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APR 2020 VOL: 212
2020-04-23 14:22:51

黃綺琳,What Are You Reading?

本期讀書人:黃綺琳,香港導演、編劇及填詞人。浸會大學電影學院藝術碩士,主修電影製作,畢業後參與多部電影及網劇的編劇,包括《警界線》、《瑪嘉烈與大衛系列—綠豆》等,今年執導首部劇情長片《金都》,獲提名金馬獎最佳新導演、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編劇、新晉導演等獎項。

 

 

喜歡的作家?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亦舒、倪匡、金庸及湊佳苗。我比較喜歡看小說類的書,倪匡《衛斯理》系列如《頭髮》、《老貓》、《透明光》、《運氣》等,我大部分都在中學時期看,看了一次後就沒有重溫,但當中的很多奇思妙想卻一直在我腦海中揮之不去,日常生活中時會想起,真的很佩服系列所呈現的對世間萬物的想像力,也不時提醒著我在創作上應保持童心和想像力。

 

正在讀甚麼?

我正在讀《The Eyes of Darkness》1996年的英國修訂版。之前有傳言說這本在1981年初版的科幻小說準確地預言了武漢肺炎的出現,所以湊熱鬧找來看。雖然還未看到病毒Wuhan-400的出場,但故事暫時尚算有趣。

 

下本想讀的書是甚麼?

一出版就買了回來,卻一直放置著未看的《再讓我說個故事好不好》。之前讀過作者Etgar Keret的《忽然一陣敲門聲》,每一篇小說都充滿創意,非常有啟發性。不過因為短篇易讀,覺得隨時可以看,反而遲遲未開始!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對我來說,「閱讀」就是獨自進入一個不受干擾的思想領域。看過村上春樹的《關於跑步,我說的其實是……》後,我更覺得翻開書本就像開始一場長跑一樣,過程中根據自己的節奏、呼吸去感受世界,是一個完全獨處的私人空間。

 

《金都》緣於你一直成長的太子區,劇本起點是?

小時候經過金都或洗衣街的婚紗店櫥窗看見漂亮婚紗時,總幻想著自己將來結婚的情景。「結婚」對我來說一直是非常有趣的題目,曾經很驚訝得知爸爸媽媽「原來結了婚」,又以為老公是政府指派的,問媽媽幾歲可以申請老公,從未見過爸媽親咀拖手的我,不知原來結婚跟愛情有關。到身邊朋友同學開始結婚,幫她們當伴娘、姐妹,才重新踏足金都商場,並發現結婚不如小時候所想只是穿上漂亮裙子,卻見證朋友跟未婚夫、跟未婚夫家人、跟自己家人的矛盾和衝突。仍未結婚的我不時被母親擔憂地「催婚」,就在30歲生日那天,我決定以金都商場為包裝,寫一個關於結婚的故事。

 

有否為《金都》看過一些書本或文章?

陳家富所寫載於蔓珠媒體的《金都.婚攝.血淚史》連載短篇。作者在金都商場擔任婚禮攝影師,以第一身角度敘述婚攝過程中的各種奇人奇遇,非常生動有趣,對我塑造男主角Edward(朱栢康飾)及了解金都商場的文化、氣氛、工作很有幫助。在他的筆下,金都商場是個載滿故事的婚慶森林,直接建立了我要以「金都商場」為電影題材的信心。

 

拍攝期間及之後,對金都商場及婚姻觀有否改變?

拍攝前,我對婚姻制度抱著質疑及態度負面,黑心地暗暗計劃著想拍一套觀眾看完會馬上想離婚的電影!經過修改劇本、與演員對談、分析角色、現場拍攝及剪接階段對內容一再調整後,我反而放開了對婚姻的成見,正如電影對婚姻提出了一些問題與質疑,但沒有給出很明確的結論及答案,抱持開放態度。另外,這兩年內由寫劇本到拍攝,真切踏足並了解金都商場的每一個角落,從商戶口中聽到從前的全盛時期,到現在內地網購平台的劇烈競爭下苦苦支撐,更有商戶擔心金都商場不久將來被淘汰取替。希望《金都》可作為影像一個紀錄,把商場現在的模樣用電影保留下來。■

 

issue OCT 2019 VOL: 206
2019-10-10 17:24:09
蕭叔叔 What are you reading?

Text : Nic Wong
photo : Bowy Chan

本期讀書人:蕭叔叔,專欄作家及網絡紅人,透過博客與社交網站教授英語。其專頁「蕭叔叔英式英文學會」讚好人數超過42萬。最近主持電台節目《英式英語一分鐘》,從文法、慣用語、口音、文化等,讓大家全方位學習英式英語。節目逢星期一至五於香港電台第一台早午晚時段定期播出。

 

喜歡的作家?

五年級開始,常讀羅貫中《三國演義》,至少看過三十幾次,而金庸每部作品都看過十幾次。直到大學畢業才看英文書,愛看英國生物學家Richard Dawkins寫進化論的書,影響我極深。另一位英國哲學家兼數學家Bertrand Russell所寫的散文也深深影響我。當然,莎士比亞也算是一個我喜歡的作家。

 

平日讀書有何習慣?

通常是,我突然對某些事情有興趣,就想看某類型的書,看完後又連結到另一本書。譬如說,我看李天命《語理分析的思考方法》,當中談到A. J. Ayer的《Language, Truth and Logic》,結果又看了那本書。然後,當中提到Ludwig Wittgenstein(奧地利哲學家)的書,又繼續看下去。

 

正在讀甚麼?

近日我在讀Noam Chomsky《Media Control》,講述政治宣傳及政權的洗腦技巧。同時我愛看兒童書或繪本,例如《The Huge Bag of Worries》,教人如何處理焦慮。

 

下本想讀的書是甚麼?

太多了,好像Edward Gibbon《History of The Decline and Fall of The Roman Empire》、Thomas Carlyle《The French Revolution: A History》,這些書本系列極花時間來讀,可惜我看書超慢。

 

對你來說,閱讀是甚麼的一回事?

看完一段文字,可能只有100字,我可能會看上幾個小時,彷彿與那書本的作家聊天一樣。

 

向來積極推廣英語,最大挑戰是甚麼?

我不敢說教人英語,卻只是分享自己覺得有趣的,以及一些自己花過時間研究的東西,未至於教學。至於推廣,我也不是有一個要推廣英文的任務,而是自己很喜歡一件事,很想身邊有更多人喜歡及接觸這回事,就像成立一個學會或俱樂部,甚至我有些呃like的心態。

 

身處亂世之中,英語有甚麼不一樣的作用?

亂世之中,我希望大家記得香港是個很小的地方,不要將自己的眼界限於地圖上的一點,要擴大自己的眼界,若想擴大我們的影響力,就必須學習外面的語言,無論是西班牙文、日文、普通話,多學一些別人的說話、思考及表達方式,就可以去得更遠,而不限於自己單一語言系統。不一定是英語,但英語很方便,相對地大家本身已有一定的英語基礎,較易達到與人溝通的程度。

 

過去從網上推廣英語,今次進軍電台有何不同?

我在網上的大部分片段都是英語,只是有時附加一些廣東話,但這是中文電台,所以我講廣東話較多。《英式英語一分鐘》每集說不到太深入,內容上有少許分別,加上網上有時用語較粗俗,電台就避忌一點吧。

 

英式英語除了好聽以外,比起其他英語,有何獨特之處?

相比其他形式,其實我覺得英式英語沒甚麼特別,正如書法中,有人喜歡柳公權、顏真卿、歐陽詢,但不會有人說歐陽詢一定好過柳公權。正如每一個人學英語的目的不同,可能有人要與新加坡上司溝通,那麼新加坡式英語比美式或英式更好。個人覺得要寫得靚、講得好、能夠流利表達自己想要的效果,能夠說服別人,想罵人的話,也可以罵得到。而我追求心目中的英語程度,現時只達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