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6-03 18:12:39

本土遊蹤:認識4個碩果僅存的香港工匠店

香港曾經是亞洲製造業基地,除了量產工業製品,當中亦有不少需要工藝和美術含量的創作。如今香港的工業時代早已過去,大部分廠商亦已北遷。惟以下碩果僅存的美藝並沒有在歷史洪流中消失,它們只是隱藏在城市中的某處等待我們再次發掘。看看以下四家充滿香港特色的工匠店,讓我們再度懷緬當年工藝超凡的美好時光。

Text Timothy Lo
Photo Internet

粵東磁廠

擁有九十年歷史的瓷器廠,傳承至今經歷三代,首以傳統「廣彩」聞名,後來則因為多歐美客人要求仿造外國瓷器,而演化成中西方融合的「港彩」。八、九十年代其他廠家北遷,粵東堅守香港至今。如今廠內除了第三代主理人曹志雄,還有三位廣彩師傅默默耕耘,傳承傳統美藝。粵東磁廠更深受國外媒體歡迎,曾多次受日本媒體邀請採訪,成為不少外國遊客尋寶的「隱世」觀光景點。

志記鎅木廠

創辦於四十年代中志記鎅木廠是現今香港唯一僅存處理大型木材的工廠,擁有逾七十年歷史。原址曾經在已經拆卸的北角村,後來經歷兩度搬遷至上水馬草壟現址。由於現今香港已經沒有野生原木,工廠如今多處理回收舊木,並每月舉辦木工工作坊,讓城市人多了解有關木材的知識,並著手嘗試製作木椅。

標記麻雀

佐敦道樓梯老舖,專賣手雕麻雀,全副一百四十四顆,全部人手雕琢,製作需時一個禮拜;手工藝有價,盛惠四千大元,倒也不算昂貴。麻雀舖真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除了接受手雕麻雀訂單,還有優質籌碼、骰子等娛樂賭博工具,摸上手便知與大陸淘寶貨截然不同,真正喜歡「打四圈」的朋友,也應該買一副。除此以外,現在標記麻雀還接受「tailor made」訂單,在麻雀上刻指定圖案和字句,傳統娛樂工具成為送禮佳品,也算有趣。

財記鳥籠維修

「撚雀」確實是當年香港獨有的文化,是富裕的階層象徵,而鳥籠製作更是講究。雖然如今養雀因衛生問題而買少見少,但鳥籠一物卻能代表傳統工藝。園圃街雀鳥花園依然擁有一家名為財記的手造鳥籠店,師傅陳樂財雖然不再親手製造鳥籠,卻依然對這門手藝瞭如指掌,若對此工藝有興趣的人,或能從他口中獲得不少資訊和故事。

issue MAR 2019 VOL: 199
2019-03-28 13:39:39
聆聽聲音的故事

香港是一個可愛的城市,也是一個嘈吵的城市。大家可曾靜下來,細心聆聽四周的聲音,讓耳朵真正去感受生命?

TEXT : 蘇媛 / photo : 由受訪者提供

一個剛在去年從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一個毅然辭退多年金融工作投入設計,兩個在設計和藝術領域的「新鮮人」因為對聲音的共通愛好碰在一起,在去年年底由香港工業總會和香港設計委員會主辦的《設計列陣》中以作品構成媒介,邀請觀眾從新認識「聲音」。個剛在去年從香港城市大學創意媒體學院畢業,一個毅然辭退多年金融工作投入設計,兩個在設計和藝術領域的「新鮮人」因為對聲音的共通愛好碰在一起,在去年年底由香港工業總會和香港設計委員會主辦的《設計列陣》中以作品構成媒介,邀請觀眾從新認識「聲音」。


梁思雅是香港少數的聲音裝置藝術家,所謂「聲音裝置」似乎很抽象,梁思雅解釋,聽力是我們與生俱來的感官之一,但是對現代人來說,特別是長期身處像香港的繁忙都市,每分每秒被各種聲音包圍,聽覺慢慢變得不再敏感:「我們都習慣了在嘈吵的環境中生活,像在一個公眾場合聊天,我們自然會忽略周圍的噪音專注說話的內容,於是對四周環境和聲音逐漸變得沒有感覺。我想通過作品讓觀眾重新留意聲音。」梁思雅的創作媒介很多都是取於大自然,她在2016年將收音器放在冰塊內,讓觀眾聆聽冰裂開和融化的聲音,從而對四周發生的現象有新的領悟。她最新的作品「會唱歌的盆栽」是一個結合植物和聲音的表演裝置,她利用電阻原理,讓觀眾與植物互動,因為每個人的電阻不同,所以不同人與植物互動時候會產生不同的音頻,變成個人與植物之間獨一無二且無法預知的互動關係,聲音正是呈現這個關係的連結點,而這個裝置作品在《設計列陣》展出時所用的揚聲器「藍調音頻」的創作者Tony Tam同樣是一個「聲音發燒友」。

「我從小就喜歡音樂,特別是藍調和爵士樂,當時已經夢想自己能夠設計出一個既實用又美觀的喇叭!終於在幾年前放下了從事了十多年的金融工作,與深圳一些音響專業人員合作,設計了屬於自己的音響產品。」這個外形有點像風扇的設計與大家印象中厚重的黑盒形喇叭大相逕庭,Tony稱之為「復古未來派」,設計概念來自藍調划棒結他,分為兩個主要部分,頂部是一個圓盤,是設計最大的特色,下半部呈號角形狀,設計經過幾年的聲學測試而成,媲美專業產品,可以讓聽眾感受到音色微妙的變化。圓盤主要以鋁材製成:「鋁比紙還要輕,容易造出不同的形狀,而且能夠產生自然共振,如果用來聽古典音樂,那麼木的圓盤更適合,因為很多古典音樂樂器都是木製的,產生的共振更加接近。當然,要如此細微去區分,只是一些對音樂非常有研究而且對音響效果要求很高的朋友,一般朋友放在家裡,基本的鋁製圓盤就已經足夠。」

Tony說原來的設計是「座地式」比較大,但香港一般家庭面積較小,於是又推出更小巧、價錢也更相宜的「座檯式」。這個獨特設計推出不久就廣受好評,得到多個海外設計獎項,最近更有人推薦他的作品到紐約現代美術館。他謙稱自己很幸運,遇到好的團隊把自己構思已久的設計實現。圓盤成為作品的特點,也帶來更多設計的變化。在《設計列陣》中與梁思雅和其他多位本港年輕設計師crossover,又與京都的西村商店合作,將日本傳統的「引箔工藝」融入設計,推出「京都之彩」系列,金屬物料和金屬箔配合渾然一體,整個揚聲器侊如一座雕塑藝術品,確實非常精采。

談到下一步的工作,梁思雅表示在等待一個聲音藝術團體海外駐村計劃最後評審結果,而Tony就繼續提著他的設計與不同團體和場地談合作,在五月初,兩人的作品會隨著《設計列陣》到廣州展出,兩個背景和經歷各異的人通過聲音將再一次碰撞。


無論是自然的還是人造的,聲音就像空氣一般包圍著我們,很多音頻我們的耳朵聽不到,但更多是我們不自覺地「聽而不見」,也許是時候讓心靜下來,聆聽一下四周聲音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