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MAR 2020 VOL: 211
2020-03-06 13:12:50

從Figure到潮流藝術 Michael Lau

Text: NW
Photo: Bowy Chan
Makeup: Tammy Au Makeup

為人熟悉的Michael Lau(劉建文),向來以Figure起家,二十年來廣為人知。當人人覺得他已是「Figure教父」,他卻創作無間,近年對自己的創作更不滿足,以突破性姿態走入藝術圈的殿堂,屢次與佳士得合作及舉辦展覽,展示香港人亦有同樣實力。他透過現代藝術,展示創意,不斷嘗試,闖進國際藝術領域。

 

不停創作,不會滿足

要形容今時今日的Michael Lau,再用「Figure教父」似乎已不合時宜。「我想應該是『創作人』吧,範圍較大,可以包含我做Figure的『教父』身份,畫畫的『畫家』身份,從事藝術的『藝術家』身份。某程度上,直到今日我依然從事創作,範圍很闊。」

 

小時候喜歡「畫公仔」,畢業後從事設計,工餘時開展覽,直至1999年,他想到混合自己喜歡的東西,包括藝術、Figure及板仔文化,創作出「Gardener」Figure系列,舉辦了前所未有的展覽。「這肯定是我的轉捩點,由那一日開始,出現了Michael Lau這個人,衍生下來,便成為了一個全新氣候及媒介。」

 

自此,Michael Lau再沒有停下來。「對我們從事創作的人來說,作品是最重要,不做的話,哪裡有作品,所以我們不可以停下來,停了就沒有作品,就不知道做甚麼,不是一個創作人了。沒有人看到的話,自己幻想是沒有用的。」

 

他是公認的Figure教父,但不滿足,因為心底裡還是酷愛藝術。「二十年前從事藝術相當困難,當時沒有這個社會氣氛,也沒有資源,就轉做Figure,但我創作Figure時,都是用藝術心態,將藝術元素放入Figure當中,從而想到一個新穎的媒介來表達藝術。起初已是這樣做,但沒有人明白,做了廿年,終於有機會將這件事成為結論。我一直所做的Figure,其實就是藝術品。」

Figure教父染指藝術圈的決心及視野

Michael Lau直言對香港藝術界很陌生:「我始終都是未曾踏足這個領域,所以踏入真正的藝術圈,可說是我半生人很想接觸的地方。」他坦言,過去一直創作Figure時,都是用藝術的心態去看,再加入他的看法。「一開始,我以藝術的心態放進Figure,其實這就是一件藝術品。我一直以來的心態是,將藝術的元素及有趣地方放進Figure之中,然後思考可否產生一個我認為新穎的媒介,從而表達藝術。」

 

2016年,Michael Lau首次與Christie's合作,在當年亞洲當代藝術拍賣中,其創作品《Wall of Jordan》以超估值370%拍賣價成交,兩年後更舉辦展覽,惡搞了史上最貴畫作。「佳士得很喜歡『對話』,我就想到當時他們拍賣了全世界最貴的畫——達文西《救世主》,我就想到能否二次創作,後來彼此提到可否手上拿著扭蛋,顯示我創造Figure的意思,與達文西創畫作的意思,正正是一種對話,於是擦出了一些火花,產生到有趣話題。」就這樣,他成功向世人展示,香港藝術家不比外國人遜色,特別是現代藝術方面,只要有創意,只要不斷嘗試,也能夠把Figure帶進國際藝術領域。

 

「我經常都希望想出一些方法,向國際展示香港藝術家的實力;而1999年我做了Figure出來,令他們很嘩然。時至今日,我發現香港人可以在潮流藝術方面發展。由於香港的潮流在亞洲區比較特別,沒有既定文化,很有趣及多元化,因此幫助我們這班人開拓新視野。潮流藝術就是講現代的東西,不算當代、不算傳統,很符合年輕人的喜好,某程度上,我在努力建立年輕人這種潮流藝術。」■

 

2019-09-26 14:12:13
Afa Lee李思汝 從藝術混合釀製出真實的我

Text: NW
Photo:
Hair & makeup: Tammy Au Makeup

一下子,難以形容Afa Lee(李思汝)是個怎樣的一個人。擁有多重身份,性格也比一般同年紀的女生不同,就像Monkey Shoulder麥芽威士忌一樣,由三款Speyside優質麥芽威士忌混合釀製而成。Afa坦言,自己只有一個身份,就是從事創作的畫者,與藝術共同生活及成長,從藝術中尋覓及表達最真實的自己。

 

第一重:Monkey Shoulder X Frank’s Library

Afa自言,從小藝術就伴隨她的成長,父親很早培養她在畫畫方面的興趣。「作為一名創作者,我認為藝術不應該被動,街頭藝術與創作都是一種主動的公衆教育,不用大家走進博物館那麼拘束,反而在街頭自然而然出現在你的身邊,為城市帶來顏色。」

 

長大後兼具多重身份,同時代表著身上有多重標籤,Afa坦言自己不太嚮往,甚至曾經很憂慮。「以前有幾個身份,但同一時間維持幾個身份,大概只有剛畢業的一段短時間,從事廣告公司、模特兒、插畫師等等,那時出現自我認同的危機,開始看書思考如何定義自己,慢慢亦形成了自信。」時至今日,她未有想得太多,只專注自己作品。「現在我界定自己為一個畫畫的人、插畫師、visual artist,就算是influencer的身份,都只是用來養活自己,現在別人接觸我都是artist身份,所以身份只有一個,就是從事創作。」

 

第二重:Monkey Shoulder X The Iron Fairies Hong Kong

從事創作,在Afa眼中的創作是怎樣的一回事?「我認為,演員及模特兒的工作都無法表現出真正的我,只有畫畫才能展現最真實、誠實、最深層次的自己,換句話說,創作等於定義我自己。」從尋覓自己當中,她似乎畫了不少以女性為題的作品。「我一向沒想過以甚麼角度出發,只是很誠實地描繪從女性自身的感覺,所以沒有特別要刻意描繪女性。」

 

Afa坦言,之前不少作品比較商業化,讓外界所看的與真實的她有所不同。「我真正的作品較多指向內在,所流露的感情比較複雜、暗湧、矛盾或女性化、細緻。每次創作都是紀錄那個時候的我,究竟對甚麼好奇、研究,甚或那陣子看甚麼書,反映當時關心甚麼命題。近年有幾個常見主題,包括孤寂、妖怪、女性情慾及性慾等,但只是其中一個方式去表現情感,實際上不一定指向情慾或性慾,背後卻是人類本質,呈現無窮的生命力,以及蠢蠢欲動的狀態。」

 

一路走來,Afa認為經過不斷練習和嘗試,慢慢形成自己的風格。「起初別人說我自己的風格偏向女性化、比較細緻,有時顏色是甜美,有點girly或feminine,但看仔細一點,又可能帶點暗湧、不安,甚至黑暗、血腥、heavy。簡單來說,就是有少許糖衣的包裝下,暗藏黑暗及辛辣。」

 

第三重:Monkey Shoulder X J. Boroski

建構成這樣「古怪」的Afa,很大程度與她特別欣賞的人物及風格有關。「概括來說是,我特別喜歡歐洲中世紀時候宗教畫,欣賞那些金色細緻畫風;另一方面,我又喜歡日本浮世繪,不符合邏輯、比例,卻令我很著迷。至於顏色方面,我最喜歡一些瘀瘀霉霉的顏色,例如鵝黃、沉瘀紅等等,它們不是明朗的顏色,反而是感官性顏色,比較細緻,有少許污糟等等。不得不提的是Bosch超現實的畫風,以及Louise Bourgeois的扭曲,透過扭曲來表現人性本質、恐懼、孤寂、對愛的渴求,最合我口味!」

 

任何人都想快樂,最後Afa卻拋下一句,希望自己不要太快樂。「聽起來有點自虐,喜歡沉溺於多愁善感,但感受過那一種痛,才能夠激發自己繼續創作。當你感到很艱難、很掙扎,但依然繼續向,這才是人類肅然起敬、最令人動容的地方。所以要珍惜憂傷時候的心情,相反不能太舒適,反而畫不出來。」最後,她說靈感真的不是要來便來,平日喜歡聽音樂,嘗試進入創作狀態,特別偏好post-rock(後搖滾音樂)。「至於酒精,就讓我在繃緊的情況下完全放鬆。」

 

Monkey Shoulder’s Profile

Monkey Shoulder的誕生,源於傳奇麥芽威士忌大師David Stewart決定釀製世界首支以三款來自Speyside的優質麥芽威士忌混合釀製而成的「三重混合威士忌」 (triple malt)。

對於初飲者來說,Monkey Shoulder並沒有任何穀物威士忌,而是選用在舊波本桶中初次充填的麥芽威士忌釀成。桶匠把這些舊波本威士忌酒桶修復,以致其能為陳釀的威士忌注入順滑、圓潤的香草味。加上品牌新的麥芽威士忌釀製大師Brian Kinsman的精心選配不同的木桶組合,從而釀製他每個批次的威士忌,以確保每一滴威士忌原液均飽滿豐醇。之後,三種醇美的麥芽威士忌在小型的木桶中調配及容和大約3至6個月。熟成後,經過Brian嚴謹的試飲測試,這三重調配麥芽威士忌便會灌瓶,以及獲取象徵卓越品質的三隻猴子的徽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