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issue NOV 2020 VOL: 219
2020-11-10 21:48:44

我的作品沒有「都可以」Lean Lui

雷安喬(Lean Lui)的影像總是很近、很細膩,往作品再踏前一步,似乎就看得見從毛孔中冒出的汗毛。邀請她擺出拍照的狀態,她建議拍攝一株比人還要高的植物,隨即捧著菲林相機投進枝葉間,這種身體力行的投入也許便是秘方。她在上月動身前往英國升學,而她的個人展覽《Epoch》亦在地球的這端繼續運行。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攝影作品由受訪者提供

 

肌膚上的摧毀性
無論是捧著單鏡反光相機或是菲林相機,以女性細膩視覺為賣點的年輕女攝影師,近年如浪潮般未曾止息。物理上而言Lean也許是其中一員,但內容上卻不盡相同,同樣拍攝指縫間的紅花,她選的是有明顯疤痕的手:「鮮花很精緻,可是同時可具有摧毀性。照片中的暴力意味,相信是我和其他女攝影師的分別,如果相片缺少了疤痕,就和市面影到爛的相片無異。」美好中的不完美,日語裡有個耐人尋味的字,叫侘寂(Wabi-sabi)。她早年偏愛這種缺憾,現在則放下強求,也不為細膩而細膩,包括女性人像。

「我不想用性別去規限,某個性是女性化特質,或因為她是女性,所以有點陰柔,我很怕缺少個性。」《The Time Goes By》是這次展覽的部分之一,三代同堂的拍攝對象包括她的祖母,展現女性各個年齡段的面貌:女孩對未來的憧憬、青春期女生的曖昧探索,還有年長時的睿智,均被鏡頭凝結住了。她的作品中有交叉的大腿、臀部的流線,或是被長了花蕾的樹枝刺著的軀體,在部分以道德掛帥的思維中,想必都是不雅:「露出身體不一定是色情,不露出身體也不代表很正經。」體內的反叛,讓她的創作從裸體開始,在一絲不掛的肢體上展現情緒。同樣為時裝拍攝掌鏡的她,更理解到不止衣物,但凡是人工事物必然有其訊息,而愈少訊息,則更聚焦於主題。

 

情緒宣洩於菲林間
雙親沒介意她拍攝「露肉」照,家庭教育開放,父親在她小時就帶她看舞台劇《陰道獨白》,陪同她接觸正常不過的知識,雷家也喜歡一起討論《詩經》和《道德經》。早熟的靈魂,也自問並不擅長以言語溝通,這樣的設定讓她在中學時期吃了不少苦頭,經歷了好幾年被欺凌的校園生活:「我不是隨和的人,不會為了附和人而討論K-Pop和韓星,我不喜歡就是不喜歡,我覺得不好看就是不好看。長大後發現只是群體不適合,離開校園後,你不需要和一群不適合的人長期在一個圈子生活。」心頭的鬱悶,後來成為了一輯名為《School Bullying》的作品,四名穿著校服的女孩以白布蒙著雙眼,光暗有致的畫面充斥著詭異不安的氣味,控訴著欺凌者是欠缺自我意識的空殼,跟隨大隊作出施暴行為。紀錄後,死結日漸鬆開,至今仇恨情緒都消散:「攝影是長時間面對內心感受的過程,也是一種救贖。我覺得影像轉化為菲林後,便是儲存在菲林中,不用放在腦海內。」

不可不提,這輯作品由拍攝第一張到完成,只花了約十五分鐘。沒有花時間找參考圖,找了幾塊白布,約好了妹妹的同學們,就在瞬間完成:「我是很清晰自己想要甚麼的人,前期功夫就是要了解自己。拍攝時我會偏向抽起客觀視覺,愈自私的相片是愈好看的。」坦白的作品吸引了Dior創意總監Maria Grazia Chiuri女兒Rachele Regini的目光,除了為母女二人拍攝了一輯雜誌封面照,也成為Dior Talk的嘉賓。後來每每在訪談中,Lean總是被冠以「年輕天才攝影師」的稱號,剛過22歲生日的她對此似乎毫不介懷,甚至理解:「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資本,在市場學上如果年輕一字較動聽、寫出來較注目,我並不反感。假設現在的作品來自三十五歲的我,大家可能都不會在意。」

 

愈自私愈好看
自學拍攝好幾年,曾經前往日本當攝影師橫浪修的實習生,也在上田義彥的照片,或是莫奈和雷諾瓦的畫作中吸取養份,她分辨攝影作品好壞的界線漸趨明朗。回顧自己初期大部分的作品,甚至形容為糖水照,純粹是漂亮的人像,但未見拍攝者想表達的內容。她總是期待著有意思的照片,所謂有意思的定義有二,一是照片有趣,帶來視覺上的刺激,二是內容上有意思,被吸引後有了解訊息的求知欲。反之,她為沒意思的照片亦下了兩個定義:「第一是連評價都不願意的照片,或是像我以前拍的糖水照,食之無味,棄之可惜,放上Google也不知道是誰拍的,我覺得沒意思。」

提到作品,她的語氣份外堅定,沒有客套或是過多游走的空間:「無論對作品或生活,我都並不隨和,作品明明不夠好,不可以隨便亂說都可以。作品不一定高大,但要對生活有觀察。」她把過往的作品都整理好,將喜歡的或是精華的,整合為展覽《Epoch》,當中也提到藝術源於生活而高於生活的概念。因為害怕作品沒意思,也發現知識層面未夠廣闊,她在上月前往英國升學,在Central Saint Martins修讀攝影碩士課程,善用未知去探索:「最主要是想去發掘自己的無知,正因為我不知道所以才要去學。有一句說話說得很好:當你還未發現自己的潛意識,它就是你的命運。」■

 

1998年生,喜歡拍攝人像照,一直透過自學摸索攝影。她的首本影集《19.29》入圍了知名攝影比賽「三影堂攝影獎」,曾為Dior雜誌、《VOGUE Italia》和《VICE》拍攝,Dior 2021年度假系列廣告照片亦由她掌鏡。今年十月飛往英國Central Saint Martins修讀攝影碩士前,未曾接受正式攝影訓練。

 

雷安喬 《Epoch》
日期:即日至11月22日
時間:11am-9pm
地點:油麻地彌敦道380號逸東酒店4樓Tomorrow Maybe

issue FEB 2020 VOL: 210
2020-02-05 17:43:08
土炮小丑女

TEXT : Nic Wong

有否發現,去年6月開始需要超級英雄之際,幾乎所有《復仇者聯盟》成員不見了,只餘年輕的蜘蛛俠,決戰千里?這半年來,大抵只有《小丑》見證著城市的頹然沒落,繼而造就出一個個悲慘的小人物。


此時此刻,離我們最近都是超級女英雄,4月底《黑寡婦》,6月《神奇女俠1984》。反而「小丑女」Harley Quinn率先登場,《猛禽暴隊:解瘋小丑女》2月6日上映。


是甚麼令小丑女走上前線?小丑女原名Harleen Quinzel,出身悲慘,為解開父親毀掉自己與別人家庭的原因,長大後在阿卡漢精神病院擔任心理醫生,卻在治療期間愛上了小丑而不能自拔,性格嚴重扭曲,變成了無惡不作的女罪犯。


好好的一個個大好青少年美少女,為何變成別人眼中作惡的暴徒?是愛,還是責任?當我們在《小丑》中看見「Happy仔」如何變成「Happy伯」,歡樂小丑淪為惡魔小丑,正正是葛咸城擊潰了他,然後他又擊潰了小丑女,繼而擊潰更多更多的人。


這一趟,蝙蝠俠消失了。葛咸城無人守護,小丑女與小丑分手以後,與一眾女同伴嘗試尋求內心真正的解放及正義,聯手保護少女,卻偶然捲入葛咸城犯罪首領的是非之中。


小丑女性感但暴力,美麗卻危險。更重要是,執行私刑維護公義的,不只有小丑女。正如今次電影名為《Birds of Prey》,先有《猛禽暴隊》,才有《解瘋小丑女》。


Margot Robbie演繹的小丑女只得一個,但相近經歷的「小丑女」肯定陸續有來,若然無能政府下的黑境時代仍未結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