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43:08

土炮小丑女

TEXT : Nic Wong

有否發現,去年6月開始需要超級英雄之際,幾乎所有《復仇者聯盟》成員不見了,只餘年輕的蜘蛛俠,決戰千里?這半年來,大抵只有《小丑》見證著城市的頹然沒落,繼而造就出一個個悲慘的小人物。


此時此刻,離我們最近都是超級女英雄,4月底《黑寡婦》,6月《神奇女俠1984》。反而「小丑女」Harley Quinn率先登場,《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2月6日上映。


是甚麼令小丑女走上前線?小丑女原名Harleen Quinzel,出身悲慘,為解開父親毀掉自己與別人家庭的原因,長大後在阿卡漢精神病院擔任心理醫生,卻在治療期間愛上了小丑而不能自拔,性格嚴重扭曲,變成了無惡不作的女罪犯。


好好的一個個大好青少年美少女,為何變成別人眼中作惡的暴徒?是愛,還是責任?當我們在《小丑》中看見「Happy仔」如何變成「Happy伯」,歡樂小丑淪為惡魔小丑,正正是葛咸城擊潰了他,然後他又擊潰了小丑女,繼而擊潰更多更多的人。


這一趟,蝙蝠俠消失了。葛咸城無人守護,小丑女與小丑分手以後,與一眾女同伴嘗試尋求內心真正的解放及正義,聯手保護少女,卻偶然捲入葛咸城犯罪首領的是非之中。


小丑女性感但暴力,美麗卻危險。更重要是,執行私刑維護公義的,不只有小丑女。正如今次電影名為《Birds of Prey》,先有《猛禽暴隊》,才有《解瘋小丑女》。


Margot Robbie演繹的小丑女只得一個,但相近經歷的「小丑女」肯定陸續有來,若然無能政府下的黑境時代仍未結束。

 

 

issue DEC 2019 VOL: 208
2019-12-03 17:38:26
暗黑攝影放題 森山大道與荒木經惟

心理分析中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壓抑」(repression),指的是將強烈的情感壓止在潛意識中,那些情感將漸漸轉化成另類的動作以至創作,透過不一樣的渠道抒發出來。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與荒木經惟(Araki Nobuyoshi),同屬二戰後日本當代攝影的殿堂級大師人物,他們萎靡和雜亂的風格,除了是他們個人生活和思想上的投射,某程度上也呈現了整個國家在戰後時期那種集體壓抑和不安。那些攝影作品的陰沉和悲情,透過藝術化的攝影和構圖抒發出來,也算釋放出部社會中那些隱忍不發的負能量。

TEXT : Timothy Lo
photo : courtesy of SHOP Taka Ishii Gallery & Simon Lee Gallery

心理分析中有一個專有名詞叫「壓抑」(repression),指的是將強烈的情感壓止在潛意識中,那些情感將漸漸轉化成另類的動作以至創作,透過不一樣的渠道抒發出來。森山大道(Moriyama Daido)與荒木經惟(Araki Nobuyoshi),同屬二戰後日本當代攝影的殿堂級大師人物,他們萎靡和雜亂的風格,除了是他們個人生活和思想上的投射,某程度上也呈現了整個國家在戰後時期那種集體壓抑和不安。那些攝影作品的陰沉和悲情,透過藝術化的攝影和構圖抒發出來,也算釋放出部社會中那些隱忍不發的負能量。

別要驚,亂世下佈滿樽頸,這都市已吃夠血腥?在這個越走越黑的午夜時分,不如抽空觀賞兩位日本攝影大師的作品展,以毒攻毒。妓女的艷俗和開到荼靡的凋零的花,希望能把你暫時帶離情緒深淵。黎明來到之前,來點日系暗黑攝影放題轉移情緒,看看那些糜爛中的美好,好過沉溺在不可抗力的負能量放題之中。

荼靡之花的意象
是次SHOP Taka Ishii Gallery舉行的荒木經惟個人展名為「花曲」,以1997年同名作品命名。除了人所共知的裸女、緊縛(kinbaku)等作品,花卉同樣貫穿荒木創作的系列。近鏡中的花雖開得燦爛,那種盛放的姿態和微微黯淡的掉色感覺,卻予人一種開到荼靡而貼近死亡的氣息。他亦曾經說過:「花在越接近死亡時越具有生命力。即將枯萎之前是最美的。」那種灰暗腐爛的過程與花卉本身繽紛色彩形成強烈對比,花開燦爛象徵的的性感與腐爛象徵著的死亡,又是另一種對比。《花曲》系列最大膽的,並非拍攝花卉枯死這個動作,而是將那種「持續性」(in-progress)定格,將「正在死亡」那一刻變成永恆。「花曲」展覽中同樣展出括《67反擊》(2007)和《空景.近景》(1991)等系列,同樣擁有枯萎花朵的意象。展覽期間,畫廊更會售賣荒木經惟與SOPH.和Virgil Abloh合作推出的服裝,以及其絕版經典書籍和限量版次作品。

粗獷失焦的街頭
而同期於Simon Lee Gallery中,森山大道的回顧展覽亦正「開催」,將其五十載的黑白街頭照及彩色數碼相片共同展出。在他初涉攝影之際,日本正處於戰後復騷的階段,社會經歷重整陣痛,動盪、混亂、貧困是常態,唯獨所有「病徵」都被壓在社會底層,猶如將垃圾掃在床下底般虛偽。森山大道的街拍作品則呈現當時日本社會最真實的底層面貌,脫衣舞孃、男妓、黑拳、後巷,一切俗艷、糜爛和墮落的人和事,都是他熱衷於用鏡頭捕捉的客體(objects)。著名作品《蜉蝣》(1972)和《provoke no. 3》(1969),那種故意的失焦、粗微粒,為他的黑白作品增添粗糲的味道,也為當時的日本當代攝影提供重要的前瞻視覺。及後森山拍攝的彩色數碼照片如《Color》系列(2016),即使拍攝器材有別,那種原始依然如出一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