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3 14:14:23

朱栢謙 幽默是一種荒謬

是樂隊朱凌凌成員,也是不少舞台劇的演員,朱栢謙近年卻轉型導演,甚至的起心肝到演藝學院完成一個碩士課程。最近執導榞劇場原創劇《三斤釘》,全因被一班年輕演員的熱誠觸動,故事角色在差劣的環境中發放幽默感,猶如我們身處的時代,也是朱栢謙的人生態度。

TEXT : ernus / PHOTO : Mick Chan


朱栢謙執導《三斤釘》的緣由,要數到他與榞劇場藝術總監陳淑儀的關係,陳淑儀是朱栢謙的恩師,所以這次獲邀擔任導演,他幾乎是一口答應。「當然,這班演員本身也吸引到我,他們對戲劇的心胸十分廣闊,吸收能力也高,不會固步自封,就像他們的老師陳淑儀一樣。」劇本由新晉編劇賴殷信、蘇志煒創作,故事講述某個時代地球環境變得很惡劣,居住空間不足,在一間主力開拓上火星航道的公司,不斷有人死亡、失蹤,但同時不斷有人加入工作,而故事的主角就是一班最底層的年輕人,負責清理太空垃圾。朱栢謙說:「我覺得故事很反映真實的他們,或者我所認識的其他年輕人在香港生活的狀態。他們有夢想,有故事想講,但苦無方法也無希望,生活有種失衡狀態。幸好最後誤打誤撞寫了這樣的故事,連他們自己也不知道背後的含意。所以我的角色是看完劇本把我的看法告訴他們,逐點幫他們梳理。」

 

無論編劇、演員經驗都不深,但朱栢謙更享受與他們共同創作。他笑說:「我年紀雖然比他們大一點,但其實內心一樣年輕!兩位編劇初次創作這個長度的劇本,對他們來說不容易,但仍然迎難而上,於是我們在第二階段一起再創作,令到這個故事最終是屬於大家的。」創作班底是典型當代青年,寫的自然是他們的心聲,身為前輩的朱栢謙有他的看法,但他更渴望聽到演員的回應。「我的看法不是大晒的,我更想知道他們的看法,更希望他們對我的想法說不,令整個創作有個比較對等的氣氛,這一點很重要,因為這氣氛才能令他們夠膽講想講的訊息,我的作用正是如此,至於如何演則是後話。」故事的開端好像是個絕望的故事,朱栢謙說結局會保留一些空間給觀眾思考:「我們都是愛搗蛋的人,透過這種精神反映了我們在苦況中如何自娛,某程度是一種幽默感,在一個差劣的環境,幽默感是一種荒謬,但也是唯一可以做的事情。」


過去演出多齣舞台劇,更憑《大龍鳳》獲第23屆香港舞台劇獎最佳男主角(喜/鬧劇),四年前朱栢謙卻選擇到演藝學院進修導演,四年的兼職碩士課程,今年終於劃上句號。「做了很多年演員,去到一個地步開始覺得演員很被動,不能主動講自己的故事,一定要透過劇本或角色。於是慢慢對導演崗位感興趣,因為有多些講故事的空間,也最能幫人講故事,滿足感更大。導演也可以令團隊一起發光、成長,對我來說很有價值。」朱栢謙是劇場界少有不是畢業於演藝學院的演員,紅褲仔出身演技備受肯定,但他自覺不足,才謙卑地走到APA進修。「演員的思維通常焦聚在角色上,尋找角色的起承轉合,隨著人生經歷愈來愈豐富,有時可以打天才波。但導演不可以,要負責和規劃所有大小事情,要顧及邏輯,同時處理每個人的感受,又要巧妙地壓迫編劇出劇本,要細心好多。演了好些日子,我覺得自己沒後繼,知識不夠深不夠多,所以想去學,我不知道是否一定要透過進修才可以進步,但至少對我來說是必要的。」完成碩士課程,朱栢謙認為無論在演員或導演崗位,皆獲益良多,讓他更瞭解在不同崗位如何能和另一個崗位溝通。不過他坦言,未來發展方向以導演為主:「甚至有點抗拒當演員,近年覺得自己不懂演戲,覺得好醜,後來的師弟師妹比我更叻,看法也很強很獨特。除非遇到好的對手或劇本,否則我不想再獻醜了。」


從事劇場多年,朱栢謙認為近年要觀眾入場,比以前更難。「可能我們會很理想的覺得觀眾想入場看現場表演,但除了時間地點票價這些客觀因素,還需要觀眾投入、思考,甚至拿走影響生活的東西。我想很多香港人寧願去旅行。」但他仍然堅持,全因為一份想講故事、為人帶來改變的責任感。他的畢業論文選擇以哈維爾的《備忘錄》為主題,也很反映他人生的命題——幽默感。「故事中的捷克人在高壓的社會環境之下,因為無力反抗社會,唯有選擇幽默,放諸現在很有共鳴。正是環境不理想,幽默才顯得重要。我也想過去做看更,但想起有人仍然會被我們的故事感動,就值得堅持,很浪漫吧。」■

日期:6月14至16日
地點:牛池灣文娛中心文娛廳
票價︰$200

issue MAY 2018 VOL: 201
2019-06-03 18:12:39
本土遊蹤:認識4個碩果僅存的香港工匠店

香港曾經是亞洲製造業基地,除了量產工業製品,當中亦有不少需要工藝和美術含量的創作。如今香港的工業時代早已過去,大部分廠商亦已北遷。惟以下碩果僅存的美藝並沒有在歷史洪流中消失,它們只是隱藏在城市中的某處等待我們再次發掘。看看以下四家充滿香港特色的工匠店,讓我們再度懷緬當年工藝超凡的美好時光。

Text Timothy Lo
Photo Internet

粵東磁廠

擁有九十年歷史的瓷器廠,傳承至今經歷三代,首以傳統「廣彩」聞名,後來則因為多歐美客人要求仿造外國瓷器,而演化成中西方融合的「港彩」。八、九十年代其他廠家北遷,粵東堅守香港至今。如今廠內除了第三代主理人曹志雄,還有三位廣彩師傅默默耕耘,傳承傳統美藝。粵東磁廠更深受國外媒體歡迎,曾多次受日本媒體邀請採訪,成為不少外國遊客尋寶的「隱世」觀光景點。

志記鎅木廠

創辦於四十年代中志記鎅木廠是現今香港唯一僅存處理大型木材的工廠,擁有逾七十年歷史。原址曾經在已經拆卸的北角村,後來經歷兩度搬遷至上水馬草壟現址。由於現今香港已經沒有野生原木,工廠如今多處理回收舊木,並每月舉辦木工工作坊,讓城市人多了解有關木材的知識,並著手嘗試製作木椅。

標記麻雀

佐敦道樓梯老舖,專賣手雕麻雀,全副一百四十四顆,全部人手雕琢,製作需時一個禮拜;手工藝有價,盛惠四千大元,倒也不算昂貴。麻雀舖真正麻雀雖小五臟俱全,除了接受手雕麻雀訂單,還有優質籌碼、骰子等娛樂賭博工具,摸上手便知與大陸淘寶貨截然不同,真正喜歡「打四圈」的朋友,也應該買一副。除此以外,現在標記麻雀還接受「tailor made」訂單,在麻雀上刻指定圖案和字句,傳統娛樂工具成為送禮佳品,也算有趣。

財記鳥籠維修

「撚雀」確實是當年香港獨有的文化,是富裕的階層象徵,而鳥籠製作更是講究。雖然如今養雀因衛生問題而買少見少,但鳥籠一物卻能代表傳統工藝。園圃街雀鳥花園依然擁有一家名為財記的手造鳥籠店,師傅陳樂財雖然不再親手製造鳥籠,卻依然對這門手藝瞭如指掌,若對此工藝有興趣的人,或能從他口中獲得不少資訊和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