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9-03-01 18:42

大叔遇上第一次?木村拓哉拍《假面酒店》勁有新鮮感!

Text: CY

木村拓哉演過的職業多不勝數,鋼琴家、廣告公司、髮型師、檢察官、飛機師、冰上曲棍球選手、政治家、科學家……,但原來他從未演過警察?(日本的檢察官與警察職責不同),今次他在《假面酒店》第一次飾演警察,第一次演酒店員工,第一次拍東野圭吾的作品等等等等。大叔迎來眾多個第一次,木村拓哉又有何新鮮感?

問:今次第一次演警察角色,覺得怎樣?

答:能夠扮演警察,感到非常緊張,也當然開心。但實際上,今次是以臥底身份潛入酒店調查,所以我的感覺是:「演警察的部份只得那麼少?」片中8成戲份,我都在做酒店員工,於是產生了一種矛盾感覺,又或者說是違和感。我這種感覺很切合新田刑警處境吧,他也是明明是警察,卻要以「酒店人」的身份進行任務。而我得以投入戲中角色,全賴東京都內多間酒店的指教。我從他們身上學會酒店人的言行、表情、對應和溝通方式等。以前去酒店只會看裝修,最近卻會留意酒店從業員的舉手投足。

問:你從酒店人身上偷師,參考他們的實際工作狀況?

答:是的,我最驚訝的是,長澤正美也是第一次演酒店人,聽聞她只是接受了一天培訓,但來到現場已十足正統的酒店人一樣。所以現場在戲中一樣,她教我「那隻手應該放在這裡疊起來」等,真的不明白她如何速成的。

問:你今次也是第一次演出東野圭吾的作品。

答:對,東野圭吾的原著小說真的無話可說的精彩,我不時會想究竟可怎樣具體地影像化呢?看到劇本出來後,發現在各方面都取得平衡,感覺非常之好。但聽聞是東野先生多次來回說:「請改一下這裡。」修改多遍,才會達致最終的完美一稿。可以得到原著作者這樣仔細地給予意見,實在是非常幸福。

東野圭吾的作品都很精彩,份量十足、佈局結實,每一本書都令人看得十分興奮。跟他會面之前,我以為他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實際見面後,我發現他跟我自己想像的東野形象完全不同,原來他是一個十分熱情的人。電影完成後,有幸和東野先生一起看片,我很擔心他的反應。幸而他看畢說了一句:「銀幕上真的有個新田。」得到原著之父的肯定,真的令我萬分高興。

問:拍完《HERO律政英雄》後,再跟松隆子拍檔又有什麼感受呢?

答:松隆子真的很出色,我經常向她說很感激她來演出。我和她認識太久了,由她學生時代到現在為人母親,我似乎知道她的一切,所以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他是那種非常盡責,很認真去面對每一個角色的演員。與她共享的合演時間,是無可取替的,令我非常之有安全感。


問:除了松隆子之外,小日向文世、鈴木導演都是《HERO律政英雄》的班底,經過那麼多年,大家再聚首一堂合作另外一個作品,有沒有特別深刻的感受?

答:當然有。其實不限於《HERO》,每次可以同以往合作的同儕再一起工作,都會感到非常高興。今次很多都是再度合作的拍檔,也有是初次合作的新朋友,總之新知舊雨走在一起,就像舉行祭典一樣,相信觀眾看到都會感到這種熱鬧。我們在拍攝現場經常聽到:「喂,今日那傢伙來了」、「下次輪到那傢伙來啦」,總之就像聯歡會。

 

 

問:《假面酒店》讓你挑戰了很多個「第一次」,第一次飾演刑警,第一次演出東野圭吾的作品,也有第一次合作的演員。是不是因為有那麼多第一次可以挑戰,你才答應演出?對於第一次嘗試的事情,你會怎樣面對?

答:今次是有很多個第一次讓我親身去體驗和挑戰,但最印象深刻的是這個作品由頭到尾都在酒店中發生。一般來說,警察要破案都必須要四處奔跑查案找證據,但今次卻處於一個困獸鬥的局面。這確是我第一次處身如此境況,也是第一次有那麼多個「第一次」要我去嘗試。揀戲時,當然會被有新挑戰的,好玩的東西吸引,因為可以透過新事物測試自己的表現力、自己的可能性,也可鼓勵自己竭盡全力挑戰未知的領域。

 

 《假面酒店》 3月21日上映

2019-02-19 16:16:38
奧斯卡影后大熱!《The Wife》格蘭高絲專訪:女人總是為心愛的男人說謊!

Text: NW

老公獲得獲諾貝爾文學獎,老婆竟然更傷心?格蘭高絲(Glenn Close)憑著《仁妻》(The Wife)勇奪金球獎最佳女主角,挑戰奧斯卡影后寶座,演活一名悲慘「仁妻」,一直為丈夫默默寫小說的影子寫手,但因為對方得獎而接受所有榮耀,她再也無法躲在背後。這位奧斯卡影后大熱人馬,格蘭高絲在訪問中:「女人總是為心愛的男人說謊!」

 

問:當初為何會接拍《仁妻》?

答:一開始看到劇本時覺得很奇妙,因為我從未演過這類型角色。而且,我看到劇本時心中有很多問題,我知道我必須先解答自己這些問題才可以演出。最大的一題就是:「為甚麼Joan不離開他?」我知道每一個看這電影的女性一定會說:「哦,拜託!離婚吧!離開他」。但我在想這應該不只是一個這麼表面、簡單的故事,這段關係一定比想像中複雜,而我必須先解構這段關係,我才能真正成為Joan。

雖然我想得很多,但我接拍時其實不確定自己能不能100%了解Joan,但不要緊,《仁妻》足足用了14年製作,我最後仍是有非常足夠的時間去感受Joan的難捨難離。

 

問:為甚麼製作時間這麼長?

答:可能是因為這叫《The Wife》,而不是《The Husband》吧,哈哈。我覺得這是一個在製作上非常困難的題材,而事實上也很難去請到願意演《The Wife》的演員。兩個故事都是來自女性,一個是原著作家,一個是電影編劇,當然主角之一會是女性,剪接、服裝設計都是。對我來說,這個班底是「剛剛好」,但就是用了14年,我們都不希望這樣,但最後就是發生了。而且大部分的資金都是來自歐洲。

 

問:你的角色很有力,她的聲音語句聽來都很重要?

答:對我來說,最重要的是這個角色和我母親之間的聯繫。我的母親是一個有趣的人,她沒有完成中學課程,她在18歲時就愛上了我的父親。她在臨終時對我說:「我覺得自己一生沒有什麼成就」。直至現在我也經常想起這句說話。對,女人有小孩、家庭要照顧,但除此之外,我們一定要找到只屬於我們個人的成就感,我們需要令自己的靈魂和心智得到富足。這些就是我堅持演出的原因,因為演出令我得到這一切。當然,你還可以兼顧家庭和個人,無論這是否非常困難,我們起碼可以選擇!

 

問:你演出過Studio大片《銀河守護隊》,同時亦參與更多獨立製作,你怎樣看現在獨立製作電影的市場和氣氛?

答:我對獨立製作的定義,就是「一部幾乎完成不了的電影」。而我覺得現在有很多很多出色的獨立製作,但我覺得長遠來說必須要有一班具備創作力的編劇去寫更多好的故事。只要有好的故事,之後演員就可以盡我們所能去發展那些人物、去說那些故事、去令那些故事以視像的方便走得更遠。

 

問:《仁妻》是一部關於犧牲的電影。當中的女性必須為家庭和丈夫犧牲些甚麼,但同時男人卻不用。你怎麼看待這個不公平?

答:我覺得對於男人而言,擁有一個成功的女人並非容易的事,尤其當他們的職業相近。坦白說,假如其中一方賺比較多的錢,也會可能引起紛爭。我覺得如果雙方可以透過溝通和互相遷就來解決這個問題,將會是段特別的關係。某程度上,女性不能有自己的職業和靠自己生活是一個歷史流傳下來的性別定型問題。但是,看看像戴卓爾夫人這樣的歐洲女性領導人,她們的丈夫們卻鮮有曝光。他們的相處之道必定建基於互相理解,就正如希拉莉和丈夫克林頓。

 

問:你比較晚才開始發展自己的電影事業,你會不會覺得這樣比較安穩,因為你已經更了解自己?

答:我覺得可能這樣在這個行業比較容易生存。她非常熱衷於自己對電影的貢獻。要當一個明星的女兒從來不是容易的事,要有非常大的勇氣才能做到。明星的孩子們通常受到更猛烈的批評。她一個很有能耐的人,無論她做什麼事情,她也能有耐心和幽默地解決問題。

 

問:你覺得你為了職業的成功犧牲了甚麼?

答:像我這樣的母親每天都在犧牲很多,與孩子相處的時間、人際關係,甚至休息。雖然這可能聽起來很無稽,但真的,這個行業的要求很高,有時我也會覺得很痛苦。 但同時,它對我來說也是世界上最好的工作。我永遠不會改變這個決定。

 

問:電影中,Joan做了一些需要鼓起很大勇氣才能完成的事。你對她所作的決定和她最終要面對的結局,有何看法?

答:雖然我一開始就很同情Joan,但到故事的後段,我開始覺得她就像她的丈夫般陷入困境。當每個人都在諾貝爾頒獎典禮中談論她丈夫的作品,這種感覺讓她感到很不安。 經過這麼多年,她別無選擇,也無法忍受這種情況。我覺得她和她的丈夫一樣愧疚,畢竟多年來,這個獨特的夫妻合作關係,對她來說越來越習慣了。

 

問:你有否曾經希望在拍攝的過程中,這些秘密都會結束?你希望Joan告訴觀眾這個保守了多年的秘密嗎?

答:首先,我一直認為這是Joan的秘密,而不是別人的。況且,我一直都支持她!話雖如此,當我第一次閱讀劇本時,我認為所有女性觀眾都會在某個時刻開始大喊:「告訴他!」她的一生都是建立在謊言和操縱之上,所有她在最後結尾時坦白一切也似乎合理。但她不是一個普通人,這就讓這個角色更加複雜。


問:你的演出非常精細,因為鍾是一個很內向的角色。這部電影改編自一本小說,所以也沒有太大改動的空間。你有否想把自己的聲音明顯地透射到角色中?

答:我認為她也像其他女人般,會對自己說謊。這是一個她愛的男人,也不想他離開自己,所以她並沒有對他說出難聽的話,反而告訴他,她愛他。我最大的疑問就是,她為甚麼要和他在一起這麼久?為甚麼她要讓這個世界相信他們所說的謊言?我不停問自己這些問題,希望我在電影中可以展示出這種複雜、矛盾和掙扎。

 

《仁妻》(The Wife) 現正上映中

榮獲金球獎最佳女主角,大熱問鼎奧斯卡及英國奧斯卡影后寶座!改編自《紐約時報》暢銷作家同名小說,《焦點追擊》《復仇勇者》奧斯卡監製傾力打造!知名作家祖(尊尼芬派斯 飾) 和妻子鍾(格蘭高絲 飾) 結婚40餘年,是文壇中的模範夫妻,然而一切由祖獲諾貝爾文學獎的消息之始瓦解。一直隱藏才華,為丈夫幕後代筆的鍾,眼見祖理所當然地接受所有榮耀,她再也無法確定自己默默犧牲、躲在背後成就丈夫的一切是否值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