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19 14:57:23

想成功先要冒險 LAAB Architects

TEXT : NW
PHOTO : BOWY CHAN
LOCATION : F22 FOTO SPACE 

LAAB Architects想當日在PMQ開店,由當日小小房間,到現時兩層高的辦公室,坐滿約20名員工。成立5年來,他們多次做出重要決定,一直在冒險,走一條沒有前人試過的崎嶇路,即使過程間不斷受挫,卻不斷克服難題,在眾多不滿足之中,尋覓出設計人生當中的成功及滿足感。

 

冒險成就高飛

五年前,吳鎮麟(Otto)、葉晉亨(阿亨)共同成立LAAB,顧名思義,極具實驗性質。要知道,本港建築設計界向來穩固,行頭很窄,想成功必先嘗試很多非傳統建築設計界常做的事情,由嶄新的室內設計到前所未有的大型規劃都有,所以當日成立LAAB,可能是人生中最重要的決定。「要開始這間公司,其實真的很冒險,但如果要走一條與大眾不同的路,就一定要冒險及具實驗性。終點就在前面,無論走直線抑或兜圈,都可以去到終點,只是看你怎樣行。於是,我們決定走一條比較崎嶇、更具實驗性,但我們覺得更有趣而值得走的路。」

 

他們二人笑言,LAAB一直都在艱難前行,至今依然艱難,不停經歷低潮,卻又從低潮中走過來。「LAAB中有兩個A字,一個是Art(藝術),另一個是Architecture(建築)。香港人將藝術和建築分得很開,總覺得藝術只是畫廊裡的畫作或傳統雕塑,而建築則只是高樓大廈,但我們希望打破這個觀念,所以我們的創作很多元化,小至藝術品、傢俬,到大型規劃、公共空間等等,都有不同創作的規模及方式。有時,很難分辨到那是藝術品,還是建築物。」他們的作品廣闊而不斷嘗試,項目愈來愈多,正好證明當日踏出重要一步,當中所做的決定是重要而且正確。

 

說得上是實驗,當然不是每次都能成功。他倆認為,設計如人生,就是不停面對失敗,不斷思考,不斷碰釘。阿亨提到有一次先失敗、後成功的經歷。「那一次我們替環保署設計T.CAFE,必須利用從灣仔碼頭拆下來的碼頭木來建造。起初以為木頭就像我們一般常用的優質木材,於是畫圖時畫得很美很光鮮,後來接觸到那些木頭,卻發現它經歷過歲月痕跡,有很多瑕疵、很多裂痕、很多蠔殼,與原先的想法大大不同。我們嘗試用它做一張椅子,加入樹脂膠做模型,每次都不能接受,直至某次不小心加入某些顏料,才發現當中的瑕疵,即使不是當初的預期,最終卻是客人心目中想要的藝術品。」他深深認為,每次設計都可能面對100個問題,當中有99次失敗,只得一次成功,但那些成敗經驗,卻能夠造就下一次的成功。「所謂成功與失敗,都要在過程中不斷思考,設計過程必定有短暫的失敗、短暫的低潮,之後才能找到合適的問題,以及更合適的答案。」

 

滿足源於不滿足

從T.CAFE的過程中,他們找到設計的滿足感。同時,他們異口同聲說,看到客人收貨一刻的會心微笑,是最有滿足感的。「建築設計的震撼力,就是我們可以走進去,這是從圖則上、模型上是感覺不到的。當你看到這一切,就會忘記之前的任何痛苦了。」能夠獲得滿足感,阿亨認為,本身不可能是個容易滿足的人。「日常生活上,其實要逼自己不能太易滿足。尤其設計這一行,一滿足的話,就很難再進步了,所以有時候遇到不滿足的情況更好,可以給我們激勵,下一次做得更好,才會滿足。」

 

Otto更指出,LAAB就像是一架航機,每次飛行都會遇上狂風暴雨,每個航道都充滿著氣流問題,但每一次都能安然降落,感到非常高興,也給他們更大動力,展開另一次飛行的航程。「如果每次都輕易掌握得到,簡單來說,只是很常規、很正路的方法,這樣無法給我們滿足感,對我們來說,是悶。」

 

滿足感是無窮無盡的。未來又如何追求更大的滿足感?阿亨坦言,the future is now。「今日有機會的話,就要做好今日的事情。未來自然有新挑戰及機會,讓我們不斷迎接。」Otto更貼地的說:「能夠保持住這個momentum已經很好了。每個人都很容易疲倦、忘本、放棄等等。如果可以keep住這個momentum,眼前就有更多良好的機會,未來充滿著未知數,讓我們不斷嘗試挑戰發掘,這才是有趣的未來。■

 

issue FEB 2019 VOL: 198
2019-02-18 12:53:36
Gin酒之苦

Text : Ivan Wong

琴酒、氈酒、金酒和杜松子酒,英文都叫做Gin,最初於17世紀面世時有個荷蘭名字叫Genever,據說由當地University of Leyden的Franciscus Sylvius博士,以穀物蒸餾酒加入杜松子及其他香料藥草研發出來的藥用酒。

◎ 17世紀末英皇威廉三世與法國開戰,下禁法國貨令,白蘭地首當其衝被Gin 酒所取代,成為當時最流行的烈酒,那時的威士忌,仍只是蘇格蘭及愛爾蘭的土酒,未入世人俗眼。

 

◎ 那個世紀,Gin酒確曾威過威士忌。但近十多年,烈酒市場中威士忌確實最威(尤其是單一純麥芽威士忌),而Gin酒,就只有常常「被寄望」為下一個爆紅潮流的份兒。近年不是常聽到有人說Gin酒潮流已來臨嗎!沒錯,樓梯的響聲常有所聞,大酒商們在這方面偶有小許推廣預算時,Gin酒潮的聲浪又會響亮一些。但始終,要成為繼威士忌後的一個大浪潮的話,現時還只處恨鐵未成鋼階段,你去喝酒看飯的地方用最簡單貼地的目測方式看看,便大概知道實況——有哪一桌會成支Gin酒放喺度呢!

 

◎ 或者,轉一轉方向,先不要看甚麼大潮流,從小品處著眼,可能更具趣味。香港人對東洋產品從來有所偏愛,日本威士忌早已超英趕美(從受歡迎程度而言),日本Gin近年亦開始嶄露頭角。論gimmick,日本也不輸蝕,單是用釀造過輕井澤威士忌木橡陳釀的限量Gin酒,已為飲家們帶來不少Gin酒話題。日本人造酒,總愛加入他們的地區風格與特色,釀造Gin酒也不例外,除了用米來做基酒原料外,所用的香料藥草,也必然帶著強烈的東洋味道,例如,非常本土的柚子、煎茶或櫻花等等。沖繩盛產泡盛,有傳統泡盛酒廠便以此為根基,加入當地土產苦瓜來釀造沖繩Gin酒,2017年推出以來,充著苦瓜而來的飲家嘗過後,都嫌酒味不夠苦,對此,酒廠沒有多說半句,可能不想給「求苦」心切的飲家們潑冷水。盡在不言中的潛台詞其實想說的是,與其他材料如杜松漿果、扁平橘、沖繩胡椒、洛神葵和番石榴葉的平衡,才是精髓所在,苦瓜給你的是回甘。苦味,還是留待下次吃沖繩苦瓜炒蛋時再慢慢追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