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電郵地址
密碼
submit
submit
CLOSE
2021-11-09 15:37:35

本地漫畫新動力!香港漫畫支援計劃啟動

Text: 李開泰

由香港動漫畫聯會主辦的「港漫動力——香港漫畫支援計劃」(CSP),將會向 15 間本地初創漫畫企業提供支援,每間企業最高可獲 21 萬元資助。香港動漫畫聯會副會長溫紹倫表示,是次計劃籌備經年,希望能為業界增添新動力,拓展本地和海外市場。同時亦想營造一個創作環境,讓兼具能力與熱誠的漫畫人,可以盡展所長。

 

計劃內容

是次計劃設置兩個組別,分為「傳統港漫風格」及「非傳統港漫風格」,兩個組別的入選名額合共為15個本地初創漫畫企業。「傳統港漫風格」意指類近於經典薄裝港漫的作品,申請企業必須包含最少三個工序,並由不同專人負責,即主筆、實景製作和分色。頁數要求為90-150頁。作品可以30頁薄裝或一本過厚裝出版。

至於「非傳統港漫風格」則指經典薄裝港漫以外的其他風格,例如「日漫」、「條漫」等。大會最低要求,申請企業只須呈交一個主筆的名字。頁數要求為135-225頁。

對於上述兩個組別的劃分,溫紹倫表示,他們的評審「有信心可以睇到出黎」,因為傳統港漫的分工和風格較為特殊,製作成本也非常高。他們對兩個組別的頁數要求,便是按照工序的繁複程度,以及一般商業漫畫的市場要求所製訂出來。

 

而不論是申請哪一個組別,作品都要以連續故事的方式表現,至少要能夠體現到主筆的整體脈絡和風格。當作品完成並經評審委員會接納後,至少要印刷500本以作銷售。獲選的企業可得到兩筆資助,包括上限港幣180,000元的製作資助,以及最高港幣30,000元的推廣資助。創作資助的金額會按頁數計算,其中「傳統港漫風格」為每頁港幣1,200元,而「非傳統港漫風格」則為每頁港幣800元。

除了上述資助,入選企業亦能夠免費參加 2022年香港動漫電玩節,以及2022年馬來西亞動漫展Comic Fiesta。計劃也會為入選企業提供導師指導、培訓課程等支援,以學習宣傳及開拓市場的技巧。

 

商業漫畫的宗旨與初衷

溫紹倫表示,他們由2019年前開始,已經與政府洽談今次的計劃。他們向政府游說,許多具備經濟價值的文化產業包括電影、動畫、遊戲等,都是由漫畫取材,美國的超級英雄電影幾乎全部原創於漫畫。終於在今年4月,計劃獲正式拍板。

是次計劃的目標,乃希望推動香港漫畫的發展潛力。因此溫紹倫指出,會在題材方面要求盡量貼近大眾口味。如果內容過於偏門,或有機會被列作二級書,那就可能較難普及。

另外,也有意見認為兩個組別的頁數要求都偏多,對於參與初創企業來說是頗大的挑戰。對此,溫紹倫同樣以商業考慮出發,表示如果只有幾十頁的內容,未及一期的頁數,「咁就會有啲單薄,亦唔夠內容進行商業化。」而他也在接受網台訪問時提到,今次計劃確實是想幫助一些具備才華和熱誠的漫畫人,期待「佢哋亦都真係有心向漫畫呢行發展落去,想做自己既作品。所以對他們有期望和要求。」希望申請者能夠盡力而為,善用近210,000元的公帑。

 

機會平等 新動力為本

在評審名單方面,現時除了有著名漫畫家馬榮成先生外,亦包括其他來自不同界別的知名人士,包括香港動畫業及文化協會的盧子英先生、香港藝術中心的林淑儀女士、著名潮玩設計師馬志雄先生等,務求令到委員會的構成更趨多元,並且具備公信力。

雖然是次計劃的條款當中,列明了申請企業的成立年資不得多於6年,但為了讓更多有熱誠的漫畫人參與,並沒有對申請者的資歷設置上限。不論是新人抑或資深的漫畫從業員,都享有共同的獲選機會。 

歷經多時籌備,香港漫畫支援計劃終於能夠正式出台。作為業界的首次嘗試,許多地方或許未能盡善盡美。無論如何,溫紹倫都希望有志於從事漫畫行業的創作者,可以好好把握這個機會。

原先申請計劃的截止日期為11月9日,但為了能讓有興趣的初創企業有更多時間準備,現時已延長至11月16日(下午5時30分)。詳情可參閱CSP的官方網站。

 

港漫動力——香港漫畫支援計劃 HK Comics Support Program

截止日期:延至11月16日(下午5時30分)

兩個組別作品的最新長度要求為:
組別一「傳統港漫風格」: 90-150頁
組別二「非傳統港漫風格」: 135-225頁

網站:www.hkcsp.hk

issue MAY 2020 VOL: 213
2020-05-14 13:42:28
WHAT ARE YOU READING?談善言

談善言,香港女演員,憑著參演的首部電影《點五步》,獲提名第36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新演員」獎,後來曾參演《黃金花》、《仇老爺爺》等電影及電視劇集。今年在ViuTV劇集《打天下》中,飾演備戰奧運的空手道選手莊惠。

text.陳菁 photo.Bowy Chan wardrobe.Whistles

 

有哪些喜歡的作家?
如果說比較有興趣的便是太宰治,社會說要這樣做的事,他都會反問和疑問,一定要這樣做嗎?第一次看太宰治的書覺得他很消極,消極得來的自嘲也帶點幽默。我自己也是挺悲觀的人,經常覺得自己不夠好。我覺得跟太宰治有點像,老是覺得滿足不到觀眾,覺得很抱歉。因為那句「生而為人,我覺得很抱歉」,幾年前展開了閱讀的習慣。但他的消極不會令我更消極,反而像一種力量,像太宰治陪著我一同自卑。我沒太宰治那樣頹廢,似乎還有一點生機。

哪些書本對你影響至深?
《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作者是一個叫中島芭旺的小朋友,他因為在學校被欺凌而決定在家自修。有點像電影《一一》,有個小孩的角色叫洋洋,電影也喜歡運用小孩去敘述簡單又純粹的說話和道理,而那事情就很容易入心,我覺得這本書也一樣。

有哪些章節令你最為深刻?
裡面有一句是「我是為了做只有我才能做的事情,才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我是個小孩,可能會被別人批評吧,但是我要做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看到這段的時候,我並非受到外界的批評,而是正在質疑自己。我在這個行業當演員,我有甚麼能耐可以留下來呢?我不是科班出身,也沒修讀很多演戲課,由讀書慢慢學起。我由模特兒轉為演員,可能很多人也不喜歡,我的價值要怎樣呈現呢?我如何承認自己可以在行內繼續生存呢?這是我一直在煩惱的事。但因為一個小孩的說話,給予我多點勇氣。


對比其他娛樂,為甚麼會選擇閱讀實體書?
電話可以上網,連看書也可以,但我覺得不夠專心。你拿著電話還可以做很多事,看社交媒體、看戲、看書、打機,當有那麼多功能,很自然便會想做其他事情。我晚上失眠的時候便會看書,一來可以放鬆,不用再對著藍光發射器,二來可以平靜一點。

正在讀甚麼?
最近正在讀《愛因斯坦的夢》,他裡面提及很多時間流逝的方式,時間在世界會有不同的運行方式,比如它就像一個圓形,它有開始和終結,終止後又會在那點再開始,不斷循環世界上的那一天。比如有些世界有個中心,愈靠近中間的時間點,那動作和流逝也會愈來愈慢,不同有趣的想像會因此而生。

閱讀如何幫助你去讀劇本和投入角色?
書中所描寫的一定比劇本詳細,因為劇本所寫的是畫面的呈現,像形容如何把杯子拿起。但文字能形容角色是怎樣的一個人,大家的互動是怎樣的,資料性會豐富很多。如果在劇本上遇到類似的性格,便可以套用在其中。

為了《打天下》特別由零開始學空手道,過程中啟發你的甚麼特質?
《打天下》莊惠一角愈挫愈勇,我沒想過在傷痕累累的情況下,還可以再站起來繼續打,這是我拍《打天下》時對自己讚賞的事情,令我發掘自己堅毅的一面。因為我是新手,拍打戲時如果要避免傷及對手,又不會記錯招式,對我來說是困難的。但有趣的是,拍攝會突然把所有能力提升,專注力、動作、記性、體能都會提升,到最後我好像克服了不少事。

莊惠和你本人有甚麼相似之處?
我有一次和棠哥(歐錦棠)聊天,覺得莊惠和談善言很像,空手道不是莊惠原本很熱情的事,而我一開始也沒想過當演員,正在走的那條路不是原定的路,但就把這樣的一條路開拓出來。空手道是心無雜念地走一條路,可能一開始是很模糊、有野草的路,後來無論變成石屎路也好,石春路也好,你總會看見對面的高山。棠哥說過,「莊惠就是談善言,談善言就是莊惠,莊惠只有談善言才能做到。」他教我不要質疑自己,質疑自己是對信任你的人不公平。正如《我看見、我知道、我思考》中所說,這是只有我才能做到的事情。

空手道與閱讀,兩者之間有沒有共通點?
每一本書也是那位作者的想法,作者和作者之間的想法不一定是互相認同,甚至是相反的,所以每次都要清空。每練習一次空手道也要清空,不要想太多,要融入那件事、那個世界。■