始入台的工序,致令準備時間不得已被縮短,在演出當天早上,大家短時間試燈、走台、化妝,晚上七點就要開場見觀眾。坦白說,自知細節未臻完美,演員表現也未入狀態,個人來說,今晚只算『技術場』感受新環境。想完美?起碼要多一天預備啊!」

梅卓燕


向來創作至誠的邢亮,勇於承認未能為觀眾帶來最佳體驗的慚愧,並從中省思,各劇團迎向愈來愈多的巡演機會,有何要注意之處,「趕急跑場無可避免,作為專業的舞者和編舞,自問身體狀況隨時準備好,這方面我不怕。然而,當我們進入表演體系,牽涉的不只舞者的創作性,而是一門綜合的藝術,講求跟不同崗位人員溝通時,我們就得對質素負責任,尤其考慮怎樣於極短時間適應多變的配套,塑造出藝術的形式感,同時亦不失其神韻,甚至貼近當地觀眾的文化和語景,最終感動人心、彼此精神互通,將是未來必須慎思課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