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18 16:26:05

【亞洲電影大獎】亞洲電影人雲集香港 紅地氈華服巡禮

第十三屆亞洲電影大獎剛於昨夜(3月17日)圓滿落幕,一眾獲獎的亞洲電影人自然實至名歸。香港代表《翠絲》惠英紅獲得最愛女配角獎項,來自日本的傳奇演員《孤狼之血》役所廣司及哈薩克女演員《小傢伙》Samal Yeslyamova則分別獲頒最佳男主角及最佳女主角獎項。除了焦點所在的各個得獎者,其餘電影人及演員也換上別具風格的服飾,為這個晚上增添時尚和型格的氣息。

Text TL
Photo Internet、亞洲電影大獎主辦方

 

惠英紅憑《翠絲》安宜一角獲得最佳女配角,她一身配上閃石綴飾的淡紫色露肩長裙,感覺雍容優雅。

 

(左)出爐影后Samal Yeslyamova一身中國風企領連身裙配具有民族風格的銀飾項鍊,別具特色;而影帝役所廣司則一身黑色西裝配煲呔,成熟穩重。

 

韓國演員金在中的西裝相對其他演員和嘉賓更有個性,暗格花紋配上傳統「踢死兔」西裝剪裁,充滿年輕活力。

 

《誰先愛上他的》男主角(左)邱澤及女主角兼金馬影后(右)謝盈萱現身亞洲電影大獎擔任頒獎嘉賓,前者西裝配煲呔正經八百,後者一身白色羽毛飾長裙,更顯大方得體。

 

麥浚龍貫徹自家暗黑前衛的服裝風格,穿上立體綴飾套裝,配上金屬色圓頭靴子,於典禮上擔任最佳原創音樂的頒獎嘉賓。

 

《我不是藥神》製作及演員團隊前來香港參與亞洲電影大獎,其中「高貴妃」譚卓一身白色喱士連身裙現身紅地氈,清雅可人。

 

廖子妤以一身型格西裝造型現身亞洲電影帶獎,配上金色粗跟高跟涼鞋及圓帽,一反紅地氈上女星穿晚裝或禮服的常態。

 

梁詠琪與導演關錦鵬以頒獎嘉賓身分現身,前者穿上一身簡約的單肩黑白長裙,配上珍珠及閃石綴飾手提袋,女人味十足。

 

亞洲電影大獎評審之一的資深演員及導演陳沖一身黑色露背長裙現身,雖然低調優雅卻不減雍容華貴的味道。

 

《淪落人》製作及演員團隊現身紅地氈,當中以女主角Crisel Consunji的粉紅色傘裙晚裝最為搶眼;導演陳小娟則以型格西裝外套及連身褲裝示人,幹練剛強。

 

(左至右)《三夫》男主角陳湛文、女主角曾美慧孜及導演陳果現身紅地氈,站在正中的小妹一身淡青色的釘珠連身晚裝,色調選擇獨特,反而能有效配合她白皙的膚色和充滿個性的五官和角色。

2019-03-01 18:42
大叔遇上第一次?木村拓哉拍《假面酒店》勁有新鮮感!

Text: CY

木村拓哉演過的職業多不勝數,鋼琴家、廣告公司、髮型師、檢察官、飛機師、冰上曲棍球選手、政治家、科學家……,但原來他從未演過警察?(日本的檢察官與警察職責不同),今次他在《假面酒店》第一次飾演警察,第一次演酒店員工,第一次拍東野圭吾的作品等等等等。大叔迎來眾多個第一次,木村拓哉又有何新鮮感?

問:今次第一次演警察角色,覺得怎樣?

答:能夠扮演警察,感到非常緊張,也當然開心。但實際上,今次是以臥底身份潛入酒店調查,所以我的感覺是:「演警察的部份只得那麼少?」片中8成戲份,我都在做酒店員工,於是產生了一種矛盾感覺,又或者說是違和感。我這種感覺很切合新田刑警處境吧,他也是明明是警察,卻要以「酒店人」的身份進行任務。而我得以投入戲中角色,全賴東京都內多間酒店的指教。我從他們身上學會酒店人的言行、表情、對應和溝通方式等。以前去酒店只會看裝修,最近卻會留意酒店從業員的舉手投足。

問:你從酒店人身上偷師,參考他們的實際工作狀況?

答:是的,我最驚訝的是,長澤正美也是第一次演酒店人,聽聞她只是接受了一天培訓,但來到現場已十足正統的酒店人一樣。所以現場在戲中一樣,她教我「那隻手應該放在這裡疊起來」等,真的不明白她如何速成的。

問:你今次也是第一次演出東野圭吾的作品。

答:對,東野圭吾的原著小說真的無話可說的精彩,我不時會想究竟可怎樣具體地影像化呢?看到劇本出來後,發現在各方面都取得平衡,感覺非常之好。但聽聞是東野先生多次來回說:「請改一下這裡。」修改多遍,才會達致最終的完美一稿。可以得到原著作者這樣仔細地給予意見,實在是非常幸福。

東野圭吾的作品都很精彩,份量十足、佈局結實,每一本書都令人看得十分興奮。跟他會面之前,我以為他是一個非常嚴謹的人;實際見面後,我發現他跟我自己想像的東野形象完全不同,原來他是一個十分熱情的人。電影完成後,有幸和東野先生一起看片,我很擔心他的反應。幸而他看畢說了一句:「銀幕上真的有個新田。」得到原著之父的肯定,真的令我萬分高興。

問:拍完《HERO律政英雄》後,再跟松隆子拍檔又有什麼感受呢?

答:松隆子真的很出色,我經常向她說很感激她來演出。我和她認識太久了,由她學生時代到現在為人母親,我似乎知道她的一切,所以有一種不可思議的感覺。他是那種非常盡責,很認真去面對每一個角色的演員。與她共享的合演時間,是無可取替的,令我非常之有安全感。


問:除了松隆子之外,小日向文世、鈴木導演都是《HERO律政英雄》的班底,經過那麼多年,大家再聚首一堂合作另外一個作品,有沒有特別深刻的感受?

答:當然有。其實不限於《HERO》,每次可以同以往合作的同儕再一起工作,都會感到非常高興。今次很多都是再度合作的拍檔,也有是初次合作的新朋友,總之新知舊雨走在一起,就像舉行祭典一樣,相信觀眾看到都會感到這種熱鬧。我們在拍攝現場經常聽到:「喂,今日那傢伙來了」、「下次輪到那傢伙來啦」,總之就像聯歡會。

 

 

問:《假面酒店》讓你挑戰了很多個「第一次」,第一次飾演刑警,第一次演出東野圭吾的作品,也有第一次合作的演員。是不是因為有那麼多第一次可以挑戰,你才答應演出?對於第一次嘗試的事情,你會怎樣面對?

答:今次是有很多個第一次讓我親身去體驗和挑戰,但最印象深刻的是這個作品由頭到尾都在酒店中發生。一般來說,警察要破案都必須要四處奔跑查案找證據,但今次卻處於一個困獸鬥的局面。這確是我第一次處身如此境況,也是第一次有那麼多個「第一次」要我去嘗試。揀戲時,當然會被有新挑戰的,好玩的東西吸引,因為可以透過新事物測試自己的表現力、自己的可能性,也可鼓勵自己竭盡全力挑戰未知的領域。

 

 《假面酒店》 3月21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