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0-01-31 18:15:51

《流感大流行》(Pandemic):政府官員要看的紀錄片

Text: Nic Wong

武漢肺炎肆虐全球,香港當然不能倖免,全城排隊買口罩、上網訂口罩、搶購食物日用品,菜價急升,似乎做好準備任何緊急應變,偏偏香港政府毫不緊張,毫不心急,面對強大民意,面對醫護人員罷工,官員依然堅拒作出「全面封關」的有效決定。其實,官員們懂得歷史嗎?不懂的話,也應該看看Netflix的紀錄片系列《流感大流行》(Pandemic: How to Prevent an Outbreak),短短六集告訴你,傳染病如何大幅度殺死人類,甚至高於世界大戰的死亡數字。

 

 

 《流感大流行》一共六集,節目的主軸是,預計下一次大流行的流感病毒來源,指出全球各國醫療體系應對疾病的能力的不足,以及有何方法減少病毒所導致傷市亡,包括爭分奪秒製造有效疫苗。以製作而言,紀錄片本身不算很好看,甚至比較散亂,每集分散地講述過去多年人類發生過的病毒爆發,包括1918年奪走一億人命的西班牙流感,近年的伊波拉病毒,當然少不了與香港有關的H5N1禽流感、H1N1豬流感,以及SARS沙士等等。

 

首先,紀錄片由離我們一百年前的1918年西班牙流感開始說起。病毒從第一次世界大戰末期開始爆發,各國軍隊打仗後各自回家,繼而將病毒傳遍世界,而病毒殺害的人數,原來比起一戰及二戰加起來的總死亡人數還要多,短短18個月內奪走接近五千萬至一億人的性命。要知道,當時沒有民用飛機也沒有頻繁的全球化聯繫,正如專家預言,如果今時今日再有類似病毒擴散全球,不但患病的死亡人數大幅增加,還會造成更多重要行業,例如電力、交通、醫護等導致人手不足,因而造成不同種類的間接死亡個案,遠高於一億的生命。

 

這輯Netflix 播出的六集紀綠片,帶出病毒的可怕恐怖之後,娓娓道來各地醫療人員各自面對不同病毒的困難及故事,平行剪輯於每集之中,多角度看到各國如何面對新型病毒,而拍攝團隊涉足美國、危地馬拉、非洲、亞洲等地方。

 

由於病毒太多,牽涉不少的艱深用詞,以及複雜的醫療系統,紀錄片嘗試用各國不同的狀況,帶來防疫系統緊緊相連:先有資源,才能研發出有效的疫苗;先要普及疫苗,才能讓各階層放心地接種疫苗;先對病毒有相關知識,才能在患病後獲得最適當的治療;先要有防疫隔離措施,才能避免社區大規模散播,以及避免醫護人員受感染……簡單來說,政府要提供資源,人民需要有基本醫學常識,以及信任醫護人員及醫療系統。

 

問題來了,還未阻止到病毒來臨,各國有眾多棘手議題,例如不少國家的醫護人員都要面對削減醫療預算、不少落後國家的醫療水平不足,人民相信庸醫或偏方(例如蒸口罩),以及聲勢愈來愈盛的反疫苗運動等等。

 

的而且確,訊息量太多,但病毒太多的情況下,不得不了解,《流感大流行》嘗試用最簡單的方式告訴你,流感大流行所帶來的生死問題。正如美國疾病管制與預防中心(CDC)公佈,自2010年起每年平均感染人數約900萬至4,500萬人,而剛剛流感季節大爆發,死亡人數高達六千人。

 

紀錄片製作的時候,還未有現今肆虐的武漢肺炎。但當中專家已經推斷,下一次大規模疫情發生的話,短短一個月內會在美國蔓延,四個星期內遍及全球。而且,他們肯定另一場流感大流行很快發生,極可能重現1918年那次大規模的爆發,當中還指出,下一次的全球爆發,可能來自中國的禽流感……似乎,專家部分正確,部分錯誤,暫時不是禽流感,卻是真的來自中國。

 

真的,《流感大流行》看得不算舒適,但至少給我們一些警惕,而且當權者更應該掌握這些有用的數字及建議,而不是借世衛來讚揚中國,亦不該引用一些偏頗數字,說甚麼防疫有效,成功減少中國旅客入境數字云云。香港政府的官員們,睇歷史,講人話啦!

 

2020-01-08 13:14:38
《1917:逆戰救兵》揚威到2020,實至名歸?

Text: Nic Wong

今屆金球獎最佳劇情片,並非《小丑》、《愛爾蘭人》、《婚姻故事》,而是明日正式上映的《1917:逆戰救兵》。到底是否實至名歸?1917年發生的故事,在2020年上映,又有何意義?

 

1)「一鏡到尾」戰爭片

《1917》的宣傳語是:「一鏡到尾 無間斷置身戰爭現場」!如今香港隨時都是戰爭現場,為何要入戲院看?重點還是「一鏡到尾」!長鏡頭向來難度高,很多人特別鍾情,甚至拆解如何拍攝。

 

比其他長鏡頭更出色的是,《1917》是戰爭片,在槍林彈雨、爆炸連場的戰爭片中拍攝長鏡頭,牽涉到野外戰場、城內廢墟、地下洞穴等,極講求演員走位、道具及鏡頭調度。一旦走錯位、講錯對白,又要無間斷由頭再來過。雖然仔細觀看電影的話,就看得出並非「一」鏡到尾,尤其中後段有不少「bug位」,但看看如何「偷位」也是津津樂道。

 

2)集電影與打機於「第一身」

看完電影,不少人認為《1917》有點像打機,尤其像第一身策略射擊遊戲,有時要狂跑,有時要烏低身快走,有時要近距離與敵軍鬥快射擊或鬥力格鬥,還有適時拿取裝備等等,但過去同類型電影都令人看到頭暈,幸好這次鏡頭沒有類似情況,也沒有反覆迷路的沉悶,可說是打破電影與遊戲的界線。

 

3)戰場上的平凡人與明星軍官

《1917》主角是兩名年輕士兵,坦白說他們不太似明星,原來是導演Sam Mendes的特別安排。這位曾拍過得獎電影《美麗有罪》、《末路驕陽》、《浮生路》,以及最近期兩部占士邦電影《Skyfall》及《Spectre》的導演,期望帶出戰場上的可怕,平凡得像鄰家男孩都要上戰場。

 

偏偏電影安排的軍官角色,分別有Colin Firth、Benedict Cumberbatch、Mark Strong等人,更讓人有種期待看到他們的緊張及興奮,恰恰是下兵面見軍官的真正感受。同時,定時提供星線面孔,也能夠避免戰場上無間斷逃走的沉悶庸碌感。

 

4)向瞄準戰場的鏡頭致敬

說得良久,很多都是與電影技術有關,故事其實相對簡單,卻是意義深遠及生死攸關,更涉及1600名士兵的生命。兩名英國小兵必須在一日內越過敵陣,未知前方是德軍真正撤退還是空城計,向前線的同袍傳令煞停進攻,否則英軍將墮入敵軍佈下的天羅地網,過千名士兵因此陣亡,當中還包括其中一位小兵的兄長。

 

看似事小,目的及意義重大,透過「一鏡到底」的方式拍出來,1917年的「小事」拍在2020年,就像去年香港街頭的每次現場直播,槍林彈雨,難為正邪定分界,未到最後一刻都未知最後結果。從1917到2020,瞄準戰場的鏡頭同樣值得致敬,《1917:逆戰救兵》奪獎無數,確是實至名歸。

 

《1917:逆戰救兵》:1月9日上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