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JUL 2019 VOL: 203
2019-07-02 17:56:38

催淚六月:記住在街頭碰到200萬零一個他

2019年六月,烽煙四起,直刺得人呼吸困難,眼淚直流。但香港人依舊憑著無比勇氣,不理刺眼的催淚煙和橫行的橡膠子彈,一個個走上街頭。穿上黑衣或黃雨衣的二百萬零一人,碰見互不認識的他和她,卻還是感受到彼此對這個地方的美意。

鄺俊宇說,世界上最大的武器是溫柔。香港人,從來都是溫柔而堅定的。詞人曾說「時代遍地磚瓦,卻欠這種優雅」,原來這種優雅一直都在我們心中,未曾撤回。

Text & PHOTO : 添子

面對恐懼大於一切的時局,人們當下的反應騙不了人。面對一切麻木不仁殘暴冷血刻毒,香港人並不以暴易暴,反而各有各做;一切設計長文短文懶人包盡出,解釋自己反對《逃犯條例》的初心與誠懇,還有「和理非」絕食明志,藝術家以街頭塗鴉藝術控訴警方濫用武力,當然少不了那200萬零1個穿上黑衫走出來的香港市民,以及站在最前方面對速龍仍然堅守到底的示威者。他們的不合作運動或會影響到市民的「正常生活」(若你覺得警權過大政府漠視民意是「正常」的話),但不談政見只計算百分比,難道三分一香港總人口走出來表達訴求,甚至有人以死明志,也不值得你仔細聆聽他們的解釋?

 
最讓人佩服,也最讓人痛心的,是一群生於00後的年輕人。6.12示威者中,很多是還未成年的中學生。想想我們十六、七歲時應該無聊地行街睇戲食飯或預備公開試,他們已經在催淚彈中奔走逃亡,那種恐懼和創傷一輩子都忘不了。筆者是九十後,也是所謂「雨傘運動」的一代,在日益繃緊的抗爭氛圍中長大成人;而這些00後學生還未畢業,已經被槍桿指著。但他們同時也是最堅強的一代,what doesn' t kill you makes you stronger,種子種下,總有一天會在適當的時候開花結果,只望香港人能夠看得真切,且護住我們未來的社會棟樑。


「他出發找最愛,差點上斷頭台,留低哪種意義就看世間怎記載。」這個六月,我們都在努力尋回,那個讓我們懷念的香港。即使憤怒或恐懼,依然意志堅定清明。這200萬零1個穿著黑衣服的男男女女,都是傻得可愛的家明。

2019香港人走過的6月

6.9
民間人權陣線(簡稱民陣)發起反對《逃犯條例》遊行,約103萬市民參與,創香港有史以來遊行人數新高。惟政府於晚上11時07分發聲明,堅持於6月12日進行《逃犯條例》修訂之二讀。

6.10
凌晨時分,部分遊行留守的示威者企圖衝擊立法會,引發警民衝突,多名示威者受傷並被捕。

6.11
大量市民前往添馬公園草地呼應「野餐」行動,在場警員戒備。當晚大量警員駐守金鐘港鐵站截查前往參與「野餐」之市民,鄺俊宇、楊岳橋及朱凱迪議員到場了解並與警方理論。

6.12
大量市民前往添馬公園及政府總部外抗議,示威者更於早上衝出夏愨道馬路,一度佔領三條行車線;示威者要求政府於下午3時前宣布撤回修訂,否則衝擊立法會。期限屆滿時,示威者與警方再度爆發衝突,期間警方發射超過150枚催淚彈、20發布袋彈及數發橡膠子彈驅趕示威者,多名市民及記者受傷。

6.15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政府總部面見傳媒,並宣佈暫緩《逃犯條例》修訂工作。同日,示威者梁凌傑於金鐘太古廣場外棚架掛上「全面撤回送中,我們不是暴動,釋放學生傷者,林鄭下台,Help Hong Kong」標語,並於入夜後爬出棚架,墮樓身亡。

6.16
民陣再度發起反對《逃犯條例》遊行,逾200萬零1人參與遊行,再度創出香港有史以來遊行人數新高。

6.18
行政長官林鄭月娥於政府總部再度面見傳媒,並「向每一位香港人真誠道歉」,惟未有提及撤回《逃犯條例》修訂及釋放12/6示威者等訴求。

6.21
因政府未有回應訴求,示威者再度發起不合作運動,並包圍警察總部逾十六小時,期間更一度於政府總部、特首辦、稅務大樓及入境事務處等公務員辦公室示威。

6.26
民陣於中環愛丁堡廣場發起集會,希望在G20峰會(6.28-6.29)前對特區政府施加壓力,並爭取國際支持。其後示威者轉移陣地,再度自發進行包圍警察總部的示威。

6.29
教育大學盧曉欣同學於粉嶺嘉福邨福泰樓墮樓身亡,其後警方在後樓梯牆壁位置上發現「反送中」字句及致香港人的紅筆公開信,成為第二個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死者。

6.30
香港人鄔幸恩於中環IFC三樓墮下,送院搶救後不治。其後發現死者的社交媒體上留有「遺書」,內容提及「香港,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七一我去不了,其實真的絕望透了。」成為第三個因反對《逃犯條例》修訂的死者。

issue AUG 2018 VOL: 192
2018-08-28 14:09:36
爆旋金絲貓

Text & Photo : 金成

本來只是跟街童親朋子侄鬧著玩,後來衷心上癮到了不能自拔地步。沒有神經到追看動畫,但知道爆旋陀螺如今已經來到第三代,斷續流行二十年。曾經超愛打金絲貓,橫掃慈雲山牛頭角往事不再重述,後來因為金絲貓必須吃其他昆蟲維生,年紀大了生了慈悲心,迫於無奈戒掉比腕表更著迷的玩意。

發現BeyBlade(爆旋陀螺)的確像打金絲貓,體態鮮豔略帶惡形惡相,拚鬥時會糾纏碰撞會互相噬咬。陀螺可大致分為三大部分:代表外形和攻擊性格的上盤、決定重心和旋轉定向的中部鐵體和副攻擊圈,還有決定或進取或持久或防守步法的底部。就是這三個部件,創造出千變萬化的爆旋拚鬥方式。

勝負關鍵除了在乎操作發射器的速度和勁度,更在乎小孩如何把三個部件重新組合,要通過千百次驗證和實踐,才可以配搭出最合乎個人發勁模式,風麾萬千港孩童,在日本更有大量成年人擁護者。香港孩童不是每日十一樣功課做到頭昏腦脹,或是一日二十小時拿著智能電話或為網路遊戲癡迷,能看到他們在街上公園,摺高衫袖熱汗淋漓大叫大嚷:「3、2、1 go shoot!」成年人該感安慰甚至熱烈參與。左為最新推出的B118猛噬獵豹及B117重生鳳凰。月初在日本碰上鳳凰第一天推出是超級大事,在伊勢丹玩具部購買,每人只能限購一枚,勁巴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