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9-16 15:17:06

濃香型大麴白酒,點sell?

大數據search engine年代,甚麼都上網查查先……輸入「中國酒」三個中文字,可厲害了,成千上萬字引經據典有讚無彈的威水歷史水蛇春咁長,甚至言之鑿鑿話酒是中國人發明的!但若以英文Chinese Wine 搜尋呢,畫面就凋零得多了。證明了甚麼?縱然國酒在華語世界如何威水,若要打入國際市場,路仍很漫長呢。

Text : Ivan Wong

有位本地烈酒市場策劃的資深老行尊朋友,意興闌珊之下退隱兩年後,最近獲中國最古老的四大名酒之一的瀘州老窖委以重任,寄望他能以過往威士忌及干邑的推廣經驗,為老窖拓展海外市場。朋友雖身經百戰經驗老到,甚麼威士忌溝綠茶、黑牌當水飲的市場典故都能琅琅上口,單一純麥芽威士忌冒起的原因及干邑市場年輕化的關鍵,他也並不陌生。但中國白酒在國際市場中始終有著極大的文化差異,面對這難題,他當然並不輕鬆。有位本地烈酒市場策劃的資深老行尊朋友,意興闌珊之下退隱兩年後,最近獲中國最古老的四大名酒之一的瀘州老窖委以重任,寄望他能以過往威士忌及干邑的推廣經驗,為老窖拓展海外市場。朋友雖身經百戰經驗老到,甚麼威士忌溝綠茶、黑牌當水飲的市場典故都能琅琅上口,單一純麥芽威士忌冒起的原因及干邑市場年輕化的關鍵,他也並不陌生。但中國白酒在國際市場中始終有著極大的文化差異,面對這難題,他當然並不輕鬆。


畢竟,中國白酒在釀製技術或是味道取向,跟威士忌及干邑這兩種最當紅的brown liquor是兩碼子事,市場已習慣了橡木桶陳釀後所帶來的那些略帶質感的香甜苦辣,就如既定俗成的慣性收視。而white liquor之中,似乎只得Gin酒頗具氣候,不過其勢頭仍止於雞尾酒階段,還未真正闖進淨飲(neat)市場。


朋友在香港土生土長,具備香港人的靈活思維,亦沒有大中國包袱,一切可從國外人的眼光著墨,不用依樣葫蘆採用老窖在國內所強調的推廣口號(如「千年老窖萬年糟」、「690餘載的酒香」)。反而,他會先著意走較細水長流的小品路線,認為首要目的是讓人從最基本的味道方向出發,慢慢去認識這種濃香型大麴白酒。


不能否認,喝慣威士忌、干邑及紅白酒的人,初嘗此類型白酒時均感到有些不知怎形容的怪味(那應是所謂的窖底風味),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就如老外初嘗腐乳或皮蛋般。有見及此,他從過往經驗及現今Gin酒潮流所啟發,先放下國人「好的白酒定要一口而盡」的強硬規條,他們夥同本地著名調酒師Kit Cheung,以瀘州老窖旗下走高檔次路線的「國窖1573」,創作了一系列甜美清爽易入口的雞尾酒,作為推廣老窖的「親善大使」。


◎ Kit Cheung向來熟識各種Gin酒的香味特性,要用鮮果、香草及其他有味酒作雞尾酒材料,帶出「國窖1573」的梨子、蘋果及菠蘿等熱帶水果香味,簡直駕輕就熟,難就難在要減輕那「怪味」的突兀感,甚至有所提升。畢竟這才只是頭一次小試牛刀,往後日子還很漫長,數百年的中國鄉土老味怎可能一下子便能與世界接軌呢?■

issue JUN 2019 VOL: 202
2019-06-18 14:18:48
青睞Uber,鍾情Pinot Noir

偏愛Pinot Noir紅酒的人,不少是跟Pinot Noir一「喝」鍾情——初次「邂逅」,便被它那獨特的幽香(他們愛用perfumery來形容)、像絲絨般幼滑口感、優雅高尚的格調……等等所吸引著,甚至著迷。當然,要擁有這般種種誘人特質的,都應是Burgundy的Grand Cru又或者是表現極佳的名師Premier Cru。假若你的首次「邂逅」,所喝的只是一般加州Napa Valley的Pinot Noir的話,「一喝傾情」這個戀上Pinot Noir 的故事很可能就譜不成了。

Text : Ivan Wong

◎ 不過,總有人愛向難度挑戰,只要緊抱信念堅毅實幹,相信人定勝天,沒甚麼是沒可能的,尤其是美國人……還要是資金雄厚而又鍾情Pinot Noir的美國人,例如Rhys Vineyards的創辦人Kevin Harvey。

◎ Kevin Harvey這名字平平無奇,我們當然感到陌生,但若往他臉上貼上Uber一字,你可能會另眼相看吧。最初獨具慧眼青睞Uber概念而向其注資的,是矽谷風險投資基金公司Benchmark Capital,在其聯合創辦人名單中,便有這位酒莊莊主Kevin Harvey的名字。有分析說,Benchmark Capital投資Uber勁賺,保守估計有600倍。

◎ 這說明了甚麼呢?就是莊主肯定別具投資遠見及眼光,投放在造酒的資金肯定充裕,他因為愛酒才造酒,因為愛Burgundy才走到加州Santa Cruz Mountains產區尋找最佳Pinot Noir種植地,也因為愛挑戰才想要在加州釀造出具備「一喝傾情」魅力的Santa Cruz Pinot Noir。這樣的一個人,去種植葡萄醞釀紅酒,還會有將貨就價的餘地嗎?

◎ 他會成功嗎?一切,還有待發展,畢竟酒莊只創立了十多年,以酒莊來說還只是個未滿月的初生嬰兒,但試過他們兩個不錯的年份(2013及2014)的Single Vineyard出品後,便可以肯定的說:他們已很明確的朝著Burgundy Grand Cru方向出發。


◎ 倘若袋中還有些餘錢,不妨買一兩瓶他們2013年份的作品放它個十年八載,到時看看自己的投資眼光,能否跟Kevin Harvey同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