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19 17:31:34

【困獸.28】似曾相識的中年危機?麥浚龍用歌曲道出男人之苦

自麥浚龍和謝安琪宣布合作,並帶出「董折」與「浦銘心」的故事,坊間其實毀譽參半,有人欣賞二人開創全新的音樂/說故事的模式,也有人說這次Juno創作的故事沒有《耿耿於懷》、《念念不忘》和《羅生門》三部曲的故事吸引。

Text TIMOTHY LO
Photo 《困獸.28》MV截圖

確實,董折與浦銘心的故事很普通,普通得讓很多香港人都能投入感情,並在自己的某段人生歷程當中找到兩個所謂虛擬角色的影子。尤其在《困獸.28》,那份林夕填的歌詞、那個長得像微電影的MV裡,我們更能看到大半香港人營營役役的生活。

 

勇悍的董折與浦銘心在17歲時私定終身,經歷逾十年時光後成家立室,擁有兩個小孩,這些看似幸福美滿的人生其實是沉重的負擔。妻子是出版社翻譯,能夠在家裡工作兼照顧小孩;丈夫需要身兼三職,早上做銷售人員,晚上做倉務,一星期還有三晚要在酒吧兼職。兩夫婦同住一室卻聚少離多,甚至能夠三日未曾見過對方一面,一見面便是兩相看厭,因為工作、小孩、睡不夠而大吵大鬧。十七歲是的溫柔、浪漫和愛,早已在年月摧殘下磨蝕得丁點不剩——然後衍生出後來《一個女人和浴室》的後續,浦銘心再也受不了寂寞和家庭枷鎖,要求離婚。

 

這是一個很普通的故事,普通得讓人心寒,因為幾乎任何人都擁有強烈的代入感。這也是Juno的厲害之處,透過音樂、畫面、文字,甚至舞台演出(早前的拉闊音樂會),將一個普通得不能再普通、每日都在發生的大眾故事寫得細膩,狠狠地揪緊樂迷的心。正在經歷中年危機的人固然感同身受,即使時候未至,年輕的聽眾也會有種莫名的恐懼:長大後28歲的我,會不會變成另外一個董折?另一半會不會變成浦銘心,受不了這種擁有彼此心血、卻化為牢籠的所謂的「家」?

 

但最最讓人驚恐的是,當你將《困獸.28》的絕望與《勇悍.17》的希望兩相對照,你會發現年輕時自以為「從庸俗下解放/青春故意怒放」的決定,其實是「鬥垮世俗後結果是更不自由」。明明是同一對戀人,那種前後對比實在叫人害怕。相比起癡情男生等待女主角十年時光的三部曲故事,《困獸.28》更為貼地寫實,因為每一個香港人都可以是「董折」和「浦銘心」。

issue NOV 2018 VOL: 195
2018-11-07 14:49:24
唱出大叔的愛

10年前,5位其貌不揚的男子,以RubberBand名義加盟樂壇。樂隊向來是賣態度,或者賣樣,縱使不是整隊有型靚仔,主音也要情深款款。事實上,從外貌學會分析,5位實力都好平均,所以用香港樂壇的走線來算,他們是實力派,是賣態度的。

Text : 繆思純


又有趣,向來樂隊的態度似乎跟怒火劃上等號,歌要好「焚」,詞要夠「憤」,鬧政府鬧社會鬧你鬧我鬧勻全世界才罷休,否則未夠火氣就愧對搖滾。然後,RubberBand是走溫和路線,在生活細節中跟你分享一二,在大是大非前也是隱晦婉轉地打擦邊球。如果是政治立場,這種中間派是死路一條,在香港樂壇都不易行,但偏偏又容納到他們,唱足十年。


在這個十周年,他們舉行了兩場演唱會,並順勢推出H專輯《Hours》,一張講時間,或者一個時代的專輯。如要用一首歌紀念十周年,〈城市當代配樂團〉會是首選。短短十年,他們的歌曲可能陪過你跑步、陪過你失戀,更可能在你結婚畢業大日子上,共渡重要時刻。自認是橡膠,最開心應該是聽副歌的歌詞︰「會記得一首 會記得一首你我一生心照的……聖誕冰點苦笑的……發洩不爽不忿的……撐破冰山急灣的」內含4首代表作,身為粉絲應該可以一一講出歌名來,唔准Google即刻答!


〈阿發好風光〉是送給一眾仍懷念八、九十年代,紫醉金迷的香港大時代你我,用一個角色說出他昔日風光過,魚翅撈飯干邑飲到high的美好,殊不知一個大浪殺到,一鋪清了袋,老細變搬運,你仍選擇自怨自艾懷念風光,還是咬緊牙關拚殺這一關,重頭
來過?


哼著南美風情的〈那一端〉,音樂底很寫意暢快,是遊車河玩樂的輕鬆節奏,奈何細聽歌詞,原來在說我們的手機、衫褲鞋襪,其實都是來自那一端的血汗工廠,我們在剝削一端的人群,滿足小部分人的快活。旋律與歌詞的反差未算最絕,更諷刺是正義凜然地唱了一輪,就似曉以大義之際,總結就只有一句︰「只怪投錯胎」比起當年〈細街盃〉,借足球為居港非洲人止痛,今次就只剩下怨天怨地。


如果〈那一端〉是帶點涼薄,那麼緊接的〈發麻〉就是在指斥你的無感覺,當你對重複發生的壞事、災難感到疲倦,感到慣性時,人性失去應有的良知和警覺性,不是更可怕嗎?延伸下去,當你以為這是別人的事,別人的遭遇,懶得去理會,不作協助時,他日就發生在你身上,屆時你還有足夠機警去招架嗎?還是一切已經太遲。


最後要力推是〈逆流之歌〉,在RubberBand組成不久,大家已經用熟男去形容幾位,一個帶有紳士味又能準確形容的詞彙。十年過去,香港人的用語文化都變得直截了當,上年紀的朋友無不留情地直呼為大叔,不單親切,還能輕抹上一陣東洋味。


而一部講中年男人奮鬥追夢的電影《逆流大叔》,能精準地找來RubberBand主唱主題曲,實在是無縫交接。「縱會失勢 碰上關口 聽到心裡鼓聲穿透 我未有顫抖」所講的鼓聲就是心跳聲,每一下都代表你還在。「歲月將一切淘空 但我守好那片夢 哪懼髮白再滿身疼痛」未到大叔之齡,這兩句聽落其實似是笑話一則,但到你放棄過夢想,當一頭銀髮才想重拾時,這兩句是聽得人熱血翻滾,盡在不言中。如果太翻騰未能靜下來,這刻再聽聽〈未來見〉,是慰藉是安撫,也是一種療癒系之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