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0-07-08 16:03:56

《叔叔》、《金都》、《幻愛》:3段寫實香港的禁忌愛戀

Text: Nic Wong

行內常說的Golden Scene三寶,《叔叔》、《金都》、《幻愛》終於同時上映,觀眾終於可以因應將三部電影,一較高下。三者同樣是本土題材,沒有合拍,更是拍長片經驗較少的導演作品。有趣是,3部電影的主角年齡層、背景甚至生活地區環境各有不同,所呈現的愛情觀各異,卻恰恰是最寫實的香港下,一部部禁忌愛情電影。

 

先談最先上映的《叔·叔》,老年同志題材,注定小眾。導演楊曜愷是香港同志影展創辦人,之前拍短片或英文長片為主,第一次拍中文長片,繼續以自己關心的同性議題出發,卻將鏡頭聚焦老年同志,更以兩位本身已有傳統男女家庭的隱性同志作為主要角色,講述他們在普遍人眼中的幸福無憂下,重拾自己內心最真的感受。

 

 

3部之中,《叔·叔》絕對是現今香港禁忌的愛,也是年紀最大的一群。以往,同性戀更是罪行,至今香港法律上仍未立法承認同性婚姻,出櫃與否亦是一個很複雜的問題,更何況兩位主角已有一般人認為的「幸福」家庭,還應否追求個人的真愛感受,卻破壞或犧牲那些多年來的「幸福」嗎?說穿了,就算你已擁有家庭上的幸福、金錢上的富足,在道德枷鎖下,個人情感上卻依然有制肘,難以滿足。

 

然後是《金都》。3部之中最有商業元素的一部,以婚姻作主題,亦是取景於大眾熟悉的太子金都商場,當然有Stephy鄧麗欣主演,更具話題性。加上,導演黃綺琳早前獲得金像獎新晉導演獎,其編劇前作包括《瑪嘉烈與大衛:綠豆》及《歎息橋》,拿手愛情題材,予人信心。

 

《金都》當然是一部愛情片,但當中又有何禁忌?電影連繫著假結婚、中港婚姻,以及婚嫁將兩個人的事演變成兩個家庭級別的大事。主角張莉芳思前想後,其實自己根本不愛男主角Edward,最終拋開嫁為人妻的傳統觀念,拋棄拍拖多年的男友,拋掉(30歲的)女人一定要結婚的想法,敢於踏出勇敢一步,找回自我,活出真我。更禁忌是,不少觀眾看完電影後,有的指責主角自私,有的不敢結婚,那種禁忌延伸到戲外的現實。畢竟,未必人人都像《叔·叔》那樣是同性戀者,更遑論隱藏情感,多年來卻有傳統家庭的掩飾,相反「結婚」是大眾的課題,未婚的當然思前想後,就算經已結婚,也會不時思考:到底婚姻是否墳墓?

 

來到最後上映的《幻愛》,似乎是一道景色優美,浪漫幻象的愛情影畫戲。《幻愛》主角演員劉俊謙、蔡思韵本身外表英俊漂亮,加上罕見地取景於屯門,拍出香港的另類美景。繼《叔·叔》、《金都》後,Golden Scene三寶中的最後一部《幻愛》,似乎是最殘酷愛戀的一部。《叔·叔》兩位叔叔其實很清醒,在得失下還是不能拋開一切去愛,結局卻是開放式繼續讓人思考利弊;《金都》明顯得多,女主角就是重新上路,最慘還是男主角,但回到母親的悉心照料下,他用心戀愛下段道路定更精彩。

 

《幻愛》是3部電影中最年輕的一對情侶,就如香港年輕人一樣,有點可惜。心理輔導員與精神病患者相愛,違反專業守則,向來已是受到爭議。這一次的愛情,更是一趟「情感轉移」,李志樂本來愛上欣欣,但欣欣只是幻愛,突然外貌一樣的葉嵐卻出現了,欣欣葉嵐孰真孰假?葉嵐反而更簡單,一直得不到愛,只為求得到一切而不擇手段,過去的身體愛意只是工具,現在突然有個男生如此真摯付出,反而深感承受不起。本身感情付出比例已是一大障礙,加上當中有專業守則的道德爭論,還未計世人認為葉嵐是高材生,前途無可限量的計算……

 

愛得愈深刻,痛得愈入肉。這,的確是進退失據的兩難局面。電影結局提到葉嵐放棄成為輔導員的理想,希望挽回與李志樂的感情,男方卻狠心拒絕,不想拖累女方,最終導演選擇以一道浪漫唯美的幸福幻覺作結。這個「開放式」結局,似乎未見《叔·叔》的憧憬尾巴,也沒有《金都》的灑脫,只可惜這才是現今最多香港人面對的局面,只能迷糊地沉溺在幻覺中的愛情,永遠是最美好的。只可惜,禁忌永遠都存在,百無禁忌,從來只是一句無力的祝福而已。

 

 

2020-07-06 16:51:07
《幻愛》:雖然是精神病,但沒關係?

Text: Nic Wong

這幾天,戲院最受歡迎的電影,莫過於香港電影《幻愛》。電影少有地取景於屯門,將這個偏僻一隅拍得非常美麗,但本身題材也值得研究一下。這裡起用了金秀賢大熱韓劇的劇名,由於《幻愛》也講精神病,可以借「題」發揮一下。

 

據說,《幻愛》編劇住在屯門,很熟路,但他借用屯門來寫一名精神病患者走不出屯門,走不出自我困局,有點像《一蚊雞保鑣》的主旨,認真諷刺。當日,黃子華飾演的幫幫,走不出屯門公路的陰霾,因此無法離開屯門,從此不務正業,展開一連串爆笑的故事。

 

來到《幻愛》,認真探討精神病這個主題。現今不少人香港人患有精神病、情緒病、壓力症候群或相關徵兆,尤其這一年間,人人都會精神緊張,打醒十二分精神,在妖氣沖天之下,如何做好情緒管理,非常重要。

 

男主角劉俊謙主演的角色李志樂,患有精神分裂症,本來經已康復,亦有定期參與康復者群組。先不說有沒有現今的假陰、假陽、陰轉陽,問題是,他沒有家人朋友,每每回到家中面對家徒四壁,一個人會上癮?一個人原來都可以盡興?其實寂寞,一人之境,都是享過了五光十色的生活才回頭,抵受不住太多人太多嘈雜聲才回家,選擇一個人,而不是,每每回家不知道做甚麼,少不免胡思亂想,徘徊著未散的靈魂在共我拍拖⋯⋯

 

幻想中,李志樂愛上了蔡思韵主演的角色之一:欣欣,幻想愛著這一個很清純乖豬的可憐角色,史稱「幻愛」。認清事實後(我以為這是電影的主調,但原來開初15至20分鐘後便搞清楚了),他遇上同樣是蔡思韵主演的角色之二:葉嵐,一名心理輔導員兼大學研究生。他害怕去愛,她也害怕去愛,何解又怕又期待,坐立不安的愛,結果一發不可收拾。

 

身為病人、康復者、宅男、失業漢,李志樂不敢去愛,擔心拖累前途無限的靚女,襯不起她,這想法很正常,但今次不是幻愛,而是真愛,又再矛盾,又再,矛盾只因深愛著⋯⋯

 

葉嵐呢?她一切都好,但原來一切都是假象,人生中從未認真地愛與被愛,因此愛上這個看似襯不起她的精神分裂症康復者(但堅靚仔喎),卻抵受不住也承擔不起對方的真愛付出,結果也是矛盾。最後結局如何,真愛還是幻愛抑或不愛,就由大家入場領略一下。

 

反而想說,身邊人或你未遇到的未來身邊人,甚至自己,比起患上武漢肺炎,可能更有機會變成片中人(病患、遭遇,但很肯定不是外貌)。在你身上,如何面對如何選擇,雖然是精神病,但真的沒關係?值得大家睇完部戲,再思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