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19-09-26 14:12:13

Afa Lee李思汝 從藝術混合釀製出真實的我

Text: NW
Photo:
Hair & makeup: Tammy Au Makeup

一下子,難以形容Afa Lee(李思汝)是個怎樣的一個人。擁有多重身份,性格也比一般同年紀的女生不同,就像Monkey Shoulder麥芽威士忌一樣,由三款Speyside優質麥芽威士忌混合釀製而成。Afa坦言,自己只有一個身份,就是從事創作的畫者,與藝術共同生活及成長,從藝術中尋覓及表達最真實的自己。

 

第一重:Monkey Shoulder X Frank’s Library

Afa自言,從小藝術就伴隨她的成長,父親很早培養她在畫畫方面的興趣。「作為一名創作者,我認為藝術不應該被動,街頭藝術與創作都是一種主動的公衆教育,不用大家走進博物館那麼拘束,反而在街頭自然而然出現在你的身邊,為城市帶來顏色。」

 

長大後兼具多重身份,同時代表著身上有多重標籤,Afa坦言自己不太嚮往,甚至曾經很憂慮。「以前有幾個身份,但同一時間維持幾個身份,大概只有剛畢業的一段短時間,從事廣告公司、模特兒、插畫師等等,那時出現自我認同的危機,開始看書思考如何定義自己,慢慢亦形成了自信。」時至今日,她未有想得太多,只專注自己作品。「現在我界定自己為一個畫畫的人、插畫師、visual artist,就算是influencer的身份,都只是用來養活自己,現在別人接觸我都是artist身份,所以身份只有一個,就是從事創作。」

 

第二重:Monkey Shoulder X The Iron Fairies Hong Kong

從事創作,在Afa眼中的創作是怎樣的一回事?「我認為,演員及模特兒的工作都無法表現出真正的我,只有畫畫才能展現最真實、誠實、最深層次的自己,換句話說,創作等於定義我自己。」從尋覓自己當中,她似乎畫了不少以女性為題的作品。「我一向沒想過以甚麼角度出發,只是很誠實地描繪從女性自身的感覺,所以沒有特別要刻意描繪女性。」

 

Afa坦言,之前不少作品比較商業化,讓外界所看的與真實的她有所不同。「我真正的作品較多指向內在,所流露的感情比較複雜、暗湧、矛盾或女性化、細緻。每次創作都是紀錄那個時候的我,究竟對甚麼好奇、研究,甚或那陣子看甚麼書,反映當時關心甚麼命題。近年有幾個常見主題,包括孤寂、妖怪、女性情慾及性慾等,但只是其中一個方式去表現情感,實際上不一定指向情慾或性慾,背後卻是人類本質,呈現無窮的生命力,以及蠢蠢欲動的狀態。」

 

一路走來,Afa認為經過不斷練習和嘗試,慢慢形成自己的風格。「起初別人說我自己的風格偏向女性化、比較細緻,有時顏色是甜美,有點girly或feminine,但看仔細一點,又可能帶點暗湧、不安,甚至黑暗、血腥、heavy。簡單來說,就是有少許糖衣的包裝下,暗藏黑暗及辛辣。」

 

第三重:Monkey Shoulder X J. Boroski

建構成這樣「古怪」的Afa,很大程度與她特別欣賞的人物及風格有關。「概括來說是,我特別喜歡歐洲中世紀時候宗教畫,欣賞那些金色細緻畫風;另一方面,我又喜歡日本浮世繪,不符合邏輯、比例,卻令我很著迷。至於顏色方面,我最喜歡一些瘀瘀霉霉的顏色,例如鵝黃、沉瘀紅等等,它們不是明朗的顏色,反而是感官性顏色,比較細緻,有少許污糟等等。不得不提的是Bosch超現實的畫風,以及Louise Bourgeois的扭曲,透過扭曲來表現人性本質、恐懼、孤寂、對愛的渴求,最合我口味!」

 

任何人都想快樂,最後Afa卻拋下一句,希望自己不要太快樂。「聽起來有點自虐,喜歡沉溺於多愁善感,但感受過那一種痛,才能夠激發自己繼續創作。當你感到很艱難、很掙扎,但依然繼續向,這才是人類肅然起敬、最令人動容的地方。所以要珍惜憂傷時候的心情,相反不能太舒適,反而畫不出來。」最後,她說靈感真的不是要來便來,平日喜歡聽音樂,嘗試進入創作狀態,特別偏好post-rock(後搖滾音樂)。「至於酒精,就讓我在繃緊的情況下完全放鬆。」

 

Monkey Shoulder’s Profile

Monkey Shoulder的誕生,源於傳奇麥芽威士忌大師David Stewart決定釀製世界首支以三款來自Speyside的優質麥芽威士忌混合釀製而成的「三重混合威士忌」 (triple malt)。

對於初飲者來說,Monkey Shoulder並沒有任何穀物威士忌,而是選用在舊波本桶中初次充填的麥芽威士忌釀成。桶匠把這些舊波本威士忌酒桶修復,以致其能為陳釀的威士忌注入順滑、圓潤的香草味。加上品牌新的麥芽威士忌釀製大師Brian Kinsman的精心選配不同的木桶組合,從而釀製他每個批次的威士忌,以確保每一滴威士忌原液均飽滿豐醇。之後,三種醇美的麥芽威士忌在小型的木桶中調配及容和大約3至6個月。熟成後,經過Brian嚴謹的試飲測試,這三重調配麥芽威士忌便會灌瓶,以及獲取象徵卓越品質的三隻猴子的徽章。

 

issue SEP 2019 VOL: 205
2019-09-16 15:17:06
濃香型大麴白酒,點sell?

大數據search engine年代,甚麼都上網查查先……輸入「中國酒」三個中文字,可厲害了,成千上萬字引經據典有讚無彈的威水歷史水蛇春咁長,甚至言之鑿鑿話酒是中國人發明的!但若以英文Chinese Wine 搜尋呢,畫面就凋零得多了。證明了甚麼?縱然國酒在華語世界如何威水,若要打入國際市場,路仍很漫長呢。

Text : Ivan Wong

有位本地烈酒市場策劃的資深老行尊朋友,意興闌珊之下退隱兩年後,最近獲中國最古老的四大名酒之一的瀘州老窖委以重任,寄望他能以過往威士忌及干邑的推廣經驗,為老窖拓展海外市場。朋友雖身經百戰經驗老到,甚麼威士忌溝綠茶、黑牌當水飲的市場典故都能琅琅上口,單一純麥芽威士忌冒起的原因及干邑市場年輕化的關鍵,他也並不陌生。但中國白酒在國際市場中始終有著極大的文化差異,面對這難題,他當然並不輕鬆。有位本地烈酒市場策劃的資深老行尊朋友,意興闌珊之下退隱兩年後,最近獲中國最古老的四大名酒之一的瀘州老窖委以重任,寄望他能以過往威士忌及干邑的推廣經驗,為老窖拓展海外市場。朋友雖身經百戰經驗老到,甚麼威士忌溝綠茶、黑牌當水飲的市場典故都能琅琅上口,單一純麥芽威士忌冒起的原因及干邑市場年輕化的關鍵,他也並不陌生。但中國白酒在國際市場中始終有著極大的文化差異,面對這難題,他當然並不輕鬆。


畢竟,中國白酒在釀製技術或是味道取向,跟威士忌及干邑這兩種最當紅的brown liquor是兩碼子事,市場已習慣了橡木桶陳釀後所帶來的那些略帶質感的香甜苦辣,就如既定俗成的慣性收視。而white liquor之中,似乎只得Gin酒頗具氣候,不過其勢頭仍止於雞尾酒階段,還未真正闖進淨飲(neat)市場。


朋友在香港土生土長,具備香港人的靈活思維,亦沒有大中國包袱,一切可從國外人的眼光著墨,不用依樣葫蘆採用老窖在國內所強調的推廣口號(如「千年老窖萬年糟」、「690餘載的酒香」)。反而,他會先著意走較細水長流的小品路線,認為首要目的是讓人從最基本的味道方向出發,慢慢去認識這種濃香型大麴白酒。


不能否認,喝慣威士忌、干邑及紅白酒的人,初嘗此類型白酒時均感到有些不知怎形容的怪味(那應是所謂的窖底風味),甲之熊掌乙之砒霜,就如老外初嘗腐乳或皮蛋般。有見及此,他從過往經驗及現今Gin酒潮流所啟發,先放下國人「好的白酒定要一口而盡」的強硬規條,他們夥同本地著名調酒師Kit Cheung,以瀘州老窖旗下走高檔次路線的「國窖1573」,創作了一系列甜美清爽易入口的雞尾酒,作為推廣老窖的「親善大使」。


◎ Kit Cheung向來熟識各種Gin酒的香味特性,要用鮮果、香草及其他有味酒作雞尾酒材料,帶出「國窖1573」的梨子、蘋果及菠蘿等熱帶水果香味,簡直駕輕就熟,難就難在要減輕那「怪味」的突兀感,甚至有所提升。畢竟這才只是頭一次小試牛刀,往後日子還很漫長,數百年的中國鄉土老味怎可能一下子便能與世界接軌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