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9-11 16:26:33

讓身體說話 綠葉劇團

過去兩個多月以來,香港人都會問:到底真相是甚麼?真相也許往往像傳說《趙氏孤兒》,在史實、在戲劇中眾說紛紜,想做fact check談何容易?綠葉劇團連續兩年獲邀參與賽馬會藝壇新勢力,今年演出肢體劇場《孤兒》 ,以最純粹的方式說故事,與大家一起尋找答案。

Text : STELLA / photo : BOWY CHAN (Portrait) & CARMEN SO at RIGHT EYEBALL (Stills)

 

繼去年大受歡迎的《爸爸》,綠葉劇團今年載譽回歸賽馬會藝壇新勢力(下稱NAP),帶來巡演已達第二十八站的劇目《孤兒》。演出源起自《趙氏孤兒》,這為人熟悉的故事在《史記》、《左傳》及京劇《趙氏孤兒》等均有記載,然而流傳下來的各個版本孰真孰假,有誰能辨?綠葉劇團藉著這令人著迷的作品,以最純粹的肢體,重新詮釋經典,先後巡演美國及中國多個城市,大獲好評。經過萬轉千迴,它偏偏如斯巧合地在此時此刻,回到風雨飄搖的香港,和觀眾一同思考,一同看透謊話與真相。

《孤兒》的設定捨棄了佈景道具與戲服,以最純粹的肢體演繹故事,正正為觀眾提供更多想像空間,並撒下肢體劇場的種子。直到現在,肢體或形體劇場於香港還算是小眾的表演方式,藝術總監黃俊達期望,劇團能為這門藝術向香港觀眾播種,「第一,身體最直接,不會說謊,語言卻常在說謊;它是最直接的劇場關係,你可以透過身體表達去想像,去塑造很多讓人自行詮釋的空間;身體的力量很powerful,除了表達故事內容,演員對於身體有種責任,他們背後的努力是最吸引我的地方。第二,我們身處城市,接收太多資訊,沒有空間讓人思考;我覺得需要多一點不同的切入,不同的情感,例如聽純音樂和有歌詞的歌,感覺截然不同;我們想提供的是情感,而非情緒;情緒是個人,情感卻向外延伸,寬闊得多。」

一如去年,NAP今年也為綠葉劇團《孤兒》安排學校巡演與工作坊,將肢體劇的概念呈現給下一代,對劇團本身亦啟發良多。例如去年《爸爸》巡演,有次一位小學生一看到主角「爸爸」出場,就開始哭了,原來故事勾起他與家人的關係,年幼的他卻未必知道怎樣應對這種情緒抒發。黃俊達認為戲劇是一種很直接的溝通,「我們不是高高在上,只是想傳達一些訊息,當你接收到,想起自身的經歷,其實已經是一種溝通,最怕你看完沒有感覺。」今年稍後《孤兒》將會去到中小學巡演,而綠葉劇團將透過工作坊引導他們創作,然後演繹每人筆下不同面貌的《孤兒》。「概念就是與學生一起想像:究竟可否一起講大話?到底真相重不重要?史記是這樣寫,但怎樣才是合情合理?甚麼是壞人?一切從思考開始,讓下一代的好奇與創造力保鮮,保持劇場的真摯。」

既然綠葉劇團以身體去說故事,故之最重視的就是人。「當我在歐洲留學,參與英國劇場導演Peter Brook的製作,有一天演員無故缺席,原來他的老家在打仗,一定要回去。當時突然明白為何導演會找這一類演員,因為他們說的生死跟我們說的,是兩種截然不同的層次。我們這群人內在蘊釀一些力量,然後透過遊歷外在環境而累積了一些養分。這樣才能成長,說的故事更有韻味。」當初黃俊達從法國學成回港,決定成立自己劇團的時候,第一件事就是要尋找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第二就是到處巡演。起初只有他助理導演暨演員孫志鴻,之後有監製李宛虹等加入,慢慢組成目前約二十人的團隊,過著遊牧民族一樣的巡演生活,已進行超過八十站、二百場巡演,足跡遍佈亞洲及歐美等地。在這遊牧團隊,每人都是一位充滿創造力、身兼多職的藝術家。黃俊達深信”Be an artist rather than an actor”的道理,因為actor著重執行功能,而artist有思考有態度有立場,了解身邊環境,非純屬享受個人成功,一起努力創作,做一件讓自己感動和振奮的事。「人總想往外跑,出去看完更明白自己如何成長,更喜歡自己原來的地方,看到自己和身邊的人再多一點點。其實做小眾的好處是,讓別人來發現你,而非你請別人來發現你。」

綠葉劇團從世界各地的劇場、學校,來到今年踏上紅館,於鄭秀文演唱會參與創作及演出,得到許多曝光機會和掌聲。黃俊達坦言肢體劇場本身具備足夠實力走到這麼遠,直接讓不同範疇和媒介的人,明白身體表達的力量。「不少人反映,原來商業都可以這麼具藝術性,這樣我已經覺得功德無量。這成果非我一個人的功勞,而要一群人明白這樣做一件事,讓它成為革命。」上年回法國進修,黃俊達今年回港後除了參與綠葉劇團巡演,還馬不停蹄參與劉松仁執導音樂劇《利瑪竇》、電影《明日戰記》等。說到底,他的小目標還是希望綠葉劇團有一個舒適點的創作空間,例如現在的排練室以及時間上的空間,也希望下年一起去歐洲演出。「我試過歐洲演出,但帶同一班共同經歷這麼多的人一起去,是另一種意義。畢竟由人出發才有形體,才有故事。」■

issue AUG 2019 VOL: 204
2019-08-19 17:49:20
韓國攝影師金祐暎:透過鏡頭將城市化成油畫

城市風貌往往是藝術家不可多得的靈感來源,全因當中景色會隨著四季、光影、日夜不同而變換,當中的流動性充滿驚喜。南韓攝影師金祐暎(Kim Woo Young)更利用光影,將鏡頭中立體的事物轉化成充滿詩意的畫作,創造出超越現實的簡約攝影作品。

Text Timothy Lo
Photo Courtesy of Soluna Fine Art

 

這位出身釜山的攝影師畢業於弘益大學設計系,並曾經留學紐約視覺藝術學院,作品自然也圍繞兩地取得靈感。畫廊Soluna Fine Art將於9月20日起至10月19日,為他舉辦個人展覽《Kim Woo Young: Urban Odyssey》,展出十二張攝於美國和韓國的照片。他於美國加州中遊走,為荒蕪的大廈和人跡罕至的地區紀錄詩意一面;同時也在韓國舊區,以充滿水墨意象的攝影手法重新演繹韓屋(Han-Ok)的新貌,傳統與現代美學共冶一爐,衝突中亦見美感。

 

跟一般的地貌攝影(Landscape Photography)非常不同,金祐暎的作品驟眼看更像平面的油畫。普通的攝影作品大概會非常注意光影對比和立體感,但他卻有意要把這些元素在照片中全部剔除:「有時候,我會特地選擇黃昏時間才出外拍攝,因為那是無人、無影的時間。當我的攝影作品越平面越單調,觀眾便更能留意當中的顏色、質感和構圖中的細節——那是他們在一般照片中未必能夠觀察得到的。」

 

《Kim Woo Young: Urban Odyssey》展覽

日期:9月20日起至10月19日

地點:Soluna Fine Art(上環西街52號地舖)

開放時間:星期一至六早上10點至晚上6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