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9-03-14 11:30

The Balvenie 從五感出發 重新了解威士忌

Text: NW
Photo: Bowy Chan

創立於1892年的The Balvenie單一麥芽威士忌是蘇格蘭高地裏唯一仍然堅持使用五大珍稀工藝的酒廠,手工精神與品牌劃上等號。百多年來品牌都堅持着對手工工藝的這份承諾,將獨特的五大手工技藝注入每一滴威士忌當中。堅持於自家農場栽種大麥,仍然使用手工鋪地發芽,聘請專屬銅匠,專屬桶匠團隊,以及最重要的首席調酒大師David Stewart MBE,這都成就了The Balvenie與眾不同的風味。

 

The Balvenie品牌向來致力從五個感官出發,讓大眾從多角度了解威士忌的可能性,以及品牌一直秉持的五大獨特手工工藝。繼2017年從視覺、聽覺出發及今年以味覺了解威士忌製作過程,今回The Balvenie嘗試從嗅覺延伸開去,以12年的香氣,打造出威士忌古龍膏,散發至身體各部分,以及用The Balvenie 40年珍稀製作出模仿品牌蒸餾儀形狀的黃銅香薰架及香油套裝。藉此機會,是次邀得The Balvenie品牌代表Stella及本土蠟燭品牌BeCandle創辦人Xavier來個對談,談談今次劃時代的威士忌嗅覺之旅。

 

視覺、聽覺--【2017 "The Sound of Whisky" 木桶製作 x 音樂品酒會】

The Balvenie首席桶匠Ian McDonald首度來港,分享製作木桶竅妙,即席示範製桶,過程伴隨樂隊擊鼓伴奏呼應,融合木桶製作與音樂。

味覺--【2019 "An Edible Story of Whisky Making" 情人節威士忌晚宴】

The Balvenie與城中知名食府Blue.Butcher & Meat Specialist合作,打造一趟情人節威士忌浪漫晚宴,每道菜式均呼應威士忌的製作過程,搭配不同年份包括12、14、17、21年的The Balvenie威士忌。

 

嗅覺--【2019 "The Balvenie Whisky Solid Cologne & Copper Pot Still Aroma Oil Burner Set"】

從五感出發,The Balvenie早有經驗,之前就成功以視覺、聽覺及味覺,尋求單一麥芽威士忌的眾多可能性。Stella透露,過去品牌在全球都有邀請匠人設計出與品牌有關的藝術品,例如曾經在香港出現過的頂級座地手造望遠鏡。「今次我們希望以另一個模式去展現The Balvenie的氣味,讓大眾全天候享受到威士忌的酒香,於是著力搜羅香港本地匠人,最終找到BeCandle,打造出威士忌古龍膏及黃銅香薰架及香油套裝。」

 

Stella指出,很多初學者未必分得清楚威士忌當中的味道,希望透過威士忌古龍膏生活化當中的香氣。「譬如說,tasting note經常提及The Balvenie非常著名的蜂蜜味、雲呢拿味或乾果味等,但這些都是專家所寫,用家未必仔細感受得到,今次特意將品牌的特質用另一個方式去呈現,讓大眾全天候可以享受,延續威士忌的世界,尋求更多的可能性、更多的有趣延伸。」

 

過去BeCandle與眾多知名品牌合作,創辦人Xavier坦言與威士忌共同研發香氣,卻是第一次。「威士忌香氣層次豐富而細膩,牽涉很多細緻的氣味,與香水也有關連,製作威士忌古龍膏,便可做到更多香味的層次。」他坦言,以往參與很多關於室內空間的香味實驗及物品設計,例如蠟燭、香薰等,今次才是第一次正式製作出塗搽在身上的產品。「今次要考慮的是,古龍膏與皮膚溫度氣味互相結合,就像威士忌一樣,不單是氣味的體驗,還隨著時間而產生視覺、嗅覺等不同變化。」二人異口同聲道:「首先會嗅到陣陣柑橘與蜂蜜的味道,彷彿與The Balvenie 12年威士忌非常相似,塗搽在身上後,慢慢嗅到更多甜乾果及橡木味,透過古龍膏的味道變化,正好反映出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多重複雜層次。」

 

沒錯,是The Balvenie 12年DoubleWood單一麥芽威士忌的味道。為何會挑選12年作為古龍膏的香氣繆斯?Stella娓娓道來The Balvenie的品牌故事:「12年是The Balvenie的得意之作,正是兩種橡木酒桶中連續熟成,亦是最能代表The Balvenie的經典風味,帶有清新的蜂蜜味及香甜乾果味,相反高年份的威士忌更受橡木桶的影響,味道比較辛辣,難以一下子感受到香氣,所以我們選取最經典的12年威士忌作為靈感,也是一款任何時候都容易享受的威士忌。」

 

Xavier表示,古龍膏恰恰是容易入手的商品,比香水隨性,隨時能夠攜帶出街,去旅行也不受限制,就像12年一樣親民入門。至於黃銅香薰架及香油套裝的形狀與尺寸,靈感則採自The Balvenie百年技術世代傳承的銅製蒸餾儀,配合啟發自The Balvenie 4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的香氣。「今次我們製作出3款不同香氣的精油,其中一支是40年威士忌的基本香味,同時可自行添調另外兩款精油,一款是薑與豆蔻(nutmeg)味,另一款是蜂蜜與雲呢拿味,就像品嚐40年威士忌時候的多重感受。」

總括而言,Stella及Xavier同樣覺得香港人對味覺很有要求,卻總是忽略嗅覺。Xavier說:「香港的生活節奏急速,人們只求看到、聽到,但嗅覺卻在成長階段時開始忽略,幸好近年大家愈來愈開始重視氣味,例如品嚐咖啡、威士忌等,終於體會到香氣的重要性。」Stella更指出,對於普羅大眾而言,品嚐威士忌也忽略了嗅覺。「感受香氣是一個新趨勢,並非只有好味或不好味,而是講求結構,以及如何品嚐。要知道,味覺與嗅覺總是有連繫,互相影響,所以我們希望從這次的延伸,令初學者也能容易感受到首席調酒大師(Malt Master)品酒筆遁中的多種香氣。」

  

【拆解製作古龍膏步驟】

Step 1:經過多重試味,開始混調以The Balvenie 12年DoubleWood單一麥芽威士忌為靈感的香油,包括蜂蜜、香甜水果、雲呢拿、柑橘等等。

 

Step 2:準備蠟的物料,當中包括蜂蠟、乳木果,以及順滑皮膚的化妝專用物料。

 

Step 3:將香油倒進蠟,約5分鐘後便凝固,而香氣將在約24小時後完全融合。

 

銷售點:The Balvenie 12年 DoubleWood 單一麥芽威士忌隨盒附送威士忌古龍膏,現於各大city’super、崇光百貨、屈臣氏酒窖及指定商舗有售(請留意包裝盒上標籤,數量有限,售完即止)

 

The Balvenie 亦為品牌的40年珍稀打造了以The Balvenie的蒸餾儀為藍本的黃銅香薰架及香油。現凡購買1枝The Balvenie 40年單一麥芽威士忌 ,均可獲得一套黃銅香薰架及香油套裝。

 

【有獎問答遊戲】

餽贈讀者,只要答一條簡單問題,頭獎可得彌足珍貴的黃銅香薰架及香油套裝(不包括40年威士忌),二獎及三獎均可得到The Balvenie 12年DoubleWood單一麥芽威士忌特別版(隨瓶身附送威士忌古龍膏)。立即click入以下網址答問題及填下個人資料啦!(參加者必須年滿18歲)

網址:https://docs.google.com/forms/d/e/1FAIpQLSfi8W_MVZXtGYfTOopSXt5nobExFF_e5_9yHnxTtw8MjrKc0A/viewform


*根據香港法律,不得在業務過程中,向未成年人售賣或供應令人醺醉的酒類。
*Under the law of Hong Kong, intoxicating liquor must not be sold or supplied to a minor in the course of business.

 

2019-03-01 19:00
音樂改變人生 在於一個個決定 黃家正

TEXT : NW / PHOTO : Bowy Chan
HAIR & MAKEUP : Laurie@Joman Beauty / LOCATION : 1563 At The East

人生總是不停作出決定。黃家正(KJ)是香港少數踏上古典音樂路的年輕鋼琴家,紀錄片《音樂人生》早已記下他的成長故事。想當初他讀完音樂,決定回港發展,到現在他又決定離開香港,從來吸引KJ的,不是金錢,而是音樂上的認同感。即使明知要作出犧牲,他也堅持踏出重要一步,尋找人生及音樂世界當中,更多更多的可能性。

凡事講求勇氣

回想當初彈鋼琴,KJ說天資驅使他走上這條音樂路,當時年紀還小,不曉得作出甚麼決定,只懂繼續做一些自己喜歡的事情。「15歲前,我沒有限定自己未來一定要彈琴,中學時更害怕畢業後應該要做甚麼,期間也有幾年停止了彈琴。」最終,還是鋼琴吸引了他,繼續他的音樂人生。

KJ坦言,過去作出不少重要決定。「人生其中一個大轉變,就是當年決定畢業後返回香港。通常讀音樂的人,讀完學士四年,一定會繼續讀碩士,100個同學當中,99個都會這樣,但我卻堅持回來香港。」他不諱言,那99個同學選擇繼續讀書,主因是不知道未來做甚麼,但KJ早已想得很清楚,就是要回港嘗試一些東西。「香港人總是看輕自己,總覺得香港是個文化沙漠,但我很相信自己的直覺。這個選擇當然有好有不好,改變了我整個人的命運,同學們考到我沒有的碩士學位,另一方面,回港卻為我帶來別人沒有的東西。」這幾年來,他回港成立Music Lab、舉辦過二十多個音樂項目,與觀眾一同探討人生、死亡、哲學、佛學、宗教等問題,很想透過音樂呈現出來,正是其他同學不會做到、也沒有得到的東西,當然還有那份他對香港的熱愛。

從當年紀錄片《音樂人生》中可見,KJ自信滿滿,傲視同群,如今卻沒以往那般執著,因為他決定要享受生命及音樂。踏入2018年,他作出了人生另一個重要決定,選擇多去外國嘗試不同事情,就算蝕錢都要照做。「我總是不知道自己怎樣生存,去年差不多用盡所有收入了,但我覺得要做就去做。當中卻讓我明白到,做任何事情都需要勇氣,如果沒勇氣去做,即使他很有天資、能力都沒用,因此2018年我嘗試了很多之前我不敢去做的事情,跳出了框框,希望2019年能夠繼續有改變。」

 

不能永遠滿足

較早前,KJ說過2019年決定離開香港,他坦言這又是人生另一個重要決定,是時候尋找更多的可能性。「沒錯,我真的會離開,估計之後每四個月在外國,每兩個月回港。我不想完全離開,我很喜歡香港,但真的是時候作出一些新的挑戰。當然我會犧牲很多東西,犧牲在香港一直以來所建立的東西,但我認為自己現在28歲,還有空間成長。」

「回港5年,我建立了自己所謂的冒險之旅。最初2013至2015年,就像由0到1,甚麼事情都未試過,很想建立出來,過程中很多東西都經歷失敗、成功,但總算嘗試過;到了2016年,就是由1到2的階段,發覺自己做過某些東西,希望做得更好;5年後,來到2018年,到底我應否再做同一樣東西,繼續另一個5年?到時,那個階段將是由2到3,還是2到4?當然我會預期自己做得更好,但能否跨越更大步,由2到8?所以,我覺得是時候需要更多曝光,需要遇到更多不同的人,為自己帶來更多挑戰。這個正是我選擇離開香港的核心原因。」

說穿了,他就是不滿足。「不滿足並非不好,滿足也未必是最好。如果已經很滿足,我就未必會尋找新的挑戰。這是一個循環,每次我都會嘗試滿足自己的一些願望,當我開始感到滿足之後,又會衍生另一些不滿足的東西,這樣才有動力尋找新的滿足感,所以兩件事是交叉相遇。」他認為一個人不應該永遠滿足,亦不可能永遠不滿足。「做人不可以永遠停留同一階段,否則除了沉悶以外,還不會增長,不會挑戰,簡單來說,不會成長。我這一刻想去追尋,並非職業上的高低,也不是為了金錢,而是尋找人生的可能性。當我這樣去想的話,這就是一件快樂的事情,就像有些人選擇裸辭去旅行。所以,我那個滿足源於不滿足的決定,正是尋找人生的可能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